裁决 第九十章 阵破,剑光
    第九十章阵破,剑光

    所有人都懵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即便远方的回音已经消散了很久,可胡安的话,却还在耳畔哔哔剥剥的火把燃烧声中回荡。

    大家呆呆地看着山下星星点点的火把和匪徒们手中的弓箭。他们知道,当箭头被点燃并扎入车阵的木质车厢、草丛、货物,人体乃至泥土中时,烈火就会像一条红色的魔毯般展开,把这里变成地狱!

    没有人能够活下来。盗匪们会用火箭一遍又一遍覆盖这里,点燃所有能点燃的一切,并用手中的刀剑将每一个试图离开这个巨型篝火堆的人重新赶回到烈火中,直到大家全都被活活烧死。

    这恐怖的联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天啦,天啦,”一个平民妇女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长时间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终于断裂了,她歇目光发直,口中反复念叨,“他们要烧死我们,哦,圣父啊,他们要烧死我们。天啦……..”

    女人的哭叫声成为了恐慌的。每一个人脸上的血色都在这一刻退得一干二净。老弱妇孺们痛哭失声,平民青壮也是个个失魂落魄。凌霜抓紧了妹妹的手,死死咬着嘴唇。四名学员已经双脚发软地跌坐在车墙上。

    他们都没有任何野外战斗的经验。因此,从开始到现在,他们一直对此毫无心理准备。不仅如此,甚至在几分钟之前,他们还越来越乐观,还一度认为敌人在久攻不下之后,已经打算撤退了。

    从遇袭时的茫然无措,到连番苦战之后渐渐看到的光明,再到此刻无尽的绝望,一个轮回过后,人们的心情不是回到原地,而是沉入了无尽的深渊。这个残酷的事实,足以让任何一个人精神崩溃!

    “还有两分钟!”

    胡安的声音就像毒蛇一般钻进商队众人的耳朵里。

    哭声消失了,短暂的死寂过后,一个仙人掌商队的管事惊惶看着周围的人,叫道:“投降!我们投降吧!”

    他的提议,立刻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人们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般,情绪激动地叫嚷起来。

    “对,我们投降!”

    “投降!”

    “他们要钱,就把钱给他们好了,只要放过我们。”

    “求您,福格斯先生,投降吧。”

    “是啊,人命比钱重要啊!”

    “反正都保不住了,投降总比烧死好!”

    人群的声音一波比一波高,一开始还只是一两个人,到后来,几乎所有的平民们都加入了进来。而旁边的佣兵和护卫们虽然没有说话,但他们的惶然和沉默,也同样表达了对这一建议的支持。

    听到人群的喧嚣哀求,即便以福格斯的从容冷静,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他飞快地走到罗伊身旁,拉着他避开众人,低声问道“小兄弟,给我个实话,你的魔纹法阵究竟行不行?实在不行,咱们就把财货都给他们,只要能放大家一条生路。”

    “你相信那家伙的话?”罗伊惊讶地看着福格斯。

    “当然不信。可是……”福格斯苦笑着,回头看了看旁边的人群。

    这个时候,人群的喧嚣声已经渐渐低了下来,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地看着福格斯和罗伊两人,不明白福格斯不跟穆西和金森他们商量,却偏偏跟一个毛头小子窃窃低语。

    福格斯目光黯然,咬咬牙,回过头来:“我的想法是,让他们先放一部分人走。等大家走远了咱们再交货。不然,咱们就一把火烧了,一拍两散!”

    听到福格斯的话,罗伊有些惊讶,不禁重新打量了福格斯一眼。

    虽然眼前的中年商人外貌平平无奇,看起来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有些秃顶,有些微微发福。可这份仁厚,这份胸襟,却着实让人敬佩。

    罗伊藏年在波拉贝尔市场打工,对商人的吝啬和锱珠必较再清楚不过了。上百万金路郎的财货,相当于整个波拉贝尔城所有人的财产总和。若是换做别人,只怕宁可全部死在这里,也不愿意损失哪怕一个铜撒尼。

    可福格斯还是提出了这样的建议。能够一张口就说出来,显然这个念头已经在他的心里转过很多次了。

    “魔纹法阵已经布置好了,”罗伊挠了挠头,不忍再看这位仁厚的中年人着急,安慰道,“放心吧。”

    福格斯闻言,不禁松了口气。虽然对方只比自己的儿子大不了多少,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却本能的信任着眼前这张憨呆得有些可爱的脸。浮躁的心情,也因为少年的一句话回复平静。

    “那我就放心了,”福格斯道,扭头看向山下:“既然发出这样的威胁,想来,胡安也是黔驴技穷了吧。”

    “那倒不是,他们这是在准备另外的花招。”罗伊摇了摇头,给了福格斯一个出乎意料的回答。

    福格斯讶然回头,看见少年清秀的侧面在火把光芒中忽明忽暗,那双凝视着山下盗匪群的蓝色眼睛里,闪烁着一丝戏谑的光芒。

    “这话怎么说?”他问道。

    罗伊平静地道:“温格子爵领的卫队来了。”

    “啊?”福格斯只觉得脸上皮肤微微发麻,嘴皮发冷。不用照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白得可怕,“你怎么知道的?”

    “耳朵听,眼睛看。”罗伊指了指眼睛和耳朵。

    依靠猎人的地听技巧,他能够听到两公里外一只跳下树的猎豹爪子肉垫接触地面声音。再加上天生的元素眼对远方元素变动的捕捉,了解黑幕的另一头大概发生了些什么,并不算什么问题。

    当然,这对福格斯来说是难以想象的。他看看浓如墨汁般的夜幕,又看着罗伊,既无法理解罗伊如何能听见看见,更无法理解这个乡下男孩为何还能如此镇定。良久,他才傻傻地问道:“真的?”

    看见这个中年胖子被罗伊说得一愣一愣的,一大一小两张同样憨呆的脸相映成趣。旁边的麦芽儿忍不住偷偷笑出声来。

    她的笑声,引来了几名学员的怒视,他们不明白,这个没心没肺的精灵,怎么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

    就在这时候,山下传来了胡安的吼声。

    “最后一分钟!”

    商队一下子乱了起来,人们伸长了脖子看着旁边的罗伊和福格斯,内心的焦急惶恐溢于言表。

    “当然是真的,先生。”罗伊对胡安的吼声充耳不闻,继续跟福格斯聊天。

    福格斯惶然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咱们的援军呢?”

    “援军,差不多还得大半个祷时吧,”罗伊揉了揉被寒风吹得有些发红的鼻头道,“如果他们速度快的话,或许能在二十分钟内到达。”

    说着,他哈了口气,搓搓手道:“让大家都躲到内阵里去,把外阵上的破甲弩拆掉弓弦,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过一会儿,他们会多多少少射几支箭上来,然后,咱们就得准备迎接温格卫队了。”

    “等等,等等……”福格斯用力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有些跟不上罗伊的思路,问道:“你是说,我们得放他们上来?”

    “当然。你还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威胁放火箭吗?”罗伊有些奇怪地看了福格斯一眼,用嘴向旁边的人群一努,问道:“你看他们。对方威胁要放火箭,你不投降也就罢了。若是援军来了你还不放进来,他们能答应?”

    “可是!”福格斯当时就急了,红着眼睛道:“如果不是温格卫队,黑骷髅盗匪团怎么可能在这里袭击我们,他们根本就是一丘之貉!况且,我们只要拖过半个祷时就行了。等到咱们的援军到了,咱们就……..”

    “先生,首先,你说的这些话大家不会信。他们怕被烧死,连胡安这种人的话都抱着希望,你还期待他们有理智吗?其次,对方合兵一处强攻的话,我们拖不过半个祷时……”

    罗伊说到这里,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更何况,这里是温格子爵的领地,他们的卫队来解救我们,你敢不放?”

    福格斯张口结舌。

    “可.....可是……”

    他呆呆地看着罗伊,脑子里一团混乱,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眼前少年的温和无害的脸,在他眼中,就像一只微笑的恶魔。

    这时候他才发现,他还是低估了这个黑发少年。罗伊心计眼光,远超他和奥尔德等人何止十倍百倍!当他们还在担心对方的火箭,想着如何熬过攻击的时候,罗伊早就看到了他们没有看到的地方。

    “律法光辉下的阴影!”

    这句话,就像一个幽灵,出现在福格斯的脑海中。

    按照帝国律法,地方领主在其领地内享有极大的权力。他们可分封土地、蓄养军队、制定税率,并拥有对领地内臣民的审判和裁决权。任何诉讼,都由领主做出裁决,也因此,一个领主是否公正,占其名声的很大一部分。

    而按照帝国法典关于紧急情况下的法律规定,当商队在经过领主领地遭遇盗匪袭击,领主有义务出动军队解救。在这一时期内,商队的所有平民默认为领主臣民。有责任协助军队抗击盗匪。

    这也就是说,若是此刻温格卫队要进入车阵,没有贵族头衔的福格斯不但无权拒绝,且必须以温格临时臣民的身份接受领导。

    一旦他胆敢拒绝温格卫队入阵,那么,对方就能以商队和盗匪串通一气谋害领主卫队为罪名,光明正大的发动攻击。等到事后审判,光是将援军阻挡于车阵外这一条,就能让他百口莫辩。

    而更重要的是,放对方进来,虽然未落口实,但后果却是一样的。甚至对方若是愿意的话,同样可以栽赃陷害。除非,有地位显赫者或者红叶骑士团这样的军队,能以旁观者的身份证明。

    可这更荒谬,红叶骑士团若是到了,还用得着证明吗?

    “害怕?”罗伊扭头看着福格斯,憨厚的脸上,满是好奇。

    福格斯脸上的汗都下来了,嘴皮子一阵颤抖。他不明白,既然罗伊早看出了这一点,怎么还能跟个没事人一样。这完全是一个死结啊。

    他苦笑着反问道:“你不怕?”

    “怕!”罗伊扭头看着山下盗匪群中马修的身影,线条分明的嘴角一勾,笑道,“我怕他们都跑了!”

    自从出了绝境,一直到看见马修之前,罗伊都没想过现在去复仇。一来,他找不到马修,二来,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从未妄想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子爵领。

    不动就不动,一动就要一击致命,这是他从小到大在无数次丛林狩猎中,用血换来的教训。

    他从来都不缺少耐心,尤其是面对那些远比自己更加强大的魔兽时,充足的耐心和精心准备的一个个陷阱,就是他最强的法宝。不然,一个不能修炼斗气的小男孩,早就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如果不是今天出发,如果没有在路上遇见这支商队,或许下一次见到马修会是在很久之后。但他没想到,就在他一心一意准备提升自己的实力的时候,上天用这样一种方式将马修送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罗伊最喜欢也最擅长的方式。

    他喜欢隐藏在丛林的阴影里,注视着自己的猎物。那种敌明我暗的感觉,让他感到安全,从容而清醒。他可以一点点的琢磨对方,观察对方的弱点,不紧不慢的设置陷阱,慢慢将对方引诱过来,最后一击致命!

    就像现在,他注视着马修一样。

    马修不会知道,有一个波拉贝尔的故人,正如同魔狼一般盯着他的喉咙。他更不知道,当他的家族和盗匪勾结到一起觊觎眼前这个山头上百万的财货时,他们已经给了习惯于丛林狩猎的罗伊一个最美妙的机会。

    当然,以前不认识罗伊,也不认识马修的福格斯等人,就更不知道了。

    罗伊的这句话,声音并不大,却已经足以让福格斯和周围四五米范围内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当他的声音冷冷落地,福格斯、穆西、奥尔德和金森,都骇然注视着他,如同看见了一个疯子!

    他们敏锐的意识到,事情绝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个黑发少年,正在做一件疯狂的事情!

    他想干什么?!

    福格斯一个激灵,伸手抓住罗伊,正想问个明白时,忽听见山下传来胡安的一声狞笑。

    “放箭!”

    这个声音,让商队里的人们顿时石化了。嗖嗖嗖!随着一连串的弓弦震动声,停止了哭闹叫嚷的平民们仰起头,看着十余道红色的火光从山下腾上了高高的夜空,然后如同流星般向车阵扑来。

    人们的瞳孔在急剧收缩。时间,也随着那点点抛飞的火光变得异常缓慢。虽然最初飞来的火箭只有十几支,但他们知道,那只是开始。下一秒,就会有成百上千的火箭一**袭来,将整个山头点燃。

    就在所有人眼中都流露出深深的绝望时,远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这声音,在寂静的原野中如此清晰。

    商队的人们和山下的盗匪都同时愣住了。盗匪们没有继续发射火箭。而前面飞来的火箭也大部分歪歪扭扭地落在车阵外围山坡上,只有一两支箭落入了车阵中,引发的火旋即就被众人扑灭。

    马蹄声由远而近,越来越响。

    终于,一名高举着火把的骑兵,纵马跃上了远处的山坡。随着他的出现,一支支火把在地平线上亮起来。

    “是温格卫队!”一名学员认出了骑兵手上的旗帜纹章,猛地跳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涌起一丝兴奋到了极点的血色。随着他的叫声,那上百名骑兵呼啸着冲下山坡,向黑骷髅盗匪团的包围圈发动了攻击。

    一时间,只听见怒吼声,马蹄声,惨叫声,刀剑碰撞声此起彼伏。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黑骷髅盗匪团,遭受了巨大的损失。靠向骑兵出现那一面的盗匪们,被一个接一个的砍倒在地。

    看着那黑夜中纷纷倒下的盗匪身影,许多人都不禁跳了起来,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

    “援军!我们的援军来了!”

    “太好了!我们得救了!”

    “拦住他们!”随着胡安一声气急败坏的怒吼。原本包围在山丘附近的盗匪已经顾不得商队了。他们飞快地聚集到一起,口中发出狼一般的呼喝声,纷纷冲上去,试图自两翼向那队直奔而来的骑兵合拢。

    最先冲上去的是黑骷髅盗匪团的骑兵。

    上百名装备精良的骑兵,在数十名大盗的率领下,骑着他们的劣马狂冲而至,死死缠住了温格卫队的骑士。而随着后方黑骷髅盗匪团步兵的加入,使得陷入重围的温格卫队骑兵速度骤然降了下来。

    “危险!”

    “加油!冲过来!快啊!”

    商队里的人们全都攥紧了拳头,紧张的叫着。

    无论男女老少,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泛着激动的红光,眼睛发亮。就连之前听过罗伊分析的一些商队护卫和佣兵们也不例外。

    而眼前的这一幕,却只让福格斯由衷地感受到一股寒意。

    他扭头看向罗伊。跳动的火光中,少年那张淳朴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哪怕他刚才的猜测,已经完全被证实了,他也只是站在哪里,目光平静地注视着山下,就像一个冷静的旁观者。

    脑海中回想着罗伊之前的那句话,福格斯不想再问什么究竟了。他霍然转身,下令道:“卸掉破甲弩弓弦,所有人都撤回内阵!”

    …………..

    …………..

    当看见车阵上一辆马车移开,空出一个缺口的时候,马修兴奋得差点叫起来。

    他知道,他成功了。

    眼前,黑骷髅盗匪团的盗匪们在家族卫队骑兵的劈砍下,纷纷发出凄厉的惨叫,倒地“阵亡”。温格卫队在黑压压的人群中劈波斩浪。速度虽然不快,却总能稳定地向前走,距离车阵所在的山丘越来越近。

    冲在卫队最前方的那个四星勇敢骑士,是马修的老师,也是温格子爵领的第一骑士,首席教官——费格。

    虽然只是四星勇敢骑士,但费格的身上,穿着的却是温格子爵领唯一的一套魔纹铠甲。是家族花费重金打造的唯一一位天变骑士。只要他率领这队骑兵一进入车阵,就算对方那名公正骑士全力出手,也不可能在大部队抢占车阵之前将他击败。

    一想到再过不久,山上的一百多万金路郎的财货,就要变成自己的囊中之物。马修就觉得异常愉快。

    更让他兴奋的是,这是他一年半时间以来,最后一次跟这群又脏又臭的匪徒们混在一起。有了这一笔钱,他就能跟随家族到帝都去,重新开始一个贵族真正该过的生活。而不必在深山老林中受苦遭罪。

    这一刻,马修觉得时间过得异常的缓慢。他必须不停的深呼吸,才能让自己的心跳放缓下来。

    终于,温格卫队杀出一条“血路”,冲向了山头。

    因为需要演这出戏,因此,费格带来的部分都留在后面。只出动了一百多名骑兵。而这些骑兵中,有四十名家族骑士。另外还有二十多人,是刚才偷偷溜到后面去换上了骑兵衣服的大盗。

    被这股力量混进去,别说进了一个小小的车阵,就算是一个守卫严密的城堡,也只是沦陷的结局!

    哒哒哒哒哒,马蹄急促。山坡上,浑身带血的温格家族骑士飞驰而上。而车阵中的弓箭手,也不断向“追逐”的盗匪群抛射箭矢,掩护温格卫队。

    “这帮蠢货!”从杀阵中退回来的胡安,站在马修的身旁,一脸狞笑。

    马修得意的冷笑道:“倒不是他们蠢。而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们别无选择。东方有一句老话,叫做饮鸩止渴。这便是写照!”

    胡安斜眼睨着马修:“你还懂这个?”

    马修一挑眉,没有说话。胡安这种出身市井浪荡草莽的粗人自然不明白。任何一个贵族,哪怕再纨绔,从小都要接受音乐、文学、数学、天文、舞蹈和花艺等各方面的教育,训练礼仪和谈吐。

    在上流社会中,神秘的东方因为法林顿那帮黑发战士的存在,一直是个让人感兴趣的话题。饮鸩止渴这个词,虽然只是他偶然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不过,用来唬唬胡安这种人,已经足够了。

    见马修一脸傲慢,胡安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他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马修。这种贵族纨绔,虽然武技不行,也吃不了什么苦,但玩弄阴谋诡计,倒是天生的好手。

    据说,以前这小子就是在波拉贝尔摆了皇家骑士团一道,表面上答应对方护送平民,等皇家骑士和波拉贝尔男爵领军在前面冲杀,争取到逃命的时间和空间时,这小子一声不吭带着部下先跑了。

    那一次,皇家军团损失惨重,波拉贝尔男爵布莱恩战死,可这小子连一点油皮都没有蹭到。

    而这一次,当马修提出靠温格卫队骗开对方车阵的时候,胡安一开始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要知道,袭击发动初期,为了隔绝消息,卫队杀了对方的一个路探,若是商队知晓路探被杀还迎接卫队,那就是白痴了!

    因此,在胡安看来,这完全就是浪费时间。可当时商量的时候,马修极力主张试一试。他将什么法律讲了一大通,胡安到现在也没有绕明白。不过现在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当他威胁要火烧车阵,并将十几支火箭射上去之后,对方一看见温格卫队的骑兵,立刻忙不迭地开了车阵。

    说话间,卫队已经到了山顶。胡安和马修同时屏住呼吸。

    十米,五米……

    “进去了!”

    当看见卫队自灯火通明的车阵缺口鱼贯而入的时候,两人忍不住狠狠一挥拳头。同声下令道:“上!”

    …………

    …………

    一匹匹战马,踩着泥泞的地面飞快的鱼贯而入。

    看着这些浑身是血的温格卫队士兵,车阵中的人们激动得难以自持,女人们抹着喜悦的眼泪,男人们则不禁发出阵阵欢呼。如果不是他们被勒令留在内阵的话,恐怕这时候所有人都已经涌到温格卫队士兵的身旁去了。

    最兴奋的,要算几名骑士训练营的学员了。

    他们激动地看着眼前的士兵,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内心中的狂喜。卫队骑兵的到来,意味着这场劫难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候。要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能回到幕尼城,为自己的同学讲述这一段惊险的经历。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如此乐观。

    金森等人站在内阵上,容色如铁。福格斯已经将当下的局势告诉了他们,他们也知道,罗伊说的对,在红叶骑士团抵达之前,他们无法阻挡敌人的进攻,也没有理由拒绝以“救援”姿态出现的温格卫队。

    这是一个死结。

    他们只能站在这里,和那些欢呼的人一起,看着单独站在入口处的罗伊。不知道,这个黑发少年究竟想干什么!

    费格在罗伊面前勒住了缰绳,回头看了一眼飞驰而入的部下,然后将目光落在了眼前这个衣着土气相貌憨厚的乡下少年身上。

    一进入车阵,他就发现,车阵内竟然还有一个以中型马车围起来的内阵。而外阵的守卫都已经撤空了。除了这个少年之外,所有人都躲到了内阵中。

    “怎么这里没人了?”费格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向罗伊问道。

    罗伊憨憨地道:“他们都在里面。”

    这个回答,等于没说。

    费格笑了起来。他很清楚,车阵中的人显然是在防着自己。不过,那只是徒劳罢了,既然拿下了外阵,一个小小的内阵,只不过是翻手就能破掉的东西。

    因此,他没有兴趣追问下去。

    山下,已经传来了黑骷髅盗匪团的狂呼呐喊声和奔跑声,车阵已经陷落,这个时候,没有必要再做什么伪装了。

    “那他们为什么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费格抽出了剑,看着乡下少年骤然凝固的眼睛,听着那嘎然而止的欢呼声,狞笑一声,猛地劈了下去!

    他不需要答案。

    闪电般,一道雪亮剑光。

    。

    。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