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九十一章 见面,冲锋
    第九十一章见面,冲锋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凌厉,狠毒,快.....

    剑光落下的一刹那,人们的心,也从天堂跌到了地狱。

    骑士狰狞的笑容和钢铁长剑上闪烁的寒光,就像一只魔鬼的手,掐住了他们的喉咙,将他们的欢呼声截断,将他们挥舞的手臂凝固在空中,将他们的表情变成惊恐绝望,也将他们的幻想彻底粉碎。

    人们他们不敢相信这就是他们期盼的援军。他们打开了车阵,将对方迎进来,还没来得及认识,对方就挥起了屠刀。

    几名妇女抱紧了怀里的孩子,发出巨大的惊恐尖叫。不少人下意识的扭头闭眼,不敢看那残酷的一幕。四个学员目光呆滞惊慌失措,伊凡等骑士同声怒喝抽刀拔剑,而更多的人,则爆发出一阵惊叫。

    “罗伊,小心!”

    惊叫声中,凌霜和凌雪的声音格外清晰。几乎是在那骑士挥起剑的同时,她们的叫声已经脱口而出。

    人群的惊叫声,让费格脸上的笑容愈发狰狞。

    他知道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这种注视,让他有一种破坏的快感。他似乎已经看见黑发少年头颅冲天而起的景象。他要用这种最直接最残忍的方式告诉这些以为援军抵达的蠢货,他们搞错了!

    那一刹那,如同一幅凝固的油画。

    雪亮的剑光,费格的狞笑,车队中人不同的表情,不同的反应,全被凝固在这短暂的时空当中。

    一颗五香豆飞起来,划过一道弧线,落进麦芽儿口里,她眉花眼笑的一嚼。

    咯嘣,一声脆响。

    时间回复了速度。剑光下的罗伊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推了一把。在身体关节没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下骤然向后飞退。单薄的身体就像一片虚不受力的羽毛,随着激荡的剑风飘了出去。

    剑光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圆,剑芒斩落在泥地上,砍出一道深深的壕沟。

    落空了!

    泥土飞溅起来,费格的瞳孔陡然收缩。他万没料到,这个一副商队小伙计模样的少年,竟然能躲开自己的一剑。

    “你干什么?!”罗伊右脚在地上一点,一个筋斗翻上了内阵马车,骇然叫道。脸上那副无辜愤怒的表情,加上他憨呆的模样,显得特别逼真。

    这时候,温格卫队的骑兵已经全部入阵,数十名骑士加上二十多名大盗,将小小的内阵团团围住。

    “身手不错!”费格用惊奇的目光看着罗伊,口中啧啧两声,“能从我剑下逃脱一命,看来,我还小看你们了。难怪他们攻了这么久,也没把这里拿下呢。”

    说着,费格目光从车阵上的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冷笑道:“你们是自己投降呢,还是等我动手?”

    “身为贵族私兵,竟然和黑骷髅盗匪团狼狈为奸!”福格斯大步走出来,愤怒的用手指着费格道,“帝国律法,这是抄家灭族的重罪!你们这样做,不怕阿道夫大公知道了,把你们送上断头台吗!”

    他话音未落,下方一名骑兵二话不说,嗖!一支冷箭直射福格斯的面门。如果不是伊凡眼疾手快,挥剑将箭拨开。福格斯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卑鄙!”

    车阵中的人们,被敌人的恶毒激怒了,纷纷怒斥出声。

    看到因为愤怒和恐惧而变得脸色苍白的福格斯和他身旁情绪激动的人们,费格嘴角勾起一丝冷笑。

    “既然你们知道我们干的事情,那真不好意思……”

    他的目光,从脸色煞白的商队众人脸上一一掠过,如同一只猫,在看着被逼到墙角的老鼠,充满了戏谑。

    “——我只有把你们都杀光了。”

    虽然早知道会是如此,但当人们听到费格的话时,大家的心还是禁不住的往下沉。

    说话间,车阵缺口,又涌进了大量的盗匪。

    这些浑身肮脏,须发散乱,肌肉虬结的恶徒,一冲进车阵,就爆发出一阵如同狼一般的呜呜嚎叫声。指着车阵内的人们讥讽嘲弄破口大骂。

    “哈哈哈!守啊,老子看你们怎么守!”

    “看看,那几个漂亮娘们儿多水灵,等老子抓到了,挨个儿掐出水来!”

    “废什么话,一会儿血洗了他们!”

    “待会儿杀进去,都他妈别忙着捞钱,一个个割了喉咙,挂起来扒皮!”

    随着这狂呼呐喊声,数以百计的歹徒纷纷涌入车阵。小小的车阵,顿时人满为患。后面的弓箭手则直接蹿上了车阵外墙,用手中的弓对准了内阵。短短几分钟时间,就将内阵围的水泄不通。

    到了这时候,不光平民们已经吓得浑身发软,就连金森等人,也全都变了脸色。

    论绝境,这便是绝到了绝处!

    “罗伊,现在怎么办?”福格斯环顾四周面露凶光的匪徒,声音禁不住颤抖。从商二十年,盗匪也遭遇过十几二十次了。这一次的处境最为危险。如果不是还有罗伊这个支柱,他早就崩溃了。

    听到福格斯的话,金森,奥尔德,穆西和旁边的佣兵们,都靠了过来,自然而然的以罗伊为中心,四面戒备。所有人等待着罗伊的答案。他们迫切的想知道,这个黑发少年那平静的外表下,究竟在想什么。

    “如果我告诉你们,我想把他们一网打尽,”罗伊注视着车阵的入口,口中道,“你们会不会认为我疯了?”

    一网打尽?听到这话,旁边的佣兵们当即就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罗伊,试图从这小乡巴佬憨厚的脸上找出点什么疯狂的痕迹来。尤其是弥琪,看向罗伊的眼神不像看疯子,更想看见一个白痴。

    而福格斯等人,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苦笑。

    别说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连认识罗伊时间远比他们更长的伊凡和三杰,也面面相觑,眼神惊异。

    作为卡雷家族的家族骑士,伊凡和三杰自从奉命追随罗伊以来,就将罗伊放在了与少主菲利普同等的地位上。

    罗伊的天性中,有一种刚直义气。只要别人对他好,他就对人好上十倍。对麦芽儿是这样,对伊凡和三杰也是这样。因此,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伊凡和三杰都分外喜爱这个从波拉贝尔走出来的乡下男孩。

    商队遭遇袭击后,四人除了跟随罗伊冲杀了一阵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只是在一边袖手看着。他们不知道罗伊为什么帮助这支商队,但他们牢记着自己的身份,除了服从和配合外,绝不干涉罗伊的决定。

    他们其实完全可以不理会这件事。毕竟,他们的责任就只是保护罗伊和麦芽儿。以他们的身份,别说一直普通平民的商队,就算遇险的是卢利安的阿道夫大公,死活跟他们也没任何关系。

    况且,以他们的实力想要离开,并不是完全做不到的事情。别说开战之初,就算是现在被盗匪们重重围困,几位红叶骑士也全然没有放在心上。

    身为红叶骑士团的一员,四人都是久经战阵。比这更危险十倍的苦仗他们也打过。和正规军队比起来,眼前的这些盗匪,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

    况且,别人不了解罗伊,他们还不了解吗?

    当初在那个小山坡,他展现出来的机变智巧,就连菲利普事后也为之胆寒。而其后,这小子还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美丁城战役的局势走向。虽然他自己只是对当晚的事情轻描淡写,但其后的几天里,那晚的整个过程,已经在美丁城传得沸沸扬扬,伊凡四人了解的恐怕比他自己还详细。

    一个能释放七级魔法的法师,一名公正骑士,三名勇敢骑士,就连麦芽儿都是武装骑士,若是想走,谁能阻拦?!

    这所以留在这里,只因为罗伊要留下罢了!

    现在,他们都知道罗伊已经让奥利弗去找菲利普,也知道菲利普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赶来,可是,对于罗伊一直以来的打算,他们还真看不明白。突围没问题,但罗伊竟然说要将对方一网打尽……

    就在大家目瞪口呆的时候,罗伊的目光微微一闪,低声道:“来了。”

    众人向车阵入口处望去,只见七八名黑衣骑士簇拥着三人自入口飞驰而进。门口的盗匪和温格卫队士兵们,都不约而同地分开一条路,让这一行人直奔到那温格卫队的领头骑士身边。

    三人中,一人是匪首胡安。大家都已经认识。

    另外两人,却从未见过。

    其中一人相貌丑陋,高大雄壮。整个人身披重甲,看起来就像一头骑在马上的铁甲熊一般。手中一柄巨剑如同半幅门板一般。脚下的两个战环呈深黄色,已经是勇敢骑士的五星顶峰,只差一步,便能买入公正骑士的行列!

    看见这人,众人心下都是一沉。骑士之间的战斗,一名高手的作用比一百个普通人都大!商队中的骑士原本就较对方少,若是在等级上再被对方多出这样一个勇敢级顶峰的骑士压制,处境就更加艰难了。

    而另一人,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一个武装骑士水平的青年罢了。相貌还算英俊,但眼神总有些漂浮不定,让人感觉不怎么舒服。

    罗伊说来了,指的是哪一个?

    策马进了车阵,马修嘴角勾起一个阴狠的笑容。

    整个车阵里三层外三层,已经被自己的人团团围住,中央只有一个小小的内阵。内阵是用普通的中型马车布置的。和外面那种车厢板包裹着铁皮的大型马车比起来,简直就是一堆破烂。不用打,一人吹上一口气都倒了。

    若不是对方把车队才财货都集中到了内阵中,他直接就让人一把火把这薄皮棺材直接点了!

    “还等什么?”刚在费格身边停住,马修就亟不可待地道:“都给我杀了!”

    费格点了点头,举起了手。

    看着费格的手势,所有的盗匪和卫队士兵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他们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小小的内阵,浑身血液都为车阵中上百万金路郎的财货而沸腾起来。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在车阵上响起。

    “马修勋爵,好久不见了。”

    费格的手,凝固在半空中,马修骇然抬头向车阵上看去。

    人群前面,一个黑发少年,正笑眯眯的看着他。摊开的双手中,两团火焰,如同禁锢着魔鬼一般,在夜色中扭曲着。

    …………

    …………

    “驾!”

    “哒哒哒哒哒……”

    寂静的山谷中,随着一声声厉喝和一连串急促的马蹄声,数十匹战马飞一般驰过一条浅浅的小溪,溅起千百碎玉。

    片刻之后,又是数十上百名骑士风一般飞驰而过,沿着刚刚那群骑士留在岸边湿漉漉的马蹄印狂奔。

    每一名骑士,身上都是长途跋涉的尘土,坐下战马,也不断地喘息着,浑身毛皮都被汗水浸湿了。每奔行一步,皮毛下的肌肉便急剧颤抖。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奔出山谷,前行两公里,骑士们在一个山头停了下来。如林的骑枪顶端,代表骑士的白底红叶长条旗帜和士官的燕尾旗,迎风招展。如同一群展翅飞翔的鸟儿。

    “看!在那边!”

    一名骑士猛地用手指向西南方向。

    在侍卫骑士簇拥下驰上山头的菲利普和卡梅尼同时扭头向骑士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苍茫夜色中,远方一座小山丘上,火光通明。透过随军法师释放的远视术能清晰看见,数以百计的盗匪和身穿铠甲的士兵,已经冲进了车阵中,将一个小小的内阵团团围住。

    枪旗,在风中猎猎作响,战马打着响鼻,低声嘶鸣。

    山岗上,骑士们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死死咬着牙,脸色铁青。

    紧赶慢赶,他们还是来晚了。从这里到那山丘,至少还有好几公里。而商队却已到了绝路。以匪徒占据的优势来看,不等红叶骑士团赶到,他们就能攻破内阵,杀光所有人后从容退走。

    “这里是平原,我们一旦开始冲锋,他们隔着很远就能听见我们的马蹄声。”卡梅尼凝视着远方的山头,沉重地摇了摇头道:“我们赶在对方杀光所有人之前到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说着,他回头看着菲利普。

    菲利普沉默着,良久,抬起头来:“您曾经教导我们,骑士,永远都有一个选择。”

    卡梅尼看着自己的学生,赞许地点了点头,问道:“现在?”

    “现在!”菲利普回答道。

    “没有选择的时候,骑士当冲锋。那是神也无法剥夺的权力……”两人双手食指交叉成拳,低下头,将拳顶在额头。虔诚默念骑士训诫。随着他们的声音,身后的骑士们也加入了进来。声音越来越大,旋即席卷了整个山岗,“……无论前路是悬崖深渊,地狱熔岩,真正的骑士,当紧握骑枪....”

    “如风,”

    “如火,”

    “如闪电,”

    “一往无前!”

    呛啷!

    菲利普猛地抽出腰畔长剑,向前一挥,纵声狂吼。

    “冲锋!”

    .

    .

    .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