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裁决 > 第九十二章 火雨,水箭!
裁决 第九十二章 火雨,水箭!
    第九十二章火雨,水箭!

    第九十二章

    看到眼前这个人,马修如同被一道从天而降的霹雳击中了一般。

    他的瞳孔如同受惊的猫一般骤然收缩,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抓住马缰绳,手背上的血管以一种可怖的姿态膨胀起来。他的身体中的每一条肌肉都变得异常僵硬,呼吸变得急促而粗重。

    一年半的时间过去,眼前这人和以前的那个波拉贝尔小杂役比起来,简直完全变了一个人。

    当年的他,只有一百五六十公分,只齐及自己和莱斯的肩膀,就连莱斯的妹妹安妮也比他高上那么一点点。而现在,他的个子已经猛涨到了一百七十五公分左右。整个人都比以前大了一号!

    除了个头之外,他的身形和容貌变化也很大。虽然现在的他看起来依然比一般的同龄人显得瘦小,但他那被复合型护甲紧紧包裹着的身体,却给人一种充满青春活力,蕴含着力量的精悍之感。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能让人不由自主的采取防御姿态。仿佛面对的是一把寒光闪闪即将出鞘的利剑,一条暗涌奔腾的冰河,一只作势欲扑的猎豹!

    而他那招牌式的大脑袋,因为个头的增长和身体的成熟,也变得不那么明显了。稚嫩青涩的容貌,变得线条分明。

    如果是在街上的偶遇,哪怕是跟他擦肩而过,马修也很难把他认出来。

    只有当此刻他站在那里,叫着马修名字,同样的黑色头发,湛蓝的眼睛和双手升腾的火焰,才让马修的记忆如同一道被雷劈开的岩浆外壳上的裂缝,不断的延伸扩大。往事,就像滚烫的熔岩般翻腾而出。

    罗伊!马修从牙齿缝中,挤出了这个他刻骨仇恨着的名字。那声音低沉得仿佛恨不得把这个两个字咬碎嚼烂。

    周围的人群,出现了一阵难以抑制的骚动。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冲击波,以马修和罗伊为中心,飞快的向四周扩散。

    马修的身份,罗伊的魔法,惊得双方所有人目瞪口呆。

    马修的身份,一直都是温格家族最大的秘密。

    别说普通的盗匪不知道这个小子是温格子爵领的继承人,就连大部分后加入的卫队成员也不认识自己的这位少主。知道他的身份的人,只限于费格,胡安和马修的贴身侍卫达克等人,

    而现在,他却被罗伊一口叫破!

    同时,罗伊的魔法也给大家带来了极度的冲击。

    当他手中的两团火焰冉冉升起的时候,胡安阴冷的目光瞬间凝固了,呼吸几乎停顿。费格下意识的激发了斗气,手中的长剑微微抖动。他们身旁的盗匪和卫队士兵们更是个个骇然失色,本能地向两侧躲避。

    “魔……法……”双胞胎的母亲朱蒂,抓着丈夫的胳膊,手指几乎掐进了肉里,难以置信地失声叫道,“天啦,他是魔法师!”

    佣兵们震惊地看着罗伊,随即将目光投向弥琪。

    美丽的精灵女孩紧紧抓着自己的长弓,咬着嘴唇,回想起之前和罗伊的那一次短暂的交锋,脸色忽然一片苍白。

    凌霜、凌雪、奥尔德、穆西、福格斯、金森……人们呆呆地的看着罗伊手中的火焰,或震惊,或惊喜。尤其是那位魔法学员,更是两眼发直的盯着罗伊手中的火团,脸上的表情如同见了活鬼。

    “怎么了?”他的同伴发现了他的不对劲,紧张的问道。

    “他是……魔导士!”魔法学员声音颤抖着。

    魔法是一个存在于普通人生活之外的神秘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每一名拥有魔法天赋的人,都被视作上天的宠儿。他们翻手呼云,覆手唤雨,拥有人们难以理解并为之畏惧的恐怖力量。

    因此,常人很难理解魔法世界中的人们的行为准则,规矩和思想。他们看见的,都是魔法师们表面的尊贵、富有和神秘。是他们苍白的脸色,瘦弱的身体,沉寂而睿智的目光和沉默中的傲慢。

    只有魔法师,才知道这个封闭的世界里的规则。就像这位刚刚才踏入一阶朗星法师之门的学员。当他看见罗伊手中的两团火球时,他所有的骄傲都已经消散无踪。心里剩下的,就只有无尽敬畏。

    拥有感知力的他知道,虽然从表面看,罗伊手中的火球,和一个见习法师释放的火球没有什么区别。但实际上,那两团火球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不停的爆炸着。无数七元素法阵,从火球的核心涌现,炸开。一波又一波,无穷无尽。

    可火球的外表,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因为掌握着它们的那双灵巧而干净的手,在不停的压缩着它们,一遍又一遍的将其向核心挤压。如果说,见习法师释放出来的火球是一团棉花的话,那么,此刻罗伊手中悬浮的就算两块千锻精钢!

    没有人能比魔法学员更了解其中的意义——那意味着罗伊的魔力,感知力和对元素的控制力,已经达到了一种恐怖的程度。别说一个他,就算十个他加起来,也不是挡不住这两团火焰的攻击。

    魔法学员的声音很小,近乎于一种无意识状态下的喃喃自语。可是,当魔导士这个词出现的时候,周围的人们几乎同时扭头盯住了他。

    “没想到,您还记得我这个小人物。”罗伊的声音在哔哔剥剥的火把声中响起。他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马修。手上的火焰,随着他手指如同波浪般的起伏而跳跃着,如同两只火魔在柔软的囚笼中张牙舞爪。

    罗伊盯着马修,如同盯着一只猎物。

    他喜欢这种感觉。

    小时候,肆无忌惮的在丛林中奔跑,和野兽贴身搏斗,和矮人摔跤,和精灵打架,和野蛮人围捕猛兽的日子,已经成为了他身体中的一部分。他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充斥着森林,阳光,冰雪,狂风,咆哮和战斗的记忆。

    那是一种野性的力量。

    这种力量,曾经一度随着威廉的强行要求和波拉贝尔的生活,而被紧紧的包裹起来。

    他被迫学着与人相处,被迫学着用憨呼呼的笑脸去伪装自己浑身的尖刺,被迫低着头,恭敬的说话,被迫一遍又一遍的回答“是的,先生。”“遵命,先生。”……如果仅仅从外表看,他已经成功的把自己变成一个乡下的老实孩子。

    可是,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骨子里的野性,从未消失过。就像一团落入了冰冷水面的熔岩。当外表凝固成黑色的坚硬岩石时,只要用铁锤砸开,就能看见那足以点燃一切的火焰。

    现在,再没有了束缚。

    一年半之前,入侵波拉贝尔的斐烈骑兵,马修,穆恩,乔治,亚历克斯和追杀他的公正骑士列弗,一同成为了砸开他外壳的铁锤。

    当爷爷威廉,最好的朋友汤姆和那些熟悉的波拉贝尔街坊邻居被从他的生命中剥去,当他跌下山崖,知道自己那个被全世界的人讥笑的耻辱身世的时候,身体中的野性力量又复苏了,而且比以往更强大。

    迎着马修的目光,罗伊呲了呲白生生的牙。

    马修一阵毛骨悚然。黑发少年那尖锐的白牙,在火光下闪闪发亮,就像一只魔兽在无声的咆哮。

    这种联想让马修浑身发冷。他面色惊惶地环顾四周,很快,便在达克和周边士兵的团团保护中寻找到了一丝安全感。

    重新发现了自己占据着优势这一事实后,马修的脸色渐渐恢复了平静。

    他甚至忍不住笑了起来,神情阴冷而讥讽:“我也没想到,你还活着。不过,你看来运气不怎么好。”

    “是吗?”罗伊冷冷地道,“我倒觉得,我现在的运气不错。瞧,我正愁着去哪里把你揪出来,你就自己出现在我的面前了。”

    “把我揪出来?”马修看看周围,不禁哑然失笑。他实在想不明白,罗伊哪里来的这种自信。他难道不明白,现在的他,已经陷入到死地了吗?就算他的魔法再厉害,难道还能把这里七八百人都杀光?!

    “好,我在这里。你能把我怎么样?”马修抬起了下巴,讥讽道:“杀了我?为你的那个铁匠贱民朋友报仇?或者为其他贱民找我讨公道?撒泡尿照照你现在的样子,就凭你,也配跟我作对?!”

    听到马修提及汤姆和失去的波拉贝尔平民,罗伊的眼睛,半眯了起来,目光如同刀子一般闪着锐利的寒光。

    一看见罗伊的目光,费格和达克两人一左一右,挡在了马修的面前。

    “生气了?!”马修先是一惊,随即梗着脖子,脸上的表情愈发狰狞,“一个肮脏低劣的贱种,竟然不知天高地厚,跟那位大人作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狗屎一样的东西,还想找我报仇,好好看看你周围!”

    马修话音刚落,数十道战环,自包围的人群中亮了起来。这里面,有温格领招揽的骑士,也有黑骷髅盗匪团的大盗。

    商队众人不禁骇然色变。在这浓烈的杀气包围中,他们感觉就像是站在一只四周游弋着无数嗜血鲨鱼的小木筏上。

    每一个人都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武器,咬紧了牙关。刚才罗伊和马修对话的时候,他们只是在旁边静静的听着。谁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何时认识,彼此之间又有着什么恩怨。不过,从对话中,大家隐约能够明白,罗伊和马修之间有宿仇。而眼下,却是对方占着上风。极尽嘲弄。

    看着商队众人惨白的脸色,马修阴笑两声。

    他轻轻拍了拍费格的肩膀:“费格先生,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记住,哪怕不要财货,也一定要杀了这个人。他的命,比一百万金路郎更值钱。”

    一听到这句话,费格和胡安眼前顿时一亮。

    他们仔细地打量着罗伊,一点也想不明白这个小乡巴佬有什么值钱的地方。但他们更明白,马修不会乱说话。以这小子的贪婪,如果不是那个叫罗伊的家伙确实值那么多钱,他绝不会说出不要货物的话来!

    的确,马修没有撒谎。

    在经历了初见罗伊时的惶恐之后,镇定下来的他惊喜地发现,这个机会,简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除掉罗伊,不但可以解除心头大患,而且对教廷也有一个交代!有这小子的尸体,他还活着这件事,就能找到一个完美的借口!

    他完全能够想象,当他带着罗伊的尸体回去,告诉教廷自己历时一年多的追杀终于除掉了这个小子的时候,会获得什么。这别的不说,光是黄金龙家族那位年轻的大人一句嘉奖,就能让温格家族飞黄腾达!

    和罗伊比起来,商队里的这些财货,简直不值一提!

    想到这里,马修轻轻一带马缰,缓缓向后退去。仰头冲罗伊啧啧两声,惋惜地道:“我就不陪你了。当然,等你死了以后,我会为你收尸的。”

    对于当初在山洞中,罗伊以一个四级魔法击杀除了自己和列弗之外所有人的场景,马修还记忆犹新。以他的性格,当然不会在这里等着罗伊把目标对准自己。即便有费格和达克的保护,那也不能完全安全。

    最安全的地方,当然是在阵外。

    马修在重重保护下,面带笑容,向后退去。嗖嗖嗖嗖,早已经看不惯他那副得意嘴脸的弥琪和麦芽儿,几乎同时张弓,连发数箭。

    当当当!费格和达克同时纵身而起,将大部分箭矢拨开。而漏过去的箭,也被护卫在马修身旁的护卫们层层叠叠的盾牌挡住。除了几名侍卫被麦芽儿关注了斗气的箭矢震得后退几步,发出一声闷哼外,马修连皮都没有擦破。

    “哈哈哈哈!”马修的笑声愈加的猖狂得意,不过很快,他的笑声就被远方传来的一阵剧烈的马蹄声打断了。

    “骑兵!”众盗匪骇然回头,只见远方,一条火龙从地平线飞跃而出。铺天盖地的火把随着震颤大地的马蹄声,向着这边飞驰而来!

    马修的脸色瞬间变了几变。他明白,无论来的是谁,都不是他们的人。他猛地回过头来,厉声喝道:“动手!”

    随着马修的声音,盗匪们疯狂地向车阵扑去。数十名骑士和大盗,咆哮着,如同猛虎般从人群中跃起来,手中长剑大斧,自头顶力劈而下,还未近身,车队上的人们就已经能感受到那迎面而来的呼啸风声!

    从天空中看下去,这一刻的内阵,就像一块身处巨浪中心的小小礁石。四周狂呼呐喊的匪徒,如同凶恶的滔天巨浪一般,齐扑扑的向中央涌去,那狰狞的面孔,闪亮的刀锋,组成了一幅狂暴的群魔画卷。

    在这狂潮中,商队佣兵们死死咬着牙,护卫们拼命让自己站直了,金森,奥尔德,穆西等人,一个个瞪着满布血丝的眼睛,脖子青筋毕露,而其他没有战斗力的平民,则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只有两个人的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罗伊。

    一个是马修,一个是福格斯!

    涌动的人潮和纷乱的兵器中,他们看见,罗伊笑了起来。没有人能够用准确的语言去形容罗伊脸上的这种笑容。

    不是狰狞,不是喜悦,不是悲伤,也不是阴冷。那是一种仿佛看见猎物落入陷阱般的笑,别说马修,就算是和罗伊同在一个阵营的福格斯,也忽然感到一种彻骨的凉意,从后背上往上爬。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盗匪们冲想车阵的一瞬间,罗伊手上的两团火焰,骤然升上了天空,如同礼花一般,一高一低,接连炸开!每一团火球,都化作漫天火雨。上层的火雨笼罩了包括马修在内的整个外阵,而下层的火雨,则笼罩了内阵边缘。

    “六级魔法,火之陨星!”混乱中,准备着一个四级魔法的魔法学徒失声叫了起来。

    随着他的惊叫声,商队的人们只看见眼前的一片赤红火光。而飞奔而来的盗匪们则纷纷止步。冲在最前面的来不及停住,被后面的人一挤,便冲入火雨中,顷刻间变成一个个惨叫的火人。

    所有人都骇然向罗伊看去。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就见罗伊狞笑着,手指一弹,一道蓝色的光弹没入地下。

    “这是……”

    一道蓝色的光,顺着内阵外圈的地面,呈环形飞速游走。速度快得如同一道闪电,顷刻间就已经环绕一圈。丝丝缕缕的蓝光中,十八道光柱,从地面猛地升腾起来,直冲云霄,随即光柱裂开……

    看到眼前的一幕,所有人都懵了。

    “魔纹法阵!撤,快撤!”

    刚刚在车阵面前停下脚步的胡安,发出一声凄厉而惊恐的吼声。整张脸,都因为极度的惊骇而扭曲着。暴吼声中,他全力催动斗气,以光环护住全身,直接撞飞两名挡路的盗匪,向车阵外掠去!

    同时感受到危险的,还有费格和达克。一看到地面升腾起的那十八道蓝光,一感受到那由十八颗五级魔核全力爆发后散发的恐怖力量,两人本能的护住马修,一边向外跑,一边疯狂的叫着。

    “走,快走啊!”

    可是,无论是胡安还是他们,动作都慢了半拍,更遑论那些被火雨阻隔着,根本不知所措的普通士兵了。

    “轰!”

    灾难终于降临。

    十八声巨响,汇集成了一道惊天动地的爆炸。光柱分裂的数以千计的蓝色水箭,如同十二级暴风中横掠的雨丝一般,发出无数让人毛骨悚然的嗖嗖声,激射而出。顷刻间,便细细密密地交织在一起,将世界割得粉碎!

    在这条条飞射的蓝光中,无数的血花骤然绽放。

    那些密集地围在内阵旁的盗匪,连一点点闪避的空间都没有。

    他们的身体在噗噗噗噗的声响中颤抖着,胸口、小腹、大腿、头部、脖子、手臂,在箭雨中被瞬间洞穿出一个个恐怖的血洞。他们的血肉被撕裂,骨头被射断,破碎的衣服护甲在满布血雨和火雨的空中纷纷扬扬。

    一名大盗躲过了前面的箭雨,却无法躲过两侧交叉的箭雨。他的身体在空中被射得一阵乱抖,落地时,已经变成了肉泥。

    旁边,一名温格子爵领的卫兵,试图依靠同伴的身体避让开来。可是,那足以贯穿盾牌的箭矢,依然将他和身前的同伴一道死死的钉在了车墙上。

    一位卫队的武装骑士,将斗气催到极致,挥舞着手中的长剑,拼命阻挡着袭来的水箭。“砰”,随着长剑在无尽箭雨中断裂,一支水箭穿过他的咽喉,带出一蓬鲜血。而另外几支水箭则割破他的身体,在他身上划出一道道恐怖的伤痕。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狭小的车阵空间内反复上演着。激射的万千水箭,飞扬的血雨、碎肉和布片,组成了一副地狱般的景象。

    商队中的人们,已经完全傻了。

    他们呆呆地看着眼前这场毫无疑问的大屠杀,许多人,都被飞溅的鲜血,染红了头发和衣服,而毫无感觉。

    这片环形空间太狭窄,而水箭又太密集了。

    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下,挤满的盗匪和温格卫队士兵,完全就是一群关在屠宰场栏杆里的羔羊。

    一个接一个盗匪和士兵倒下了。地面顷刻间被流淌的鲜血染红。血液汇流成河,顺着泥泞的坑道流淌,不断有躯体倒下,在血水中溅起黑红的浪花。而当飞溅的鲜血再度落下的时候,只看见厚厚一层泛起的泡沫。

    呕!魔法学员第一个忍不住心头的恶心,吐了出来。

    他这一带头,车阵中立刻接连响起了呕吐声。就连凌霜凌雪,也面色煞白,心头一阵翻腾。哪怕闭上眼睛,也无法减轻。那剧烈的惨叫声,就像野兽的悲号一般,充斥着她们的耳朵。

    屠杀,这是最**裸最血淋淋的屠杀!

    当不知道过了多久,箭雨终于停下的时候,整个外阵,已经变成了堆满尸体浸泡着鲜血的地狱。至少有五分之二的盗匪,倒在了这种大家从来都没见过,连想都没有想过的魔纹法阵之下。

    福格斯和身旁的人们,艰难地扭头向罗伊看去。

    夜色中,亲手制造了这场血腥惨案的少年静静地站在那里。那黑色的头发,憨憨的表情,漂亮而带着一丝茫然的眼神,无辜,淳朴又让人着迷的阳光般的微笑,就如大家第一次看见他时一样。

    而当人们把眼前这个黑发少年和眼前这个地狱般的景象联系起来,回想罗伊从容而平和地一步步设下这个陷阱,并很有耐心的在最后发动,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随着谜底的解开而爬上了每一个人的后背。

    金森的嘴唇颤抖着,脸色肌肉抽搐着,良久,才几经挣扎地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好狠!”

    .

    .

    .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