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九十四章 墓碑
    第九十四章墓碑

    月色下,红叶骑士们涌下了山坡,向远方灯火通明的山丘飞驰。

    铁流奔腾着,如同决堤的江河,在沉默中掩藏着一种毁灭一切的恐怖力量。

    千百只马腿凌错此起彼伏,铁蹄震颤大地。粗壮的沉重地甲胄随着战马的每一次起伏而摩擦碰撞,发出沙沙的声响。高举的骑枪在月光下反射着锋利的寒光,如同一片移动的钢铁森林。

    前行五百米,后阵的骑士纷纷脱离队伍,加速向前方驰去。

    在一望无垠随风翻滚的荒野草浪中,骑士们彪悍的身躯起伏着,甲胄反射着清冷的月光,坐下战马在急速奔驰中践踏起一道道向后飞扬的尘土。片刻之后,他们已经追上前队,和同伴们并驾齐驱。

    菲利普和卡梅尼纵马飞驰在队列的最前面,随着后阵骑士的陆续加入,他们的左右两侧迅速向远方延伸开来。从远处看去,就像一只苍鹰在黑色的天空中张开了它长而有力的双翼,凌风翱翔。

    菲利普的脸绷得紧紧的,如同一块坚硬的寒铁。战马的奔驰,以往每一次都能让他热血沸腾。但这一次,他却心乱如麻。

    那些该死的盗匪里三层外三层,把内阵包围得严严实实。而内阵中的人看起来就像是一群被丢进了死亡角斗场的角斗士,正等待着四周野兽囚笼的开启。

    在那样的情况下,别说罗伊,就算是他,也是十死无生!

    菲利普他不知道盗匪什么时候发动进攻。更不知道内阵能够撑多久。

    就像已经看见了闪电,却还没有等到惊心动魄的雷鸣。那种紧绷着神经屏住呼吸的感受,让人发疯。

    “坚持住,小子!”菲利普拼命催马,恶狠狠地自言自语道,“你是艾蕾希娅那小妞的守护骑士。要是死在一帮强盗手里可就太丢人了!”

    呼,战马腾空而起,跃过一条小溪,在岸边松软的泥地上踏出几个硕大的蹄印,泥土飞溅。长而柔韧的野草飞快从马镫边扫过。沙沙的声响中,小溪顷刻间就已经被甩到了数十米之后。

    “快看!”

    策马飞跃过溪流的骑士们刚在马背上稳住身形,就听呼啸灌耳的风声中,传来一名骑士的吼声。

    大家抬头,向山丘上看去。

    车阵上,黑发少年手中腾起两团火球。他似乎正在跟下方的盗匪们说着什么,火光映照下,他的神情如湖水般平静,不见一丝波澜。几句话之后,盗匪们显然是被身后的马蹄声惊动,霍然回首。

    “快!”情知已经进入了盗匪感知的距离,菲利普一声暴吼。

    斗气透体而出,一个浑圆的战环在大地上飞旋着扩张开来,旋即一分为四,如同花瓣一般飞快地收缩到他的身上。他的铠甲魔纹变得流光四溢,坐下战马,更是体型暴涨,速度倍增!

    身旁的红叶骑士们,也纷纷将斗气和马力催发到了极致。他们都知道,局势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他们必须快,快,更快!

    最快的,是卡梅尼和奥利弗。

    奔行在前方的肥狗简直化作了一道闪电,于草浪中劈出一道向山丘笔直延伸的浪花。在它旁边,卡梅尼身上十六个战环盘旋飞舞,一道喷射状的光带随着战马的奔驰在黑夜中上下蜿蜒。

    盗匪团不出意料的开始了他们的进攻。

    当骑士们看着高举着雾气狂呼呐喊的匪徒向小小内阵扑去的时候,每一个人的眼睛都红了。如果车阵内的那个人被杀,就算他们杀光了所有盗匪,夷平了温格的落霞堡,也是他们的失败。

    最憋屈的事情,莫过于战斗已经开始,他们却还在三公里之外!

    可随后,山丘上的局势,就在他们的眼前急转直下。

    那是骑士们永生难忘的一幕。

    夜空中,两个火球自罗伊手中冉冉升起,在高空炸开,化作两蓬火雨。十几道蓝色的光柱,自内阵中升了起来。漫天飞射的蓝色水箭,就像一根根穿过肉排的铁钎,将蜂拥而去的盗匪一排接一排射倒在地。

    横飞的血肉,凄惨的叫声,构成了一幅末日般的地狱景象。

    骑士们一个个张大了嘴。他们机械地骑在战马上,任迎面而来的狂风使劲地往嘴巴里灌。眼珠子都凸得快掉下来了。

    世界在这一刻完全颠倒了。占据优势的凶恶匪徒,成了屠刀下的羔羊。而车阵上的那些商人平民却成了屠夫。尤其是那个黑发少年,两蓬火雨一面护住自己,一面切断匪徒们的退路,手段之狠,让人不寒而栗!

    原本整齐的队列,变得歪歪扭扭。有好几个骑士都在不知不觉之间拉偏了战马,歪斜着和同伴挤到了一起。他们目光呆滞眼神茫然。奔行六七十公里积攒的满腔悲愤和满腹杀机,就像一缕头顶冒出的黑烟,被那帮心狠手辣的“羔羊”一口气吹到了九霄云外。

    火雨水箭过后,幸存的盗匪在其首领的催促下,不死心地试图再次发动进攻。就在大家的心再度被提起来的时候,他们看见了黑发少年脸上的让人发毛的狞笑和他手中的两团蓝色光弹。

    那一刻,所有人都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这小子太狠了。

    刚才一个蓝色光弹,就已经让盗匪和温格卫队的士兵死伤一半。这两个再来上那么一下,盗匪团还有得剩吗?

    可骑士们没想到,就当黑发小子如同一个地狱魔王般,仰天长啸,做足了狰狞姿态,将蓝色光弹射入地下的时候,却什么都没发生。两个光团没入地底连个泡也没冒一个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而盗匪团,却瞬间崩溃。

    随着商队中战士恰到时机的杀出来,那些满脸横肉心狠手辣的匪徒们,拥挤成一团,你推我攘,争先恐后地逃命。跑在后面的人,甚至直接将前面的人砍翻在地,从他们身上踩过去。

    作为一群以战争为职业的军人,相同的场面,红叶骑士团的汉子们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了。几乎每一次都是历经苦战。从遭遇到僵持,拉锯一般的厮杀过后,才一点点形成胜势压垮敌人。

    大家从来没见过如此轻松就能获得的胜势。

    那黑发少年貌似憨厚,实则蔫坏。一出戏演得活灵活现。狰狞的表情加上随手捣鼓的两个蓝色光弹,直把数百名匪徒吓得哭爹叫娘。局势到了这种地步,就算敌人的首领有通天的本事,也无力回天!

    片刻之后,骑士们哄堂大笑。

    “他妈的,老子还真以为他要再来上那么一下呢!”

    “这小子是个混蛋!小小年纪,就狡猾成这样,再过几年,那还得了?”

    “哈哈,这坏小子对我胃口!干得漂亮!”

    骑士们纷纷叫着,在马上乐得前仰后合。尤其是几个当初曾经跟随菲利普见过罗伊的老猎鹰,更是一阵狂呼乱叫,唿哨声、笑骂声响作一团。

    菲利普也傻了眼。直到山头的匪徒如同被撵飞的兔子一般四处乱窜,他僵硬的面颊才禁不住一阵抽搐,自言自语道:“他妈的,我居然还为他担心,简直是吃饱了撑的。他这种家伙怎么可能束手待毙?!”

    “他就是罗伊?”卡梅尼也有些发懵。身为第一训练营的大教导,他见过的认识的乃至亲身教导的少年成千上万,天才白痴,好的坏的,正常的不正常的都有。可这黑发少年还是让他大开眼界!

    “哈哈,老师,除了他还能是谁?他可是准备考第一训练营的幕尼城分院哦。”菲利普哈哈笑道。之前跟卡梅尼说起罗伊营救自己的过程,卡梅尼脸上的神情还半信半疑。没想到,一转眼,就让他见识了罗伊的厉害。

    “我不教魔法师。”卡梅尼摇了摇头。

    菲利普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要说为卡梅尼找一个好学生,他想不到还有谁比罗伊更适合。

    当骑士团奔驰到距离山丘五百米时,菲利普大声下令道:“朗斯,带队去左边,詹姆斯,右边。一个也别放过!”

    “明白!”骑士们轰然应诺,拨马向四周飞驰而去。

    车阵之围既然已解,众人放下了心来,可看向盗匪的目光却愈加狰狞。就是这帮家伙,让本该已经舒舒服服睡觉的他们疾驰数十公里,累得跟狗似的。如果不在盗匪们身上出掉这口恶气,心头怎么能舒坦?!

    三百米,两百米……“杀!”青筋毕露的骑士们同时爆发出一声怒吼。无数长枪同时落下,无数长剑急挥向前!

    “是红叶骑士团!”当无数铁骑从黑夜中显露出身形的时候,商队的人们爆发出一阵欣喜若狂的欢呼声,而奔逃的盗匪群则是一片绝望的嚎叫。

    “噗噗噗”,下一秒,滚滚铁流就卷入了人群,骑士们如风一般从盗匪们的身旁掠过,长剑挥处,十几颗头颅在冲天的鲜血中打着转飞上了半空。更有几名盗匪被骑枪直接挑了起来,筋断骨折血肉横飞。

    一名大盗狂吼着,在飞驰而过的战马之间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

    噗,随着一记沉闷的声响,他的嘴被一杆锋利的骑枪洞穿,整个人都被冲锋的骑士那巨大的力量带得飞了起来,如同一个破麻袋般在空中飞旋几圈,砰地砸落地面。旋即消失在无数马蹄之中。

    一队背靠背接成圆形阵抵抗的温格卫兵,惊恐万状地看这铁骑向自己滚滚而来。

    “跑啊!”随着领头士兵的一声凄厉叫声,圆阵瞬间就崩溃了。所有人都疯狂地四散奔逃。

    可眨眼间,他们就已经被身后呼啸的骑兵追上。

    嗖嗖嗖嗖!一阵乱箭激射,几名士兵同时扑倒在地。他们的后背上,如同刺猬一般插满了箭矢。噗,一名士兵被一枪挑上了半空,随着枪主人身上一道战环滑入枪尖,士兵的身体骤然四分五裂。

    无数的碎肉混合在血雨中落下,飞驰的红叶骑士中,响起了一片怒骂声。剑光起落,战马飞驰。当这一道铁流呼啸而过的时候,整整一队温格卫队,已经尽数倒扑在了方圆数十米的荒野中。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战场的每一个角落。许多盗匪甚至还来不及举起手中的刀剑,就已经被铁流卷入,顷刻间横尸就地。就像洪水中的树木被咆哮的水流冲倒,淹没在滚滚浊浪之中。

    荒野一片混乱。惨叫声,怒吼声,刀剑碰撞声,不绝于耳。

    商队护卫和佣兵们站在飞驰而过的战马中间,看着铁流从自己身旁呼啸而过。深切地体会着这强大的国家战争机器的恐怖力量,心动神摇,血脉贲张!

    而盗匪们,则完全的绝望了。

    那整整一个骑士大队,上百名长骑士和他们的扈从骑士,骑兵士官,从远在六七十公里外的峡湾镇长途奔袭而来,就为了营救一支商队?!

    许多人到死都没有想明白,自己究竟是应该感到荣幸还是悲哀。

    ………………....

    ………………....

    远方山头,弃车换马的约瑟夫一行人静静地立于山丘上,注视着战场。

    夜风从那片摇曳着火光,充斥着惨叫声的地方拂来,带着浓浓的血腥味道,吹动他们的大氅和旗帜,猎猎作响。

    “落霞城温格家完了。”约瑟夫轻轻地道。

    众人都注视着这位新上任的勃隆郡主教,不知道这个白白胖胖面色红润的中年男子,不惜抛弃舒适的马车,也要一路跟随红叶骑士团到这里来是想做什么。难道……一些脑子转的快的人互视一眼,心下凛然。

    “走吧!”约瑟夫揉了揉被马颠得酸痛的后腰,一带马缰,“我们去看看。”

    “大人,请等等!”一直在心头天人交战的肯尼斯,伸手拦住了约瑟夫。

    约瑟夫回过头,注视着自己的这位老朋友。

    “大人,您刚刚上任,如果现在就……”肯尼斯忧心忡忡地看着约瑟夫。

    到了这个时候,山下正在发生的一切和约瑟夫主动介入的姿态代表着什么,就算是个白痴也明白。

    肯尼斯知道,在过去的三年时间中,约瑟夫一直被前任郡主教压制,甚至差一点被西区主教萨基当做替罪羊送进裁判所,早已经和对方撕破了脸。

    同时他也承认,表面来看这的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温格子爵领的罪行,跟西区主教萨基一系的人脱不了干系。只要能掌握第一手罪证,萨基在这个惊天大案里,总要付出些代价!

    不过,肯尼斯更认为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约瑟夫。他毕竟才刚刚升到郡主教的位置,贸然出手,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要知道,萨基的背后,可是教宗大人啊!温格当初能倚上教廷,不就是因为教宗大人手下的那位名叫穆恩的文修士吗?更何况,在教宗大人的背后,还有黄金龙家族这个更为恐怖的身影!

    和他们比起来,一个小小的郡主教,简直就是一只随手就能摁死的蚂蚁!

    看到肯尼斯忧虑的目光,约瑟夫摆了摆手。他很清楚,自己能够捡回一条命,穿上这身郡主教的黑袍,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自己唯一的倚仗,就是不想看见萨基在西区一人独大的卢利安大主教华莱士!

    华莱士能将原本是替罪羊的自己,当着所有主教们的面,抹去罪名,并提拔为勃隆郡主教,除了那位密修士大人以新型魔纹制造的马鞍打动了他以外,更因为萨基和诸多卢利安主教们肆无忌惮倒向梵丁堡的举动让他恼怒。

    约瑟夫知道,自己就是华莱士用来敲打萨基和其他人的一把槌子。华莱士以这种方式让麾下的所有人明白,在卢利安,还是他说了算。在他没有决定方向之前,任何人都别想乱走一步!

    而作为打人的槌子,约瑟夫的觉悟是……打人就要打痛!

    他相信,华莱士宁愿看见一条咬着萨基不放的疯狗,也不愿意看见一个被萨基所同化的郡主教。

    如果华莱士失去了对自己的信任,那才是真的完了。而在此之前,自己只要一直忠心耿耿,无论犯下什么错,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再严重的后果,他只需要笑一笑,摆摆手,就烟消云散。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约瑟夫拍了拍肯尼斯的肩头,深吸了一口气,策马飞快地向战场驰去。

    “喝!”肯尼斯一踢马刺,和众人飞快地跟上。

    虽然打心眼里不理解约瑟夫这样的理由,但当看见约瑟夫纵马飞驰下山的时候,肯尼斯忽然在这个白白胖胖,面色红润,没什么本事也没有多少性格的老朋友身上,看见了一点他以前从来没有发现的东西。

    就像一个软面团里,藏着一把坚硬而锋利的匕首!

    …………………….

    …………………….

    马修冲下山头,夺路狂奔。他的战马早在魔纹法阵发动的时候就已经被射死了。这时候,他只能踉踉跄跄的,深一脚浅一脚的在荒野上跑,不时回头看上一眼,满脸都是惊恐之色。

    一道黑影,如同鬼魅一般紧紧地追着他,那黑色的头发,寒光闪闪的利剑,在红色的魔月下显得分外狰狞。

    马修呼哧呼哧的喘着气。脑海中一片空白。

    那个波拉贝尔城的小杂役,简直就是他命中的魔鬼。到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幻想杀死罗伊了。对他来说,只要能够逃离这里,只要能够永远也见不到那个黑发小子,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就在马修多路狂奔的时候,草丛中一条笔直的草线,横着从旁边直插过来。

    尽管还相距一两百米,但后面紧追不舍的罗伊一看见这条草线,顿时笑眯眯地放换了脚步。

    “奥利弗!”跟在罗伊身后的麦芽儿叫道。

    草丛中的奥利弗,横插到马修面前,阴险地一张口,喷出一口龙息。一股无形的威压瞬间弥散开来,附近几匹战马发出一阵惊嘶声,奔跑中的马修更是浑身如遭雷击,双腿一软,一个跟斗栽倒在地。

    罗伊和麦芽儿缓缓走到马修面前。

    草丛中蹿出来的奥利弗,先冲罗伊和麦芽儿摇摇尾巴,一副有功之臣般的得意。看见马修撑着手想站起身来,赶紧伏低了身躯,呲牙咧嘴地发出一阵低沉的呜呜声。

    同时,伊凡和三杰,弥琪,还有几名佣兵也赶了过来,分四面将马修围住。

    “别杀我!别杀我!”

    看见众人冰冷的目光,站起身来的马修不光抵抗的勇气没有了,就连仅有的一点力气也消散一空。

    他叫着,双手高高举过头顶,脸色如同从未见过阳光的吸血鬼一般苍白。一双惊恐网状的眼珠子,飞快地转动着。眼睛因为睁得太大而露出大量的眼白。显得他的眼珠愈发的游移不定。

    这时候,远处传来了达克一声惨叫。这位马修的贴身骑士原本就受了伤,在几名佣兵和两名自由骑士的联合围攻下,终于支撑不住,被三把长剑同时捅入了身体,重重地倒在野草拂动的大地上。

    达克的死,让马修浑身都哆嗦起来。他看见,随着红叶骑士团的加入,四周荒野上奔逃的盗匪和温格卫队士兵,已经越来越少,他们要么在飞掠而过的骑士剑下如同被切割的野草般倒下,要么就举手投降。

    就连费格,也已经在几名红叶骑士的攻击下,束手就擒。而那些完成了任务的骑士们,正向这边围过来。

    人越来越多。

    “别杀我!求您!”

    马修跪在地上,脖子努力地向前伸着,双手合十,脸上的表情就像一只无辜的土狗,哀求道:“罗伊,以前那些事情我都是被人逼的,你知道,穆恩,对,穆恩,那个教宗大人的文修士……”

    罗伊平静地注视着眼前这张脸。

    和一年前的波拉贝尔城堡里那个趾高气昂的贵族少爷比起来,眼前的马修,就像是一只从蝴蝶退化的毛毛虫。光鲜外表剥去后,露出他丑陋的本来面目。怯懦,卑劣,无耻,让人恶心。

    “跑啊,接着跑啊。我放你跑。”罗伊悠悠地道。

    他完全无视马修的哀告,抱着膀子,缓缓向马修逼近,憨厚的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嘴脸像极了流氓纨绔。

    四周人们一阵低笑。

    而刚刚赶到的凌霜看得直咬嘴唇,罗伊的模样,又让她想起了他在武器商店戏弄自己和一帮朋友的事情。

    这小子坏起来,简直不是一般的坏!

    “罗伊,别别别……”马修一连串地叫着。

    心知命悬一线的他,一边用惊恐而可怜的眼神看着周围的人,试图博取同情,一边对罗伊哀求道,“你相信我,我对你绝对没有任何恶意,我们无冤无仇,害你对我没任何好处……”

    “不跑是吧?”罗伊笑眯眯地叹了口气,惋惜道,“我刚才真是准备放你一条生路的,谁知道,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自动放弃了……”

    马修都快哭了。

    他何尝不知道罗伊在戏弄自己。可是,强烈的求生**,依然让他对自己错失了一个“机会”而难受。

    不过,他还有机会。只要能够再多拖上一会儿……

    看见马修在罗伊面前屈膝告饶的模样,人们都忍不住一阵痛快。

    刚刚在车阵里,这恶棍可没想过要放过大家。那个时候他是多么嚣张狠毒。要不是罗伊,大家现在恐怕已经被他们抽筋扒皮或活活烧死了!罗伊这是以牙还牙!对这种恶棍,再折磨狠一点才好呢!

    “别跟他废话,”赶过来的奥尔德咬牙启齿地提着他那把半扇门一样宽的巨剑向马修走去,“宰了他,免得夜长梦多!”

    “说得对!”罗伊提起了手里的剑。

    “别,别!”马修连滚带爬地飞快后退几步,将手中的长剑一横,色厉内荏地道:“你们别过来!”

    “小子,老子今天送你进地狱!”奥尔德狞笑着向马修走去。

    “等等。”罗伊拦住了他,“他是我的。”

    “那你快点!”奥尔德低声说着,飞快地向人群外看了一眼。

    “我知道。”罗伊口中答应着,动作却没有一点着急的意思,只缓缓向马修逼近。

    马修一步步后退。

    “罗伊,快!”奥尔德叫道。

    就在在时候,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

    奥尔德一跺脚,扭头看去。只见一大队红叶骑士,已经押解着包括费格在内的十几名温格卫队骑士和黑骷髅盗匪团的大盗,纵马到了人群外。

    四周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

    除了红叶骑士团的部分骑士,还在追捕逃向远处的敌人外,山丘周遭的敌人已经肃清。俘虏总计不到两百人,其余尽遭击杀!

    看见这些尊贵的红叶骑士到来,人群飞快地让开了一条通道。所有人都用敬畏的眼神看着领头的菲利普。从衣甲的纹章和军衔上看,大家知道,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位帝国龙校,也是红叶骑士团的骑士大队长。

    虽然不知道菲利普的卡雷家族继承人的身份,但前两个身份,已经足以让在场的人们为之咋舌了——这可是他们平日里跳上天也看不到的大人物!

    不少平民都恭谨地向骑士们行礼,而商队的护卫和佣兵们,则高高挺起胸膛,为自己能和红叶骑士并肩作战而兴奋得一脸通红。

    菲利普下马,领头大步走进了人群。身后的骑士们,冷冷地推着费格,跟随在他的身后。人群一阵寂静。所有的目光都随着他们的步伐移动。

    看到菲利普和浑身是血的费格,马修松了一口气,如同滚烫的烙铁一般,飞快地将手中的长剑丢开,高高举起双手。与此同时,他与费格那滴着血的睫毛下的眼睛交换了一个眼色。

    “放开我,放开我!”被五花大绑的费格忽然拼命扭动身体,大叫起来,“我们是温格子爵大人的卫队骑士,专程来营救商队。你们为什么抓我们?!”

    人群一片哗然,不少人忍不住呵斥出声。

    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如此无耻的。当面被擒获,这家伙居然还敢信口开河!可笑,难道他以为那些被俘虏的盗匪和卫队士兵个个都是不会说话的稻草人吗?如果就能逃制裁,那也未免太可笑了!

    正微笑着走向罗伊的菲利普,闻言停了下来。他慢慢皱起了眉头,扭头向费格看去。

    费格似乎完全无视身边人的呵斥谩骂和菲利普的冰冷注视,昂着头,大声叫道:“温格子爵是皇室策封的贵族,落霞城的守护者,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公然杀戮守护领地的贵族卫队,这是犯罪!”

    “闭嘴!”押解费格的一名红叶骑士斜睨着他,反手就是一记耳光,直抽得费格的头发猛地一甩,洒出几点血珠,眼珠子一翻,差点晕过去。

    “大人!”马修往红叶骑士们的身边靠了几步,远离罗伊,然后飞快地道:“我是温格家的马修,我们接到情报,说黑骷髅盗匪团袭击了两支商队,然后我们就带领卫队赶来救援,可没想到……”

    马修环顾四周,目光落在菲利普的脸上,委屈而诚恳地道:“……我们被商队和盗匪团,同时攻击了!”

    “放屁!”

    “胡说!”

    “什么救援,你们根本就是一伙的!骑士大人,他们刚才还和强盗一起围攻咱们,杀了咱们好多人!”

    平民们一听到马修的话,顿时怒不可遏,群情激愤。

    “我以温格家的纹章和一名贵族的名誉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马修对众人的喝骂充耳不闻,只紧紧地盯着菲利普。

    他知道,在就是自己唯一的机会!

    按照现今人类三大帝国延续自罗曼皇朝的律法规定,贵族犯罪,必须在经过公开而公正的审判裁决之后才能惩治,包括皇帝在内,任何人都无权私下处置。平民伤害贵族,更是重罪。

    那本代表着审判之力和裁决之力的法典,就镌刻在帝都皇权山下广场的黑色巨石上。百年来,历经风雨巍然而立。她是人类社会秩序的基石,也是悬在每一个人头顶上的达摩克斯之剑。

    若是在平时,或者在私下里,恐怕谁也不会把律法当真。这原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的实力强大谁就是法律。别说贵族,就算是皇帝落到了土匪窝里,那块大石头也救不了他的命。

    就像罗伊若是要杀他,只需要一剑捅进心脏罢了。

    可现在却不一样!

    身为帝国武力,红叶骑士团是皇权和法律的捍卫者。他们的身份,注定了他们会以最严格的方式遵守并执行帝国的律法和贵族的准则。

    他们绝不会允许一个平民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对一名贵族定罪并将其杀死。他们会将他带回去,交给由领主、皇家纹章院的纹章官、所属地区的主教以及十三名贵族陪审员组成的法庭。

    马修早看清楚了这一点。他矢口否认,就是要为上法庭做准备。

    红叶骑士团是最后才到的。之前发生的一切,他们在法庭上没有作证的权利。这也就意味着,最终的法庭对决,是在温格子爵领和眼前商队之间展开。

    一方是名正言顺在自己的领地上维护治安,打击盗匪的贵族,另一方则是唯利是图的商人和逃难的贱民,谁生谁负,用屁股想都知道!

    就这一眨眼的时间,马修就已经想到了无数种方法。对商队中人各个击破,威逼利诱分化他们,然后收买贵族陪审团,请求教廷的庇护,另外,再想办法从燧石财团内部做点文章……

    在一套做下来,就算是铁案,也能顷刻间翻转!

    想到这里,马修的眼睛,已经变得炽热起来。他瞟了瞟罗伊,嘴角勾起一丝有恃无恐的微笑。罗伊最失败的,就是没能在车阵中杀了自己,更失败的,是他没能在红叶骑士赶到之前击杀自己。

    而现在,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菲利普迎着马修的眼睛,目光如冰。

    贵族圈子里的这些勾当他自己就懂得不少,当然知道眼前这个乡下贵族心里在想些什么。

    “你说,你是来救援商队的?”菲利普冷冷地道。

    马修恭敬地道:“是的,尊敬的骑士先生。或许我说什么都无法洗清我的冤屈,但我相信,以红叶骑士的尊贵和公正,您一定会给温格家族一次公正的审判。如果法庭裁决我有罪,我甘愿伏法!”

    “对!”一旁的费格大声附和道,“法庭会证明我们清白!”

    看着这两人,四周的人们都气红了眼。不太明白其中猫腻的平民们纷纷怒斥!而奥尔德,穆西等人,则紧闭着嘴,面色铁青。

    “哦?”菲利普显然有些迷糊,他微微皱起眉头,对马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

    一看到菲利普似乎被马修说动了,人群一下子就急了。就在众人纷纷叫嚷着,让菲利普别听信马修的一面之词的时候,菲利普摆了摆手。

    人群安静下来,许多人的脸都憋红了。

    “这是误会,”看到菲利普的态度,马修的脑子越来越清醒,心下也越来越笃定。他挺直了身躯,冷笑道,“本来我们是准备攻击盗匪团的,可没想到,我们一冲进车阵,商队就连同我们一道攻击了。”

    说着,他用手一指罗伊:“大人,我想,您应该仔细问问这位魔法师先生。就是他,率先向我们发动了攻击。”

    “是吗?”菲利普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罗伊,目光凌厉。

    看到菲利普的样子,在场的人们都是心下一沉,而马修,费格和被俘的卫队骑士们,这不禁喜形于色。

    “大人,虽然你们攻击了我们,不过,我并不怪您。当时的情况下,也容不得您分辨局势,”马修痛心地道,“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急于营救这些人,就不会让我的卫队陷入险境……”

    看着在卑劣的贵族睁着眼睛说瞎话,在场的人们只气得手脚冰凉。他们算是见识了马修的卑劣和无耻!

    可偏偏,这里没有平民说话的余地!

    “看来,我需要好好调查一下事情的真相了。”菲利普的目光,从罗伊脸上移开,又扭头看了看马修,一脸沉思地对身旁的一位骑士道:“把这两个人都绑起来。事情真相水落石出之前,谁也别想跑!”

    “是!”一名骑士从马背上解下一条掺了钢丝绳索,先走到马修身边,将其双手反背,五花大绑。

    虽然被绳索勒得浑身难受,虽然这该死的骑士不先绑罗伊而来绑自己这样一个贵族,但马修还是很平静,甚至很愉快地接受了这小小的不快。在这一过程中,他一直得意地看着罗伊。

    菲利普拔出剑,向罗伊走去。

    四周人群一见,顿时紧张起来。呼啦啦,数十个人齐齐站在了罗伊面前,把他和菲利普阻挡开来。

    这些人中,有罗伊并肩作战的汉子,有抱着孩子的女人,还有凌霜凌雪和几位骑士学员。就连一脸冷冰冰的弥琪,也上前一步,挡在了罗伊的面前,两把月牙匕首闪着寒光浮现在手中。

    “骑士大人!”福格斯挡在菲利普面前。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糊里糊涂就站出来的,似乎是一股子血气,什么都没想就跨出了这一步。

    看着地位远比自己尊崇无数倍的菲利普,他结结巴巴地道,“我用生命保证,事情不是像他们说的……”

    福格斯的话还没说完,旁边的马修,费格和一帮卫队骑士就已经大声呵斥起来:“你们想干什么,造反了吗?大人,你们看他们,这帮贱民,居然想对你们动手,看看,那个精灵,她居然拿出了匕首……”

    一团纷乱中,菲利普扭头向马修看去:“绑好了吗?”

    马修身旁的骑士兴奋地点了点头。

    “给我打!”

    菲利普的话音刚落,早已经憋着笑等了半天的红叶骑士们顿时一拥而上,将骇然变色的马修,费格和一干俘虏掀翻在地,围在中间拳打脚踢。这帮家伙都是职业军人,骑枪和长剑是行家,打人行刑也是老手。

    一时间,就看见一个个坚硬如钢铁般的拳头和包裹着铁皮的靴子,如同雨点般向着马修等人身体最柔软最痛苦的地方招呼,小腿腓骨,鼻子,腋下,胸腔隔膜,小腹……拳拳到肉。

    “好了,”菲利普微笑着道,“各位,可以让让吗?”

    所有人都已经傻了。他们呆呆地看着他从自己身旁走过,走进人群,哈哈大笑着和微笑的罗伊拥抱在一起。

    放开罗伊,菲利普给了他当胸一拳,骂道:“亏我一接到奥利弗带来的消息就马不停蹄的赶来,还白为你担了半天心,结果你小子自己就搞定了!”

    “要不是你们来得及时,谁胜谁负还说不清楚呢。”罗伊揉了揉被菲利普一拳打得生疼的胸口,笑着道。

    这是实话,如果没有及时出现在敌人背后的马蹄声,敌人的士气不会垮得这么快,而后面的追击,也不可能如此轻松。更危险的是,发现上当的敌人,很可能在短时间内重新集结。

    对于菲利普这个只见了一面的朋友,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赶到,罗伊打心眼里感激。只有不是瞎子,任何人都能看到菲利普和红叶骑士们身上的尘土和汗水,还有他们那几近脱力的宝贝战马。

    “嘿,有人打你的注意,我敢不来吗?”菲利普笑道,“你要有个三长两短,你效忠的那位,能把我生吃了!”说着,他将手中的长剑倒转着递给罗伊,“你要杀他的话,我会当做没看见。用我的剑……”

    四周一片寂静,就连马修的惨叫声,也顿时低了袭来。

    众人的目光中,菲利普扭头迎着马修惊恐的眼睛,一声冷酷的狞笑:“我看看谁敢为了这个家伙来找卡雷家的麻烦!”

    马修的眼珠子一下就定了,脑子一片空白。口鼻眼角被痛打后流出的鲜血,顺着他的脸庞往下滴。

    一片赤红的视野中,罗伊接过了菲利普的剑,缓步走到面前。

    不要!马修喃喃地道,巨大的恐惧和绝望,在这一刻袭击了他,他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别杀我,不要……”

    “轰!”一名红叶骑士一脚踹在马修的脸上。马修英俊的脸,在这一刻瞬间凹了下去,发出一阵让人恐惧的骨裂声。骑士用脚,将他死死踩在地上,四周各有一名骑士,踩死了他的双腿和身体。

    罗伊走到马修身边,在他惊恐的嚎叫声中,将长剑剑尖抵在了他的心脏位置。

    “地狱里,没有火。只有永恒的黑暗。”

    罗伊微笑着看着马修,看他的眼睛在死亡的恐惧前涣散。

    “住手!”

    当人群外,一个声音响起的时候。

    罗伊猛地刺落!

    “再见!”

    鲜血飞溅。长剑洞穿了马修跳动的心脏,没入泥土,将死不瞑目的他死死的钉在了坚实的大地上。笔直的剑身,宽大的护手,如同深沉暮色中一块银色的十字墓碑!

    .

    .

    .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