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九十五章 问问他
    第九十五章问问他

    荒原一片寂静。夜风从空中拂过,一望无垠的野草随风起伏,在月光下掀起一条条泛着清冷银光的蜿蜒波浪线,翻涌着,漫过人群,一波赶着一波地奔向远方,消失在夜色无边的黑幕之中。

    人们看着马修。他背捆着双手躺在地上,眼睛如同木偶般无神,脸上凝固着一种因为痛苦和恐惧而扭曲的表情。黑红的血液在他的身下迅速弥漫开来,如同一件摊开的红色披风。

    那把铭刻着卡雷家族纹章的长剑,端端正正的插在他的心口。冰冷光洁的剑身上,几滴血液缓缓向下流动,偶尔有两滴汇集到一起,便壮大了声势,飞快的滑落下来,抹出一道血痕。

    马修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就算是现在有一万个法神级神术师集体为马修施法,他也再没有活过来的可能。罗伊下手冷静、利落、狠绝。就像一台冰冷而精确的机器,没给他留下一丝生机。

    菲利普看着罗伊,嘴角勾起一丝赞许的笑容。

    有时候,他会很难相信罗伊竟然才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这份超脱年龄的心智,不是在和风旭日衣食无忧的成长中能够得到的。就像荒原上的狼,最狡猾最厉害的,绝对是身上的伤痕最多的那一只!

    菲利普不知道罗伊过往的经历,但他相信,那一定会是一段很长也很曲折的故事。只有某种极端严苛的环境,才可能培养出罗伊这样的小子。

    和菲利普不一样,其他人的目光则凝固在他那把插在马修身上的长剑上。看着剑柄铭刻的家族纹章。费格和十几名俘虏已是脸色煞白。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这个给罗伊撑腰的家伙,竟然是红叶卡雷家族的人。

    费格想起关于红叶骑士团五个常规骑士大队队长的资料,瞬间将眼前的年轻骑士和其中的一个对上了号。

    一想到这里,费格浑身都因为恐惧而哆嗦起来。

    这是一座他无法逾越的大山。

    别说一个南方乡下的小小子爵领,就算是帝国的顶级贵族圈子中,红叶卡雷家族也是大部分人都招惹不起的庞然大物!

    他既然能杀了马修,那么,随手再杀几个乡下贵族的可怜跟班灭口,减少一点日后对质的麻烦,简直再正常不过了。从旁边的红叶骑士们不怀好意的目光中,他已经能够感受脖子传来的一股寒意。

    罗伊放开手中的剑,和踩住马修的骑士们同时退开来,扭头向刚才那声“住手”声传来的方向望去。菲利普大步上前。和他并肩而立。

    人群在一阵缓缓的马蹄声中分开一条通道。

    十几名黑衣骑士策马而行。他们簇拥着几名教廷骑士和一位身穿金边黑袍的郡主教,一直走到马修身边,才停下了

    “是教廷的人!”

    “该死,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一看见黑衣教士,众人惊骇之下,不禁一阵骚动!不光平民们脸色惶然,眼睛里中充满了警惕和畏惧。就连菲利普、卡梅尼和一干红叶骑士们的也紧紧抿着嘴角,面色冷峻而严肃。

    对他们来说,宗教裁判所是一个比地狱亮不了多少的地方。而这些黑衣教士,几乎就是恶魔的代名词。凡是他们出现的地方,都笼罩着死亡的气息,充斥着暴力、残忍和阴冷,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道。

    谁也没有想到,在罗伊击杀马修的节骨眼上,教廷的人竟然赶了过来。一想到温格子爵领最近一年多来和教廷之间的关系,大家就为罗伊捏了一把冷汗。

    菲利普有些后悔了。

    他觉得他刚才该亲自动手!

    以他的身份和祖父老卡雷的护短个性,就算是教宗亲自问罪,也不过是表面上一场责罚罢了。可罗伊却不一样,他的身份本来就敏感,再被教廷盯住……

    转眼间,菲利普脑子里已经闪过了无数个念头,其中某个让人心跳加速的疯狂想法让他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随着他的一个眼色,人群外围的红叶骑士们不动声色地策马散开,将四周包围了起来。

    旁边不远处,费尔等一干俘虏尽管拼命忍耐,但他们看见教廷骑士时的粗重呼吸,还是暴露了他们内心的欣喜若狂。

    尤其是当费格看见领头的肯尼斯的时候,如果不是身边的骑士手握剑柄,冲自己虎视眈眈,他差一点就惊喜地叫出声来!

    最近一个多月,这位由西区主教大人亲自下令前来协助把守关卡的黑衣教士,就住在落霞大教堂里。虽然他冷冰冰的,从来都没有和谁多说上几句话,但双方一直都保持着一种默契。

    他们才是子爵领的最强靠山。

    和他们比起来,黑骷髅盗匪团,不过是子爵大人豢养的一群恶犬罢了。

    现在,任务失败,马修也死了。但费格相信,黑衣教士们绝对不会眼看他们落在红叶骑士团的手里。他们的到来,不是圣帝响应自己虔诚的祈祷,就是大人们发现不对劲,让他们赶来搭救大家的!

    刚才那声“住手”,就是明证!

    只可惜……费格瞟了罗伊一眼,心里已经在盘算着等自己安全的离开之后,如何让这杀了马修的小子付出他联想都不敢想象的代价!

    马蹄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分外清晰。

    罗伊站在明灭的火把光芒中,看着眼前策马走近的黑衣教士。随着一匹匹雄健的骏马陆续走进,他的目光落在了后面的那个身穿郡主教神袍的中年胖子身上。不经意间,他的嘴角露出一丝意外的微笑。

    “这小子居然还笑得出来!”

    众人面面相觑,都为罗伊的神经之强韧而咋舌。人群中的凌霜和凌雪更是紧紧地抓着彼此的手,浑身都绷紧了。

    凌霜哭笑不得,一声低嗔。

    “这个白痴!”

    寂静中,肯尼斯策马行至罗伊身前停下。

    刚才那一声“住手”是他叫的。他确信对方听见了他的声音,可是,他的人和他的话,却被直接忽略了。这小子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便将长剑送进了马修的胸口,穿透心脏,将其死死钉在地上。

    “你刚刚杀害了一名贵族和一名主的信徒,平民。”肯尼斯目光森然,声音如同铁石般冷硬。

    人们心头猛的一跳,却见罗伊把脑袋摇得飞快,一脸无辜。

    “我没有!”

    没有?!大伙儿眼珠子都凸出来了。这小子腹黑不说,几百双眼睛都盯着看得清清楚楚的事情,他居然也能面不红气不喘地矢口否认。能把谎话吐得如此顺滑,表情还能相当之坦然,这得多不要脸?!

    罗伊眨巴眨巴眼睛。

    噗嗤,人群中响起了一阵嗤笑声。有心思动得快的,当即就在心里悄悄地冲罗伊竖起了大拇指——虽然这无赖小子的做法有些荒谬无耻,但在当前情形下,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不就是打嘴皮官司吗,只要大家伙儿都一口咬定罗伊没杀人,几十个教士的证词难道能推翻整整一个红叶骑士大队和商队上百人的证词?况且,谋杀贵族是在世俗法庭审判,而不是宗教裁判所!

    平民们想得轻松,可菲利普和骑士们听到罗伊的话之后,却相视苦笑。罗伊终究只是个乡下少年,不了解骑士世界的规则。这小子浑然不知他这么随口一说,把自己这些人逼进了一条死胡同。

    身为骑士,从成为骑士的那一天起,他们就发誓毕生恪守骑士准则。而骑士训诫中,第三条准则,便是诚实。

    骑士的诚实当然不是一句玩笑不能开那么死板,而是特指在法庭和关乎他人名誉,生命和利益的情况下,不做伪证。在这里还没什么,但要上了法庭他们还说谎的话,就将违背誓言。

    这对每一名视荣誉如生命的骑士来说,都是毕生的污点。

    相较于此,菲利普宁可直接干掉这帮教士。毕竟,他效忠的是圣索兰帝国皇室,和一直企图颠覆皇室唱的教廷没有半分关系。干掉这些宗教裁判所的暴徒,他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只不过,这对平民来说,将很难接受。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虔诚的信徒。面对黑骷髅盗匪团是一回事,面对教廷又是另一回事。如果他下令杀死所有的教廷成员,很难想象平民们会有什么反应。

    而且,对方中还有一名郡主教。

    “哦?”肯尼斯被罗伊的无耻气乐了。他冷笑着翻身下马,环顾四周。目光从在场的人们脸上掠过。

    被他盯住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移开了目光。

    “这么说来,倒是我看错了?”肯尼斯的目光停在了一名佣兵脸上:“告诉我,他是不是在撒谎?”

    那佣兵一梗脖子:“没有。”

    肯尼斯点点头,目光移向下一个人。这一次,还没等他开口发问,被他盯住的那人便摇头道:“尊敬的教士大人,您一定是眼睛花了。”

    “对,你眼花了。”

    “谁杀人了?这里杀的都是畜生,没有人!”

    “关你们什么事儿?”

    “对啊,什么贵族不贵族的,我们只看见强盗,没什么贵族!”

    随着第二人的回答,人群一片喧嚣。义愤填膺的人们有了带头的,顿时底气壮了不少,乱糟糟地纷纷起哄。

    肯尼斯半眯着眼,脸上似笑非笑,也不生气,目光不露痕迹地和约瑟夫触碰了一下,交换了一个眼色。

    自从决定介入这桩案子,约瑟夫就和肯尼斯定下了主意,要将被俘虏的这些人掌控在自己手中。

    说起来,他和红叶骑士团以及在场众人的立场和目的并无冲突。完全能以路过的身份表达一下愤概,然后顺水推舟,联合红叶骑士团一同将温格家族送上绞架,顺便扯出他们和萨基的关联来。

    可是,约瑟夫明白,那样一来,事情反而要坏。

    原因就在和红叶骑士团的“联合”二字上。

    要知道,华莱士虽然不喜欢看萨基这种直接倒向梵丁堡的家伙,但这并不表示他就要倒向皇室。会议上,他的话说的很清楚——在他做出决定以前,所有人都得老老实实把算盘给收起来!

    这句话,不仅仅是给萨基等人说的,也是给其他人说的。

    约瑟夫能够绝处逢生,正是因为他本身没靠山也没倾向,更没自己的小算盘。若是华莱士发现他刚刚才提拔的人,居然掉头就和红叶骑士团搅在一起,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反手把约瑟夫拍死。

    况且,在教廷内部,怎么斗都可以。但一旦牵涉到别的势力,尤其是忠于皇室的红叶骑士团,不但拿萨基没办法,反倒可能被他倒打一耙。

    这一点,约瑟夫很明白。

    因此,他要做的,就是接管俘虏。将红叶骑士团从后续动作中排除出去。这样一来,也能避免万一红叶骑士团不愿意得罪教廷,而将矛头只对准温格,平白放过了背后隐约可见的萨基。

    可接收俘虏,是个高难度的活儿。

    他们既不是肩负治安职责的军队,也不是受害者,甚至连一点战斗的边都没挨着。更要命的是,教廷在其中的角色并不怎么光彩。这样的情况下,想带走俘虏,难度和温格亲自来要人没什么区别!

    因此,约瑟夫只能站在红叶骑士团的对立面上想办法。

    当他们看见人群中的黑发少年企图杀死温格的儿子马修的时候,肯尼斯大声叫了住手。一来,他们不想让很有利用价值的马修就这么死了。二来,这也正是他们名正言顺介入的好机会。

    不过,他们没想到,那小子下手竟然这么快,这么狠。

    而且,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不光红叶骑士们团的继承人菲利普站到了他身边,其他的人,也个个护着他。

    但这正中约瑟夫和肯尼斯的下怀。

    黑发少年越重要,他们攻击他的效果就越好。肯尼斯并不想为马修伸张什么正义,对罗伊也没有追究问罪的兴趣,但他必须将罗伊的罪名钉死,这是他们进一步提出条件的基础。

    如果对方想让这小子摆脱审判和惩罚,那么,他们就得付出代价。

    很显然,和黑发少年比起来,几个俘虏算不上什么。

    喧嚣声中,肯尼斯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平民们叫得声音越大,事情对他就越有利。良久,他才缓缓地道:“包庇罪犯,向裁判所调查者撒谎,每一条都是犯罪,轻则鞭三十,重则流放……”

    人群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

    肯尼斯没有去看战战兢兢的平民们,他的目光,落在菲利普的身上:“他们都在撒谎,骑士先生,您该不会也沦陷于谎言的泥沼吧?撒一个谎容易,但这或许只是无数谎言的开始……”

    菲利普冷冷地看着肯尼斯,正要开口,却被罗伊一把拉住。

    “他们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罗伊道,“他们有权选择沉默,也有权拒绝作证!”

    罗伊的话,让骑士们分外感动。

    卡梅尼暗自点了点头。他原以为罗伊不懂骑士的守则,但没想到,关键时刻,他拦住了菲利普。

    显然,他很明白菲利普的处境。

    “既然这里最尊贵的骑士都拒绝作证,那么……”肯尼斯扭头看向早已经迫不及待的费格等人,“我想,我应该听听他们的话。”

    他话音刚落,温格卫队的骑士们已经叫了起来。

    “就是他,他杀了温格大人的儿子马修勋爵!”

    “大人,我们都是被冤枉的!”

    “大人,请带我们离开。他们既然敢杀害马修勋爵,一定会杀我们灭口。我们恳请大人给我们活着接受公正审判的机会。”

    听到这些人乱糟糟的叫声,众人的心沉了下去。眼前的教士是个厉害人物。他稳扎稳打,一步接着一步,不知不觉地就将大家逼到了墙角。其目的,就是要名正言顺地把温格卫队的人带走!

    眼前的局面,显然正向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

    肯尼斯微笑着。

    看到菲利普铁青的脸色,他知道,已经到了自己抛出交易的时机了,如果自己还咬着黑发少年不放,对方肯定不会让自己把人带走!

    不追究少年,但带人走,并且接手后面的调查和追责,这样的条件,对方没有拒绝的理由!

    就在肯尼斯心里盘算着措辞,准备开口的时候,罗伊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这些人是罪犯,他们的证词显然不能采纳,我建议,您问问别的人。”罗伊笑眯眯地看着肯尼斯。

    肯尼斯一愣,扭头四顾。

    “问谁?!”

    这同样也是在场所有人的问题。大家不明白,就连红叶骑士团的骑士们都已经被排除在外了,还有谁的身份地位尊贵到有足够的资格代替骑士们为他作证,并且得到那黑衣教士的认可?

    众人困惑的目光中,罗伊用手指向了一个人。刷,人们扭头看去,目光的焦点汇集到了一个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人身上——罗伊手指所向,赫然是教廷护卫保护下的那位郡主教!

    片刻过后,人群一片哗然。凌霜、凌雪,福格斯,弥琪,奥尔德……所有人都用看傻子一般的眼神看着罗伊。

    他居然,想让一名对立面的人,而且还是一位尊贵的郡主教为他作证?!

    他疯了吗?!

    “你是说……”肯尼斯扭头向约瑟夫看去,不敢置信地问罗伊,“你确定?!”

    罗伊点了点头。

    一旁的费格等人憋得脸都红了。如果不是红叶骑士们在旁边虎视眈眈,恐怕他们现在已经笑得在地上打滚了!

    “这白痴……”费格刚在心里骂了半句,忽然,他的眼神就凝固了。

    约瑟夫用一种奇怪地眼神看着罗伊,当他看见罗伊垂在身旁的左手做出的一个手势的时候,他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抑心头的激动。

    他知道,那个手势,是密修士和他约定的暗号之一。这也就意味着,眼前这个黑发少年是密修士大人的人!意识到这一点,他沉吟着,扭头对肯尼斯道。

    “或许,是我们看错了。”

    世界静得可怕,人们呆呆地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竟然帮罗伊说话?!虽然这句话措辞严谨,并不能指责其伪证,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却再清楚不过了!

    “大人……”肯尼斯懵了,下意识地叫道。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约瑟夫一摆手,打断了肯尼斯的话,向他和身边的教士及骑士们反问道:“你们看清楚了吗?”

    看着约瑟夫半眯的眼中的一缕光芒,教廷众人互视一眼,同时摇头。

    还没等人们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见罗伊走到约瑟夫面前,低声说了两句,随后,人群就被要求离开。

    人们如同做梦一般,在一队红叶骑士的护卫下离开了。在他们身后,原本应该是水火不相容的几拨人,站在一起。罗伊和他的精灵女仆,菲利普和红叶骑士们,黑衣教士和一干俘虏……

    当人群已经回到车阵,视线被马车阻拦的时候,走在最后的弥琪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她整个人都懵了。

    那是一幅她做梦也想不到的画面。

    视野中,罗伊和那领头的红叶骑士以及那位郡主教正说着什么,就在三人互相点头的同时,旁边的十余名黑衣教士和红叶骑士忽然拔剑,毫无预兆地反手刺入了俘虏的胸膛或抹断了他们的脖子。

    顷刻间,被俘虏的大盗和温格卫队骑士大半横尸就地。那个名叫费格的骑士和几名幸存者一道,如同鹌鹑般,惊恐万状地站在鲜血横溢的尸体中瑟瑟发抖,随即双脚一软,跪了下来。

    罗伊和其他人告别,转过身,不经意地抬起头。

    弥琪和罗伊的目光,在空中相撞。

    看着那双幽蓝的眼睛,弥琪只觉得从灵魂深处传来一阵战栗。旋即,她便飞快地扭开头,走进了车阵。

    未来的日子,她的人生和罗伊或许再无交集。她将继续寻找自己被捕奴队掳走的亲人,踏遍天涯。而罗伊,只是生命中一个让她记忆深刻的过客罢了。

    夜风吹来,火把哔剥明灭。

    弥琪咬着嘴唇,忙碌地帮助商队重新装载货物。耳边,是同伴和平民们热烈议论罗伊的惊叹声,啧啧声和兴奋猜测声,脑海中,一个念头挥之不去。

    “如果那个家伙能帮忙,或许………”

    .

    .

    .因为颈椎影响到左手尾指和无名指发麻,疼痛,所以下决心换输入法,从全拼改双拼。现在打字很很很慢啊。罗伊要入学了,希望打字速度能和情节一样快起来。

    .

    .

    .

    .ro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dd>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