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九十六章 初到幕尼城
    当商队重新整理好,准备继续上路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看见天边的朝霞,回想一夜来的种种遭遇,劫后余生的人们,都不禁有一种恍若隔世般的感觉。心头又是庆幸又忍不住想放声痛哭一场。

    一时感交集。

    俘虏都被押走了。其中一些重要人物,被黑衣教士们特殊手法封了体内的斗气星云,用铁链捆成一串,拖在马后带走。即便是身为敌人,在看见费格等人煞白的脸色和绝望的眼神时,大家也忍不住为其可怜。

    就算再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也知道,被抓进了宗教裁判所,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那绝对是比地狱更恐怖的地方。那些黑衣教士有一万种方法将他们变成谁也认不出来的东西,也有一万种方法让他们回忆起一切,或者忘记一切。落在那些疯子的手里,就连死都是一种奢侈。

    要知道,神术师原本就是宗教裁判所的标准人员配置之一。有他们的配合,黑衣教士不但有本事把一个正常人折磨成一堆血淋淋的碎肉,也有本事把这堆碎肉重新变成一个健康的人。

    同而复始。

    死去的强盗和温格卫队成员尸体,被士兵们就地掩埋。尸体大部分都集中在车阵中。当时,看见那无数尸体密密麻麻堆积在狭窄的坑道里的时候,即便是久经沙场的老兵都不禁浑身寒。

    在无数水箭的攒射下,这些死去的盗匪和卫队士兵浑身都是窟窿。

    地面的鲜血积成了一条漫过脚面的环形水潭,四周到处都散落着断肢碎肉。仅仅是把尸体清理出去,清点人数,就huā了大半个祷时。

    看过这地狱般的惨状,大家再看罗伊的时候,一致认为。那脸上表情迷糊而憨厚的黑小子,绝对不能招惹!

    整理过后,商队重新回到大路上。泥地上长长的车辙,渐渐远离了充满血腥气息和噩梦般回忆的战场。

    经过商议,红叶骑士团分出一个长骑士小队和两名骑兵护送商队前往幕尼城。

    对于能受到红叶骑士团的保护,平民们个个喜出望外。这些尊贵的骑士可都是帝国的荣耀,即便是帝国的顶级贵族也享受不了这样的待遇。一想到这个,大家顿时觉得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能在红叶骑士的护卫下走进幕尼城,这辈子都没这么风光过!

    因为商队前行速较慢,因此,罗伊、麦芽儿将在菲利普的陪同下,和商队众人告别,先行前往幕尼城。

    一场并肩廖战,患难与共,商队众人对罗伊的感情已不仅仅是感激。所有人都明白,自己的命是罗伊救的。没有他就没有预先列下的车阵,没有魔纹法阵,也没有红叶骑士团,更没有人能活着看见此刻天际磅礴的日出。

    清晨的阳光中,人们将罗伊团团围住。

    “罗伊兄弟”福格斯将一张蓝金卡硬塞到罗伊的手中“这里是一张蓝金卡,拿着!”

    “这……”罗伊有些不好意思。

    他已经贪墨了价值三万金路朗以上的魔核材料,这时候再拿钱难免有些脸红。况且,福格斯给的还是一张蓝金卡。这种可以在帝国任意一家银行提取现金的魔纹卡,最低的限额都至少需要一千蓝金榜。

    蓝金榜是货币单位中最高的一种,也是三大帝国通行的货币。圣索兰帝国的金路朗比其他两大帝国的金币要小得多,因此,一蓝金榜,等于庞贝帝国五金里索,斐烈帝国丰金马克,却要兑换二十个金路朗。

    一千个蓝金榜,就是两万金路朗!

    “你别说话,听我说!”福格斯飞快地打断了罗伊的话,说道“这张卡里只有一千个蓝金榜,不是我吝啬,实在是这次美丁城收购把我能调动的现金都挤干净了,这卡你先拿着,等我手里的货物出手,我会直接把钱存到卡上。”

    说着,他拍了拍罗伊的肩膀:“这次要不是有你,别说这些货保不住,就连命都没有了。所以,不论交情,这也是你应得的。况且,我高攀叫你一声兄弟,如果你认我这个哥哥,就别嫌少,也别推辞。”

    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罗伊自然没办法在说什么。只能面带苦笑其实心满意足地把卡塞进了空间戒子,心里还盘算着,不知道等福格斯把货物出手之后,会给卡里存多少钱。

    从福格斯的个性和货物的价值来看,那显然不会是一笔小数目。

    要知道,他这批货物虽然表面看起来只huā了一万金路朗,但却是在美丁城最危急的时候低价收购来的。加之战争爆后,南部魔核和各种原材料产量锐减,这些东西一运到帝都,恐怕就得翻上好几倍!

    看罗伊收起了蓝金卡,福格斯笑了起来。眼中露出一丝商人特有的精明狡黠,对罗伊道:“兄弟,从今往后,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只要你有什么困难,尽管到燧石财团的商会叫人给我带话。”

    “行,我记住了!”罗伊笑容满面地道。多个朋友多条路这句老话,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

    福格斯笑眯眯地话锋一转:“当然,兄弟你有什么财的路子,我也可以帮忙,保证比你找其他任何人都赚得多,就拿你的魔纹来说…呃,这个事情咱们以后有时间慢慢讨论,我先给你安排个人……”

    说着,福格斯一招手,将商队的一个五十多岁,看起来有些猥琐的老头叫了过来。

    罗伊认识这个名叫葛朗台的老头。一路上,基本都是他在管理商队的衣食住行和马夫伙计,虽然看起来貌不出众,却是个极精明厉害的主事。

    一个铜撤尼在他手里。能当成银泰士来用。

    “葛朗台,你以后就跟着罗伊”福格斯说着,对罗伊道。“他是我的管家,在我家三十多年,再可靠不过。我让他跟着你,帮你打理一下财务和一些你不方便出面的杂事。我这边有什么事,也可以通过他来联络。”

    “这怎么好意思?”罗伊挠头。以前救了菲利普,被他送了四个护卫骑士。现在福格斯又送个管家来。

    他倒不是嫌弃人多,毕竟有这么一个人帮忙打点日常事务也是件好事,让他郁闷的是,这帮家伙怎么也没人送个漂亮女仆一类的,全都是大老爷们。难道不知道老爷我正值青春萌动血气方刚吗?

    想到这里,罗伊扭头向麦芽儿看了一眼。旋即在那双勾魂摄魄的眸子好奇的注视下飞快败下阵来。一阵郁闷,深恨自己为什么要知道这个每天勾引自己的女孩的年龄,如果当时装作不知道“财富永远也不能嫌多,这是商人的名言”福格斯不知道短短一眨眼的工夫。少年脑子里已经转过了这许多念头,微笑着道:“以后你就知道,葛朗台的薪水永远低于他为你节约的财富。”

    说话间,旁边的人也围了上来。纷纷向罗伊告别。尤其是凌霜和凌雪的母亲朱蒂,一直拉着罗伊的手说个不停。以至于双胞胎姐妹原本想跟罗伊说上两句话,消除之前的误会,这时候也只能躲在一边。

    “罗伊,我们托人找的房子就在幕尼城东城区的郁金香大街,记住,驯号。有空你一定要到家里来做客,你救了我家那老家伙,我还没跟你道谢呢,你不来我可不饶你!”朱蒂唠唠叨叨。

    “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以后凡是用得着冰星佣兵团的地方,招呼一声。”奥尔德和穆西一左一右站在罗伊坐骑两侧,仰着头。在他们的身后,被罗伊以治愈术从死神镰刀下拉回来的那位佣兵,已经能够坐起来了,正满怀感激地看着他。

    告别的人群中,弥琪咬着嘴唇,目光闪动,几次三番想要说什么,终于还是没能开口。直到罗伊和麦芽儿在一干红叶骑士的护卫下策马远去,她才神色郁郁地背上自己的弓箭,孤独地走在商队的左侧。

    这次到了幕尼城之后,她也将暂时离开小队。

    因为她最新得到的消息,在幕尼城将有一安规模极大的奴隶拍卖会。她被掳走的族人很可能会出现在拍卖会上。

    虽然弥琪明白,想要在幕尼城的闹市守卫严密的拍卖场救人难于登天,但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她的脚步。这是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她最接近亲人的一次。哪怕是死,她也要和他们死在一起!

    罗伊和麦芽儿在菲利普的陪伴下一路向幕尼城进。

    前行不远,道路两侧已经能够看到成群结队衣衫褴褛的难民。浩荡人流如同两条蜿蜒的长蛇,一直延伸向远方。人们背着包袱,抱着孩子,在清晨的阳光和飞扬的尘土中迤逦前行。

    因为长途跋涉和饥饿,大部分难民都显得面黄肌瘦,行动迟缓。

    只有当大队骑兵呼啸从他们身旁很近的地方经过的时候,他们才会艰难地抬一下头,用那卑微而迷茫的眼睛看上一眼。

    “温格该死!”看着路边的难民们,菲利普冷冷地道。

    难民中,老弱妇孺占了人数的一大半,一路长途跋涉到这里,原本就已经又累又饿筋疲力尽,其中不少人身上还带着伤病。可温格却和黑骷髅盗匪团狼狈为奸,将这条通往北部地区的生命线活生生掐断!

    如果不是在解决了黑骷髅盗匪团和温格卫队之后,红叶骑士团迅速分兵捣毁了四周的关卡,抓捕了温格卫队成员,只怕这些难民们到现在还被温格堵在关卡外怕荒郊野岭中忍饥挨饿苦苦煎熬。

    “战争,最苦的是平民。”

    菲利普扭头对罗伊道:“罗伊,你认识的那家伙靠不靠得住?要是他拿不下温格就早点说,我来动手!”

    刚才在车阵所在的山丘下,罗伊把他和那个名叫约瑟夫的郡主教叫到一起,进行了一次简短的对话。

    罗伊不但将几名重要俘虏都交给了约瑟夫,而且也将对付温格的后续工作交给了他。也就是说,红叶骑士团在移交俘虏之后,将完全退出针对温格家族的行动。这让菲利普怎么也想不明白,心里憋着的疑问,到这个时候再也忍不住了。

    直到现在,他也没闹明白罗伊和那个约瑟夫是什么关系。

    他从约瑟夫的眼神和对话的语气中,可以很清晰地辨别出约瑟夫在此之前似乎并不认识罗伊。不然,那名黑衣教士队长针对罗伊般刁难的时候,他不可能是那副袖手旁观的模样。

    似乎就是从罗伊匪夷所思地要求他来为自己作证的那一刻开始,这个约瑟夫的立场忽然就来了个一八十的大转弯。他不但当众回护罗伊,其后更在私下的交谈中对罗伊展现出一种言听计从的姿态。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菲利普打死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要知道,如果说教廷的第一个死敌是魔皇撤顿的话。那么第二个就是罗伊。这或许有些夸张,但却正是这个被艾蕾希娅策封为守护骑士的小子和教廷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的真实写照。

    当年那场风波,至今余波未平。如果黄金龙家族知道罗伊还活着,就算不愿意和爱德华一世直接冲突而避免在明面上找罗伊的麻烦,可暗地里一定会想方设法干掉他,更别提和跟他合作了。可谁知道,罗伊这家伙竟然才从深山里出来不到一个月,就偷偷摸摸和一名郡主教混到了一起,而且还能利用对方为自己做事这给菲利普的感觉,就像是一场盛大的舞会里,义愤填膺的宾客和士兵还在到处搜寻光天化日之下调戏了女主人的流氓,而他却已经甜言蜜语地诱拐了主人的女儿,躲在地窖里掀开了她的裙子。

    “没问题”掀开教廷裙子的小色狼罗伊脸上笑眯眯的“那家伙和西区主教有仇。跟温格又没什么交情,他下手,保证比你还狠。”

    菲利普看着罗伊那憨呆而阳光的笑脸,不知道怎么,总觉得背后一阵冷。摇了摇头,飞快地把罗伊和约瑟夫的事情抛到了一边。

    反正这一脸迷糊的黑少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无论他赶出什么事情来都不用惊讶太久。

    “对了,这次到幕尼城,你准备报考第一训练营?”菲利普问道。

    “嗯。”罗伊点了点头,有叹了口气。

    “怎么,还是想考骑士?”菲利普自然知道他为什么叹气,笑着问道。同时瞟了身旁并肩而行的卡梅尼一眼。

    听到菲利普的这句话,卡梅尼一怔,扭头向罗伊看去。

    “对啊。”不出菲利普所籼,罗伊果然一副天经地义的模样“我当然要考骑士,不过,现在我的斗气,还没有到第一阶,听说训练营必须要有战环才能报考,还有不到十天时间,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为什么要报考骑士,你不是魔法师吗?”卡梅尼插口问道“蜒你的魔法天赋,进训练营很容易。而且地位和前途也要好得多。”

    “娄想成为骑士。”罗伊笑了笑。

    他没有解释。任何一个人做任何一件事,都有自己的理由,这些理由是由不同的人生径历够成的,没必要解释给别人听。

    即便说了,别人也不一定能够理解。谁会相信一个拥有魔法天赋的少年拼命要成为骑士,只是因为和一个铁匠的儿子的约定?

    看着天边的朝霞,罗伊眼前又出现了汤姆那张满是雀斑的快活的笑脸。

    对他来说,那不是一个人的理想,而是两个勾鼻搭背坐在波拉贝尔训练场边满脑子希望和憧憬的男孩共同的梦想!

    “想?”卡梅尼皱起了眉头。在他的心目中,骑士是一个神圣的职业,不是想,就可以随随便便来玩玩的。

    如果抱着那样的想法,是对骑士的亵渎!

    “那并不是理由。你的魔法天赋很高,但你的斗气天赋”卡梅尼看了看罗伊,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以他看来,一个十八岁都还没能达到斗气一阶的人,即便有天赋,都少得可怜。

    一般来说,一个孩子想要成为骑士,通常会在五六岁的时候成为骑士侍童,进行基础的身体训练,为以后的斗气修炼打根基。

    每一个人的身体素质都不同,身份地位和获得的资源也不一样。突破斗气一阶的时间自然也有早有晚。但天赋好的,一般到十三四岁就能突破一阶,更好的,如亚历克斯这样的天才,十三四岁就已经是勇敢骑士了。

    当然,这还没有算奥古斯都那样的年一遇的奇才。能够在十四岁成为公正骑士的,年来只有他一个。

    和这些人相比,一个十八岁还没能突破斗气一阶的家伙,简直就是垃圾。

    卡梅尼并不了解罗伊的过去,自然不会知道这个黑少年从小经脉受损,直到十六岁之后才重新恢复斗气天赋,比其他人整整晚了十年时间!因此,在他看来,这可怜天赋放弃了也没什么值得可惜的。

    更何况,在之前的战斗中,罗伊虽然赢得了战斗,但他的胜利方式,和一名真正的骑士相差太远了。

    他太狡猾,太狠,也太对骑士这个崇高的职业缺乏敬畏之心。卡梅尼很难相信这样性格的家伙能成为一名拥有八大美德。恪守准则的好骑士。

    “放弃!去做一个魔法师,那才是你的路,骑士不适合你。”

    卡梅尼看着罗伊的眼睛,很认真地忠告道,策马向前行去。

    他现在对罗伊的印象差得一塌糊涂,实在没心情跟他多说。

    放弃?

    罗伊看着卡梅尼的背影,愣了好半响才回过神,差点被这两个字刺激得从马上跳起来。这是他最不容人置喙的地方。那家伙以为他是谁。他凭什么给自己这种比狗屎还臭十万倍的忠告?

    老子做骑士还是魔法师管他屁事!

    “他是谁?”罗伊回想起刚才战斗时卡梅尼身上的十六个战环,非常明智地打消了冲上去暴揍他一顿的想法,扭头一脸臭臭地看着菲利普。

    菲利普苦笑:“他叫卡梅尼,是我在帝都第一训练营总营时的大教导。”

    第一训练营?

    罗伊吓了一大跳,眨巴眨巴眼睛,忽然松了口气,庆幸道:“幸亏是总营的!不过,你这倒提醒我。以后到了总营,得避开他,我可不想落在他的手里……

    “你还是先想办法进了幕尼分院再说”菲利普脸上的笑容愈加苦“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他已经被调到幕尼分院了。说不定入学考核的时候你就会栽在他的手上。他是第一训练营最好的大教导,应该是考官之一厂噗嗤,一旁的麦芽儿再也忍不住,爆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她伏在马背上,纤细的肩头不停地耸动。

    罗伊嘴角抽抽,一脸扭曲。

    在距离幕尼城二十公里的地方,菲利普带领红叶骑士团转道回峡湾镇驻防,和罗伊告别,飞驰而去。

    不过,临别时,菲利普不由分说,为罗伊留下了整整一个小队的骑士和一个中队的骑兵。这次罗伊遇险着实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可不敢保证下一次还能这么有惊无险。干脆留下一个骑士小队和一名士官护卫罗伊的安全。

    当然,留下的都是和伊凡和三杰一样的普通骑士,并没有非奉命不得擅自脱离的长骑士。但这也是红叶骑士团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事情了。别说一个普通平民,就连皇室成员也从未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留下的骑士和士官们,将以红叶骑士团的联络队的名义,向阿道夫大公申请驻扎于幕尼城军营。平时在伊凡的领导下训练,或协助幕尼城的防御。而一旦罗伊遇险,他们就将集体出动。

    “不管对方是谁,揍了再说。”菲利普临走时把伊凡和三杰在这次遭遇盗匪的战斗中的表现夸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随即鼓动道“有任何后果,我担着!你们打得越狠,我越高兴!”

    当时罗伊看见,一干骑士骑兵们,被菲利普捣鼓得个个眼睛闪着绿光。似乎恨不得当时就把旁边某个倒霉的路人当做敌人抓起来痛揍一顿。以至于官道十字路口,顷刻间就空出了一大片。

    进了幕尼城,葛朗鼻立刻体现了他的专业。他只提前进幕尼城转了一圈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这一天的傍晚时候,罗伊已经舒舒服服的坐在第一训练营幕尼分院不远处的一栋小楼里喝*啡了。

    “漫长的一天。”矮人斧灵像一个幽灵般出现。

    “是啊。”罗伊趴在阁楼窗鼻上,出神地看着下方的城市。

    幕尼城很大。大到他从进城到现在,对这个城市的印象就只有高达四十米的雄伟城墙和从城门到这里的繁华街区。而按照葛朗台所说从西门进入幕尼城的他们,只不过横切了幕尼城的一个角落。

    就是这个边角,已经比波拉贝尔大十倍了!

    葛朗台租下的这栋小楼,位于一个绿树成荫的小山坡上。四周一排红顶灰墙的民居连成一片。下方三米处就是第一训练营幕尼城分院的营地东南角。放眼望去,能看见一排巨石垒就的白色围墙和风格厚重沉稳的石楼。

    整个学院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堡垒。所有的一切,都充斥着金戈铁马的草事的气息。看着她,罗伊仿佛能听到一代又一代骑士们学员训练时的刀剑碰撞声,战马的嘶鸣声和的脚步声,大吼声。

    因为还处于假期,学院在火红的夕阳显得异常安静。空旷的校场里偶尔有手握长矛的守卫和穿着教官制服的骑士经过。除此之外,就只有风吹起的地面尘土、静立不动的训练器械和摇曳的树影。

    “你确定你准备把自己关到那鬼地方里去?”

    矮人斧灵幻化的影子,也趴在罗伊旁边。不过仔细看的话就能现,身高不到罗伊一半的他,两只脚都悬在半空。模样滑稽。

    房间里静静的。

    夕阳的光芒穿过阁楼窗户在蓝色的骆羊毛地毯上洒下一个长方形的金色光斑。漂浮的微尘在倾斜的光线中游动着。深褐色的橡木五抽柜,衣柜和铺着白色棉质被单的高脚大床,散着一种独特而好闻的味道。

    罗伊喜欢这里。

    或许是从小颠沛流离,他对这样的房间有一种普通人难以理解的痴迷。以前每次跟爷爷进城的时候,他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够在一间这样充满了生活的温馨味道的房间里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那时候,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骑士。而对骑士的概念里除了雄健的战马漂亮的铠甲和骑枪外就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坚固城堡,一个属于自己的这样的房间,再加上一个或者一群女主人。

    听到矮人斧灵的问题,他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童年的记忆。

    “当然,我确定。”男孩说着脸上浮现一丝梦想触手可及的笑容。

    楼下,正和奥利弗散步的麦芽儿无意间抬头看见夕阳中微笑的罗伊,不禁一阵痴,脸上没来由地一红,气鼓鼓地对奥利弗道:“完了完了,罗伊这家伙现在笑起来越来越好看,怎么办?”

    奥利弗不明所以地摇着尾巴,咧着嘴,一脸傻样。

    麦芽儿见它这副模样,不禁沮丧地踢了它一脚。再抬头看罗伊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变化,似乎有一种属于黑暗精灵特有的邪恶渴望已经苏醒。

    麦芽儿傻傻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当这种异样情绪,渐渐蔓延到身体,引某种让她又羞涩又害怕,难以启齿的生理反应的时候,她如同一只中箭的兔子,猛地跳起来,一脸绯红地冲进了自己房间,关上门钻进被窝,把自己浑身裹起来。

    矮人斧灵皱着眉头,嘴里嘟嘟囔囔。

    罗伊决定进入第一训练营提升实力的时候,他还因为没能解除封印而呆在裁决的世界中,无法参与意见。此后,他同罗伊曾经就这个事情一有过交流,试图说服罗伊,让他放弃进入学院的想法。

    在矮人斧灵看来,裁决就是这个世界最好的学校。罗伊无论是修炼武技还是学习魔法,裁决里,都有一大帮这个时代的人做梦都想不到的人物指导他。他们都是他的老师而他却是他们唯一的学生。

    只不过,因为除了矮人斧灵自己以外,其他的人都还没能解除封印,罗伊需要时间等待罢了。

    而时间却恰恰是罗伊最缺少的东西。

    矮人斧灵很清楚,在这个黑少年的心头燃烧着何等猛烈的火焰。

    他的身世等待他去揭开,他的亲人朋友等待他去为他们复仇,他的未婚妻也将在一年多时间之后成为别人的新娘。

    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一条鞭子,在不断的驱赶着他,让他向着一条未知,却肯定充满了危险的道路狂奔而更重要的是,矮人斧灵知道,在这个男孩的心目中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已经是他的一个执念。

    那是他和汤姆不容亵渎的理想,那也是一道通往那个满是他的敌人和仇人的世界的门。无论是为了汤姆,是想报仇,还是想了解当年关于那场生在冰霜长河畔的惨案真相他都必须以一种无可挑剔的姿态,走进那个世界。

    成为骑士的途径并不多。除开到某个领主的城堡里接受训练,并在日后为其效忠之外,就只有加入三大训练营!

    当然,罗伊也可以在突破斗气一阶之后,通过菲利普艾蕾希娅乃至那位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爷爷成为骑士。他是汉山公爵家族的继承人,是艾蕾希娅的未婚夫,是菲利普的救命恩人。

    无论哪一个尊份,都足以让他轻松获得一个骑士身份甚至更多。

    但那样的荣耀,不是罗伊想要的。在这个外表看起来憨厚淳朴的小乡巴佬的骨子里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骄傲。

    当刚刚被公主策封为守护骑士的他跳下悬崖,从冰冷的河水里摇摇晃晃地重新站直了身体的时候,他就知道,没有足够的实力,任何表面的荣耀都只是耻辱。

    同样也是在那一刻,注定了未来的某一个曰子,他会用最无可挑剔的姿态,站在他的敌人面前!

    无论是面对谋害化母亲的人,杀死汤姆的人,抢走他未婚妻的人还是他那些早已经当他不存在的亲人,他都能骄傲地昂起头,挺直了腰板。

    这是一个男人的血性!

    矮人斧灵无法理解罗伊对获得一个在矮人的世界里谁也瞧不上眼的骑士称号的执着,但他能理解这种属于男人的血性。在心里也很期待多伊有一天站在那个天才骑士奥古斯都面前时的景象。

    当然,和奥古斯都比起来,罗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据说奥古斯都现在已经快要突破,成为圣骑士。而罗伊却还处于突破武装骑士的边缘。和奥古斯都比起来相差整整五级,三十星!

    没有人能够在一年半的时间内从一名骑士学徒晋升到圣骑士。罗伊想要击败奥古斯都的可能性,不会大于万分之一。这一点,白痴都明白,罗伊自己当然也很清楚,只不过,他从来不提。

    现在的他,就像一个孤独的登山者,埋着头,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不去看,不去听,也不去想。

    直到他最终站在敌人的面前。

    矮人斧灵自顾自嘟囔了两句,就放弃了继续劝说罗伊的念头。

    虽然他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想要拜托罗伊帮忙去做,但他更明白,身负血海深仇的罗伊此刻最需要的是什么。

    他扭过头,看着罗伊那沐浴在夕阳光芒中的脸,露出了孩子般快活的笑容。

    奥古斯都是天才,罗伊又何尝不是?只有他才知道,罗伊拥有的潜力有多么恐怖!

    罗伊是武技天才,任何武技只有被他看上一次就能学会。他更是魔法天才,他那能看见魔法元素的眼睛,使得他能精确地控制每一个魔法元素,使它们按照他的心意做出最精妙最细微的变化。

    更何况,他还是裁决的拥有者。

    拥有神器,也就拥有神也无法主宰的力量!

    “罗伊。”矮人斧灵牛道。

    “嗯?”罗伊奇怪地回过头,看着他。

    “我以前告诉过你,越是身体到极限的时候,修炼的效果就越好。”矮人斧灵看着罗伊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胡子翘的老高,怒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冥想去,剑灵还等着你唤醒呢!”

    小楼里,响起了罗伊的哀嚎声。

    “你有没有人性啊,我刚刚才跟人拼完命,而且已经一天一夜没睡觉了!”

    “少废话,快点!”

    寂静的学院中,一位身穿法袍的老者,正在学院一座螺旋形的法师塔顶楼实验室里,小心翼翼向玻璃试管里滴入一滴墨绿色的药剂。

    或许是试验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老者的神情既兴奋又严肃,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手中的试管,屏住了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多倒一滴进去。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阵如同海潮般的天地能量,在学院四周疯狂地涌动着。轰,老者手一抖,墨绿色的药剂顿时倒了一半进左手的试验瓶里。只听一声巨响,整个实验室,都在一记巨大的爆炸和猛地晃动起来。

    浓烟散尽,身上激了魔法盾的老者,甚至来不及为自己失败的试验和被炸得一塌糊涂的实验室沮丧心疼,就面色严肃地快步走到窗边。

    身后大门,被猛地推开,一名身穿同样法袍的中年男子冲了进来。

    “你感知到了没?”

    “当然”老者仰头望着天空,目光闪动“能引如此规模天地灵力的,只能是位法神!”他扭头看着中年人:“他就在幕尼城,在我们身边!得通知阿道夫大公!”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裁决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