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九十七章 夏初
    救赎历302年的夏天来得特别的早。

    三月才刚刚过了上旬,阳光就带上了一丝火辣辣的味道。尤其是位于南部的卢利安行省,人们更是早早地就换上了夏装。

    地里的农夫们光着膀子,浑身闪烁着汗水的微光。体面一点的人们穿着亚麻布或棉布的短衣,胸口背心浸着汗渍。贵族们大都只穿一件白色宽袖汗衣,出门见客才在外面套上一件皱领huā边外套。

    变化最大的,要算贵族女士小姐们了。

    天气的暖和,让在厚厚的外套里捂了一个冬天加大半个春天的她们欣喜若狂,纷纷将最漂亮的衣裙从箱子里衣柜里翻出来,摆在床上,试了一件又一件,累得身嬷嬷精疲力竭还乐此不疲。

    身材保持好的自然心里窃喜,满心都想着如何在舞会上压过别的女伴。长胖了的便开始节食,拼命和身上的赘肉做斗争,一看见嬷嬷端进餐盘便歇斯底里地大叫,死也不肯吃上一点。

    城市街道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撑着小huā伞穿着薄裙的小姐夫人。

    她们或挽着手漫步,或坐在敝篷的夏季马车上微微抬着优雅的下巴。

    每一个人都尽情地释放着自己的美丽,目不斜视却清楚周边每一道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而比天气和女人对漂亮衣裙的热爱温更高的,则是这一段时间帝国的战争局势。

    美丁城的胜利就像是一把火,点燃了人们的热情。这场胜利不仅改变了卢利安原本的恶劣局势,遏制了斐烈人开战以来一路势如破竹的进攻而且还重重地给了其他战区的斐烈人一个警告。

    圣索兰人,不是任人宰割的民族!

    这个声音,对圣索兰帝国的民众们来说无疑是一剂强心针。人们热烈地议论着,毫不吝啬地将“伟大的胜利”这样的字眼奉献给了那场中型规模的局部战役并坚定地认为这个形容非常准确!

    战争爆一年半以来,还没有哪一场战役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没有哪一场战役能逼得斐烈人同时在三大战区放缓进攻脚步,并且气得斐烈皇帝彼得一世大雷霆,接连问罪麾下将领!

    无论是在餐桌上,在舞会里,在庄园烤肉会的草坪上还是在街头巷尾的酒,人们随时随地地高谈阔论,嘴里冒出一个又一个关于美丁城胜利的传说,那副慷慨激昂志得意满的模样简直就跟那仗是他们打的一样。每每说到精彩处有趣处,大家便一起哈哈大笑,脸泛红光,干了一杯又一杯。

    尽管女人们天生就对这些话题不感兴趣,但她们也不得不微笑着倾听并不时出一阵惊讶的轻呼声以示专注。不然,那些兴致勃勃口沫横飞的男士们,或许就会离开她们,去寻找乐意听这些话题的女人聊天。

    那可真是糟糕透顶!

    她们拼命节食,吸气收腹让嬷嬷使劲勒紧裙子里的鲸鱼骨,huā上一两个祷时的时间梳妆打扮可不是为了把那些围着自己打转的男人都赶到那些对战争同样一窍不通却装出一副倾听模样的狐狸精身边去的。

    况且这一次的胜利也着实让人兴奋。哪怕是最不关心战争的女人,也无法不被男人们的议论吸引。

    尤其是随着公爵府在前几天,公布了阿道夫大公即将班师回城并举行盛大的入城仪式和胜利游行的的消息后,所有人都疯狂了。男人们自然不用说女人们也挤满了裁缝店和成衣店,为那一天的到来做准备。

    这是幕尼城数十年来最为重要的一个日子一直领军在外的阿道夫大公和他麾下的贵族领主们,将带着勇敢的骑士们,押着俘虏,策马进入南门,穿过横穿幕尼城中央自由广场的荣耀大道,一直到领主城堡。

    届时,将有成千上万的人围在道路两边,穿着最漂亮的衣服,尽情的欢呼,跟随在骑士队列后面游行跳舞。不仅如此,阿道夫大公还下令举行大规模的骑士比武和角斗士比赛,并免费提供三天的啤酒供人们狂欢。

    这样盛大的节日一年也休想碰到一次。

    许多女孩缠着母亲,撤着娇想要一条新裙子,想在节日到来的那一刻戴上母亲的饰,变娄全城最美的女孩。

    而平日里调皮捣蛋的男孩们,也变得循规蹈矩,只要能参加入城仪式,让他们干什么都可以,哪怕跟个傻瓜一样被逼着穿上浆得硬邦邦的正装和难受的皮鞋,用沾了水的梳子梳成着头皮的分头也行!

    整个幕尼城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人们简直迫不及待了。不少远地方的贵族和有点钱有点时间的人们,都纷纷提前向幕尼城赶来,城里的旅馆早就被预订一空,就连不少民居的空房间也订了出去。

    大家每天都快活的谈论着,嘴里提及的频率最高的词,就是乌合军。

    谁也没想到乌合军竟然能够在如此关键的战役中立下这么大的功劳。

    震惊和钦佩之余,大家剩下的,就只是羡慕了。

    那帮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拿着乱七八糟的武器的散兵游勇乌合之众,这一回可风光了。

    大家听说,入城仪式上,乌合军将由巴伐利亚骑士团开道,走在所有部队的最前面,而且,阿道夫大公和皇室特派的犒赏特使,还将亲自向其中功劳最大的一些乌合军士兵颁勋章和奖励。

    前几天更有消息传来,说是索菲娅已经被任命为皇室新组建的一个军团的军团长,乌合军将士中,将有不少人成为这个新组建军团中的基层军官。就连普通士兵,也能优先加入军团,成为皇家精锐军团的一员。

    这简直是一步登天!

    不少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都捶胸顿足后悔自己怎么没赶上美丁城之战,平白错了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关于乌合军的话题中,最神秘的,就是一名在表关键时刻起了最关键作用的年轻法师。

    法师的传说很多。但大都不怎么靠谱。有说那人重伤死了的:有说伤势得到控制但已经废了的:还有人说那人在美丁之战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拒绝了阿道夫大公的招揽离开了的。

    关于他的身份,更是众说纷纭。

    有说是帝都魔法公会派来协助阿道夫大公的,有说是某个训练营的学员,有说是某个贵族家培养的秘密天才,加入乌合军是为了增加实战经验,还有人说那人其实是个天赋不错但土头土脑的小乡巴佬,准备报考学院。

    最后一种说法,似乎最靠谱。

    原因是大家现,当学员们纷纷返校,新生招募即将开始的时候,三大训练营的魔法教官们不约而同地离开了他们的魔法塔,四下打听并亲自拜访了几乎所有想要报考训练营魔法院的年轻人。

    往常,在招生的时候,三大训练营也会争夺优秀的学生,但从来没有哪一次像这次这么大张旗鼓。

    根据一名招生负责人酒后所说,那就是一“论天赋,十七八岁能释放七级魔法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可是,能够站在成上千冲锋的斐烈骑士面前,不吟唱,抬手就放的,三大训练营里一个也找不出来!”

    “魔法,只有释放出来,达到了预期效果的,才能算是魔法。如果释放不出来,哪怕会禁咒,也等于零!所以,这样的家伙才是真正的魔法天才,我们决不能让他落到别的训练营手里!”

    那人最后醉醺醺的,仍然咬牙切齿,眼睛如同狼一般闪着看见了宝藏般的绿光:“只丰那家伙有分之一的可能来报考训练营,我们就要用分之一万的努力,把他招进我们的学院!”

    ………………

    ………………

    “爸爸。

    ”奔菲娅走进中央棒挥大营。

    阿道夫和卡恩回过头,看见索菲娅,不禁眼前一亮。

    因为目前卢利安南线的局势处于对峙阶段,斐烈帝**已经缩回了美丁城南六十公里外的防线内,因此,不需要领兵作战的索菲娅今天并没有穿她那身标志性的火红魔铠,而是穿着一身便装。

    巨木搭建的指挥大营粗矿而宽敝,狙光从天窗斜着投下来,照在亭亭玉立的索菲娅身上。

    一件白色带蕾丝的钩huā喇叭袖上衣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肢,下着一条白色长裙和一双纤巧的米色小羊皮鞋,衬着她那一头飘逸的银,让人着迷。

    “瞧”阿道夫哈哈大笑着快步走到女儿面前,溺爱地拥抱了她,亲了亲她的面颊,扭头得意地对卡恩道:“老卡恩,你说说,卢利安还有能找到比我的索菲娅更美丽的女孩子吗?”

    老卡恩笑着摇头走上来,一边和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拥抱,一边抱怨地嚷嚷道:“大人,可没您这样的。您这是明知故问,别说卢利安找不出来,就是把帝国南部掘地三尺也休想找到!”

    被父亲和家族最忠诚的属臣打趣,索菲娅只是淡淡地微笑,但仔细观察,脸上那一丝不明显的红晕。却让她愈明艳动人。

    “什么时候走?”阿道夫拉着索菲娅的手在椅子上坐下来,问道。

    爱德华一世的旨意已经下达,索菲娅作为新组建的皇家“火凰”军团的军团长,将尽快前往帝都接受任命并组建部队。

    “入城仪式结束后。”索菲娅回答道。

    她坐下来的时候,仿佛身着铠甲一般笔直的后背,让她顿时又恢复成了那个冰山一般的将领。

    看着这一幕,菲利普和老卡恩心头都不禁一疼。

    索菲娅是阿道夫最心爱的小女儿。她的身份和美丽,原本应该让她穿着最漂亮的衣裙,在璀璨的灯光和众人的目光中翩翩起舞,在草地上赤着脚无忧无虑地奔跑欢笑,享受大家的呵护。

    可是,现在的她别说和贵族的女孩子比,就连平民家庭的女儿也不如。她的生活,早已经远离了恬静舒适。每一天,她都必须穿上冰冷的铠甲,跨上战马,手持骑枪,带领一帮如狼似虎的男人冲锋战斗,在血与火的荒野中厮杀!

    这是这个时代所决定的,也是人才凋零的卢利安家族的无奈。

    在帝国的各大行省领主和顶级贵族家族中,卢利安家族的实力最弱。不仅仅是家族没有出众的人才,就连领地内的人才比例也远远低于北方。在原本就有骑士的荒原之称的索兰帝国,卢利安被称为荒原中的荒原。

    当其他行省和家族不断涌现一个个耀眼夺目的天才骑士的时候,卢利安,却只能靠索菲娅独撑场面。

    无论是在贵族圈的实力排名中,在三年一的帝国骑士比武大赛中,总是这个银飘飘的女孩,骑着她的独角兽,沉默地站在对手的面前。用她单薄的身躯捍卫卢利安年轻一代的荣耀。

    对此,阿道夫大公一直深感的愧疚。

    他轻轻拍了拍索菲娅的手,强颜一笑道:“你已经交卸了巴伐利亚骑士团,这几天就好好陪陪爸爸。我已经一年没回过幕尼城了。难得能回去休息几天可不能浪费了。卡恩,这几天就算是天塌下来,都不许找我!”

    “是!老爷!”卡恩恭敬地低下头。他知道,阿道夫是心疼索菲娅。有事不许惊动他是假,不许惊动索菲娅才是真。

    从内心里说。卡恩自己也着实心疼小小姐。如果不是索菲娅的几个哥哥姐姐的天赋实在太过普通,大公治下这些年来,又没出几个出类拔萃的人才,不然,索菲娅也不用扛得这么辛苦。

    一想到这里,卡恩就想到了美丁城之战那个名叫罗伊的黑少年。

    可惜,没能留下他。

    那小子醒了后,只挥了挥手就抛下侍卫们手捧的铠甲和大公的许诺,一个人走出了美丁城主府。

    不过,既然是大公交代的事情,那小子又吃了索菲娅的一颗五星灵气丹,就这么走了,那也显得老卡恩太没用了!从那天开始,他就已经派出了手里最好的密探,调查那小子的来历。

    而结果,令人吃惊!

    看到气氛有些凝重,老卡恩微微一笑,对阿道夫和索菲娅道:“对了,有两件事情,说起来十分有趣。”

    “哦?”阿道夫笑了起来,饶有兴致地道:“我说你今天专门跑过来呢,说说看,是什么事情能让你这样一板一眼的老家伙也感到有趣!”

    “还记得那个乌合军的小子吗?”老卡恩走到房间中央火炉,给阿道夫和索菲娅都倒上一杯刚刚煮好的茶。

    “那小子!”阿道夫哼了一声。

    他当然记得。如果不是那个黑头的小子,就不可能有美丁之战的胜利,现在的局势,也不可能是这个样子。

    按理说,那小子是他最应该感谢的人,可那家伙却很干脆地拒绝了他的招揽。把卡恩和一干侍从晾在美丁男爵府,一个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如果只是这样,倒还罢了。可偏偏,从当时他和卡恩的的对话来看,他拒绝招揽的原因,是因为索菲娅。

    “抱歉,我只报名参加了一个周期的游勇,这些东西,我不会要,也不敢要。”

    “我可不想当什么功臣。尤其是这种被人随意牺牲的功臣。”

    一想到那小子的话和第二天索菲娅听到这些井时那依旧淡然,却有些白的脸,阿道夫就觉得心疼。

    当初在美丁城南,别说那黑头的小王八蛋,就连自己和麾下的将领贵族们,又何尝不是对索菲娅横鼻子竖眼睛,嘴里心里大骂她冷血?

    耳冷静下来,谁都明白,索菲娅做的是对的。她是那场战役的统帅,她的任何一个决定,都必须是冷静的。哪怕这种冷静被视为冷血也不能有任何动摇。

    阿道夫完全能看出索菲娅在听到那小子的话之后,冷漠的表面下隐藏的难受。

    按理说,索菲娅背负了很多人的白眼,那小子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罢了。

    可是,索菲娅能够承受贵族的白眼,甚至无动于衷,但那个来自社会最底层的小子宁可放弃加官进爵也要离开时留下的话,就真正刺伤了她。

    因为她无法辩解。

    那小子,是她怕冷酷决定的受害者!

    “那小子怎么了?”阿道夫问着,扭头看了看女儿。

    索菲娅恬静地坐在椅子上,宽广的额头和明亮的眼睛,就像油画中的女神。

    “他名叫罗伊”卡恩深吸口气,说道“也就是一年多以前那个被艾蕾希娅公主策封为守护骑士的波拉贝尔男爵府的小杂役!他没有死!”

    “是他?!”

    这个消息,让阿道夫和索菲娅大为震惊。父女两怎么也没想到,在最关键时刻拯救了卢利安的少年,竟然就是当年那个引了帝国一场大地震的小杂役。

    “消息确定吗?”阿道夫飞快地问道。

    “确定!”卡恩道“当时,他离开了之后,我就觉得这个名字好像以前曾经听说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毕竟,这名字也不算太特别,同名的人不少。”

    他在阿道夫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后来,我派去跟踪他的人回来报告说,这小子的身边竟然还有几名红叶骑士的保护。这一下,立刻让我想起了皇室。”

    “你去找了波拉贝尔的难民?”索菲娅忽然开口问道。

    卡恩赞许地看了索菲娅一眼,点了点头:“还是小姐聪明。我当时就想起这小子的黑头和名字,随即叫人绘制了他的样子,然后亲自回幕尼城找到了我们收留的那个名叫肯的老铁匠。他证实了罗伊的身份。”

    阿道夫听卡恩讲完,有些愣,张大了嘴,好半响才挤出一句:“这小子!”

    在他看来,这个叫罗伊的小子或许是世界上最牛逼的小杂役了。似乎他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干出点与众不同而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出来。

    但无论怎么说,他对于皇室来说倒是个福星。

    不说他当初救了公主,就说这次的美丁城大捷,就让三个新组建的军团全都落入爱德华一世的手中。这是抽在宰相唐纳德脸上的好大一巴掌!

    “那他现在在哪里?”索菲娅问道。

    卡恩微微一笑。

    “在幕尼城。”

    “哦。”索菲娅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明亮的眼睛里,一道灵动的光芒缓缓流动,似乎在想着什么。

    阿道夫有些奇怪地看了自己的小女儿一眼。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索菲娅对一个男孩如此感兴趣,也是他第一次看见她主动询问一个男孩怕下落。

    “你刚才说有两件有趣的事情,第二件是什么?”阿道夫大公问道。

    卡恩的笑容,一下子变冷了。

    他嘿嘿一声:“昨天,温格子爵和黑骷髅盗匪团狼狈为奸,试图劫掠两支商队。”

    “有这样的事情?!”阿道夫怒极,拍案而起。

    卡恩从身上掏出两张分别印有红叶骑士团和勃隆郡教廷印章的文件,放在阿道夫面前。

    阿道夫铁青着脸,将文件打开,和索菲娅一同看完,两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神情。

    “也算是温格倒霉”寂静中,卡恩叹息道“选谁不行?偏偏选了个那小子一起同行的商队。”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裁决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