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二章 天赋
    (的..)    (的..)认识肯的那一年,罗伊十岁。

    当时的他还只是一个一脸呆呆的大脑袋小孩。因为爷爷威廉需要一些农具和几个捕兽夹,所以,他跟着走进了肯的铁匠铺。在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中,看见了这个皮肤黝黑的大汉和那个满脸雀斑的男孩。

    虽然当时的肯已经五十岁了,可因为常年打铁的关系,有着一副如同岩石般结实的身板。他赤luo这上身,腰上围着一条又厚又破的铁匠皮围裙,一头褐sè的『乱』发『乱』糟糟地披在脑后,笑容满面。

    倒是汤姆,如同一只小兽一般,冲踏入自己领地的陌生大脑袋男孩呲了呲牙。

    肯嗓门洪亮,说起话来就跟打雷一般。

    只要有顾客上门,一条街都能听到他的声音。他会热情的让你坐下,倾听你的要求,然后用他的大嗓门告诉你他会怎样把你需要的工具或武器打得漂漂亮亮,让你花的每一分钱都不冤枉。

    他xing子平和,和他孔武有力的身躯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在bo拉贝尔的这些年里,罗伊从来没见肯跟谁红过脸。街坊邻居有什么难事,要做点什么东西却囊中羞涩,他都会主动帮忙,费用能免就免。

    他的手艺是附近几个县最好的。人缘也是最好的。每天清晨响起,一直持续到晚上的辛勤打铁声,已经成了bo拉贝尔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因为勤奋,肯的日子过得不错。铁匠铺的生意红红火火,儿子汤姆也善良懂事,家里除了没个女人外,什么都不缺。

    汤姆的母亲是生他的时候难产死的。

    那时候,肯已经快四十岁了。是他又当爹又当娘,把汤姆一手一脚拉扯大。爷儿俩相依为命。虽然肯时常被汤姆气得瞪眼,汤姆偶尔也会挨上顿揍,可他们都视对方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肯想让汤姆当个铁匠,汤姆却想成为骑士。肯总是一边骂汤姆白日做梦,抱怨铁匠铺后继无人,一边又在儿子落选男爵城堡的骑士shi童之后,以白干一个月为代价,为他找来一位流浪骑士做老师,帮他延续梦想。

    当汤姆在后院跟随自由骑士习武的时候,肯在铁匠铺里打铁。汗流浃背,一声不吭。只在休息的时候往后院看上一眼。

    他是一个平凡的男人,就连他爱儿子的这种方式,也和其他的平民一样。他们沉默寡言,很难对儿子流lu出亲昵,似乎那样会有损于他们作为父亲的尊严。他们笨拙,不善表达感情,可他们对孩子的爱,却根植骨髓。

    在汤姆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肯的人生已经以另外一种形式融合在了儿子的身上。那是他的血脉,是他生命的延续,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印记。

    看着眼前的肯,罗伊心疼得浑身发抖。

    无父无母的他和肯情同父子。他享受在炉火熊熊的铁匠铺里跟肯和汤姆一起打铁,默契配合,为打出一把好武器齐心协力。他享受肯拨『乱』他头发的厚重巴掌,享受和汤姆在后院里挥舞着木剑,呼呼喝喝胡『乱』折腾。享受肯冲两个“小兔崽子”瞪眼时,那隐藏在黝黑脸膛和严厉目光中的纵容!

    而这生活,这一切,却被人彻底毁了!

    毁了!再也回不去了!

    肯的头发已经斑白,黝黑爽朗的脸膛满是深深的皱纹,一双有神的眼睛,也已经变得浑浊。看起来比一年多以前老了何止十岁。

    罗伊不敢去想象,这五百多个日夜中,这个孤独的老人是怎样在漆黑的夜里回想和汤姆相依为命的每一个画面,怎样无声地呼唤他的名字,又是怎样在回答他的一片死寂中沉默独坐,失声恸哭。

    这画面每在脑海中浮现一次,罗伊心就如同被割上十刀,对亚历克斯,对奥古斯都,对教廷和圣殿骑士团的仇恨就增长一百倍,一千倍!

    …………

    …………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老一少才在汉斯和小兰姐的含泪劝慰下平复了情绪。一清醒过来,肯就急匆匆的忙上忙下,把家里的一瓶舍不得喝的好酒拿出来,又忙着切熏肉腊肠,烘烤面包。罗伊想要帮忙,却被他硬拦着不许动。

    一旁的小兰姐和汉斯,静静地看着老人那忙碌得有些慌『乱』的身影,看着他那喜滋滋泛起血sè的脸和那双变得有神的眼睛,看着罗伊如同跟屁虫一般跟在他身后,爷儿俩为干活争执的模样,又是高兴,又是鼻子发酸。

    这一天,来得太不容易了。

    只有他们才明白肯和罗伊之间的感情,也只有他们才明白,此刻的肯,有多么喜悦,多么欣慰。

    他已经老了。汤姆死去之后,他人生的所有希望,就是期盼被他当做亲生儿子一般的罗伊能活着回来。这一年多来,或许有人跟小兰姐和汉斯争论罗伊的生死,却从来没有那一个人忍心戳破这个老人的希望。

    他坚信罗伊还活着,坚信有一天,那个大脑袋男孩还会如同往常一样,在一个清晨走进他的铁匠铺,冲他微笑,叫他老爹。

    在他的心目中,汤姆和罗伊,已经在那个悬崖上合二为一。

    那是他苟活着,在这寂静的小巷深处,孤独的一次又一次挥动铁锤,在飞溅的火星中坚持到现在的唯一动力!

    而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当罗伊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老人整个人都像活了过来。是的,活了过来。像一把火,在飘摇yu灭中,忽然亮了起来。让人真真切切感受到一个生命的力量,一种自骨头里透出来的雀跃!

    “来!”终于弄好了一桌饭菜,坐下来的时候,肯老爹把一碗酒放在罗伊的面前。用宽厚的大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小兔崽子,长大了,可以喝酒了!”

    罗伊眼眶红红的低着头。

    他无法不去想以前自己和汤姆一起在肯的酒窖里偷酒喝,结果两个小兔崽子脸红红的睡了整整一天的往事。脑海中,两个男孩光着脚飞奔出铁匠店,在回家的肯的怒吼声中落荒而逃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

    看见罗伊的模样,汉斯和小兰姐都对视一眼,叹了口气。

    他们知道,罗伊怎么也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汤姆是为了就他才死的,因此,在他的心里,有着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别哭丧着脸!”沉默中,肯老爹拍了拍罗伊的肩膀道:“我知道,你想汤姆,觉得欠他的。也欠我的。可是,我今天得告诉你,你谁也不欠!如果不是你,别说汤姆,就是我,汉斯,小兰和这城里的大部分bo拉贝尔人,都活不到今天!”

    他扭头看着汉斯和小兰:“我说的对不对?”

    汉斯和小兰姐都点了点头。

    每一个bo拉贝尔人都记得罗伊转身杀回来,记得他带领大家逃亡,记得他在垭口和巴克等人拼命。说他救了大家,一点也没有夸张。

    “汤姆是我的儿子,一个傻小子。挡在你面前的动作,更是傻得透顶。”肯看着罗伊,声音缓慢,“可是……罗伊,看着我。”

    罗伊抬起头。

    一老一少彼此凝视着,肯的眼泪在眼眶中翻滚,泪中带笑:“你得知道,我有多么为他骄傲。”

    小院一片寂静。

    “我承认,我每天都在想他。”肯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他是我儿子,我没法不去想他。我多想那臭小子活过来,跟我犟嘴,挨揍时满地打滚。可我最想的,却是跟他说两句话。”

    “我想跟他说一声对不起。这么多年,我竟然不知道老子的儿子这么好,这么出管努力的深呼吸,可肯的泪水还是忍不住滚了出来:“我还想当面告诉他,那一天,他这小兔崽子比谁都像一个骑士!”

    肯的声音,在幽深的小院中回荡。

    无论是罗伊,汉斯还是小兰姐都痴痴地看着这个骄傲的父亲,不知不觉之间,已是泪流满面。

    “既然如此,我们还哭个什么劲儿。”肯猛用手背一抹眼睛,举起酒碗,对罗伊道:“陪我喝一碗。”

    罗伊端起碗,和肯用力一碰,混着泪水大口大口喝了下去。喉咙里传来的火烧一般的感觉,让他仿佛浑身都被点燃了。

    “再来!”

    “汉斯,小兰,还愣着干嘛!”

    “来!”

    一碗又一碗。那一个夜晚,罗伊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

    他只记得,天边的魔月分外明亮,头顶的星辰密如恒沙,小院里,四个人不停的喝酒,不停的说话,不停的哭,不停的笑。

    小兰姐搂着他,得意的向肯老爹讲今天他来的时候有多么臭屁,多么威风。汉斯讲那个陷害他的警士队长的狼狈样。肯老爹拉着他,满面红光地讲他新琢磨的打造技巧,他自己则讲跳下悬崖之后,这一年多来的遭遇。

    他告诉他们自己如何被河水冲到岸边,如何找到了奥利弗和麦芽儿,如何化解圣殿骑士团的追杀,如何误入绝境,如何救了菲利普……

    他说的这些,惊呆了大家。

    当听到他已经是一个五星级的朗星法师的时候,小兰姐张大了嘴。

    当看见他身体中透出的战环光芒时候,汉斯和肯老爹如同两个老小孩一般跳了起来,不敢置信。

    而当听到他说起美丁城之战,说起击杀马修时,所有人都傻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那个传说中的法师,就是罗伊。更没有想到,当年的罪魁祸首之一的马修,已经被罗伊送进了地狱。

    过来半响,他们又哭又笑,一一给他拥抱。

    后来,他已经醉得看不清东西。

    他只记到,他要买一个大大的庄园给他们,以后,要有一个领地,一座再也没有人能够攻破的城市。

    他要为汉斯在警士所里开个酒馆,让他天天都能在执勤的时候喝酒。给小兰姐买个城堡,让她和她的姐妹们天天穿着最漂亮的衣服,过她们最羡慕的贵fu人的生活,给肯老爹开一个最豪华的武器店,起汤姆的名字,让刻着那小子名字的武器,成为每一名骑士梦寐以求的宝贝!

    在完全失去知觉之前,他听见不知是谁提前了男爵夫人,莱斯和安妮,又提起了第一训练营什么的,可下一秒,他就已经不省人事。

    …………

    …………

    圣女山,位于庞贝帝国北部,距离梵丁堡和教廷山两百多公里。

    三百年来,这座神圣的山脉都以她的秀美风光闻名于世。她就像一个姿态曼妙的,散发着神奇的魅力。哪怕四周群山拱绕,人们也总是会不知不觉的被她吸引住目光,为她的美丽着69zwp;   圣女殿,就位于圣女山的主峰上。

    这是一片以中央的圆形大殿为中心,屹立于悬崖峭壁之上的庞大白sè建筑群。所有建筑都由通体洁白的巨石垒就。墙壁、屋檐、走廊的大量雕刻塑像,给了建筑一种精巧的美,而那成片高耸入云的尖塔,那和陡峭悬崖融合一体的石墙,又赋予其宏伟的气势。

    而最神秘的,却是在这积雪终年不化的峰顶,圣女殿不但见不到一片雪花,且四季百花锦簇,温暖如春。

    艾蕾希娅坐在一块凸出山峦的巨石上。一道巨大的雪瀑从她的身旁飞落。如同白sè的沙尘般坠入巨石下方的万丈深渊。直到被横穿过深渊的狂风一吹,才纷纷扬扬的散开,化作白门g门g的一片。

    巨石就像一个巨大的鹰嘴,从悬崖边伸出去。

    站在巨石上放眼望去,四周群山层峦叠嶂,远方云霞苍茫。脚下的万丈深渊仿佛辽阔大地上的一道皱纹。

    艾蕾希娅缓缓收回了感知,涌动的天地灵力,就像一只驯服的猛兽,缓缓退去。

    她扭过头,向身后的一位中年女子嫣然一笑。

    中年女子穿着一身白sè的法师袍,五十岁左右的年龄,身材高挑,脸上神情虽然看起来有些冷,眼角也有了皱纹,却依稀能看到年轻时的清秀。

    她就是艾蕾希娅的师父,也是圣女殿的第三长老霞熙。

    看到爱徒投来的目光,霞熙那如同冰山一般冷漠的脸上,lu出一丝笑容。赞许的点了点头。

    “不错,短短一年多时间,就能从一名普通的魔法觉醒者晋升到二星魔导士,难怪圣殿的寻星堂一直把你排在所有希望吸收来的候选人第三位呢。这样的天赋,简直可怕。”

    “天赋……”艾蕾希娅心中无声的一叹。

    对于她来说,卓越的天赋和公主的身份一样,都只是一根捆绑着她的绳索罢了。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宁可做个普通的小女孩。不过,她倒是对霞熙的话感到一丝好奇。

    “寻星堂第三位,那前两位是……”艾蕾希娅好奇地问道。

    寻星堂,是圣女殿中负责寻找天才弟子候选人的机构。成员大多不在圣女山上,而是深入民间,寻找值得吸收的天才。

    在这个大陆上,圣女殿的地位和梵丁堡教廷山平起平坐,无论实力还是威望,都不让分毫。三百年前,有教廷的时候,就有了圣女殿。其底蕴之深厚,远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

    就拿艾蕾希娅自己来说,如果不是在圣女殿,有霞熙的传授,有殿中的雄厚资源支持,想要在一年时间内晋升到二星魔导士,简直就不可想象的。即便是索兰皇室也做不到。

    而这样的一个让人做梦都想进来的殿堂看上的人,竟然还有两位更高的,这不得不让她感到好奇。自己多少占了皇室身份的便宜,而那两位如果身份普通的话,恐怕天赋就真的惊人了。

    更重要的是,艾蕾希娅知道,自己进圣女殿之后,就一直被视为圣女殿第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

    虽然她自己对这样的虚名并不在意,不过,无论是她的公主身份还是圣殿对她的重视,都不自然的形成了三代弟子以她为首的局面。就连那些比她更早加入,实力更高的弟子也是如此。

    这也就意味着,被圣女殿看上的另外两个天才,竟然没有加入!

    “很好奇是吗?想不明白谁比你这位索兰帝国公主的架子更大,居然不加入圣女殿?”霞熙看着一向淡然的艾蕾希娅,居然也有如同小女孩一般好奇的时候,不禁微微一笑。

    蕾希娅脸上飞起一丝薄粉。

    “其实原因很简单……”霞熙看着远方,淡淡地道:“他们是男的。”

    艾蕾希娅轻轻呀了一声。

    这个答案的确简单得出乎她的意料,可这并不能解决她的困huo,反倒让她愈发想不明白了。

    要知道,三百年来,圣女殿的内殿从来就没有吸收过男xing成员,而对方天赋如此之高,显然也不会加入外殿,那么寻星堂干嘛还把他们列为候选人?

    霞熙接下来的话,解开了她的困huo:“世界浩大,藏龙卧虎。这其中不知有多少天才。不过,至少我们所知道的人中,你们三个的天赋之罕见,却是百年难得一见”

    说着,她扭头看着艾蕾希娅道:“只可惜,三个人里,不但女孩子只有你一个。而且我们曾经数度想要带走你,你父亲爱德华陛下都没有同意。当年,殿主甚至考虑过为他们破除圣女殿的规矩。不过,最终还是作罢了。”

    艾蕾希娅惊讶极了。圣女殿的制度之严格,就连身为皇室公主的她,也时常感到压抑难过。可没想到,为了那两个人,殿主竟然想破除圣女殿最根本的铁律。哪怕那最终只是没有实现的一个想法,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他们是谁?”这个问题在艾蕾希娅的脑海中盘旋,剧烈的好奇心驱使她不自觉地就脱口而出。

    “其中一个,你应该能想到。”霞熙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艾蕾希娅,说道,“除了那个人之外,还有谁的天赋比你更高?”

    “奥古斯都……”艾蕾希娅明白了过来,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脸sè有些苍白。

    她早该想到,这个世界,一提天才,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奥古斯都。

    在年轻骑士中,如果一般人是猛虎狂狮,他就是翱翔九天的巨龙。如果普通人是一团火,那他就是太阳之子。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璀璨的明星,是所有年轻人的偶像。

    “排第二的是谁?”艾蕾希娅不想再提起他,没让话题在他的身上继续下去。

    霞熙看着白衣如雪,清澈透明得如同水晶一般的女孩,目光闪动:“排第二的是奥古斯都。”

    艾蕾希娅好看的眼睛睁大了。

    奥古斯都排第二?

    那第一的那个人是谁?!

    “以前排第一的……”耳边,传来了霞熙轻轻的声音,“是你以前的未婚夫……罗伊。”

    进学院这一段卡住了。很痛苦。

    。

    。

    。ro!。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