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三章 入学日
    (的.    (的.    
    罗伊。

    这个熟悉的名字,让艾蕾希娅难以置信。

    在这片大陆,圣女殿和教廷就像两个高高在上的神明,俯视着尘世。对于他们的眼光,艾蕾希娅毫不怀疑。

    就拿她自己来说。

    身为爱德华唯一的掌上明珠,圣索兰帝国的公主,她从小到大都一直生活在爱德华的宠溺和保护下。

    因为天性娴静,本身对打打杀杀的事情完全没有兴趣,加之爱德华不愿意让她介入到斗争中,因此,她除了学习一些基本的健体术之外,没有接受过任何的魔法和武技训练。

    艾蕾希娅漂亮,聪慧,性情也温婉。可她并非完人。有时候,她也会有一些小糊涂。尤其是在修炼这方面更是如此。以至于一直以来就连她自己对自己的天赋都不了解。

    可她的名字,却一直排在圣女殿候选人名单的前列。而短短一年多时间,原本对魔法一窍不通的她就接连突破魔障晋升到龙月魔导士事实,也证明武动乾坤最新章节了圣女殿的眼光之精准。

    这是艾蕾希娅第一次听到圣女殿内部这秘而不宣的候选人名单,她做梦也没想到,那个从她懂事起,就一直在孤独的心灵中陪伴着她的男孩,竟然曾是排名还在奥古斯都之上的天才!

    这个事实,让她又是高兴,又是难过。

    高兴的是,那个人是他的未婚夫,是她虽然没有见过面,却自出生起就已经以婚约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人。而难过的是,在别人的口中,他却成为了一个过去式。

    他甚至来不及出现,来不及表达他的意见,就已经被一个“以前”轻描淡写地扫进了历史的尘埃堆中。

    “可惜……”霞熙叹了口气,“有时候,天赋带来的不仅仅是幸运,也有嫉妒,畏惧和随之而来的灾难。”

    “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艾蕾希娅问道。

    她的白裙和长发在风中飞扬,滚滚雪瀑自她的身后飞落,宛如一只白色的巨龙游走的身躯。

    霞熙看着女孩清澈的眼睛,沉默良久,避开她的视线。

    “这些事情,以后你总会明白。你现在应该逐渐明白是,命运并不是我们能够主宰的。我们都是神的子民,所有的一切,无论是否公平,是否合理,都是神的旨意。”

    “神的旨意……”

    艾蕾希娅口中咀嚼着这句话,扭过头。

    远方,圣殿大殿洁白的身体屹立于雪峰之巅。大殿上,圣帝巨大的雕塑静静地矗立着。他的面容安宁而慈祥,带帽的白色长袍遮挡了他的额头和身体,庄严肃穆。

    不过,和其他教堂统一的圣帝雕塑形象不一样的是,这个雕塑背后那象征着他在最终之战时破开空间的大十字术的十字架,不是白色,而是黑色。

    艾蕾希娅凝视着圣帝雕像。

    圣索兰帝国因为当年立国时和教廷的一战,一直有着相当尖锐的矛盾。直到很久之后,双方才和解。可是,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人对圣帝不敬。对救赎之地的人类来说,圣帝,就是唯一的真神。

    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神的旨意,如果是真的的话,那对一个当年才一两岁的男孩来说,也未免太残忍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艾蕾希娅忽然想起了另一个罗伊。

    那个来自波拉贝尔的小杂役,自己的守护骑士。

    不久之前,她回到圣索兰的时候,听到了菲利普找到他的消息,他不仅活着,而且已经成为了一名出色的魔法师,如果不是恰好遇见他,又承他出手相救,菲利普早就被追杀的斐烈人撕成碎片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旁边还有庞克和雨果在。

    大家又是高兴,又是惊讶。那个曾经救了她,曾经和皇家骑士团并肩作战的黑发少年,再一次让人刮目相看,就连苏珊也不得不承认,那小子是她见过的最牛的小杂役。

    回想一年多之前,在波拉贝尔认识罗伊,并且策封他为自己的守护骑士,气得穆恩修士和那些圣殿骑士脸色铁青的时候,艾蕾希娅的嘴角情不自禁地勾起一丝好看的微笑。

    可片刻之后,她嘴角的微笑就凝固了。

    远方,群山和云海之间,一只巨龙披着霞光,振翅而来。

    那是一只年轻的金色巨龙,优美,健硕,张开的翅膀两翼足足有五十米长,巨大的龙尾随着它的飞翔在空中摆动着,以一种漫不经心的姿态,彰显着一只成年巨龙的强大和高傲。

    天空中的雪鹰和喜欢盘踞在另一个山头的几只狮鹫,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在那让人发自内心胆寒的无尽龙威中,却有一个青年,背负双手,静静地站在巨龙身上。

    他穿着一身便装,没有闪烁着魔纹的铠甲,没有贵族们酷爱的华服和蕾丝花边,只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一袭白衣。一头亚麻色的头发披在他的脑后,英俊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乘龙而来,还在远处,天际就响起了一声从天国传来的悠长嘹亮的号角。在这号角的伴随下,一道白色的光芒从虚无的天空中降下,照在他的身上,随振翅的巨龙而来。

    整个圣女殿都被惊动了。原本清静的殿堂,变得喧嚣起来。外殿的护卫们手持长矛,成群结队地出现在城墙上。长号手列队而立,一面面巨大的长条圣迎旗从城墙上飞滚而下,一直垂落到陡峭的悬崖边。

    大殿门外,城墙边,阳台上,出现了无数身穿白袍的圣女殿弟子们的身影。她们有的静静地看着,有的探出身来,激动地指着那飞来的巨龙,雀跃不已,议论纷纷。

    而圣女殿圆形主殿前的巨门,也在几声礼号之后打开来。那是近十年都未曾开启的门,上一次迎接的,是教皇尼古拉斯二世。这一次,竟只是一名不过二十一二岁的青年!

    罗伊的身影还在脑海中,艾蕾希娅的视野就已经被这个青年所占据。

    他似乎天生就是目光的焦点,是圣帝的宠儿,他拥有最尊贵的身份任,无尽的权势和财富,让人仰望的天赋,还有太阳般耀眼夺目的容貌。任何人在他的面前,都会变得暗淡无光。

    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黄金龙家族的继承人,教皇尼古拉斯二世的教子,圣殿骑士团未来的团长,黄金龙米亚斯的宿命之主,天才龙骑士——奥古斯都!

    一个小杂役,一个天之骄子。

    这两者之间的差距,何止云泥之别!

    可艾蕾希娅的目光,却渐渐的冷了下来。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是她最不想见到的话,那就是奥古斯都了!

    就在她准备跟霞熙告辞,回自己房间避开奥古斯都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艾蕾希娅。”

    艾蕾希娅扭头看去,只见白石铺就的小路上,一个虽然年过四十,依然貌美如仙,清丽脱俗的女子飘然而来。

    “二长老。”艾蕾希娅恭敬地道。

    圣女殿五大长老,大长老今年已经年过八十,自四年前闭关以来,从未在人前出现。而包括她的师父霞熙在内的其他几个长老,也大多年过五十六十,唯独二长老阿尔薇拉,才刚满了四十岁。

    虽然艾蕾希娅自己有着圣索兰第一美女之称,甚至有人已经隐隐把她和当年的大陆第一美女海伦相提并论,可每次看到阿尔薇拉的时候,艾蕾希娅还是会感到羡慕。

    她希望自己四十岁的时候,能有阿尔薇拉这样的年轻和韵致。

    不过,平常人看见阿尔薇拉,都会为她的美丽所倾倒,却想不到,如此风姿若仙的女人,却是圣女殿的执法长老!

    说话间,阿尔薇拉已经走到了艾蕾希娅的面前。

    “艾蕾希娅,奥古斯都来了,”阿尔薇拉脸上的微笑,如同鲜花一般动人,可眼神却淡淡的,“他是你的未婚夫,又是圣殿骑士团未来的团长,于公于私,你都应该去见见。”

    “二长老,您弄错了,他不是我的未婚夫。”艾蕾希娅道,“而且,我也不想见他。”

    “是吗?”阿尔薇拉脸上的笑容依旧,“那可不行,这里是圣女殿。既然身为圣女殿的弟子,所有的行为准则当然要为圣女殿的利益着想,不能由着自己性子。”

    “这是命令吗?”艾蕾希娅静静地看着阿尔薇拉。

    阿尔薇拉微笑。

    艾蕾希娅扭头看向自己的师父,云霞万丈的悬崖巨石上,霞熙面色微白,扭开头,避开了她的目光。

    …………….

    ……………

    随着阿道夫大公回城之期的日益临

    卢利安首府幕尼城完全变了一个模样。富人区自然是张灯结彩花团锦簇,就连贫民区也比以前干净了许多。城防护卫部队换上了新的制服。城门上,八面绣着卢利安火蜂纹章的巨大的威风旗垂吊下来,让人叹为观止。

    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把城里的每一间旅店都塞得满满的。有来参加庆贺日的贵族和平

    有做生意的商人和佣兵,有想发点小财的骗子小偷,还有盯着比武场丰厚奖品的骑士和角斗士老板。

    城里的街道上已经是人山人海车水马龙,城外还有人不断的涌来。每日里,光是城门口排队进出的人流,就足以让维持秩序的守卫们嗓子沙哑精疲力竭。

    而除了即将到来的胜利日之外,还有一件事,如同磁铁一般牢牢地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那就是一年一度的三大训练营的招生考试和正式学员们的年度骑士之星的评选。

    在圣索兰帝国,三大训练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

    立国百年来,这里培养了无数的高级将领和名震天下的强者。单是圣骑士,前后就多达数百人。一代又一代的青年走进这里,接受训练,然后以骑士的身份离开,进入到帝国的核心系统,享受荣耀、权势、地位和财富。得到梦想中的一切!

    百年的传承,不仅赋予了三大训练营帝国骑士摇篮的称号,更被索兰民众视为帝国武力的根基。全国最具天赋的年轻人都集中在这里,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目光的焦点。

    尤其是在各大行省的首府,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个个都是三大训练营的拥趸。他们狂热的支持着自己喜爱的队伍,谈其每一个训练营中的明星学员都如数家珍。

    正因为如此,每年一度的入学考试和骑士之星的评选,也就成为了拥有训练营分院的各大行省首府的一项盛事。受关注的程度,仅次于两年一度的学院间的大比武。

    才刚过四月,前几天还空旷冷清的第一训练营分院就已经热闹非凡。学院内外的教舍、训练场、走廊上,随处可见身穿制服的学员和在家人的陪同下前来询问入学考试消息的青年。

    他们有的衣着朴实,背着行囊大步而行,有的则乘坐豪华的马车,在护卫家仆和漂亮侍女的陪伴下招摇过市。有的一脸迷茫,站在十字路口东张西望,有的则熟门熟路,见谁都招呼一声。

    或许是因为战争的原因,今年来报考训练营的学员,远比往年多得多。

    战争,是骑士的舞台。

    对普通人来说,生逢乱世是一种悲哀,而对以战争为职业的骑士来说,和平年代才是禁锢的囚笼。他们的刀剑长枪,他们的铠甲骏马,他们的勇武和热血,都是为了战争而生的。

    战争爆发这一年多以来,虽然圣索兰帝国丢掉了西北的整个普鲁行省,西部的龙门战区也是节节败退,可是,战争中,依然涌现了大量少年成名意气风发的英雄骑士。

    这其中,有在西北普鲁战场带领一支孤军力敌十倍于己方的敌人,为了主力撤退争取到宝贵时间的鹰骑士黑格。有在边城龙门血战十二小时,击杀百名强敌的巨熊郑赫。有一记十级魔法摧毁敌人一支后勤车队的魔法天才李察,更有率领数十猎鹰深入敌后斩杀斐列亲王的红叶之光菲利普。

    他们的事迹,通过不知堂的快报,吟游诗人的传唱和皇室的嘉奖文书流传开来,被人们津津乐道。女孩子们视他们为梦中的白马王子,而男孩们则效仿他们的举止,穿着和谈吐,视他们为偶像。

    而对于第一训练营的学员们来

    自同一个训练营走出去的菲利普,自然更受崇拜。他们做梦都想要在某一天,和菲利普一样挺枪策马驰骋沙场。那种画面,光是想想就让大家心驰神往!

    不过,菲利普的身份地位,距离他们毕竟太过遥远。大家的目光和热议的话题,更多的集中在周边认识的人和事上面。

    距离开学还有好几天的时间,就有两个消息在第一训练营慕尼分院中引起了轰动。

    第一件事,是这次的一年级春季试练中排名榜首的试练小队,不是评分高达九十分的嘉莉诗郡主小队,也不是排名第二的夏厉骑士小队,而是一支评分只有仅仅四十分,才刚刚过了及格线的平民小队!

    试练成绩一公布,整个学院一片哗然。

    学员们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纷纷打探详情。最终,大家通过成绩审查的工作人员得知,这支小队之所以力压其他小队攀上头名,是因为他们在试练中,击杀了一只超五阶的藤木猿!

    虽然不认识这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平民学员,但大家对藤木猿这种淫邪而凶残的魔兽可一点也不陌生。

    众所周知,六阶以下的魔兽中,藤木猿的实力排名第一。它是五阶魔兽中罕见的高智高敏魔兽,速度极快,不但一双利爪可生裂虎豹,还有木系的魔技配合。加之其天性狡猾凶残,别说实力低微的一年级学

    就算是二年级学

    轻易也不敢招惹。

    大家不知道一支评分才四十多分的平民小队是怎样击杀这只凶兽的,但可以确定的是,那支小队的成绩是真实的。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学院的确认。学院不但审查了他们提交的报告,物证和单独的询问记录,甚至还专门派了人到现场去进行了反复的查验。

    从来没有任何一支队伍的试练成绩受到过如此繁复的检查,但无论怎么查验,所有的证据都显示,妮可小队击杀藤木猿的事实无可怀疑!

    看着高高立于排行榜顶端的平民小

    看着诸如卢

    蒙猛这些平时听都没听说过的名字,学员门或震惊,或不甘,或嫉妒。一时间,这支小队中的每一个人都成了学院中的话题人物。

    而第二个消

    则更为轰动。

    那就是美丁城之战中,第一训练营有九人参战。其中的六人不但亲自经历了那场奇迹般的胜利,而且一年级s大队的唐小笨还是乌合军中那支立下了大功的小队的核心成员!

    当这个消息传到慕尼城的时候,不仅是学员们轰动了,就连一向保持稳重风度的教导们也目瞪口呆,继而欣喜若狂!

    唐小笨还在数十公里外的乌合军军营中,学院就连夜派出了一名大教导和三名教导赶往军营。据说,当四位教导在见了唐小笨和乌合军的院的时候,人都乐的有些犯傻。

    他们证实了唐小笨参战并立功的消息。

    在战斗中,唐小笨杀敌七人,其中有两名斐列骑士,一名步兵中队长和四名斐列士兵,并且还夺旗一面。

    而更重要的是,当时,这个小胖子就在那支引领了整个乌合军发动绝地反击的那支小队里。他是小队中的核心成员,且一直跟随在那个被所有人谈论的神秘法师的身旁,和他并肩作战!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第一训练营立刻就爆了。

    谁也没想到,在那场被人们津津乐道争相传颂的胜利中,竟然有一个核心人物是第一训练营中的学员。尤其是想到他还和那名魔法师并肩作战,大家就羡慕得眼睛发红。

    不过,没有人会嫉妒。

    对第一训练营来说,这是所有人的荣耀。

    别的不说,单说不久之后唐小笨将作为乌合军代表中的一个,走在胜利游行队列的最前面,在全城乃至全卢利安人的目光中接受大公和皇室的嘉奖,就足以让任何一个学员与有荣焉。

    尤其是想到那时候第二训练营和第三训练营的脸色,大家就快活得想要跑到对方学院门口去吼上一嗓子!

    这一次,第一训练营可算露脸了!

    一时间,唐小笨的名字在风云人物榜上直蹿第一,在一年级实力排行,学分榜,骑士之星人气榜,女生倾慕对象榜和男生嫉妒对象榜上的排位也一路飙升,大有问鼎总榜第一的架势。

    无论是学院中的教导还是学员,每日里的话题中心都是这个小胖子。别说他本人,就是那些认识他的学员,也都跟着沾了光,随便讲讲这家伙的轶事,便大受追捧。

    时间就这么在人们的翘首期盼和各种各样让人激动的消息和议论中过去,转眼,已经到了训练营开学考试的日子。

    ……………

    ……………

    “罗伊!快点!”

    刚刚下过雨的清晨,空气中散发着泥土的味道。

    位于慕尼城东的林木葱郁绿草如茵的山坡上,罗伊如同一只猎豹般飞奔。虽然他的速度,已经快得象离弦之箭,可是,矮人斧灵却还在不停的催促着,似乎恨不得让他飞起来。

    “快快快!你没吃饱饭还是怎么,就你这速度,比个娘们都不如。”

    “再快一点,小子。你要不想我踢你的话。”

    呼哧呼哧,罗伊的胸膛如同拉风箱一般剧烈的起伏着,豆子般的汗珠顺着额头飞速滑落,把一副领口浸湿了一大圈。

    健步如飞,眨眼间,他已经冲上了山坡,进入了一片树林。

    “激发战环!”

    随着矮人斧灵的一声暴喝,罗伊催动道理决,源力从小腹的能量漩涡处飞射而出,顺着经脉游走全身,化作一缕缕斗气冲入血脉筋肉。

    斗气的激发,使得他的身体的气血沛然充盈,骨骼也发出嘎嘣嘎嘣的声响,片刻之后,一道白色的光芒透体而出,和天地间的能量融合在一起,在他脚下组成了一道飞旋的光环。

    沟通天气地魄,斗气一阶!

    虽然从表面看,罗伊还是那个身材单薄的少年,可是,气魄一现,他整个人已经和刚才截然不同。就像是一只下山的猛虎,仿佛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五彩斑斓的皮毛下游走。

    战环一激发,罗伊立刻觉得快要崩溃的身体在瞬间变得轻盈而有力。所有的疲倦都一扫而空。他脚下的速度提高了整整两倍。整个人就像一支箭一般,在空中拉出一道笔直的幻影。

    嗖!一根削尖的树干自一旁撞来。

    罗伊脚下一踏,左脚脚掌着地,在坚实的地面上生生踩出一个小坑,身体借力一偏,左手成刀,带着一道游走的光环自身后骤然甩出,如同钢鞭般抽在飞掠而来的树干上。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树干在罗伊的手刀下爆开,木屑纷飞。巨大的身躯斜斜的飞出七八米远,砸在一堆灌木丛中,打得枝叶一片狼藉。

    不过,还没等罗伊停下来,一颗颗长五六米,足有粗细的树干就络绎不绝的电射而至。

    罗伊不声不响,迎了上去。

    只看见他的身影在丛林中,在无数射来的巨木中纵跃腾挪。拳打脚踢间,一道白色的光环就像一只灵巧敏捷的小兽一般,忽而钻上他的肩膀,忽而溜向脚底,忽而又蹿向拳头。

    白光吐处,一道道无形的气劲炸得空气砰砰作响!飞来的巨木在他的拳脚下,就像撞上了钢斧铁锤一般,纷纷碎裂。

    山坡下,一栋呈“工”字型的白色木质小楼,矗立于如茵草坪之中。四周围着白色的木质栅栏,绿树成荫,一条小路蜿蜒通向远方的农田,葡萄园,马舍,磨坊和牧场。

    几只牧羊犬在吠叫着,羊儿被赶出了羊圈。扛着锄头的农夫,提着牛奶桶的女佣和叉着牧草的马夫,构成了一副安宁祥和的画卷。

    小楼的二楼平台上,麦芽儿趴在栏杆边,托着腮帮子打哈欠。奥利弗在她的脚下和一根巨大的熏肠搏斗,它忽而扑上去,忽而又跳开来,口中呜呜地威胁着,不亦乐乎。

    肯老爹抽着烟斗,汉斯喝着咖啡,莎莉围着围裙笑脸盈盈地忙上忙下,凯萝尔在一边静静的发呆,小兰姐则和一帮姐妹们在早餐桌上和伊凡等人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笑,一边吃着面包奶酪。

    而当远处山坡上的呼喝声和树木砸落地面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大家都会扭过头,看向那个单薄的身影。

    这里是罗伊新购置的庄园。

    自从找到了肯老爹,汉斯等人之后,罗伊就不愿再让大家住在潮湿肮脏的贫民区里。

    虽然他现在还不可能把所有波拉贝尔人都重新安置,但这个早被麦芽儿和葛朗台看上的庄园安置肯,汉斯一家,小兰姐和老马克西姆等数十户波拉贝尔平民却不是什么难事。

    汉斯还是在警士所工作。

    红叶骑士暴打卡登的第二天,区警督就亲自找汉斯谈话。等他再从区警督的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是中区第二警士所的警士队长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莎莉高兴得抹了好长时间的眼泪。

    肯老爹已经退掉了那小巷深处的房子,把铁匠铺搬进了罗伊在最繁华的中央广场西街为他寻下的一栋小楼,打出了汤姆骑士装备店的招牌。他要和罗伊把刻着汤姆名字的武器变成所有骑士的梦想。

    小兰姐和一干姐妹们依然还在妓院里。

    “老娘除了勾引男人,不会干别的!”当时,小兰姐斜睨着罗伊,用手指勾着他的下巴说,“小王八蛋,你要操这份心,倒不如帮姐姐们找个和你一样,又俊俏又有钱的男人。”

    一群女人哈哈大笑。

    那时候,罗伊就知道,个性要强又善解人意的小兰姐她们不愿意给自己添麻烦。她们的身份卑微而敏感。即便穿上最华贵的衣服,坐在最豪华的马车上,她们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与其让她们去过一种无所事事且陌生拘束的生活,倒不如凭她们喜欢。于是,罗伊干脆花了近五千金路朗,把她们所在的花楼给买了下来,交给小兰姐,由着她们自己折腾。

    这一举措,深得人心。

    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一帮疯女人齐声尖叫,捧着罗伊的脸亲了又亲,弄得他一脸的口红印。

    现在的庄园里,有三十多户人家,都是以前的波拉贝尔人。他们有的是农户,有的是工匠,有的造酒师,有的是牧羊人。他们的到来,让罗伊的庄园刚刚才买下来不到一周时间,就已经初具规模。

    而这,也掏空了罗伊的口袋。现在的他就是路上见了个铜币,也会红着眼睛扑上去。

    痛并快乐着,这就是罗伊的内心写照。

    一年多以前,还只是波拉贝尔城主府一个小杂役的他,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的肩膀上,会肩负所有波拉贝尔人的希望。按理来说,这些人的命运和他也没有直接的联系。

    可是,当他在波拉贝尔城堡前勒转马头向斐列人屠刀下的平民们冲过去;当他答应庞克的托付,带领难民群一路逃亡;当他走进贫民区,站在那雀跃欢呼的人群中时,这一切,他就再也放不下了。

    “轰!”罗伊的身体,在空中化作了一道飞射的箭矢,狠狠挥出的铁拳撞在疾射而来的一根树干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碗口粗细的木头,一节节爆散成万千木屑。在碰撞的冲击波中漫天飞射。

    “好!”

    矮人斧灵的赞许声和山坡下小楼的欢呼声同时响起。罗伊扭头看去,只见肯老爹和汉斯冲自己高高举起了大拇指。麦芽儿和小兰姐则又蹦又跳,生怕自己看不见的小兰姐还挥舞着手里的餐巾。

    “呼。”罗伊呼出一口气,拳头上的战环缓缓顺着手臂,胸膛,小腹,大腿返回到脚下。体内急速运转的斗气,也回归到了小腹的能量漩涡之中。

    这几天来,因为忙于庄园和老爹等人的事情,他的修炼落下了不少,原本想要炼制的灵力丹也暂时搁置到了一边。眼看今天就是入学考试的日子了,早晨起来才临时抱佛脚练一会儿。

    不过,从目前的实力来看,罗伊相信,自己要靠进第一训练营完全没有问题。无论是斗气水平还是对战环的运用,他都已经具备了实实在在的武装骑士的实力。只要没什么意外……

    一想到意外,罗伊心里多少有些忐忑。

    他想起了那位曾经毫不客气训了自己一顿,让自己放弃骑士之路的那个大光明骑士卡梅尼。

    如果他是考官的话,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担心?”知道罗伊心思的矮人斧灵嘟囔道:“我都说让你别去考那个什么破烂学院了。一个小小的光明骑士,管他那么多做什么。我们这里一堆战神法神,还教不了你一个?”

    罗伊打了个哆嗦,翻了个白眼。相较于被一剑又一剑,一刀又一刀砍在身上,体会那种和现实毫无二致的痛苦,甚至还要体验一下死亡地狱的所谓教导,他宁愿相信学院的传授会正常一点。

    而更重要的是,现在的他,最需要的,除了实力之外,还有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

    骑士的身份!

    第一训练营,就是打开通往那个世界的大门!

    “老爷,要迟到了!”

    小楼方向传来了麦芽儿的声音。一袭白裙的她,如同一朵美丽的风铃花盛开在如茵的草地上。在她身边,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的老爹,汉斯一家和小兰等人,正络绎从小楼里走出来。

    罗伊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快活的笑容。

    “来了!”他叫道,飞奔而去。

    阳光穿过云层,一缕缕洒下来,雨后大地,生机勃勃

    抱歉,本来该昨天晚上发的,没写完就睡着了。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