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四章 混乱
    (的.    (的.    第一训练营慕尼城分院,已经是人山人海。

    从天空中看下去,整个学院呈一个六边形,中央是魔法学院和图书馆,竞赛场,幻界主塔,管理大楼等核心区域。六个骑士大队的城堡分布于六个边角,每一个城堡都有独立的幻界副塔,训练场,马场和鳞次栉比的宿舍。

    在慕尼城中,三大骑士训练营是仅次于公爵城堡和中央军营的军事重地。平日里是学院。可一旦遭遇外敌袭击,三大训练营分院就将肩负起救助市民抗击敌人的重任。

    到那时候,这就是最坚固的军事堡垒。

    完全按照最高强度的战争来设计的学院,每一个都可以容纳三万军民。储备的粮食和武器可供三个月共一百天的防御战。

    而学院中的这些学员就是现成的战士,拥有骑士和魔法师实力的他们,一旦经历过血雨腥风,就能迅速成长起来。这对任何敌人来说都是一个噩梦。

    不光慕尼城是这样,圣索兰帝国的每一个行省的主城,也是同样的设置。

    这些,都是百年前索兰大公在建立三大训练营之初就已经做好的规划。因此,无论从现实还是象征意义来说,三大训练营在每一个索兰人的心目中,都是帝国武力的根基。

    虽然整个学院占地面积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型城市,可是,早早赶来的新生,家员和各大训练营的忠实拥趸们,依然把偌大的校园挤得满满当当。

    新生入学日对慕尼城的居民来说,重要性不亚于爱德华一世的生日和独立日。

    这一天,每一个人都穿着节日才穿的正装,贵族们自然不用多说,就连普通平民也会穿上家里压箱底的最好的衣服和鞋子,把自己打扮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他们都是三大训练营的拥趸,对他们来说,新生入学日的吸引力,甚至超过一场的骑士比赛。

    近百年来,他们的祖辈、父辈,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孩子都全心全意地支持着自己喜爱的训练营。他们为训练营的每一次胜利欢呼,冲另外两大训练的人起哄。

    他们熟悉学院中的每一个天才,随口就能叫出他们的名字,说出他们的年龄和比赛战绩,对他们的拿手绝招,武技招式和擅长的格斗项目更是了若指掌。

    每一个人都期盼自己支持的训练营能够招到几个天才学员,变得强大起来,在学院间的较量中扬眉吐气。让他们可以整整一年都在对方的拥趸面前昂首tǐng胸,得意洋洋。

    而想要强大,除了学院本身的底蕴之外,更多的取决于每一届学员的素质。因此,这不仅关系到学院未来的实力,而且也是三大训练营拥趸之间一场无声的比拼。

    “嗨,老托尼爵士,见到你可真高兴。”

    “早安,各位。”

    “嘿,马科斯,你来得可真早。”

    “老伙计,是你来得太晚。赶紧进去吧,不然一会儿连落脚的地方也没有了。”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人们互相打着招呼。其中一群老人,明显是人群的中心。几乎每一个人都会恭敬的向他们问好致意。

    这些老者都是第一训练营拥趸中的元老级人物。从他们出生开始,就已经支持第一训练营了。因此,他们不光在拥趸中有着极其崇高的声望,就连学院也对他们相当尊重。

    他们中,有农夫,有工匠,也有商人和贵族。其中身份最高的,是一位名叫老托尼的侯爵。

    托尼侯爵的领地在卢利安行省的东北方向,不过最近十几年来,他已经把领地交给了儿子统治管理,自己则住在慕尼城里。

    老托尼不但是第一训练营拥趸中的元老,还是第一训练营慕尼城分院的最大几位资助者之一,同时也是有着监督权利和财务审查权利的校友会的长老。

    校友会,是由从训练营中毕业的学员组成的。成员个个身份尊贵,声望卓著。在学院事务中,拥有很大的发言权。

    他们的存在,保证了训练营保持一个教育机构的廉洁,避免其介入到政治斗争和钱财漩涡之中。

    四十多年前,老托尼就是一名第一训练营的学员。一名有着荣耀骑士实力的老骑士。虽然现在的他已经年近七十,可对第一训练营的感情,依然如同他的银雪斗气一样深厚。

    寒暄间,又有校友会、资助者和拥趸中有声望的元老陆续到达,久不见面的人们互相拥抱着,亲wěn对方的面颊,看见元老们而围过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托尼爵士,听说学院一年级的唐小笨要作为乌合军的立功者代表接受大公和皇室的嘉奖,是真的吗?”

    步行向学院中央大楼走去的时候,一位捏着毡帽的平民好奇的问道。

    “消息大家都听说了?”一头白发的老托尼轻轻甩着一支银白sè的手杖,步履优雅,面带微笑。见众人的目光关切期盼,笑着点了点头道,“没错儿。”

    一听到老托尼的证实,人群顿时一片欢腾。

    “那么,那小胖子和魔法师并肩作战的传说也是真的啰?”平民赶紧问出了一个大家更想知道的问题。

    簇拥在元老们身旁的人群都屏住了呼吸,更远一点的人们则一边走,一边伸长了脖子打听消息。迫不及待地想要从这些元老和贵族们的口中了解一些大家不知道的内幕。

    “当然是真的。”另一位元老骄傲的回答,顿时引起了人群的一片惊叹,大家交换着眼神,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现在,那位年轻的魔法师已经是整个慕尼城话题的焦点。为了把他收入自己的学院,不光三大训练营派人拜访了每一个前来报考学院的魔法考生。就连各营的拥趸们,也自发的寻找他的踪影。

    有身份的绅士贵族们利用自己的人脉打探消息,有钱人到不知堂购买情报,平民们则每天都留意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一旦看见一个魔法考生,赶紧就跑去告诉学院的招生事务学士,有时候连自己手里的活儿和生意都丢下不管。

    可是,无论是贵族也好,平民也罢,都一无所获。就连消息最灵通的不知堂,也无法提供确切的信息。

    后来有贵族们从内幕消息得知,不知道是那个魔法师的身份敏感还是希望把他招揽的自己的麾下,阿道夫大公亲自下令了关于他的一切消息。

    因此,直到现在,大家除了知道那是个十七八岁,长着一头黑发的少年之外,关于他的名字,身份来历,长相等等信息都一无所知。

    就在大家沮丧的时候,关于唐小笨的消息传来了。

    第一训练营的拥趸们惊讶的发现,这小子竟然是和那个魔法师在同一个游勇小队。

    这一下,整个慕尼城都炸了锅。

    第一训练营的拥趸们得意洋洋,而第二第三训练营的拥趸们则嫉妒的红了眼睛。

    谁都明白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道理。别说唐小笨和那少年有并肩作战的交情,单是他透lù一点消息,就能让第一训练营在这场全城瞩目的争夺战中获胜。

    一个十七八岁的魔导士或许不算什么,可是一个能在生死搏杀的战场上以一己之力扭转战局的少年,可是数遍圣索兰帝国三大训练营总营加所有的分院也找不出来的。

    这样的人,站在比武场上,绝对是一个让人头疼的对手。得到他或许不会让一个学院的实力突飞猛进,但让他成为自己的对手却绝对是一个错误。

    此刻,消息得到了老托尼的证实,第一训练营的拥趸们顿时兴高采烈。气氛比起先前又热烈了几分。

    “嘿,我敢打赌,这次咱们训练营一定能把他给招进来。”

    “废话,那还用说?”

    “不会再被第二和第三训练营抢了去吧?”

    “抢?做梦!咱们还有唐小笨,他们可连味儿也没闻着。你看看那边,瞧见了吗?”

    “是第二训练营的博比……还有第三训练营的卡斯!今天是入学日,他们不在自己的训练营里呆着,跑这里来干嘛?”

    “干嘛,告诉你,他们就是来盯着那魔法师男孩的。如果他们有消息,还会眼巴巴在这里看着?”

    “哈哈,看,小克鲁斯那坏小子故意在跟他们打招呼呢,瞧这俩的脸sè,可难看的很。”

    “哼哼,谁让他们老是把优秀学员都抢过去来着,这次他们要敢再抢咱们的人,我非得揍他们不可!”

    “对对,算我一个!”

    “还有我!”

    人群在说笑间,已经陆续穿过训练场和学院道路,抵达了入学考试的主考场。

    主考场和以前一样,设置在第一训练营的中央主楼。

    主楼通体为白sè,高八十米,每边的长和宽分别是三百米和三十米。整体呈现一个巨大的“口”字。是整个学院的核心。不光院院高层的办公室都在这里,而且,药剂室,实验室,魔纹研究室等重要部门都在这里。

    而最醒目的,则是主楼不远处的幻界塔。

    幻界塔,修建于三百年前,原本是人类用于魔兽战争传递消息和预备抗击魔族的魔法塔。

    只是后来,随着人类赢得魔兽战争在救赎之地安定下来,魔族又被挡在了断天山脉以东,这些耗费了人类大量人力物力,汇集了三百年前幸存的魔法大师精髓的巨塔,渐渐荒废了。

    那时候,正是骑士崛起和教廷一统天下的时代,大量的魔法师被宗教裁判所烧死。原本就已经渐渐式微的魔法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这些巨塔有一大半都被毁掉了。

    而后几十年,随着罗曼皇朝的统一,幻界塔被宫廷魔法师开发出了新的用途。最终演变为了现在的训练塔,在各国的骑士学院中保留了下来。只不过,建造的工艺和魔塔的法阵,却已经失传。

    三大帝国中,总计分布着八十一座幻界塔,其中,圣索兰帝国二十一座,斐列帝国二十四座,庞贝帝国最多,有三十六座。

    除了三大帝国之外,教廷的梵丁堡有七座,圣女殿三座,混乱之地五座,还有不明数量的幻界塔分布于魔兽遍布的群山峻岭之中。

    幻界塔是训练营最宝贵的财富。只要有足够的魔核提供能量,幻界塔就能为修炼者提供远比平常修炼更充沛的灵力,使骑士或法师的修炼速度大幅提升。

    而同时,进入幻界之中的修炼者,可以和不同的对手进行战斗,提升自己的实战经验,而不用担心受伤。在那个由魔纹法阵开辟的空间中,一切都是虚幻的,就像做梦一样,哪怕被人乱刀分尸,退出来之后也是毫发无损。

    今天,新生的入学考试,就将在幻界塔中举行。

    “拿着号牌,排好队,依次站好,听我宣布考试规则。”主楼前宽阔的空地上,每隔二三十米,就有一名学院的事务学士站在用木板临时搭建的高台上,冲下面的学员喊话。

    每一个人的喊话内容,都是一样的。

    “拿到号牌的考生,按号码的先后顺序,每十人为一组,听到叫号,就从那边的通道进去,参加考试。考试的内容有两项,首先,是在幻界中全力攻击守关者,其次是天赋评测,最终以两项的幻界综合评分作为成绩……”

    事务学士的声音在回荡着。

    不过,除了神sè紧张的新生之外,围观的人们几乎都没有去听。同样的话,他们多的已经听了几十次,少的也有好几遍,年年相同,都能背下来了。

    所有人都知道,第一项考核攻击守关者,完全是评测学员的斗气或者魔力水平。只有激发了战环,或者突破了第一道魔障的人,才能闯过守关者,进入下一关。

    而第二关,则是评测学员的天赋。

    在这一关中,考官将了解学员斗气突破一阶或魔法觉醒时的年龄,评测其先天天赋,并在极短的时间内,让其跟随学习一套武技,最终按照学习的程度评定后天学习天赋。

    这种考试说起来简单,实际上却有一套很严格也很完整的标准。若是以为达到斗气一阶就能进入学院,那也未免把三大训练营想得太简单了。大部分人都被挡在了门外,能进来的,都是精英。

    事务学士反复讲解着考试的注意事项和规则,围观的人群则把注意力集中在了别的地方。

    因为入学考试日同时也是正式学员的春季试练返校日,因此,除了那些青涩的考生之外,还有许多穿着学院制服的正式学员。

    他们有的在主楼或宿舍奔忙来去,有的在互相打招呼,有的围在一起聊天,有的静静的坐在一边,更多的则看着参加考试的考生,不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看,是斯嘉丽郡主!”一位青年激动地指着被几个衣着考究的贵族学员簇拥在中央的女孩。

    女孩大概十七八岁年龄,穿着一身漂亮的法袍。长着一双细长而妩媚的丹凤眼,身材高挑,婷婷玉立。虽然只是神69zw.netí人的魅力。

    这种魅力,是如同阳光一般耀眼夺目的。

    她和她身边的贵族学员们自成一体,独立于人群之外。其他的学员都有意无意地避免接近他们。那看向他们的目光中,有羡慕,有自卑,也有痴69zwp;   这并不奇怪。

    要知道,在去年的考生当中,斯嘉丽的得分是最高的。而自从进了学院之后,她出69zw.netí人的魅力,让她迅速成为了整个一年级生中的第一人。

    而有资格站在她身旁的那些贵族学员,也不简单。其中有三个,都是因为斯嘉丽才报考的第一训练营。不然,以他们的天赋,第二第三训练营会抢着要。

    另外几个,也都是学院中一年级的佼佼者。

    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人们热议的对象,也是寄托了大家期盼的第一训练营明日之星。大家毫不怀疑,升入二年级的他们,将在不远的将来挑起第一训练营的大梁。

    被那青年指出了斯嘉丽之后,人群顿时找到了考试开始之前消磨时间的游戏。

    “夏厉,是夏厉!”

    “二年级的摩根也返校了。听说今年,他就要提前升入总营了,才二十岁就要突破到公正骑士,难怪老摩根提起他这个孙子就得意,倒真给摩根家族长脸。”

    “看那边,是三年级的皮埃尔。听说他现在已经有三星公正骑士的实力了,如果不是分院要留他对抗其他两大分院,他早就进总营了。啧啧,这才是咱们慕尼城分院的镇院之宝啊。”

    人们纷纷寻找着第一训练营的明星学员,议论纷纷。

    有资深的拥趸,面红耳赤地争执着谁的实力更强一点,有青年艳羡不已,也有怀春的少女看着某个学员激动得双颊绯红,为了能让闺mì看上一眼自己的梦中情人,几乎扯破了对方的衣袖。

    可就在这时候,忽然,不远处的人群忽然sāo动起来,紧接着,几声尖叫响起,一个人的身影腾云驾雾般飞出来,重重甩在地上,场面一片混乱。

    .

    .

    .本来想写完了发,不过实在写不完了,干脆截断。后面的我会尽快发出来。

    .ro!。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