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决 第六章 冲突
    (的.    (的.    在来学院的路上时,罗伊的心情原本一直很好。

    今天不管是对他还是对他身边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重大的日子。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见他穿上训练营的制服,走进那骑士圣地的模样了。

    一路上,众人欢声笑语,兴致勃勃。

    肯老爹和汉斯还只是保持着成熟男人的稳重,面带微笑。而以小兰姐为首的一帮女人则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嬉笑打闹声和惊呼声,一条街都能听见。

    在临近学院附近街区的时候,罗伊和大家分开独自前行。一年前,汤姆的死对他是一个很大的教训。尤其是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他对自己身边人的安全更加警惕。

    罗伊明白,自己现在就是丛林中的一只初生小兽。别说黄金龙家族,随便一个领主或一名像一年前的阿历克斯那样的荣耀骑士,就能要自己的命。

    自己或许还有魔法可依靠,而自己身边的人却完全没有抵抗之力。一旦被他们瞄上,任何一次攻击都是致命的。

    罗伊不想给自己身边的人带去灾难。在他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身边的人之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把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隔离开来。尤其是在训练营这种满是贵族子弟和目光聚焦的地方,分开走,对麦芽儿他们更好。

    随着人潮前行,罗伊回想过去,不禁感慨。

    一年多以前,还是一个小杂役的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恢复斗气修炼的天赋,会走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走进自己小时候憧憬的骑士圣地。

    是裁决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裁决给予他的不但是身体中的那颗“魔核”,同时也是战斗的经验,武技和对力量的本源认知。

    这一段时间,罗伊除了修炼之外,一直在仔细的思索和探寻关于斗气和魔法之间的秘密。

    他发现,无论斗气还是魔法,在本源上都是天地灵力。二者是二而一,一而二的关系。之所以会出现不同,甚至完全走上两条不同的道路,是因为修炼功法和对力量的运用不同所造成的。

    就像一些魔兽,虽然他们的魔核中的能量都是一样的。但是,经过不同的生命魔纹之后,这些力量表现出来的形式也就千差万别。有的魔兽力量强横,有的魔兽速度极快。有的魔兽善于近距离攻击,而有的魔兽则有远距离释放魔法的天赋。

    可无论它们展现出来的是法术系技能还是近身格斗系技能,也无论它们展现出来的是水箭,风刃还是别的什么形式,其力量的来源,都是同出一脉。

    因此,罗伊一直在考虑,如何将自己的武技和魔法融入到一个体系之中。

    自己以前,就曾经在波拉贝尔以亡灵法术中的骨矛配合冲锋,干掉了对当时的自己来说很强大的几个斐列武装骑士和骑兵。但那时候,骨矛的使用还是不太隐蔽,速度也慢。若是遇见高级骑士,只需要战环一震,就能把自己的火球和隐藏在其中的骨矛给震散。

    因此,最好的方式,是在战斗中出其不意的使用。比如在一套枪法中融合进一个魔法,在和对方战斗的时候,枪花乱颤间忽然抖出一个火龙焰虎,那乐子可就大了。

    一想到自己若是能够在一年后的比武场上,用这种招术在奥古斯都的身上来那么一下,最好是一个十八级禁咒直接放到他那活儿上面,老实孩子罗伊就兴奋得浑身发抖。

    不过,这只是想想而已。

    几百年来,魔法和斗气之间,已经各自发展到了极致。两者对力量的理解和修炼的体系完全不同,因此,想要把这两种力量融合到一起,绝对不是随便说说那么简单。

    这也是罗伊期待进入学院的原因之一。毕竟,三大训练营的传承之深厚不是任何一个骑士学院能够比拟的。想要更上一步,想要对力量的理解更透彻,骑士训练营是不二之选。

    前往第一训练营的人群如潮。前后左右都是一张张笑脸。有穿着正装的贵族;有挥舞着第一训练营旗帜的平民;有矜持的撑着小花伞的女士;有在人群中如同泥鳅一般钻来钻去的小孩。

    自然,还有不少是考生和学员。

    考生们一个个面sè紧张,在家人员们则显得自然了很多。他们都是人群中的明星。只要看见他们身上的制服,不管是认识不认识的,都会笑盈盈的点头示意。

    尤其是一些实力较高,比较出名的学员,更是无论走到那里都能带起一阵欢呼声。

    人们争先恐后的和他们招呼,说话。年长者拍着他们发肩膀赞赏鼓励,年轻人则一脸艳羡。更有不少女孩子,拖着女伴的手飞奔过去,漂亮的眼睛里直放光,兴奋得一脸交红。

    罗伊一边走一边看,没过多院的门口。

    让他没想到的是,在门口,竟然遇见了刚刚抵达学院的妮可等人。

    妮可眼尖,最先看见罗伊,飞快地冲他招手。卢克还算稳重,微笑着给罗伊打了个招呼。朱莉和罗伊之间的关系稍微远一点,但在看见他的时候也目光闪动。

    而性格最直爽的门g猛,埃里克和最活泼的伊娃,则惊喜的挤开身边的人群,冲过来跟他拥抱问好。

    在这个的入学日里,妮可小队也是所有人瞩目的对象。

    他们击杀超五阶魔兽的消息,早就已经传遍了。不光学院的学员们知道,拥趸们也把这当作当下的热门话题。

    关于小队的成绩,有相信的,有怀疑的,有欣喜振奋的,也有愤怒鄙视的。

    但无论怎么说,这几个平民少年都创造了第一训练营的一个历史。只要没有差错的话,今天的他们,就将成为第一支压倒贵族小队登顶春季试练冠军的平民小队!

    因此,妮可等六人从一出现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而当大家看见门g猛等人欣喜若狂的和一个黑发少年拥抱的时候,他们连同这少年也产生了好奇。

    在之前的传闻中,大家对妮可小队的试练过程多少有所了解。因此,在看见这少年的时候,大家都很自然的猜测他的身份是不是那个在击杀魔兽时起了关键作用的家伙。

    寒暄过后,得知罗伊是来报考训练营的,门g猛等人来不及和他细聊,赶紧领着他向考场所在的中央大楼走去。

    对于他们的热情,罗伊自然是无法拒绝的。但也因为这样,他必须要承受这一路上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

    一路上,无论男女老少,个个都冲他们一行人指指点点,平民学员和拥趸们还不时有人微笑着招呼,挥挥手,冲他们比上个大拇指,一些贵族学员的目光就明显不善。

    越走,罗伊就感觉气氛越紧张。

    临近中央大楼的时候,拥趸们越来越少,人群中的学员比例越来越高。每一个人看向妮可小队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复杂。甚至有一些平日里交好的学员原本想过来打个招呼,在看见旁边那些贵族学员不善的眼神时,都知趣的停下了脚步。

    妮可和卢克心思比较细,对周围的目光非常敏感。而门g猛,埃里克和伊娃三个则有点没心没肺。一路上大声说笑,顾盼自得,浑没发现那些贵族学员们目光中的不屑和鄙夷。

    在小队中,朱莉是最窘迫的一个。

    朱莉出身于一个普通平民家庭,从小到大,家里的贫穷给了她太深刻的印象,因此,她发誓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跻身于那些她原本只能远远观望的贵族行列。

    朱莉的运气不错。

    她在十七岁那年成功的凝结了战环,从而加入训练营,跨出了成为了一名骑士最坚实的一步。

    在这个世界,成为骑士就意味着脱离平民的身份,迈向更高的阶层。不过,普通人看见的只是朱莉考入学院时的无限风光,却很难了解这份风光背后的隐情。

    只有朱莉自己才知道,三大训练营招收学员时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凝结战环的时间若是超过十八岁,训练营基本上就会将其排除出录取的名单。

    这个规定从来没有在文字上出现过,但却是三大训练营最近数十年来遵守得最为严格的一项规则。

    因为人们在长期的观察中发现,骑士的未来成就,和自身的天赋有着很大的关系。而天赋高低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斗气突破一阶凝结战环时的年龄大小。

    正常的战环凝结时间,是从十四岁开始。每半年为一个台阶。凝结战环的年龄越小天赋就越高,年龄越大天赋就越低。这和魔法师以魔力觉醒早晚判断天赋的保准完全一样。

    诸如奥古斯都这样的天才,早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凝结了战环,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公正骑士了。而其他的天才,大多数都是在十二岁左右突破一阶。

    超过十八岁才凝结战环的人,未来的的成就无一例外都非常的低。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局限在武装和勇敢骑士这两个等级碌碌无为。这也是那么多拥有武装骑士实力以上的军人,佣兵和自由骑士无法通过训练营更进一步的原因。

    同样是骑士,但他们的地位和学院出身的骑士之间,相差何止千里。即便他们还有打仗挣军功这一条路,人生最大的成就最多也就是成为一个小领主。

    朱莉知道自己的天赋并不出众。

    十七岁的最后两个月才突破斗气一阶,是她的幸运,也是她的不幸。

    幸运是能够在诸多梦想加入学院的同龄人中脱颖而出,进入这个骑士的圣地。而不幸,则是在学院中,她的资质只能排在数百同龄人中的倒数五十名。

    她所在的大队,是等级最低的e大队。等级最低也就意味着受到的重视最少。不光学员们把e大队的人视为垃圾,就连学院的那些教导对他们也没有多少耐心。

    无论做什么,e大队永远都排在最后。他们和奖学金无缘,只能使用最破的一个训练场,只能骑其他大队淘汰的老马,只能用其他大队淘汰的武器装备。

    在这里,他们只不过是一群混吃等死的垃圾。三年一结束,他们会被扫地出门,最大的成就,就是顶着训练营毕业生的名头加入军队或在某个领主手下谋一个职位。

    朱莉很不甘心,但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哪怕她再聪明再漂亮再刻苦,在学院这个小世界里,她的一切都已经被她的天赋和制服上的编号所注定了。

    当看不见自己的前途的时候,朱莉就像一个拼命向前跑,来不及喘口气的旅者,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来。这时候,她剩下的,就只有深深的69zwp;   从一名没有布娃娃,没有漂亮裙子的贫民小女孩到考入训练营,她付出了太多。

    当别的女孩都在玩耍的时候,她在修炼。当别的女孩开始注意自己的仪容,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时候,她在修炼。当别人去约会去参加舞会的时候,她还在修炼。

    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她日复一日的忍受着痛苦和孤独。

    可越痛苦,越孤独,她对那些自己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的东西的执念就愈加强烈。这一切已经随着贫苦的生活,痛苦而孤独的修炼记忆,一起深入到了骨髓里。

    朱莉很聪明,也很果断。当她明白自己已经不可能靠自己的努力更进一步的时候,她就果断的放弃了修炼。转而将所有精力都集中在自己剩下的唯一本钱——美貌上。

    朱莉的漂亮,是一种清纯中隐约流lù的妖娆。这种全然相反的混合魅力,对男人,尤其是学院中这些涉世不深的年轻人来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朱莉很明白自己的优势。她就像一只漂亮的蝴蝶,在男生群中飞来飞去,时而清纯羞涩,时而性感mí人。仿佛随时可以接近,又仿佛永远也抓不住她。

    学院中追求朱莉的人不少。而朱莉则会很果断的斩断一些平民男生的痴心妄想。

    从小就吃够了苦的她,现在需要的是身份地位和财富。只有嫁给一个贵族,才能彻底改变自己的人生。她不想把自己唯一的优势浪费在所谓的感情上。

    她喜欢睡觉到太阳洒过窗棂,喜欢在后花园花香鸟语的树荫下喝茶,喜欢用穿着鲸鱼骨衬里的裙子,成为舞会中众人瞩目的明星,喜欢用牛奶漫过自己交nèn的肌肤……

    这一切或许这些都会被人骂做无所事事,骂做虚荣而肤浅,但她一点也不在乎。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其他人的看法,对她来说都不过是耳边的清风罢了。

    不过,想要嫁入豪门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除了森严的等级制度会让贵族们对任何一个试图进入家族的平民说不之外,贵族婚姻中的利益交换规则,也是横在前路上的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山。

    为了家族的强大,贵族通常都会把婚姻当作一场交易。要么带来财富,要么带来力量,要么带来更高的地位和权势,最低也要以此保证家族的稳定。

    而朱莉,除了她自己的美貌之外,没有任何的背景。她的父母只不过是一对老实巴交的平民,家里除了她以外,还有一个白痴的弟弟和一个年幼的妹妹。

    这样的家庭,不但给不了她任何帮助,反倒还眼巴巴的指望着她改变家里的处境。

    因此,一切都只能靠朱莉自己去实现。她必须要很小心的选择对象,很小心的识别这些贵族子弟们的赞美、恭维、甜言mì语和精美昂贵的礼物背后的真实面目。

    在这个世界上,和朱莉一样想法的女孩并不少。不过,她们中的大多数,最后都是被人哄上了床之后,弃之如履。

    朱莉很清楚这一点,她必须用自己的智慧做到既不能让对方得逞,也不能让对方失去耐心,更不能得罪对方。

    原本这一切,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甚至游刃有余。可是,随着春季试练的到来,她发现,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在学院通知下达的当天,就垮塌了。

    朱莉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她为了能够取得一个好一点的成绩,找了好几个追自己追得最狠的贵族男生。

    第一个男生很惋惜的告诉她,他加入的是别人的队伍,他只是其中的队员,做不了主。第二个男生说,他的队伍有家族长辈的意志,没有办法帮她。

    第三个男生把拒绝的责任推到了一个和朱莉有矛盾的贵族女生身上,第四个男生则干脆连见也没有见……

    朱莉很清楚这个世界有多么的现实,可她没想到,会这么的冷酷。

    不过,再怎么样,春季试练都是必须要进行的。

    学院试练报名截至的最后一天,朱莉加入了妮可的队伍,坐上了去美丁城的公共马车。

    那原本是一次无奈而无聊的旅程。可没想到,因为罗伊的出现,他们竟然击杀了一只超五阶魔兽,并以此奇迹般的得到了学院春季试练的年级第一名。

    春季试练是学院最为重要的考核之一,不但学分占成绩中的很大一部分,而且奖励也极其丰厚。去年的第一名不但得到了一套四级以上的功法,价值超过三千金路朗的武器装备等奖品,还获得了每人三千点的幻界塔积分。

    幻界塔积分,简称幻塔分,是学员进入幻界塔修炼时候的必须品。

    因为幻界塔能够极大的提升修炼速度,因此,对争分夺秒想要提升自己实力的学员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骑士训练营的地位有很大一部分都因为幻塔而得来。

    不过,幻界塔的容量毕竟有限,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去,也不是有钱有势就能更多占用的。

    学院分配幻界塔使用时间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成绩。

    成绩越高,天赋越好的学员,使用幻界塔的时间就越多,反之越少。不过,无论天赋有多么出众的学院,一年分配的幻塔分,也不过区区一千多分。

    而去年试练第一名小队奖励的幻塔分,却是每人三千分。

    这一切,在今天之前,是朱莉连想也不敢想的。就像是一场梦。或许是梦得太过美好,反而让她产生了一种严重的不真实感。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尤其是在今天返校的时候,一走进学院,她就发现以前她认识的那些贵族学员们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劲了。

    以前,她是他们圈子里的人。而今天,她却走在一群平民学员之中,力压所有曾经拒绝过她的的贵族小队,成为了春季试练的冠军,得到连他们都想得到的那些奖励。

    朱莉的心情很矛盾。

    她很清楚今天过后,自己在原来费尽心机才拥有一席之地的贵族圈子里会受到怎样的排挤,可是,她不想放弃自己付出了努力才得到的奖励。这不是骗来的,不是别人送的,而是她咬着牙,在危险重重的战斗中得来的。

    朱莉低下头,走在罗伊的左边。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不知道为什么,身边的这个黑发男孩,总是能让她感到安心。杀藤木猿的时候是这样,遭遇斐列骑兵的时候也是这样。

    不过,朱莉尽量避免目光接触的动作不但没有起到作用,反倒让一些人愈发来劲。尤其是那些以前认识她的贵族子弟们,更是一个个如同狼一般的盯着她,面lù冷笑。

    终于,在中央大楼的广场上,一群面sè不善的贵族子弟直端端的迎了上来。

    一看见领头的昆西和布鲁诺两个人,朱莉就知道糟了。

    昆西来自东部的一个老牌贵族家族,其家族不但在东部颇有势力,而且还是第一训练营的资助者。

    他最好的朋友布鲁诺的身份也和他差不多。因为他们的家族世代交好,因此,昆西和布鲁诺在第一训练营的贵族当中自成一派,身边有不少的追随者。

    今天,昆西和布鲁诺的家人也跟随他们一同来了训练营。刚才在人群中,好几道不屑的目光就是他们投过来的。

    在朱莉的追求者中,昆西和布鲁诺是她最狂热的追求者,也是最可能娶她的人。

    因为昆西和布鲁诺的家族都是属于那种不怎么参与政治斗争,却把自己的领地经营得如同铁桶般泼水不入的家族,因此,他们对婚姻中的利益关系并不是太在乎。

    从族谱上看,两个家族都娶过平民的女子。许多人甚至还娶了好几个平民女子,很显然,对他们来说,满足情yù远比利益更重要。

    以朱莉的身份,一旦嫁给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能获得正妻的位置。可偏偏,这两个人都是朱莉最讨厌的人。

    昆西狂妄自大,布鲁诺则yīn损狡猾,他们的家族教育,不但没有赋予他们一个贵族应有的素质,反倒让他们养成了的骄奢脾气,嚣张跋扈,为所yù为。

    朱莉虽然虚荣,但认人的眼力绝对比大多数人都要高明。平时见到昆西和布鲁诺都是能躲就躲。

    而昆西和布鲁诺则没有这样的觉悟。在他们的观念里,他们看上的人,就是他们的禁脔,谁也别想接近。

    此刻,一看见大步迎上来的昆西和布鲁诺那铁青的脸sè和yīn冷的目光,朱莉就知道,别说自己,就算有九头牛在后面拉着,也无法阻止一向无法无天的他们了。

    所有的一年级学员中,最恨妮可小队的人就是昆西、布鲁诺和他们的一帮试练同伴。战斗力评分高居前五的他们,原本可以进入前三名。是妮可小队硬生生把他们给挤出来的!

    这件事已经在学院中传得沸沸扬扬,平民学员还只是单纯的羡慕妮可等人的好运气,而那些平日里和昆西有矛盾的贵族子弟们,则一直在拿这个事情奚落昆西。

    这股怒火,早已经埋在了昆西的心里。如果说,这还不足以让他们失去理智的话,那么,当他们看见朱莉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卢克,门g猛这些平民男生走在一起时,他们就完全失控了。

    对这些贵族子弟来说,这帮该死的平民简直就是当众抽他们的脸!

    卢克,门g猛这些人是谁?

    是e大队的垃圾!是他们平时见面甚至懒得抬一下眼皮的贱民!他们能够进入学院,原本就已经是圣父开恩祖宗积德了。可是,他们不但以卑鄙的手段作弊,还大摇大摆的带着全学院都知道属于他们的女人在开学日所有人的面前招摇过市!

    几乎是在看见妮可小队的一瞬间,昆西和布鲁诺就已经迎了上去。

    “朱莉,过来!”拦住了众人之后,昆西的目光扫过妮可等人,冷哼一声,对朱莉道。

    四周一下子静了下来,而忽然被拦住的妮可等人,脸sè也一下子变了。他们当然知道昆西这帮人拦住自己是因为什么事情。对方的敌意,就如同一把明晃晃的刀子般不加掩饰。

    “还愣着干什么?叫你过来!”布鲁诺见朱莉面sè为难的站着不动,yīn冷地道。

    “昆西,布鲁诺,”朱莉面带微笑,轻轻上前一步,试图缓和情绪,“你们这是……”

    “怎么,拿了试练头名,就看不起我们这些朋友了?”布鲁诺不为所动,冷笑着对她道。

    这句话,直接击中了朱莉的要害。

    她知道,别说承认,哪怕只是保持沉默,她也将因此被挤到所有贵族学员的对立面。她可以不搭理昆西和布鲁诺这两个家伙,可她却不能失去那个圈子!

    “怎么会呢?我不过是运气好罢了。那比得上你们,硬碰硬也杀了一只五阶的灰岩地龙。”朱莉嘴角勾起一丝嗔怪的微笑,偷偷扫了一眼身边的卢克等人,慢慢向对面走去。

    她只希望,在自己走过去之后,能够化解眼下的对立。

    她看见,在昆西和布鲁诺那近乎挑衅的无礼眼神中,卢克等人的脸sè都已经变了,脾气直爽的门g猛和埃里克更是捏紧了拳头,毫不示弱的和对方对视。

    “赢得比赛很高兴吧?”布鲁诺虽然是在和朱莉说话,可yīn冷的目光却在卢克等人的脸上扫来扫去。

    “布鲁诺,我们到那边去好不好……”朱莉试图转移开话题。

    “问你话呢,婊子。”布鲁诺冷冷地道。

    这句话,让朱莉脑子一懵。她看着布鲁诺,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

    “不说话,看来是很高兴了。”一旁的昆西看着朱莉,脸上lù出一丝报复的快意,冷笑道,“为了这个,你让他们操了几次?”

    “昆西,你!”朱莉脸sè煞白,手脚冰凉。

    “瞧这一副无辜的模样,”昆西笑了起来,嘴角一勾道,“如果不是让他们过瘾了,他们作弊又怎么可能带上你?”

    “放屁!”脾气火爆的埃里克,再也忍不住了,一声怒喝,“谁作弊了,你才作弊!”

    他的话音还没落地,布鲁诺反手一记耳光就挥了过去:“没你说话的地方,闭嘴!”

    “啪!”布鲁诺的巴掌落在埃里克的脸上。

    时间在这一刻猛的一顿。布鲁诺是四星武装骑士,实力原本就比埃里克高得多,加之双方对面而立,距离近,出手也突然,埃里克一时间根本无法躲开。

    这一巴掌,让所有人都懵了。在场的人们都没有想到,布鲁诺竟然说出手就出手。而且是在入学日这样重要的会场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嚣张跋扈,竟至于斯!

    埃里克捂着脸,门g猛攥紧了拳头,卢克反手搭在了剑柄上。

    可就在最冲动的门g猛眼睛通红,一声虎吼,愤怒的挥拳冲过去的时候,人们看见,从斜地里伸出来的一只脚,已经当先一步,狠狠地踹在了布鲁诺的小腹上。

    是罗伊!

    妮可等人心跳骤然加速间,那黑发少年,如同一只豹子般冲了上去。耳边传来他的怒喝。

    “打!”

    .

    .

    .!。

裁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