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 第五章 书生(一)
    苗毅瞪大了眼睛看向迷雾深处,再次指去,惊讶道:“有人在里面弹琴!”

    “弹琴?”燕北虹无语,见苗毅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小拇指赶紧掏了掏耳朵,平心静气地集中精神去倾听。

    奈何听了半晌连个屁都没听见,更别说什么琴音,不由满面狐疑道:“老弟,想多了吧?”

    苗毅却确认自己没有听错,精神振奋地指着前面说道:“有人在里面弹琴,那就说明前面也是安全区域,我们再过去看看,前面踏足的人少,找到仙草的可能更大。”

    一回头,发现燕北虹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殊不知燕北虹压根就没听到任何声音,他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这种人往往眼睛里揉不得沙子。

    想拉他去做保镖没什么,明说出来就行,好商量,然而苗毅的这个‘借口’让燕北虹感觉到了苗毅的心术不正。

    苗毅之前借刀杀人的心机燕北虹已经领教过,如今自己身怀仙草,万一这小子起了歹念,搞不好会闹得自己阴沟里翻船。

    所以,燕北虹好不容易对苗毅建立起的一丝信任瞬间全无,当场解下身上抢来的包裹,取了一点食物塞怀里,大部分的食物连同包裹扔到了苗毅的脚下。

    “老弟既然不听劝,我能做的就是这些了,咱们后会有期!”

    燕北虹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此举闹得苗毅有点莫名其妙,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目睹燕北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迷雾中后依旧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也只能认为燕北虹是不想再陪自己冒险。

    大半个月过去了,自己一株仙草也没找到,是去追上燕北虹,还是再继续寻找?凭燕北虹的身手,有他作伴一起回去应该比较安全…

    苗毅独自站在山头犹豫良久,想到弟弟妹妹的将来,回头看向琴声传来的地方,呢喃自语道:“别人敢去的地方,难道自己不敢去?”

    仰天深吸一口气,收拾了心情,坚定了意志,捡起地上的包裹上肩,迎着琴音来的方向,大步向山下走去。

    他一到山下,遥遥传来的琴音似乎极不平静地乱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苗毅走了一段路后,发现这里的地势似乎异常平坦。

    他顺着琴音传来的方向走,可是走了好远一段路,琴音似乎永远一直在前方不远处,你好像永远无法接近,让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根本就不是琴音。

    苗毅不由伫足犹豫。

    离他不是很远的地方,迷雾环绕的耸峙山峰之上,坪台一座,一张石桌上,横着一只长达一丈有余的巨型古琴。

    古老的琴身上,浮雕有日月星辰,沧海桑田。

    三只龙头出沧海,回首雄视日月星辰。

    三条龙的龙身悍然是琴弦,分三色,精致无比。

    凑近了还能看到琴弦上的龙鳞及蜷缩的四爪,加上栩栩如生精雕细琢的龙头,一不小心还让人误以为这琴弦是龙缩小变的。

    看得出来,古琴上原本应该有八条这样的龙弦,不知何故,如此巧夺天工的古琴竟然毁了五根琴弦,只剩三根。

    一身材高挑的男子站立在石桌古琴旁,素白色的儒生长袍,外披一件轻薄如纱貌似洗得发白的朴素青色披风,衣服材质似乎都很普通,如果不是发型的原因,容易让人误会成一个穿得比较干净的寒门书生。

    干干净净的长发倒披后背齐腰,天庭光洁饱满。

    可惜了满头的乌黑油亮长发,不美之处在两鬓的霜色。

    两鬓白发苍苍,各分一缕垂于两旁胸前,又各分一缕白发侧收于脑后,结一小辫于后脑勺,约束住了倒披后背的黑色秀发不至于散乱。

    这‘书生’的面容虽是中年男子的成熟模样,却帅气到几乎让人无法形容。

    鼻梁英挺,眉目间刚柔并济,眼若丹凤,眸若寒星,面颊刚毅中透着江山柔情,唇线的刚柔一吻能醉美人。

    整个人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一眼看去,正气和妖气并存,高贵与平凡同在,霸气与温和共生,侠骨和柔情都不缺,回眸间会不经意流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有一种词叫做风情万种,可他的风情万种和形容女人的风情万种不一样。

    还有一种形容女人的词也可以用在他的身上,那就是风华绝代!

    这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男人,世间难求!

    迷雾飘渺的山巅,‘书生’笔直屹立在石桌古琴旁,目眺远方,一手后背,一手五指云淡风轻,轻轻拨弄着三根琴弦,苗毅所听到的琴声正是出自他手。

    以这座山峰为中心的方圆二十里之内是一个盆地,他发出的琴音就像蝙蝠声波一样,任何人的闯入都无法逃过他的耳朵。

    他无法确认苗毅是不是被琴音吸引而来,也有可能是误闯此境,但他察觉到了苗毅的犹豫伫足。

    轻松撩拨琴弦的五指不停,背在身后的手提到胸前,轻轻一拉披风的丝带结扣,解开。

    披风无分自动,飘起,飘离了他的肩头,飘走了,飘向了迷雾之中遁去。

    犹豫伫足的苗毅一怔,发现琴音似乎在移动,改变到了另一个方向。

    这是怎么回事?苗毅挠了挠头,有些忐忑地看了看四周,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再次向琴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山顶‘书生’微垂的双眸闪烁了一下,慢慢偏头看向了苗毅那个方向。

    他确认了苗毅的确是受到了琴声的干扰,他表面上波澜不惊,但是心绪上似乎受到了影响,五指撩拨的速度快了几分,琴音变得有些急骤。

    琴音数次改变方向,似乎有人在带着琴跑,苗毅被勾引得脚步加快,想看看到底是谁竟然有闲心在这里弹琴。

    他自己可能还没察觉到,他已经被琴声带得跑出了一个‘之’字形路线。

    而在那‘之’字路线之外,一只只撑着‘镰刀’体型巨大到可怕的黝黑螳螂,长有倒刺的节肢狰狞,如同穿着铠甲,须角相触,有的在交配,有的在用锋利吓人的咀嚼式口器啃咬捕猎来的血淋淋尸体。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飞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