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 第八章 老二老三
    苗毅八岁那年,家里遭了火灾,变成了孤家寡人,差点被送进‘慈愿府’。

    所谓的‘慈愿府’是地方上针对鳏寡孤独没有生活能力的人所提供的慈善场所。

    这是一个修行者完全主导的世界,强者把自己的塑像放在了家家户户,平民百姓奉若神明,每天都要对着神龛花上三个时辰来祈祷,贡献自己的愿力。

    而被送进‘慈愿府’的人,除了吃喝拉撒睡,几乎所有时间都要对着神龛祈祷,贡献自己的愿力,和圈养的猪没什么区别,过着非人的生活。

    幸好同是街坊邻居的陆雪馨父母及时收留了苗毅,否则十岁以下的孤儿统统都要送进‘慈愿府’。

    谁知两年后陆家又在一天晚上遭了火灾,陆家夫妇也葬身火海,留下了一个五岁的女儿。

    一时间苗毅成了大家嘴里的灾星,可偏偏有人不信邪。

    说白了是不愿看到两个孩子可怜,街上卖肉的张屠夫家又收养了两个孩子。

    结果又一个两年后,张屠夫夫妇在外面干活的时候遇上了山火,又一对好心人葬身火海,又一个小孩成了孤儿,于是苗毅成了大家嘴中的‘天煞孤星’,再也没人敢收留。

    幸好在张屠夫家的这两年,苗毅也不是白呆的,他不想带着‘妹妹’陆雪馨吃白饭,经常主动帮张屠夫打杂,于是学会了杀猪。

    那年苗毅十二岁,捡起了张屠夫留下的杀猪刀,准备凭自己的能力养活弟弟妹妹。

    可是这个时候城里负责管理这一带的黄保长却带着人找上了门,因为张小胖子和陆雪馨没有大人照顾,又都没有满十岁,要将两人当做孤儿送进城里的‘慈愿府’。

    苗毅当时就急了,背上背着陆雪馨,一手牵着张小胖子,一手握了把杀猪刀和众人对峙,死活不肯让人把弟弟妹妹给带走。

    自己成孤儿的时候,陆雪馨的父母没有让自己被送进‘慈愿府’,自己和陆雪馨双双成为孤儿的时候,张屠夫夫妇也没有让两人被送进‘慈愿府’,苗毅又岂能眼睁睁看着养父母的儿女被送进慈愿府。

    当时急红了眼的苗毅知道来硬的没用,自己小小年纪搞不赢一帮大人,面对黄保长等人的时候直接豁了出去,朝四周大喊求救,惹得一群街坊邻居跑来围观。苗毅趁机请求大家主持公道,然后直接用杀猪刀在自己大腿上插了一刀,表明心迹,宁死也不会让弟弟妹妹去慈愿府,说自己有能力养活弟弟妹妹。

    看着大腿上血流如注的苗毅,街坊邻居为之动容,于是都让黄保长不要太缺德。

    在街坊邻居七嘴八舌的压力下,黄保长也不好做太过引起众怒,毕竟大家平常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街坊邻居,只能恼羞离去。

    也因此,黄保长家对苗毅似乎一直不怎么感冒,其子黄成经常会来找苗毅的碴。

    不过对苗毅来说,这都不重要。总之从那天起,他不管多苦,小小年纪就靠着杀猪为生,不但养活了弟弟妹妹,还努力供弟弟妹妹去读书,只要一般人家小孩能享受到的待遇,他都努力去提供。

    而兄妹三人所住的宅子正是张屠夫夫妇遗留下来的,所以邻里之间平常都叫苗毅作张家老大。

    听到熟悉的称呼,看到熟悉的人,苗毅终于确认自己真的从万丈红尘出来了。

    回首身后接天连地的诡谲雾海,一时间竟然有些悲喜交加,外人无法想象里面的凶险,多少次死里逃生,自己终于出来了!

    也安全了!为了维护次序,古城的城墙上有仙人驻守,就算大家知道他身上有宝物,也没人敢在这里抢劫。

    但他心里多少还是保持着警惕,没有搭话,在大家的注视下,迅速脱离了人群,向古城方向走去。

    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苗毅的包裹上,在猜测他在里面有没有找到宝物,毕竟被吓得空手而归出来的人也不在少数。

    古城离波澜诡谲的‘万丈红尘’只有两里地,苗毅所在城郭居民的祖先,最早的时候就住在这座古城内,但是一番惊天动地的剧变出现这座绝杀大阵后,一天大半的阳光都被那茫茫血雾给遮挡。对普通人的生活来说,缺失一半的阳光会造成不小的影响,譬如简单的晒衣服,于是迁到了十几里外的地方重建了一座新城。

    而每当‘万丈红尘’开启的时候,地方上都会组织人翻修古城,迎接大量修行中人的到来。

    兄妹三人约好见面的地方在古城墙旁的一棵老柳树下,一棵几年前被雷给劈死了的老柳树,兄妹三人这次来却惊奇地发现已死的老柳树居然又复活了,于是约定树下见面。

    树荫下,一个肥嘟嘟圆肚皮的小胖子,机灵狡黠的目光中透着焦虑,不断四处张望。

    一个梳着丫头辫子的小丫头,背靠老柳树坐着,粉雕玉琢,天生的美人胚子,却是两眼红肿,似乎哭过。

    “大哥会不会已经死了?”小丫头抓着小胖子的裤管呜咽道。

    小胖子呸了声,“乌鸦嘴,没听街坊邻居说嘛,大哥是‘天煞孤星’,别人死光了也轮不到大哥死。”

    话虽这样说,可他充满焦虑的眼神却出卖了心中的想法,万丈红尘开启前的几个月,大哥突然让他学习杀猪,那时他就知道大哥已经做好了万一的准备,一旦大哥出了事,他也好有一门手艺照顾妹妹继续维持生计。

    兄妹两个都不想大哥去冒这个险,可是却拦不住。

    小胖子年纪大一点,知道大哥的想法,街坊邻居都说大哥是‘天煞孤星’克死了兄妹两人的父母,也许是为了报恩,也许是心怀愧疚,也许是为了向街坊邻居证明什么,只要有机会,大哥就会豁出去为兄妹两个争取更好的生活,这次有机会让兄妹两个成为仙人,大哥更是不惜玩命。

    “呜呜,是不是我们连累了大哥?我听人说对面豆腐店老李家不肯把李姐姐嫁给哥哥做媳妇,就是因为家里有我们两个小累赘。”小丫头哭哭啼啼道。

    “老三,别哭了,哭得烦死了。”

    小胖子正拍着小丫头脑袋不耐烦之际,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喊道:“老二,老三。”

    小胖子和小丫头猛然抬头看去,只见一个像从煤堆里爬出来的人,正加快脚步跑来。

    “大哥!大哥!”

    小丫头惊喜一声,蹦了起来和小胖子一起冲了出去。

    兄妹三个抱在了一起,开心得不行。

    三人一分开,小丫头立刻帮苗毅拍打身上,小胖子则一脸猥琐地嘿嘿笑道:“老三还担心你会死在里面,老张我就说嘛,大哥是什么人,谁死也死不到大哥头上啊!”

    说完东张西望一番,鬼鬼祟祟地凑到苗毅耳边,低声道:“大哥,你亲自出马,有没有得手?”

    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也的确,张小胖子从小就无恶不作,喜欢干点偷鸡摸狗的事情,邻里之间恨得牙痒痒的时候,后悔当初怎么没让这小子给送进‘慈愿府’,也好少一祸害。

    苗毅拍了拍鼓鼓囊囊的胸口,暗示了一下。

    “真的?”张胖子和陆丫头顿时眼睛一亮。

    苗毅微微摇头,看看四周,示意不要声张。

    张小胖子像偷了鸡的狐狸一样,双手抱着肥肚子,嘿嘿一阵道:“妈的,老黄家不就是生了个漂亮女儿送给了仙人做侍女嘛,靠女儿混了个保长做就敢老是欺到我们头上,回头等我们那啥了,看老张我怎么收拾黄家,尤其是黄成那王八蛋,非把他蛋给捏出来不可,有仇不报非君子,都给我等着!”

    他这里得瑟着,苗毅却是脸色一变。

    俗话说冤家路窄,这里说到黄保长,就看到黄保长领了十几个提刀的人出现。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飞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