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 第三十七章 卧龙出山
    “不是。”苗毅连忙摆手,有点不好意思开口,可对他来说事关重大,不得不问个明白,“那这浮光洞怎么办?我要不要留下来驻守?”

    “敢情你还真以为你是浮光洞的洞主了。”秦薇薇一脸讥讽。

    苗毅语气凝重道:“难道山主会说话不算话?”

    “……”秦薇薇被他如此直接的话给堵得噎住。

    回头大步向殿外走去,“山主自然不会食言,可分封领地的事情也是战后论功行赏时的事,轮不到你现在想入非非。你如果再不走,那就是叛逃,我可以一枪戳死你!”

    若不是父亲大人看中,她真有一枪戳死他的冲动。

    因为她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苗毅在山谷中那满是无奈的一吼,令她很是震撼,还以为这家伙是难得一见的血性男儿,谁知也是个见到利益就走不动路的家伙,早知道当时就让他多吃点苦头。

    贱人!苗毅心中暗骂,心想等老子有了实力,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有实力那也是有了实力以后的事情,至少他现在还得老实点。

    跟在秦薇薇屁股后面跑出后,杨庆已经率领大批人马轰轰烈烈出发了,秦薇薇的手下也都上了龙驹听候命令,阎修和原浮光洞的另两名降卒也在其中。

    秦薇薇翻身上了新领来的龙驹,弓箭披身,蛇矛长枪在手,长枪一扬,正要喊出发,却发现苗毅孤零零在一旁东张西望,好不嚣张,简直不把众人放在眼里,最重要的是不把她这个百花洞洞主放在眼里。

    蛇矛长枪指向苗毅,秦薇薇沉声道:“临阵怯战,莫非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苗毅哭笑不得道:“我的坐骑还没回来!”

    秦薇薇无语,这才想起这厮的坐骑被这厮提杆枪给吓跑了,发现自己快被这厮给气糊涂了。

    不过秦薇薇可不会跟他客气,而且还找到了报复的快感,冷笑一声,“自己惹出的祸,你自己想办法,跟不上队伍以叛逃论处,杀无赦!”回头扬枪指向大队人马消失的方向,“出发!”

    她一马当先,率领众骑风驰电掣而去。

    幸好边上还有个阎修帮衬一把,阎修急驰而过时,突然伸手拽了苗毅一把,苗毅翻身而上,两人共乘一只龙驹跟在队伍后面。

    阎修也正有话问他,悄悄以法传音问道:“杨庆真的让你做浮光洞洞主了?”

    “你看我现在的待遇像做了洞主的样子吗?”

    阎修惊讶道:“不会吧?杨庆当众许诺的事情,岂会反悔?以后让他的部从该如何看他?”

    “也没有反悔,刚提到这事,就被‘黑炭’那厮给搅黄了,好像是战后论功行赏的时候才会确定下来。”苗毅东前前后后东张西望一翻,偏离了话题,“黑炭那家伙不会真的吓跑了不再回来吧?”

    “不会,肯定是躲回卧龙谷去了,那里是他的老巢。”阎修很确定,毕竟也认识黑炭这么多年了,对黑炭的秉性还是有所了解的,“老弟,你的伤这么快就好了?”

    苗毅看了看双手,“杨庆用星华仙草帮我治好了。”

    阎修惊讶道:“杨庆亲自帮你治好的?”

    苗毅把当时的情形大概讲了一遍,稍加默然后,叹气道:“我不是因为投降了他才帮他说好话,也不管杨庆是故意做作的还是怎么样,总之我感觉杨庆那人好像挺不错,比袁正昆好,也许我们这次投降是对的。”

    什么叫收买人心?这就叫收买人心,很显然,杨庆的举动得到了苗毅的好感。

    阎修也陷入了沉默,他当然明白杨庆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做,也不会对每一个人都这样做,而是因为苗毅拼死一战,博得了杨庆的欣赏,才会得到杨庆的特殊关照。

    不说杨庆,就连他阎修自己,也被苗毅当时悍不畏死枪挑四名修士又独自以一战五的情形给震撼得不轻。

    此时苗毅的话更是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冲击,苗毅拼死一战的结果是,不但有可能以白莲一品的修为当上浮光洞洞主,而且还得到了杨庆亲自给疗伤的待遇。

    而他呢?空有白莲三品的修为又如何?他好死不如赖活、安全第一的观念彻底动摇了,夫人罗珍不甘屈辱拼命搏杀的情形更是让他缓缓闭上了双眼,心中满是凄凉和悲哀。

    一只系在腰上的酒葫芦被阎修摘下,甩手远远扔了出去。

    “老弟,你如果真做了浮光洞的洞主,可不能忘了老哥我啊!”

    “放心,不会让前辈吃亏。”

    “老弟,有句话不知该不该问。”

    “但讲无妨。”

    “你不过白莲一品的修为,怎么能承受住二品和三品修为所施加的法力压力,而且还能在压力下反击?”

    苗毅奇怪道:“难道同样的情况下,别人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吗?”

    “也许能承受二品的压力,但是绝不可能像你一样,不但能承受三品的压力,还能自如地进行反击!看你的情形,我估计白莲四品的修为也难以施法压住你,除非跨过了白莲五品这个白莲境界的分水岭,能把法力炼虚成实,直接采取法力攻击,就像秦薇薇打伤你那样。”

    “是这样吗?”

    “一般情况下是这样的,至少你是我第一个看到的例外。”

    这话让苗毅脑海中突然闪过了老白的话,想起了自己长年累月面对瀑布冲击的情形,想起了老白让自己潜入海底修行时说的话:把深海的压力当做是强大对手施展的法力压迫,要习惯并且适应在这种强**力压迫的情况下发动进攻!

    瞬间,苗毅眼睛一亮,找到了原因。

    很显然,当初哪怕老白对他讲再多的理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是永远无法深刻体会的,但是经过这一次的实战,他终于明白了。

    他现在才隐隐有些明白,老白其实早就给他打开了一扇门,至于门后面藏了什么宝物老白没有说,也许老白也不知道,毕竟老白不是修士,要靠他自己去理解,去寻找门后藏匿的宝藏……

    希律律!身后传来熟悉的鸣叫和马蹄声,把苗毅从思索中拉回了现实,回头一看,胖嘟嘟的‘黑炭’四蹄飞扬,如闪电般疾驰而来。

    阎修没有猜错,黑炭的确躲回了他的老巢卧龙谷,而且是就地撒欢打滚。

    不过当隆隆蹄声远去,整个浮光洞一带陷入死寂后,黑炭又爬了起来。

    跑到浮光大殿外长鸣几声也没人理它,整个浮光洞空无一人。

    罗珍死了,苗毅和阎修也不要自己了吗?扔下自己不管了吗?

    于是它立刻调头狂奔,朝着隆隆马蹄声消失的方向追来。

    它再次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在落后其它龙驹那么久的情况下,竟然还飞速追了上来。

    就如同它在战场上一般,以如此肥胖的身躯超过其它龙驹的速度,只有它能追上敌人,而敌人追不上它。

    c

飞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