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飞天 > 第七十六章 秦薇薇凌乱了(一)
飞天 第七十六章 秦薇薇凌乱了(一)
    苗毅摆了摆手,没有多说什么,对两名侍女也不太上心,直接扔给了阎修管教,转身大步离去。

    大殿外,事先得到招呼的朱天表已经换了身衣服候着。

    苗毅刚出来,黑炭便从后面冲了出来,张嘴咬住了苗毅的衣服,拖着不放。

    朱天表看得直皱眉,感觉黑炭这畜生有点过分了,这里是东来洞议事的大殿,这畜生却当成了马圈跑进跑出,上梁不正下梁歪,都是被主人给惯的,狠狠抽几鞭子就老实了。

    苗毅可不舍得用鞭子抽,救过自己的命不说,跑得比别人快就是优势,还能打个杂抓条鱼之类的,用过的人才知道好处。

    回身拍了拍黑炭的脑袋,“我有事出去,不方便带你,你自己去湖里玩,里面有鱼虾吃。”抬手指向湖泊方向。

    黑炭松开了嘴,摇头晃脑打了个响嚏,健足飞落在广场上,撒开四蹄狂奔而去。

    心里有点反感黑炭不守规矩的朱天表,表面上却恭维道:“洞主的坐骑竟然还通点灵性,直接对它说话也能听懂,不是我等坐骑能比,都是洞主调教有方。”

    这人跟个闷葫芦似的,连拍个马屁都让人感觉怪怪的。

    苗毅呵呵一笑,知道这都是好听话,黑炭的德性不讨外人喜欢他知道,譬如秦薇薇就想弄死它,不过偶尔享受下拍马屁的滋味还是不错的,虽然这马屁拍的不怎么样。

    山门外,有东来城主留下的两匹骏马。

    去城里巡视骑龙驹太显眼,看不到自己想看的东西,苗毅也想看看许信良这个城主到底能力怎么样,如果不行,耽误了愿力珠的上缴,自己这洞主只怕也做不长久,该换个城主还是要换的,送了礼来也没用。

    出了山门的苗毅和朱天表扬鞭而去……

    镇海山,盘坐于静室内的秦薇薇缓缓收功压双掌于丹田,眉心一朵花开六瓣的莲花光影栩栩如生。

    待她双眼一睁,恭候在旁的红棉、绿柳齐齐欠身欢喜道:“恭喜山主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秦薇薇收了法力,吐出嘴中的愿力珠收起,伸出双腿下了石榻,笑着摇头道:“不过刚突破到白莲六品而已。”

    能看出嘴上这样说,但是脸上掩饰不住的喜色说明了她的心情。

    两名侍女笑而不语,齐齐伸手为她宽衣解带。

    衣衫旁落,很快,一具前凸后翘的傲人羊脂**暴露在了静室之中,白皙节点芳草萋萋,估计连女人看了也会心跳加速。

    一双洁白无瑕的**玉足慢慢蹚入温水池中,娇躯蹲入水中坐下,池水刚好没过丰满顶红的胸口,十分诱人。

    红棉和绿柳帮她解开了秀发,两人一起帮她慢慢清洗着。

    红棉一双手拿着白毛巾擦过秦薇薇饱满胸口之际,轻笑道:“山主真是好身材,放着这么好的身段不找个双修的官人,实在是可惜了。”

    “谁说不是。”后面擦背的绿柳笑嘻嘻接话道:“简直是暴殄天物!”

    秦薇薇俏脸一红,瞪眼道:“两个不知羞的小妮子!”立刻动手收拾两人。

    一时间浴池里水花四溅,两个丫头不敢还手,只能不断求饶。

    打闹完了,红棉一脸正经地说道:“山主,告诉你一个秘密,府主曾私下招我们两个问过话。”

    展开一双玉臂给两人擦拭的秦薇薇立刻好奇道:“府主招你们问了什么?”

    绿柳窃笑一声,“府主向我们两个打听,问你有没有心怡的男人,说如果有的话,就立马告诉他,他会想办法暗中为你安排。”

    秦薇薇粉脸再次一红,啐道:“爹好没正形!那么多大事不操心,尽在这种事上瞎费心思。下次他再问,你们就告诉他,说我不找,一个人挺好!”

    红棉吃吃笑道:“我们可不敢这样对府主说,到时候还以为是我们教唆的,还是等你找到了心怡的男人后,我们再回话比较妥当。”

    “不找!”秦薇薇冷笑道:“男人有什么好的,没一个好东西。”左右回头看了眼,“你们幸好是跟了我,若是跟了男人,你看那些男人对待侍女的嘴脸,说是侍女,最后还不都是成了通房侍妾,想想都恶心!”

    绿柳悄悄吐了吐舌头,不敢接话,这可是连府主也骂了进去呢。

    红棉笑道:“那山主就再等等,我们帮山主留意一下,看有没有身份条件配得上山主,又不和身边侍女睡一起的男人。”

    “没羞没臊,你们两个是不是都思春了?改天送你们两个给男人做通房侍妾去!”秦薇薇冷哼哼威胁一声,随后岔开话题问道:“外面没什么事吧?”

    问到了正事,红棉收了笑脸,正色道:“没什么事,就是东来洞连夜派人送了奏表来,信使还在山内候着,等候山主的训示带回复命!”

    “东来洞?那家伙才刚去,这么快就上了奏表,不是在敷衍我吧?”一想到苗毅,秦薇薇就没好气,回头道:“把奏表拿来。”

    “是!”绿柳迅速起身离开浴池,擦了擦身子,披了件长袍遮身,快步离开了。

    没多久又回来了,取了装了奏表的密封盒子来,当场打开放在了水池边。

    秦薇薇将乌黑秀发侧挽垂在雪白肩头,背靠在了岸边,伸手到盒子里一摸…

    怎么这么多奏表,那家伙难道写了长篇的诗词文章不成?

    拿了一块玉牒注入法力查看,看完一块又迅速看另一块。

    结果不看还好,一看就傻眼了,先是发愣,接着表情越来越凌乱。

    看完后,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稀里哗啦,把所有奏表又仔仔细细给看了遍。

    看完第二遍还不放心,再次仔仔细细检查,看有没有动手脚的地方。

    玉牒最后放在了岸旁,秦薇薇眉头紧皱,眼中不时闪过迷惑和不解,嘴里还不时嘀咕道:“这家伙搞了什么……”

    不敢打扰山主公务的红棉和绿柳都看出了秦薇薇有些不对,也不知道那位苗毅苗洞主写了什么奏表,竟然能把山主给搞成这样,可是也没见山主生气啊!

    红棉和绿柳面面相觑,看看玉牒奏表的数量还真够多的,一个东来洞的奏表抵了整个镇海山各洞洞主送来的奏表。

    c

飞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