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飞天 > 第七十七章 秦薇薇凌乱了(二)
飞天 第七十七章 秦薇薇凌乱了(二)
    等了半晌,见秦薇薇迟迟出神没反应,红棉试着轻声问道:“山主,是不是东来洞出什么事了?”

    “……”回过神来的秦薇薇思绪仍有点混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微微抬手道:“你们看看,帮我分析下东来洞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侍女的身份,这种东西,没有山主发话,两人是不敢看的。

    因为秦薇薇失态的样子,两人也很想知道玉牒里写了什么,现在有山主发话,两人迫不及待拿了玉牒查看。

    不看不知道,看过后,两个女人也凌乱了。

    两个女人互相交换着看过后,也显然有和秦薇薇一样的疑虑,担心是不是作假的,又再次查看检查了一遍,两遍。

    然而十份奏表,明显都是十个不同法力的人注写的,施法打下的签名法印更是假冒不了的,这东西就像每个人的指纹一样。

    最终抱着玉牒的绿柳怔怔道:“那位苗洞主好厉害!一夕之间就把整个东来洞部从给收服了!”

    思考中的秦薇薇闻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回头看来,讥讽道:“就他那修为,你觉得可能吗?”

    红棉嘀咕道:“是有点古怪!”

    两人长期在秦薇薇的身边,对于如今南宣府的情况也是知道的。

    对于府主杨庆来说,把蓝玉门引入治下,就是引狼入室。

    其实一开始杨庆并不急于造反,还想再慢慢积蓄实力,可原府主卢玉不可能看着杨庆做大,下了法旨调杨庆到身边任职,想架空杨庆。

    杨庆知道,一旦去了卢玉身边,卢玉就不会再给自己出头的机会。

    正是因为卢玉此举,才逼得杨庆不得不当机立断,答应了和蓝玉门合作,一举诛杀卢玉攻下了南宣府。

    杨庆和蓝玉门固然是各自获利,可是有些事情双方都心知肚明。

    蓝玉门知道杨庆不是个甘于人下的人,一定会想办法斩断蓝玉门对南宣的影响。

    而杨庆也知道蓝玉门虽然现在还不敢乱来,但是一旦借由这次的进入,慢慢打通了上下的关系,肯定会想办法将他杨庆取而代之。

    杨庆敢造反也正是因为这些年来多少在体制内经营了些人脉,殿主身边有人帮助说话,否则杨庆就算打下了南宣,得不到殿主那边承认,南宣也没他的份,反而搞不好要担上造反的罪名。

    蓝玉门不敢造次,缺的也正是这个人脉,不敢和庞大的体制势力对抗。

    可要是理顺了关系,蓝玉门在南宣府治下的人可比杨庆的人多,一旦对杨庆发难,杨庆很难抵挡。

    双方都明白,合作是暂时的,顶多再过五十年,双方搞不好就要撕破脸,就看到时候谁势高一筹,总之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因为杨庆缺人的原因,这么大的南宣府虽然主要位置都被自己人给掌控了,但是次要的更多的位置却几乎都被蓝玉门的人给占了。

    不但是其他山头,镇海山目前也面临这个处境,秦薇薇同样面临下面蓝玉门的人阳奉阴违,只不过因为秦薇薇是杨庆的干女儿,受她直辖的蓝玉门弟子还不敢明着跟秦薇薇怎么样,现在多少要给杨庆点面子。

    可秦薇薇手下的洞主就没这面子,发来的奏表中,都在向秦薇薇发牢骚,说蓝玉门的人阳奉阴违之类的,事情不好做。

    手下九个洞主发来的都是诉苦奏表,结果实力最差的一个洞主,反而发来了唯一的喜讯。

    只有白莲一品修为的洞主,一上任就斩杀了一名蓝玉门白莲三品修为的弟子,这事本来搞不好会引得蓝玉门和杨庆之间起风波。

    结果好嘛!蓝玉门一致指责是那个叫宋扶的人罪有应得,列数宋扶其人的劣迹斑斑,在一致谴责,全力拥护洞主大人的所作所为,估计蓝玉门就算有意见也得没意见了。

    看到这个喜讯,秦薇薇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满肚子的疑惑,那混蛋才刚去,只不过一夕之间,就立马能把整个东来洞给经营得铁桶一块?

    尤其是蓝玉门弟子紧紧团结在苗大洞主的身边…开什么玩笑?让人想想都恶心反胃。

    这叫什么事?是在打其他九位洞主的脸,还是在打她山主秦薇薇的脸,难道他们都不如他苗洞主有能耐?难道她秦薇薇当初不想让苗洞主去东来洞赴任是愚蠢的行为?

    可要说是弄虚作假吧,这些人的证词又假冒不了!

    难道那个叫宋扶的人真的如此可恶?

    可这得可恶到什么地步,才能让所有蓝玉门弟子都看不顺眼?

    秦薇薇微微摇头,觉得也不对,那个宋扶就算再可恶,蓝玉门弟子也不可能一个个上奏表谴责,表态支持苗大洞主。

    那混蛋刚去,又那么低的修为,哪来那么大的威望?

    若说什么王八之气震服之类的,打死秦薇薇也不信。

    红棉、绿柳也紧奏着眉头,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不洗了,更衣,招那信使来见我!”

    秦薇薇哗啦一声从水中站了起来,上岸施法,羊脂**上爆出一团水雾,体表的水珠瞬间没有了。

    两位侍女立刻帮她穿上衣服鞋袜,秀发一盘,六根雪白的玉簪插成蝴蝶状锁住了脑后盘起的发髻。

    镇海山大殿内,面容娇冷的山主秦薇薇高坐在上。

    下站的单表义被问得心惊肉跳,然而不管秦薇薇怎么问,他都咬定是宋扶不服从洞主号令,以至山门被毁,又对洞主无礼才被洞主给诛杀以儆效尤。

    对于苗毅有无诛杀白莲三品修士的可能性,秦薇薇倒是不需要有太大的怀疑,浮光洞一战也看到了,后来苗毅去除鬼修的事情也听说了,两个白莲三品的修士都死了,就那厮一个人完成了任务回来,所以说苗毅杀掉一个宋扶完全有可能。

    可她不是傻子,这么简单就能让所有东来洞蓝玉门弟子一起跟着上表帮苗毅摆脱责任?

    “单表义,你确认没有什么在隐瞒我?”秦薇薇盯着下面冷哼一声。

    底层的人不清楚高层的争斗,单表义只知道自己亲自参与了杀宋扶的事,一旦承认了,别说东来洞那边的人容不下自己,蓝玉门的人还要报复自己,何况还关系到愿力珠成倍的获取。

    所以打死也不能说实话,单表义一口咬定就是这么回事,让秦薇薇有点无可奈何,隐隐感觉东来洞好像还真的被那混蛋给一夕之间经营成了铁桶一块。

    总不能说那混蛋天生好运,刚好撞上一大批死命效忠的人吧?骗鬼还差不多!

    c

飞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