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 第八十一章 招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青梅和青菊都有着白莲七品的修为,两人一起动手,单表义区区白莲二品的修为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说擒就被擒了,反抗也没用。

    秦薇薇瞥了眼被拖走的单表义,没有吭声,苗毅毕竟是杨庆钦点的人,她不给苗毅面子也要给杨庆面子,不好干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滥杀苗毅手下的事,但是杨庆可以做,做了也没人能说什么。

    单表义一下就懵了,稍微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被强行拖到了亭子外面,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他知道杨庆可能在吓自己,主要就是想问出内幕,可他更知道杨庆话已经出口了,如果不给出杨庆满意的答复,杨庆不会为了自己这个小虾米改口,杀了自己对人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

    “府主,我错了,我说,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府主,我说,我说……”

    被拖出亭外的单表义挣扎惊叫求饶,脸色都吓白了。

    凭栏眺望远处山峦的杨庆头也不回,只是从背后轻轻松出一只手来,抬了一下。

    青梅、青菊相视一眼,双双松开了单表义。

    惊魂未定的单表义慌慌张张、跌跌撞撞地跑进了亭子里面,噗通跪在了杨庆的身后,脸色惨白道:“府主,我说!”

    杨庆背对着平静问道:“蓝玉门的人为什么一起上表谴责宋扶?”

    “都是被苗洞主…被苗洞主给逼的!”

    异常艰难地说出这话后,单表义一脸苦涩,如果此事之后苗毅仍是东来洞洞主的话,今后东来洞怕是容不下了自己。

    青梅和青菊凝神倾听。

    秦薇薇亦是目光闪烁,谜底终于要揭开了吗?

    任谁都能猜出蓝玉门的人肯定是受到了什么压力,只是不知道苗毅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来压迫而已。

    “前因后果仔细讲清楚!”杨庆波澜不惊道。

    尽管是背对着单表义,语气也很平静,却给了单表义莫大的压力,因为单表义明白,只要被人家听出一点不对,对方一念之间就能决定自己的生死,自己连丝毫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禀府主,此事的确是蓝玉门的人无礼在先,苗洞主还未来东来洞之前,蓝玉门弟子根本不听从代管的号令,反而处处阳奉阴违、针锋相对,奈何他们人多势众,我们也拿他们没办法。那天苗洞主上任,一到东来洞山门前,见到无人看守山门,一声怒喝……”单表义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老老实实道来。

    从阎修三人闻声立刻赶到山门前开始,苗毅怒斥堂堂东来洞为何无人看管山门,阎修诉苦蓝玉门的不是。

    蓝玉门宋扶等人姗姗来迟,还出言奚落苗毅。

    听到这里,背对众人的杨庆已经微微眯了眯眼,眼缝中闪过寒光,苗毅是他派去的人,谁都知道苗毅是他的亲信,就连他的亲信上任,蓝玉门都敢这样怠慢,其他地方可想而知。

    “你们洞主当时是怎么应对的?”杨庆淡淡问道。

    单表义当即接话道:“当时洞主二话不说,直接喝令属下立刻赶往镇海山向山主汇报,说蓝玉门反了,吓了蓝玉门弟子一跳,一帮人这才勉强拜见苗洞主,结果苗洞主毫不给脸色,当场喝令白莲三品修为的宋扶看守山门,也不管宋扶答不答应,便直接驾驭龙驹对着他们冲撞了过去!”

    负手而立的杨庆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能想象到苗毅当时是何等的嚣张,咄咄逼人,寸步不饶,压根就不把蓝玉门的人给放在眼里,这才像是他杨庆亲自点将派去的亲信,给他杨庆长了脸。

    “后面呢?后面怎么又将宋扶给杀了?”杨庆问道。

    “其实宋扶不是洞主杀的,是属下、阎修,还有邱绍群联手杀的……”

    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单表义自然不会再隐瞒下去,继续娓娓道来。

    说苗毅召集他们三个商议,算准了宋扶要阳奉阴违,不会去看守山门,所以命邱绍群偷偷去把自己家的山门给砸了,准备趁机对宋扶发难,当时大家都觉得事关重大,怕会惹出事来,可是苗毅执意就是要拿宋扶开刀。

    后面邱绍群砸了山门,引发动静,苗毅借机发飙,趁着搜寻敌人把蓝玉门弟子给分散后,叫了宋扶去东来大殿问罪,宋扶不认罪,早就计划好的阎修、单表义和邱绍群已经偷偷摸了回来,随着苗毅一声令下,三人联手而上,将宋扶给斩杀在了大殿之内。

    接下来苗毅威逼利诱蓝玉门弟子,逼着大家硬写奏表,又逼迫蓝玉门弟子连夜重修山门,以及大家事后害怕抱团敷衍秦薇薇的事情也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说完后,单表义垂首道:“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青梅和青菊面面相觑,发现还真是小看了那位苗洞主,说是智勇双全也不为过,一到东来洞不过几个时辰,便以雷霆手段将整个东来洞给整得服服帖帖,真是好本事。

    秦薇薇银牙稍稍咬了咬红唇,谜底解开了,她现在反而有种早知如此还不如不解开的感觉,尽听了那小子耍威风的事迹,显得整个镇海山就那家伙有能耐,让她心里很不爽。

    杨庆微微闭眼琢磨了一会儿后,慢慢转过了身来,看着下跪的单表义道:“起来吧!”

    “谢洞主!”单表义神情苦涩地站了起来,不知道自己后面会有什么下场。

    谁知杨庆并没有为难他,反而说道:“今天你说的话不要让外人知道,你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也没人会追究你什么,以后东来洞再发生什么事,我许你暗中直接上报镇海山山主的权利,明白我的意思吗?”

    单表义一愣,随即一脸欣喜,明白了杨庆的意思,这是在告诉自己,他不会把这事给说出去,而且还亲自指定了他为东来洞内线,说明自己已经入了杨庆的法眼,真没想到坏事竟然变成了好事。

    “属下明白,属下遵命!”单表义惊喜抱拳道。

    这一惊一吓又一喜的,反差太大,差点让他有点转不过弯来。

    c

飞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