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飞天 > 第八十五章 无底洞(三)
飞天 第八十五章 无底洞(三)
    静室内的苗毅刚脱光了衣服泡进温度适宜的水池里,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儿,听到脚步声又睁开了眼睛看向石室门口,谁往这里闯?

    答案揭晓,有点局促不安的千儿和雪儿进来了,两人已经除了外衣,上身只有一条抹胸,下身则是一条笼沙短裤。

    那晶莹玉润的肩头,精致白皙的锁骨,还有如粉藕般的四肢,曲线玲珑的蛮腰,皆暴露在空气中。

    犹如含羞花骨朵的两位少女,穿着极少的衣服,红着脸捧着洗浴用品走来。

    苗毅张大了嘴巴,哑口无言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什么,脸唰的红了,迅速伸手抓了岸上的一件衣服到手,直接摁进水里捂住了裆部,紧张道:“你们两个进来干什么?”

    “侍候洞主沐浴!”两人齐齐红着脸说道。

    苗毅紧捂住下体,连忙摇头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这是婢子们应该做的。”

    两位侍女牢记着阎修之前的话,硬着头皮放下了东西,伸出白皙小腿下了水池,也不管苗毅同意不同意,一个伸手帮苗毅散开了头发,一个拿着舀子舀水帮苗毅淋湿肩头。

    苗毅实在是窘迫得不行,甚至有点恼羞成怒,然而有些东西是男儿本性。

    两位少女一下水,轻薄半透明的短纱衣如何奈得住泉水的风流,被水浸透的若隐若现,还有那处子体香,让苗毅瞬间心跳加速,不敢再看下去,要轰两人走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

    可是也不敢再盯着两人欲遮半露的身体看,只能闭上了眼睛,双手捂紧裤裆,任由两人的柔荑触碰自己的身体,那指尖划过肌肤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一阵哆嗦。

    不过渐渐也就适应了,适应之后感到说不出的舒服,就是两手紧捂裆部始终不肯放开。

    须知东来城把这些少女挑选出来要奉献给仙人之前,就专门请了人来调教,自然也是为了取悦仙人,所以各种侍候人的技艺那都是练了又练的,拿不出手的东来城也不敢献出……

    坐镇一方的修行洞府环境都不会太差。

    青山如梦,山峦石径之间,有飞禽走兽,一群人,转奇峰,观林海,听泉水叮咚。

    王子法等一帮师弟师妹们领着郑师兄欣赏东来洞的风景,熟悉东来洞的环境,一个个对师兄恭敬有加。

    “六圣分据天下,受其辖制的各路洞府亦占尽天灵地秀之地,是个好地方!”

    几人走进一座山亭之内,听着师弟师妹介绍的郑金龙环顾四周的美景由衷感慨一句,区区一个东来洞的山景竟然不比堂堂蓝玉门的差。

    他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几人从师兄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

    陪在一旁的王子法笑道:“如今我蓝玉门亦切入其中,大有可为!”

    郑金龙‘哦’了声,问道:“你们眼中还有师门吗?”

    此话一出,众人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心想该来的终于来了。

    “师兄这话让我等惶恐……”

    王子法的话还没说完,郑金龙霍然转身打断,依旧面带微笑,可是语气中已经带着森森寒意,“惶恐?你们还嫌你们的胆子不够大吗?”

    其他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王子法的脸上,因为他说过有办法应对。

    王子法一脸惊讶道:“师兄此话怎讲?”

    郑金龙笑眯眯道:“师弟,你是在跟我装糊涂吗?宋师弟的死,你们不准备给师门一个交代?”

    王子法面容一肃,沉声道:“宋师兄差点坏我蓝玉门好事,宋扶该死!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还是会这样做!”

    郑金龙一怔,目光一阵闪烁后,缓缓说道:“莫非其中还有什么隐情?某愿闻其详?”

    王子法低声说道:“师兄,有些事情就算师门不说,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我蓝玉门岂能久居人下,迟早有一天要将杨庆给取而代之,师兄说是或不是?”

    郑金龙不置可否,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反问道:“这和宋师弟的死有关联吗?”

    “当然有关联。”王子法问道:“师兄觉得苗毅这人如何?”

    郑金龙有点猜不透是什么意思,稍加琢磨,沉吟道:“其他的不清楚,只知修为低弱,上不了台面,若无杨庆垂青,没有今日,说是杨庆的心腹也不为过。我这样说,师弟可满意?”

    “师兄高见!”王子法抱了抱拳,“诚如师兄所言!可师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苗毅和杨庆的关系并非外人看到的那般亲密,我等曾听他一时失言,骂秦薇薇为贱人!”

    郑金龙自然也知道秦薇薇是杨庆的干女儿,苗毅竟然敢骂府主的女儿是贱人?多少有些奇怪道:“还有这种事?可这和宋师弟的死有什么关系?”

    王子法立刻附嘴到他耳边,把事实有加有减地篡改后嘀嘀咕咕了几声。

    郑金龙惊讶道:“三粒?他哪来那么多愿力珠发放给我们?”

    “我等亲眼见到他手上有一颗聚集万人一年愿力的愿力珠……”王子法又嘀咕上几句。

    “他另有愿力珠的来路?”郑金龙眼睛一亮。

    王子法叹道:“现在师兄当知道我们的难处,说句不中听的话,师兄您在师门的地位虽然高过我们,可一旦这个消息传回了师门,小小的东来洞定会变得炙手可热,那些师长肯定会派自己的至亲亲信换掉我们。我们失利倒是小事,可如果消息暴露了,一旦苗毅被杨庆给召了回去,我们想为师门探得愿力珠来路的苦心岂非要落空?这是师门的损失,所以宋扶该死!”

    郑金龙才不信这些家伙是想为了师门探得什么愿力珠的来路,只怕想为自己探得愿力珠的来路是真,最少把苗毅从东来洞弄走了那一年三粒的愿力珠肯定要落空,换了别人做洞主肯定没这么大方。

    话又说回来,有这么多的好处,他自己也是怦然心动,师弟们把这消息告诉自己是想让自己也分一杯羹和大家同舟共济啊!

    然而这事已经引起了师门的怀疑,否则也不会派自己来,郑金龙皱眉道:“师弟,你们一番为师门的苦心我可以理解,可你们当知,不给师门一个合理的解释是过不了关的,何以教我?”

    c

飞天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