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一章 飞升池的新人
    接引池里,一道白光闪过,一个衣衫褴褛的高大年轻人凭空闪现出来。

        这就是刚刚渡劫成仙的陈太忠,他在人间苦修两百年,终于如愿以偿飞升了。

        “这就是仙界?”他四下看一看,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半人高、青玉砌成的圆圈里,圆圈的直径,约莫有五六米。

        下一刻,他深吸一口气,登时有点陶醉了,“不愧是仙界,这么浓的仙灵之气。”

        他知道,此刻的地球已经是灵气凋敝了,仙灵之气极其淡薄,但是直到感受到这里浓郁得有若实质的仙气,才深切体会到,什么叫末法时代。

        就在他东张西望的时候,只听得一声冷哼传来,“小子,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过来登记身份……知道规矩吧?”

        规……规矩?陈太忠眉头一皱,愕然顺着声音看去,却发现圈子外不远处,一男一女坐在一张石桌旁,漫不经心地看着自己,两人都很年轻,男人穿白,女人穿黑。

        这个角度他刚才曾经扫过,却没发现这里有人,眼下猛地冒出一男一女,他登时就是一惊,为了验证一下目光没有出错,他放出神识扫了过去。

        “放肆!”白衣男子冷哼一声,一个才飞升的家伙,居然敢放出神识观察仙人,这根本不是无礼的问题,简直是**裸的挑衅。

        他想也不想,放出神识威压,重重地迎了上去。

        陈太忠闷哼一声,然后倒退一步,脸色也变得煞白,急速地喘了几口气之后,才极其不满地发话,“用这样的神识欺负我,你会很有成就感吗?”

        “你是活该!”白衣男子根本就懒得解释,“问你呢,知道规矩不?”

        陈太忠愣了一愣,才缓缓地摇头,“不知道。”

        原来是小地方来的,白衣男子越发地提不起兴趣了,“报出你的师门和来历。”

        我凭什么告诉你?陈太忠越发地火了,可是对方的实力明显强过自己,他只能忍气吞声地回答,“散修,来自地球。”

        “散修,”白衣男子嘴角扯动一下,想一想之后,还是拿出一块玉简来。

        对接引员来说,散修一向是比较令人棘手的,能修至飞升的散修,无不是有大恒心、大毅力、大智慧之辈,更有人还有大气运。

        但是同时,散修也是最难管教的,什么都不懂不说,没有宗派和家族的牵连,是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行事也非常肆无忌惮。

        所以他要先看一下玉简,搞明白地球是个什么地方。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自打那个水蓝星球被称作地球后,那里就再没有出现过飞升之人了。

        白衣男子翻看一阵玉简,眼睛猛地一眯,冷冷地发问,“你确定你来自地球界?”

        “我确定,”陈太忠不耐烦地回答,他本不是擅长跟人交往之辈,又吃了个小亏,语气自然不会好了。

        “这倒是怪了,”白衣男子嘀咕一句,手一挥,身边多出一块黑色的石碑来。

        这石碑的样子有点古怪,像地球上的搓衣板一样,一棱一棱的。

        白衣男子淡淡地发话,“拿出你威力最大的仙术,击打测试碑。”

        这个是测试碑?陈太忠想一想,翻出青玉的石墙,来到碑前。

        看起来不是奸细,白衣男子观察到了,青玉石墙没有任何的反应——这个接引池有若干的复杂阵法在其上,不但负责接引飞升仙人,更有甄别奸细的作用。

        若是伪飞升的仙人,想出接引池,自然会引动警讯。

        陈太忠却是没注意那些,他走上前,冲着那石碑狠狠一拳砸了过去,测试碑上一道青芒闪过,底部亮起一格,是灰白颜色的。

        须臾,石碑底层的光芒散去。

        “末法位面来的,”黑衣女子终于开口,一脸的不屑,“估计是断了传承。”

        这个测试碑能测试的东西不止一项,底部一格,那就是飞升之后的基础水平,一级游仙,灰白就是代表灵气质量偏衰败,而黄白则是代表质量偏充盈。

        若是黄白之色,那绝对值得人高看一眼,说明飞升的位面还在高速完善中——肯定是个没被人知晓的位面,来人不但有位面发展的大气运护身,以后还会有人源源不断地飞升上来。

        但是知道这个地球是个末法位面,两人的不屑就可以想像了,就是黑衣女子说的话,传承都断了,**死了儿子,没指望了。

        “一级游仙,”白衣男子冷笑一声,然后脸一沉,“让你用仙术,谁让你用拳头来着?”

        “我修气道的,”陈太忠理直气壮地回答,据他所得的功法说明,气道主要就是靠罡气、气势和神识制胜,法术什么的倒在其次。

        “气道也有仙术,”白衣男子看他一眼,沉吟一下,不耐烦地发话,“不懂规矩,那我告诉你,十块灵石,给你办个身份。”

        “你都知道我是末法位面来的,我去哪儿偷灵石?”陈太忠瞪着眼睛回答,灵石这东西他知道,但是他找遍全球,压根儿就没见过,更别说还是十块了。

        “黑户可是小心被捉,”白衣男子漫不经心地回答。

        “我正大光明飞升上来的,你凭什么不给我办身份?”陈太忠心里这个火大,“我看你小子是想收红包吧?”

        “找揍是不是?”白衣男子火了,事实上,这刚飞升上来的愣头青还真说对了,他就是想收红包,在本方仙界中,接引池工作实在枯燥无聊,关键是还不能离开。

        万一出现伪飞升的偷渡者,那就要被炒鱿鱼了。

        他开的价码也不高,十块灵石仅仅是聊胜于无,不会伤了飞升者的根本——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很多是穷光蛋,别看他们在下界称王称霸,来到仙界,还真不够看。

        “你揍我试一试?不信没地方说理了,”陈太忠冷哼一声,他觉得自己很理直气壮,“你都测出来我是末法位面来的了,哪里来的灵石?”

        白衣男子眼睛一瞪,黑衣女子却是轻咳一声,微微摇一摇头——接引池可不仅仅只有两个接引员,还有监察人员设置的留影石。

        收点红包不算大问题,但是无故殴打飞升者,很容易被人拿来做文章。

        这小子嘴真臭,白衣男子心里生气,一腔火正没个去处,猛地接引池又是一亮,接着又亮了两下,三个人出现在接引池里。

        为首的是一个年轻公子,高冠青衫,仪表堂堂风度翩翩,手执一把折扇。

        他的身侧是一男一女,一看就是书童和侍女。

        两个接引员对视一眼,黑衣女子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地发话,“青石城接引池,飞升者你知道规矩吧?”

        “怎么到了青石城,”高冠公子轻声嘟囔一句,然后将手里的折扇啪地一展,摇了两下之后,才缓缓发话,“四方界南宫不为,携书童南宫侍剑、侍女捧琴,飞升至此,录入吧。”

        “咝,”两个接引员齐齐地倒吸一口凉气,这位公子爷,一看就是有身份来历的,飞升都带着跟班,不过他们还真是没想到,此人身份如此尊崇。

        白衣男子颤抖着发问,“四方界南宫家族……可是酒伯南宫?”

        “正是家祖,”高冠青衫公子点点头,然后不见作势,三人就跃出接引池。

        那书童一抬手,一块橙色宝石飞向黑衣女子,扬着下巴发话,“我家公子赏的。”

        “中品灵石?”黑衣女子和白衣男子的眼睛齐齐一亮,他俩刚才跟陈太忠要的,不过是十块下品灵石,这一块中品灵石,却可抵百块下品灵石。

        “谢南宫公子赏赐,”两人抬手作揖。

        “还请两位告知最近的南宫家族联系处,”书童大喇喇地发话。

        “南宫家族的联系处,距此尚远,”白衣男子赔着笑脸发话,“我们可为公子代请镖仙……价格你们去谈,谁敢骗酒伯?”

        “那就如此吧,”南宫不为傲然点头。

        黑衣女子摸出一只纸鹤,在上面书写一些字,一抬手,那纸鹤扇动着翅膀,唳地尖叫一声,眨眼就消失不见。

        白衣男子却是拿了一块罗盘似的东西,在三人面前分别晃一下,罗盘里吐出三块玉牌,他在玉牌上打上一些标识,然后收起罗盘,双手将三块玉牌一一送出,“这便是身份玉牌,还请诸位收好,遗失的话,补起来很麻烦……当然,对酒伯来说不算什么。”

        陈太忠在一边冷冷地看着,嘴角扯动一下,心里生出一丝不屑来——靠祖宗余荫,算什么本事?

        南宫不为接过玉牌,这才注意到旁边有块石碑,眼睛登时就是一亮,“测试碑……倒是要测试一下。”

        说完,他也不等接引员的回答,手一抬,幻出一枚梭子一样的兵器,刷地飞向石碑。

        嗵地一声闷响,测试碑两起了两个格子,而且是亮得耀眼的白光——最旺盛的仙灵之气。

        “二级游仙,”白衣男子很夸张地吸一口凉气,“南宫公子不愧是家学渊源,才一飞升,就已经是二级了,佩服佩服。”

        “呵呵,”南宫不为微微一笑,眼中也没有多少得意之色,他飞升之际,用了灵材灵丹无数,若仅仅是一级,那还真不够丢人的。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