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七章 夜不靖
    中年人见陈太忠一动不动,先是一错愕,然后就反应了过来,于是补充一句,“我给你两灵的加工费……得用你的作料。”

    陈太忠也是这意思,他可以帮人忙,但那得他愿意才行,对那种一上来就幺三喝四的主,他心里是真的不服,哪怕他仅仅是二级游仙。

    当然,对方肯出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他想一想之后回答,“不要钱,你葫芦里的酒给我一杯。”

    哥们儿不是出卖手艺为生的,只是喜欢你的酒。

    “你倒是有眼力,我的酒一杯起码值五灵,”中年人笑了起来,然后点点头,“行。”

    陈太忠麻利地忙开了,用了不到十分钟,他就将几十斤马肉从马腿上片下,一串一串穿起来,再涂上地球上带来的综合烧烤料,将铁钎子架在了火上。

    他用了二十分钟将肉烤熟,顺手接过中年人递过来的酒。

    “好香,”黑暗里传来一声赞叹,两男一女出现在不远处,其中一个圆脸的家伙笑着打招呼,“荒郊野外,见者有份……两位不会介意吧。”

    此人身材微胖,笑容可掬,有点像走江湖的生意人。

    陈太忠却是注意到,那女人看着中年人的储物袋,眼中有一丝炽热的光芒。

    “两灵买一串,”中年人懒洋洋地回答,“白给是不可能的,角马是三、级荒兽。”

    “都是出来讨生活的,兄弟你这么见钱眼开,可是有点不合适,”另一个男人开口了,然后又走上前一步,阴森森地发话,“你最好识趣点。”

    “呵呵,”中年人轻笑一声,侧头看向身边的年轻人,饶有兴致地发问,“小伙子,你说我该不该白给他们呢?”

    那马肉是你的,跟我有什么相关呢?陈太忠很奇怪,自己怎么会被卷进来,不过他想一想之后,还是禁不住提醒一句,“你交出你的储物袋,估计就没事了。”

    这三人吃霸王餐,仅仅是个开始,中年人只要稍微软弱一点,接下来就是储物袋不保。

    且不说这储物袋里有什么,只说储物袋本身,就是个高级玩意儿,四五级的游仙,没有储物袋的也海了去啦。

    “哦,”中年人点点头,又看向那三人,似笑非笑地发问,“接下来,是不是打算抢我储物袋?”

    “我们怎么会抢呢?”微胖的家伙一声干笑。

    然后他面容一整,轻咳一声,“我们前两天追杀一条四级的变异风蛇,被人趁乱抢走了,那人身材跟你差不多……你最好让我们检查一下你的储物袋。”

    这就是步步紧逼了,野外讨要点食物还不算很过分,但是检查别人的储物袋,就有点欺人太甚,这相当于无缘无故搜身。

    中年人若是连这种耻辱都能接受,接下来他将面临的,必然是失去这个储物袋。

    “嘿,”中年人摇摇头叹口气,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落寞之色。

    良久,他才发话,“你俩留下储物袋,那个女人……脱光衣服,滚蛋吧。”

    “你说什么?”女人登时尖叫了起来。

    “嗯?”中年人哼一声,一股威压陡然散放出来,浩浩荡荡,带给人无穷的窒息之感。

    “咝,”那三位也是识货的,登时倒吸一口凉气——这最少是七级的游仙,游仙高阶。

    还是那胖子反应快,双腿一软就势跪下,“大人,我们有眼无珠,冒犯您了,我是青石周家的,还请您看在我们老祖宗的份上……”

    “别抬出家族来唬人,我没想杀人,”中年人冷哼一声,“不过你们要是不听话,我还真可能杀人,给你们三息时间考虑。”

    “周家没招惹您吧?”胖子不死心,还要把恩怨往家族上拉。

    “只许你们抢别人,不许我抢你们?”中年人轻啜一口美酒,慢条斯理地咬着钎子上的烤肉,“我这人不矫情,说抢就抢,不像你们还要找个理由……真是做了**还要立牌坊。”

    在高阶游仙的威压下,那三人不得不丢下两个储物袋,女人也脱掉外面一身劲装,只剩下贴身**,趁着夜色,掩面狼狈地遁去。

    身材不错……陈太忠毫不掩饰地看着离去的女人。

    中年人丢过一个储物袋给他,笑着发话,“送上门来的,见者有份。”

    “无功不受禄,”陈太忠将储物袋丢回去,“我需要什么,自然会用双手挣回来。”

    “相见即是有缘嘛,”中年人轻笑一声,然后压低声音发话,“你那个须弥戒……总是不方便随时使用的吧?”

    “嗯?”陈太忠登时就是一惊,他还真没想到,对方能认出这个玩意儿,于是眉头一皱,“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男人的嘴角扯动一下,漫不经心地回答,“要是我想抢你的须弥戒,你觉得自己挡得住吗?”

    “你可以试一试,”陈太忠眉头一皱,淡淡地回答。

    “我为什么要试?你又没有冒犯我,”中年男人一摊双手,很是不以为然的样子,“我从来不随便欺负人……跟你一级游仙要东西吃,都给灵石。”

    “我现在二级了好不好?”陈太忠不服气地嘟囔一句,不过想一想,对上这种强者,一级和二级,真没什么区别。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一个问题,“你到底是几级的?”

    “九级巅峰,卡住了,死活冲不上灵仙,”中年男人叹口气,淡淡地回答。

    很久以后,陈太忠才知道,在仙界里,问对方的修炼等级,是比较犯忌讳的事儿,就像在地球上,问别人能挣多少钱一样——关系不到,那就是交浅言深。

    不过这时的他,还不是很清楚,于是他就奇怪地咦一声,“游仙九级冲灵仙……得不到家族的支持吗?”

    仙界的规矩是,灵仙就有资格组建修仙家族,像中年人这九级巅峰,家族里必然会大力培养,一旦冲上灵仙,就多出了一个顶尖战力。

    “我是散修,”中年人淡淡地回答,又看他一眼,“散修的苦,你们世家子弟哪里知道。”

    “我不是世家子弟,”陈太忠禁不住抗议一句——哥们儿要是世家子弟,至于出来做任务,至于人见人欺吗?

    “你这个年纪才游仙二级,总不可能是宗门子弟,”中年人又白他一眼。

    “我也是散修,前几天刚飞升上来,”陈太忠拿出自己的玉牌晃一下。

    “哦?”中年人看一眼玉牌,又有意无意地扫一眼他手上的须弥戒。

    陈太忠端起酒杯来喝一口,斜睥他一眼,也不多说。

    “嘿,居然起了贪念,”中年男人笑一笑,又摇摇头,“真是不应该……不过我很好奇,你真的认为,在我面前,保得住须弥戒?”

    “我不建议你尝试,”陈太忠很认真地回答,须弥戒里,可是有核弹的。

    中年男人愣了好一阵,才微微颔首,“也是,下界之人未必可欺,下界把风黄界搅得天翻地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你能有极其罕见的气道功法,自有你的来历。”

    “下界能搅乱仙界?”陈太忠还是头一次听说,有这种事。

    “将来你就知道了,”中年男人不想多说此事,只是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大千世界无所不有……你也有你的底牌,不是吗?”

    陈太忠听得怔一怔,然后就开始考虑——要不要请教一些关于地球上的东西呢?

    若是能找到一些从地球飞升上来的仙人,自己也就算有靠了。

    他正犹豫呢,那中年男子已经站起身子,手一挥,将尚未吃完的马肉收进了储物袋,转身施施然离开,“散修太清苦了,小友若有门路,还是想办法进了体制的好。”

    我这不是没门路吗?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将地上的储物袋捡起,来到了那一蓬“人工草丛”里,静静地打坐。

    到天明的时候,他才将神识探入储物袋,发现里面有中品灵石一块,下品灵石二十余块,还有几瓶丹药,一把长剑和一把长刀。

    其他的就是几件衣服、锅碗瓢盆一些生活必需品。

    杀人放火,也未必就是金腰带啊,陈太忠撇一撇嘴。

    他在地球上的时候,不怎么跟人接触,也没人跟他讨论修仙,仙侠小说倒是看了一些,那里面一说杀人抢储物袋,就跟抢了一座座金山一般,是要啥有啥。

    尽信书不如无书,他收拾心情,才说要看一看昨天水里的大家伙走了没有,能不能再弄两条鱼上来,猛然间觉得,四周是出奇的安静。

    好像有什么不对,他细细地感受一下,铁甲虎和另一个人所在的位置,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息泄露出来,这个不对呀。

    他是以气入道的,对气息变幻分外地敏感,昨天的时候,他一直能感受到这两边的存在——气息虽然很弱,但是总能让他感觉到异样。

    今天此时,他还真的感觉不到了,说明事情有变化。

    他禁不住暗暗地提高警惕——荒郊野外,他可只是小小的游仙二级。

    不多时,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透过草丛一看,他大喜过望:原来是雷霆鹿!

    八头雷霆鹿悠然地走了过来,一头公鹿,三头母鹿,两头半大不小的鹿,以及两头小鹿,看起来是个家族。

    (作者后台太卡了,更新到,召唤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