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十章 擦肩而过
    陈太忠也没跟工作人员多墨迹,出了任务大院之后,就找个客栈住了进去,选的还是一天五灵的标准间。

    此前他只住过一天两灵的日租房,他很想知道,一天五灵和一天两灵,到底有什么区别。

    事实告诉他,这区别还真的是挺大,一天五灵的标准间,灵气比日租房浓烈得多,在里面修炼一天,顶得上在日租房修炼一天半。

    也就是说,六灵在日租房修炼三天,等于在标准间修炼两天,不过……要花去十灵。

    哪个更划算?当然是在标准间修炼更划算,虽然多花了四灵,却是节省了一天时间。

    对修炼的人来说,时间是最无用的——一个打坐几百年就过去了,但同时,时间也是最有用的,游仙九级可以活两百年,而跨入灵仙的话,功法没太大问题,起码可以活三百年。

    如果能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提升到更高的级别,灵石真的不是问题。

    所以他在尝试一天之后,直接丢给客栈一枚橙色的灵石,这是中品灵石,“先给我登记二十天,我要冲关。”

    客栈也没当回事,来这里冲关的人多了,无非是求个无人打扰。

    而这个住在9303的客人,很有点不差钱的味道,自打进了房间,根本就足不出户,就连吃饭都是让小二直接送进去。

    在此期间,客栈有过一次较为剧烈的灵气波动,大约是四级游仙冲击五级的模样,不过客栈用的聚灵阵,是笼罩所有房间的,倒也没吸引太多的关注。

    第二十天的时候,陈太忠终于结束了闭关,他已经成功冲击到了三、级巅峰,相比较而言,第四级不那么好冲,那可是游仙中阶的范畴了。

    他结清账单,除了房租一百灵石之外,饭菜也用去了三十多灵石,这还是他没有服用助长修为的丸药,可见埋头修炼,所需要的资源是海量的。

    出了客栈,他先去一趟当铺,三十天马上就要到了。

    掌柜的早忘了此人是谁,不过接过当票一看,他脸上登时泛起一丝古怪来,犹豫一下之后,他问一句,“冒昧问一句,这样的蜘蛛丝……你还有吗?”

    “你管我有没有?”陈太忠瞪他一眼,对于此人此前的压价,他心里非常不爽,现在他有钱赎当了,才不会搭理这厮,“我是来赎回的。”

    掌柜的无奈地撇一撇嘴,自打血沙侯的人问过这团蜘蛛丝之后,他也找人鉴定了,然后才发现,这团不起眼的白色丝绦,居然是大名鼎鼎的清洁之蛛的蛛丝。

    噩梦蛛又称清洁之蛛,它们在飞升通道的存在,不但吞噬飞升者,也能有效地清理一些空间碎片,所以有了这个别称。

    前文说过,这种蜘蛛丝具有空间之力,所以是中型以上战役的战略性资源,一团蜘蛛丝的作用不大,但价值也不菲。

    像掌柜的手里这一团,市场价基本在一百灵石左右,但这东西太罕见,是有价无市,真要有人在市场上叫卖,遇到诚心想要买家,卖到五百灵也不是问题。

    而一只噩梦蛛能吐出的蜘蛛丝,最少要比这一团大十倍,大二十倍也正常。

    当时掌柜的后悔了——应该把这团蛛丝定在五十灵的价位,若是对方肯赎回,当铺会赚得更多,要是不赎回的话,这个东西可真不愁高价卖。

    现在物主来赎当,语气非常不好,他也只能抱怨自己眼力价差点,当时态度不够客气。

    当然,他还是要尝试一下,“客人你手上要是还有这种蜘蛛丝的话,我们当铺愿意高价收购。”

    “高价……多少钱收?”陈太忠皱一皱眉,出声发问。

    “就这么一团……三十灵收,”掌柜的开的价钱不太实诚,不过这也正常,对方曾经是穷得连两块灵石都没有,不得不当东西的主儿,此时不落井下石,更待何时?

    陈太忠也不答话,交给对方三块灵石,收了那一小团蜘蛛丝后,转身向门外走去。

    掌柜的还等他讨价还价呢,见人转身直接走了,就有点着急,“你真有心卖,价钱还可以商量。”

    “我根本就没心卖,”陈太忠头也不回地回答,“只不过问一问价钱。”

    “尼玛……”掌柜的气得低声嘀咕一句,不过对他来说,这仅仅是一桩不太成功的买卖,虽然那厮的回答,真的有点令人生气。

    接着又有人出入当铺,第二天上午,一个游仙二级的年轻人进门之后,紧接着,两个游仙八级的中年男人跟了进来。

    这两人,就是血沙侯郑家的,看到年轻人进来是当东西,两人也不说话,待年轻人离开之后,他俩就打算离开——这些天他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只要有一级或者二级的游仙进当铺,就要跟进来看一看。

    郑家对噩梦蛛,有必得之心。

    掌柜的也见怪不怪了,反正他是惹不起血沙侯,人家既然只是旁观,他也懒得多事,不过想一想昨天那年轻人的气人,他就禁不住嘀咕一句,“行了,不用等了,人家已经赎走了。”

    “你说什么?”一个黑面长须的中年人一转身,眼睛一瞪,气势不由自主地放了出来。

    “这是在我天下当铺,还请你自重,”掌柜的脸一沉,天下商盟也不是任人揉搓的软柿子。

    “好了,老三十七,”另一个人拍一拍黑面人的肩膀,然后面色不善地看着掌柜的,“你是说,蜘蛛丝被人赎走了?”

    “是啊,”掌柜的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昨天被人赎走的。”

    “尼玛,”黑脸男人火了,走上前就想伸手拽对方的领子,他俩在这儿守了差不多一个月,今天居然被人告知,昨天蜘蛛丝被赎走了,心里别提有多恼怒——你丫玩我呢?

    不过手伸到半截,他硬生生地控制住了自己,只是咬牙切齿地发问,“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掌柜的微笑不语,用得着解释吗?天下当铺是当物品的,又不是卖情报的。

    “老三十七,”另一个中年男人再次阻止自家人,然后看向掌柜的,不动声色地发问,“想必阁下还记得那个人的相貌吧?”

    “记得如何,不记得又如何?”掌柜的脸上也没啥表情。

    “记得的话,阁下若肯告知,郑家自有一番心意,”这位拱一拱手。

    “可惜我是真不记得了,”掌柜的轻叹一声,眼珠却是在滴溜溜地乱转。

    “你,”黑脸汉子如何看不出,此人是有意消遣自己?火苗子腾地上来了。

    掌柜的却不吃这一套,自顾自地说话,“天下商盟做生意,以诚信立足,不会泄露合作伙伴的任何资料。”

    “信不信我打你一顿,天下商盟也不会为你出头?”黑脸汉子终于忍无可忍。

    “闭嘴!”他的同伙终于忍无可忍了,厉喝一声之后,才又发问,“相信一个穷酸潦倒的游仙,不会成为天下商盟的合作伙伴的,掌柜的是这个意思吧?”

    掌柜的只微笑着,也不回答。

    “十灵买货主的资料,”此人倒也干脆,一拍储物袋,在柜台上排出十块灵石——你不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吗?我直接给你拿出报酬。

    掌柜见状,也不再矫情,而是笑眯眯地反问一句,“飞升噩梦蛛的线索……十个灵石,有点少了吧?”

    “你想要多少?”男子的脸色变得不好看了,噩梦蛛被人认出来,倒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不过对方这么明显地点出来,此事估计有点棘手。

    “二十灵吧,”掌柜的也不算狮子大张口,郑家不是可以轻侮的——天下商盟不怕血沙侯,但是他一个小小的掌柜,哪里有那个胆子?他多赚十灵,可以满足了。

    “成交,”这位点点头,又摸了十块灵石出来,“说吧,那人是什么样子……”

    听完之后,那黑脸汉子眼睛一眯,冷冷地发话,“我们最近一直在观察进出当铺的人,并没有发现你说的人……二十灵不算多,但欺骗了郑家,你也得有命花才好。”

    “想要一个人失踪,这事儿其实挺简单,”他的同伴出声附和。

    他俩在一起办事久了,从来都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这个人已经游仙三、级了,一个月,从游仙一级到三级,”掌柜的懒洋洋地回答,“你们只盯着游仙一级和二级,自然不会关注到他……我要是你们,就会把注意力多放在物主身上。”

    一个月的时间,从游仙一级到三、级?这两位闻言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浓浓的不可置信的眼神。

    事实上,他们假设过此人有可能冲关成功,所以他们盯的不止是一级游仙,二级的也在盯,但是要说一个月内连升两级……开什么玩笑?

    “你不会是把人干掉了,想私吞这点东西吧?”这种得罪人的话,是黑脸汉子说的,他狐疑地打量着对方。

    掌柜的笑一笑,并不多说。

    “走了,”另一个人拽一下黑脸汉子——这个时候纠结于这种小事,丢的是血沙侯的人。

    (更新到,感谢大家支持,狂仙成功冲上了首页,不过快要掉下榜了,大声召唤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