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十三章 劫匪思路广
    吐香蛇的战斗能力一般,但是它吐出的毒液,带着浓烈的香气,为广大女修所喜爱,经过无数人的努力,部分吐香蛇已经被驯化为家养荒兽。

    而这蛇还有一桩异处,就是善于追踪,它吐出的蛇涎,哪怕有一丝一毫被人沾上,它隔着几十里都闻得见。

    这些都是陈太忠所买的书上写明的,不过针对下界飞升上来的他而言,书里介绍的荒兽灵植太多了,一时没对上号。

    待认出是这个玩意儿,他硬生生地收回了一半的力气,由于事发仓促,光力道的反噬,就让他胸口一阵烦闷,好悬没吐出口血来。

    经过这几天的狩猎,他大致已经知道了,自己全力出刀的话,四级荒兽是扛不住的,至于说五级荒兽……他还没有遇到过。

    对方放出吐香蛇,显然是要不死不休地追杀他,恰好,陈某人也有这个打算——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受到的鸟气实在太多了,必须要发泄一下了。

    所以他打算先“示敌以弱”,留下这条小蛇,好让对方能追得上他。

    饶是陈太忠留了一半的手,那小白蛇也他一剑劈得倒射而回,掉在地上,直接晕厥了。

    不过,他有他的算计,对方也不是傻子,就在他正要飞遁之际,那大哥借着吐香蛇的纠缠,已经腾出手来,凌空丢出一张物事。

    小小的物事在瞬间就变作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他厉喝一声,“捕!”

    陈太忠登时就被大网罩住,这时他还想跑,但是很显然,这是徒劳的。

    他拿着剑疯狂地劈砍大网,却一点效果都没有,连摔了两个跟头之后,他自己就把自己缠住了。

    那位大哥走上前来,隔着大网虚点几下,封了他的丹田和百汇等穴窍,冷笑着发话,“红尘天罗连灵仙都捉得住,捉你这么个小人物,你该感到荣幸。”

    “我真要是灵仙,恐怕你跑得比雷霆鹿还快吧?”陈太忠在罗网中哈哈大笑。

    “小子你这是一心求死吗?”这位倒也不生气,而是撤去罗网,一脚踢了过去。

    这一脚力大无比,陈太忠的身子直接被踢得飞了起来,重重地撞上二十米外的一棵大树,鲜血登时就从他的口中涌了出来。

    “哈哈,”陈太忠放声大笑,眼中满是嘲讽之色,不断咳出的血液,将他雪白的牙齿染得猩红,“孙子,就这点儿劲吗?不够给爷挠痒痒。”

    “小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痛快死去的,”这位冷笑着回答。

    “那是,你这点劲儿,满足不了你的伴侣,还得求我帮忙,”陈太忠继续大声笑着。

    “真尼玛欠揍,”做大哥的火了,上前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拳拳着肉,每一记都凶狠无比。

    “咳咳,”陈太忠被打得不住地咳血,可偏偏地,他的脸上始终带着不屑,嘴里的阴损话也不断,“怪不得你的伴侣红杏出墙,原来你这么软绵绵的……真的没用啊,哈哈。”

    他笃定对方不会马上杀掉自己,些许的皮肉之苦,他还是受得了的。

    尤其微妙的是,对方的劲道侵入体内,他发现,自己的经脉不但能承受,还能将劲气疏导向被封的穴窍,也就是说,对方是在帮他冲击关窍。

    这种情况下,还能嘴上占便宜,何乐而不为?

    这位大哥却是不知道,自己拳打脚踢是在帮对方的忙,事实上,当他看到对方只能将自己的吐香蛇击昏,就确定了这厮只是三、级游仙巅峰。

    以他七级游仙的境界,不需要多在意这个小人物。

    不过,他也没有无休止地折磨此人,飞起一脚,将对方的嘴唇踢得血花四溅,他就停止了殴打,只是冷冷地一笑,“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快。”

    周家在青石城,是三鼎之一,拥有三个灵仙,其中周家的老祖周德震,据说已经是灵仙中阶了,拥有匪夷所思的手段。

    他打劫的时候,真没想到,还能遇上落单的周氏族人,他们这个小团伙做这种买卖不是第一次了,非常的心狠手辣,手上的亡魂足有七八条。

    只看他们这一色的游仙中阶以上,对上游仙三、级的人物,都要采用偷袭的手段,就知道其心性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这次遇到周家人,也是照杀不误,否则一旦传出去,那可不得了。

    但是在杀人之前,必须要先搞清楚周家的追踪手段,风黄界的各家族,都有自己的秘术,临死之人,很可能为追踪者提供线索。

    再说了,周家做为拥有三灵仙的家族,肯定也有一些秘藏或者其他什么,既然捉住一个周家人,总要榨干其价值才对。

    所以这大哥只是一猫腰,冷笑着从对方怀里摸出个储物袋,看到袋口绣着一个小小的“周”字,他禁不住冷笑一声,“这储物袋你正经挂在腰上,我们还未必敢算计你,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真是傻x一个。”

    劳资敢挂的话,早就挂了,陈太忠心里在滴血,脸上却是一副不屑的样子,“怕了吧?”

    “做都做了,怕个球毛,”一个声音字远处传来,却是那虬髯汉子走了过来,他一脸的期盼,“大哥,储物袋里有啥?”

    两人的神识探入储物袋,待发现里面只有少许的荒兽材料,一些荒兽尸体,灵石只有少少的几十块之后,禁不住勃然大怒,“我艹……居然是这样的穷鬼!”

    “我又不是你们这种散修,”陈太忠的脸上,满是嘲讽之色,一副优越感爆棚的样子,“爷手里还有灵器呢,不过……我总不可能带在身上。”

    自打他发现,抢劫储物袋并不能发家致富,他就仔细地考虑过这一现象,到最后他确定,错非不得已,一般仙人真的不会把财富全部装进随身携带的储物袋。

    越是有身份的,就越是这样——随身携带的,够用就行了,丢了也不会很心疼。

    这就像在地球的中国京城,那些只求一搏的北漂,可能把全部家当穿戴在身上——或者钱夹里还有所有的透支卡。

    但是真正的土豪出来应酬或办事,不会把几十个房产证装在身上,太没必要了,钱够用就行了,带得多了,反而是招贼。

    “灵器?”两个贼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所谓灵器,是灵仙才能驱动的法器,有那些比较向下兼容的灵器,游仙也能用,不过想要驱动这些灵器,游仙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高阶游仙驱动这些灵器,可能只是损失些精血,但是中阶游仙想驱动,那就要以生命值——确切地说,是要以寿元为代价。

    低阶游仙想要驱动的话,大约灵器尚未完全驱动,该游仙的寿元就已透支干净。

    驱动灵器的代价,实在太大了,低阶游仙将灵器藏在家族中,也是很正常的,处置不当害人害己——那是小孩持金于闹市。

    “傻了吧,馋了吧?”陈太忠继续哈哈大笑,“我的灵器,你们永远不要指望了……你们还是专心等着周家的报复吧。”

    “我去尼玛的,”虬髯汉子走上前,对着他的头部就是狠狠的一脚,那力道足以让任何三、级游仙当场昏迷。

    但是陈太忠还就偏偏扛住了,他晃一晃脑袋,怔怔地发话,“小子,你等着我周家的追魂血杀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的瞳孔开始放大,五六秒钟之后,他晕了过去。

    “大哥,追魂血杀,这是啥玩意儿?”虬髯大汉一侧头,呆呆地发问。

    “血引之类的追杀吧,”做大哥的也不是很拿得准,犹豫着回答。

    血引之术,算是仇杀报复里的一个大类,就是将死之人,将自己的精血寄身于凶手,为缉凶者指明方向。

    “切,他有没有这本事,还是两说呢,”虬髯大汉不屑地哼一声,血引这玩意儿,不是谁都能玩得起的。

    “所以说,活得简单,也是一种福气啊,”大哥苦笑一声摇摇头,为自己兄弟的简单智商而苦恼——血引是不常见,但是周家的人,未必就不会这个。

    “怎么不见二姐?”虬髯汉子不再纠结于此。

    “联系一下,”大哥点点头,“咱兄弟共进退的。”

    但是没过多久,这俩就意识到,兄弟们不能共进退了——做为弓手的老二,挂了!

    “我艹,这谁干的?”看到弓手蜷着身子倒在树林里,喉管被割开,鲜血喷溅得到处都是,嘴巴还微张着,似乎想再吸一口气的样子,身为大哥的某人不淡定了。

    “肯定是这货,”虬髯大汉狠狠地踢一脚身边的陈太忠,并不因为此人昏迷而脚下留情,“老大,这附近还能有谁?”

    “轻一点,这个人,咱们还有用,”老大不耐烦地哼一声。

    “可是二姐没了啊,”虬髯大汉高声叫了起来,恶狠狠地看着自家的老大。

    “先找个隐秘的地方再说,”大哥阴着脸回答,“这片不算安全……老二总要入土吧?”

    虬髯汉子轻叹一声,俯下身子扛起了弓手的尸体,老大则是拖着陈太忠的一只脚,两人一前一后,窸窸窣窣地钻进了树林。

    (明天有三江访谈,会两更,第一更应该在下午两点左右……召唤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