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十四章 强出手
    两人走了差不多两公里,才来到一处林木茂盛的小土坡,三下两下挖出个大坑,将弓手的尸体放进去,然后开始填土。

    “等一等,”陈太忠躺在地上,一边干咳,一边笑着发话,“一会儿把我也埋进去,没必要再挖一个坑吧?”

    这一路被拖拽过来,他的衣裤早就被扯得稀烂,身上到处都是一道道的划痕,满身是血,口鼻、耳朵和眼睛也在冒血,真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可他偏偏笑得出来,还笑得极为开心。

    “你个孙子,还想跟我二姐合葬?”虬髯大汉心里正悲愤着,闻言之后,想也不想就一脚踏下,将他一只手踩得血肉模糊,“让你嘴再贱。”

    十指连心,陈太忠疼得脸都白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冒了出来。

    可他的脸上,依旧勉力维持着笑容,他咬着牙发话,“就这么点儿劲,你们弟兄,一个比一个软绵绵,怪不得你二姐不陪你们玩,着急投胎去了……你们太让她失望啊,哈哈。”

    “你还真是上杆子求死,”虬髯大汉眼睛一眯,释放出不尽的杀气。

    “老三,”老大阴沉的声音传来,听起来有点不高兴,“我这大老远把人拖过来,就是让你杀的?”

    “可是这混蛋在侮辱老二!”虬髯汉子义愤填膺地叫了起来。

    “算条汉子,在世家子弟里,也算难得了,”老大淡淡地发话,“一会儿给他个痛快。”

    “小子,你的尸体,只可能被野兽吃掉,想埋起来?做梦吧你,”虬髯汉子冷哼一声,也没再多说话,很快就将墓坑填平,还额外地加固了一下。

    大家都是仙人,这点小活真的不算什么。

    “说吧,”干完活之后,老大扭头看向陈太忠,淡淡地发话,“周家的消息,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你不用指望别人来救你。”

    “我都说了,能放我走吗?”陈太忠嘴唇一撇,露出一个不屑的微笑,不过他的嘴唇肿得跟两根火腿肠似的,这个笑容看起来有点怪异。

    “走?这个你不用想了,”老大淡淡地摇摇头,“你多说一点,最后我能给你个痛快。”

    “反正是个死了,凭什么便宜你?”陈太忠的脸色越发地白了,但是同时,他笑得越发地张扬,“痛快什么的,不需要……你就捡不痛快的手段上吧,我皱一下眉头,就不算好汉。”

    “死,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求死而不能……我倒要看一看,你忍得住多久,”老大狞笑一声,抬手结个印诀,然后手一扬,三十六道掌印,重重地拍到了陈太忠身上。

    “这是三十六截脉掌,”他轻笑着发话,“你一定要忍住,我还有七十二抽髓指,等着在你身上试验一番,不要让我失望哦。”

    三十六截脉掌是一套掌法,但是在风黄界,这掌法不是以战力超群出名,而是以折磨人而著称,一套掌法下来,铁人也要哭爹喊娘,经脉抽搐的痛楚,真的能把人疼死。

    七十二抽髓指,就更厉害了,在大型的宗门战役中,这都是对俘虏逼供的手段,让人在保持灵智的同时,感受到最大程度的痛苦——常言说“痛入骨髓”,那么抽髓,得有多疼?

    别说游仙灵仙了,更高级的也扛不住。

    正是因为效果够好,这都是禁止公开教授的,一般人根本学不到三十六截脉掌,更遑论七十二抽髓指了。

    可是陈太忠却硬生生地受了下来,不过他也没心思说风凉话了,一套截脉掌下来,他的脸苍白得没有半分血色,牙齿咬得咯吱吱直响。

    饶是如此,他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余劲渐渐过去,陈太忠身上流出的汗,都有一斤多了。

    老大见状,想也不想就打出了抽髓指,他还真会这个。

    七十二指下去,陈太忠痛得直倒吸凉气,他忍不住叫骂着,“孙子,有种给爷爷个痛快,咝……哈哈,这点小儿科,也算折磨人?”

    他的声音都颤抖了,汗水以更快的速度冒出,身体也在剧烈地抖动着——此刻他感觉到万蚁噬身,而他的灵台不但清醒,这痛苦还被放大了上百倍。

    想要疼得晕过去,都是一种奢望,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抽髓指。

    可是偏偏地,这货脸上,还挂着一幅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没事儿,不着急,”老大笑吟吟地看着他,“抽髓指完了,还有,倒要看你到底有多么坚强,我这人最佩服好汉了。”

    “哈哈,软绵绵的,没啥,”陈太忠仰天大笑,与其说他是在笑,不如说他是在疼得干嚎,不过他嘴上死活不服输,“怪不得你们老二气得投胎了,原来你们真是这么软。”

    “先卸他一条腿再说,”虬髯汉子冷着脸走过来,他对此人,真的是深恶痛绝。

    “你当我不想吗?”老大恶狠狠地看他一眼,他们对上那些没根脚的,卸胳膊卸腿是常事,但是对方既然是个不小的家族出来的,这一招就未必管用了。

    断肢再生的丸药,是非常罕见的,估计周家没可能有,有也轮不到这三、级的货色用。

    但家族荣誉在那里摆着,不断腿是死,断两条腿也是死,世家子弟真要豁出去了,卸胳膊卸腿的威胁,那真不算什么。

    正经是世家里那些秘术,很让人头疼,你断对方一条腿,很可能就中了精血的引子——一条腿没了,人生惨淡了,那就豁出去种血引了。

    而肢体完整的话,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他的顾忌,陈太忠也略知一二,于是冷笑着建议,“你可以来搜魂,别告诉我说你不会。”

    搜魂是一种很恶毒的法术,强行搜看他人魂魄内的信息,受术者十有**会变成白痴,不过信息的真实性,能获得极大的保证。

    陈太忠不怕对方搜魂,因为他的神识很强大,对方真敢这么做的话,他有把握出其不意地重创对方——就算不是重创,迟滞一下对方的反应,总是没问题的。

    “搜魂,嗤,”老大冷笑一声,“搜魂我会,但是你周家老祖灵仙中阶了,在你识海里留下点神念啥的,我不是自找没趣吗?”

    他不是不会搜魂,而是不敢搜魂——周家老祖的神念,或者不能重伤他,但是附着在他身上,那不是一时半会儿摆得脱的。

    识海留下神念,也是家族复仇的两大手段之一——念引。

    血引是受害者用精血指引,而念引则是受害者用怨念指引,这个怨念可以是受害者自己的,也可以是家族长辈神念护身,有人敢动手害人,神念就落到对方身上,便于家族追杀。

    陈太忠对这个说法,就不是很理解了。

    他此刻虽然看起来狼狈,其实是冲关冲到紧要关头了,三十六截脉掌和七十二抽髓指,给他的身体带去了极大的痛苦,但是同时,他被封禁的穴窍,基本上全部松动。

    只差一个契机,他就能强行出手偷袭。

    所以他孜孜不倦地刺激对方,希望对方能再下重手,他才有机会恢复修为,死中求活。

    “我去找个替代品,”虬髯汉子见自家老大磨磨唧唧的,心里实在不喜,转身就走了。

    差不多两个小时之后,他走了回来,枪尖上挑着一只野猪,那野猪还活着,被四脚朝天地绑做一团,不住地挣动着。

    “用野猪来杀他吧,也是三级的荒兽,”他将野猪重重地甩在地上,气呼呼地发话。

    这是比较常见的手法,用荒兽杀人,什么血引念引之类的,牵扯不到人身上。

    看一眼在地上不住抽动的陈太忠,老大有点火了,对方已经行将崩溃了,你说什么杀人?“我说你等一等行不行?”

    虬髯大汉脸一沉,肩膀微微一耸,大枪随时准备出击,“老大你真要包庇他?”

    “怎么,你还打算对我动手?”老大脸色一沉,“你试一试。”

    “我不敢跟您动手,但是这货,”虬髯大汉看一眼地上双目紧闭的陈太忠,“留不得。”

    话音未落,他膀子一抖,手上的大枪奇快地向陈太忠的胸口扎去。

    “你敢!”老大睚眦欲裂,抬手就去挡虬髯汉子的大枪,“这货还有价值……”

    话音未落,他噗地一口血吐了出来,原来地上半死不活的那货动了。

    陈太忠一抬手,手里就多出了一把尺许长的**,没命地跳起来一插,正正地送进了对方的背心,穿过心脏透胸而出,然后用力一搅。

    他等这个机会很久了,刚才他就有机会偷袭的。

    但是在此之前,他的偷袭,是以完败告终,所以他对自己说,这次真的不能出错:一旦出错,那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建议对方对自己搜魂,因为有强大的神识,他相信在那种情况下,自己会有更大的胜算。

    非常遗憾的是,对方根本不理会他的说辞,所以他也只能赌一把,在最关键的时候,能否一击搏杀对方一人。

    毫无疑问,这一场赌博,赌赢的概率极低——陈太忠甚至不知道,这个老大是个什么级别的游仙。

    但是他别无选择,已经是个死了,博一下,还有活的可能,他也不能容忍自己窝窝囊囊地死去。

    非常幸运的是,他赌对了。

    (第一更到,今晚七点半到八点半,风笑参加三江访谈,有兴趣的朋友来聊聊,链接可在首页右侧的三江访谈找到,或者点狂仙红色专题,里面也有,最后……求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