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十九章 该来的总要来
    聚灵阵的好坏,当然跟聚集灵气的速度和流量有关,最便宜的聚灵阵,可供三个高阶游仙同时修炼。

    不过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种便携式的聚灵阵,耐久性很差,老妪明明白白地说,一万五的这个聚灵阵,用一年不成问题,多了就不敢说了。

    也有保用十年的聚灵阵,同样是可供三个高阶游仙修炼,价值六万灵,只收上品灵石。

    再高阶的聚灵阵,陈太忠都没有问,他直接摸出两块上品灵石来,“买一套最便宜的,找我七千灵。”

    老妪呆呆地看了他好一阵,才反应过来,这四级的游仙,还真是要买聚灵阵了,于是她又问一句,“你还有上品灵石不?”

    “没了,”陈太忠摇摇头,警惕地看对方一眼,“我就只有两块。”

    “那你收回去一块上品灵石吧,”老妪叹口气,推回一块给他,“再给我四十中灵好了……聚灵阵的阵眼,要由一块上品灵石坐镇。”

    等到陈太忠从阵法商店出来,又恢复了一贫如洗的状态,除了镶嵌到聚灵阵上的那块上品灵石,他全身只剩下三十多灵。

    这还是那老妪看他实在凑不出来了,只收了他一万三千七百灵。

    这一番遭遇,让他觉得有点挂不住,“这哪儿是修仙?修的根本是钱嘛。”

    想着口袋里仅剩三十七灵,陈太忠索性去交了六个月的税款,然后来到市场摆摊,他想卖掉一些灵草——那个老大的储物袋里,有一些年份不错的灵草,难得的是,他认识一些。

    哪怕卖掉一半,也能挣个几百灵。

    市场里可不缺识货的,他的货往地上一摆,就有人来询价,他的定价又低,才七八分钟,就有一百多灵入袋。

    就在他刚结束一单买卖之际,远处有七八个人向他冲了过来,嘴里还大喊着,“是他,就是这家伙!”

    陈太忠有点懵,他自问,自打飞升上来之后,他一直都是老老实实打拼,与人为善,这一出……是怎么回事呢?

    不过,这倒不影响他手一挥,将剩余的草药先收进储物袋,然后冷冷地看着对方。

    就在此时,两个维护市场秩序的仙人出现了,他们上前一伸手,冷冷发话,“这里是公众集市,你们这是干什么?”

    “滚开!”一个大汉走上前,抬手一鞭就抽了下去,“瞎了你的狗眼,不认识周家五公子?”

    “啪”地一声脆响,一个仙人躲得慢了一点,被一鞭抽到了背脊上。

    可是他还真是敢怒不敢言,青石城三大家,名声不是吹出来的,周家五公子周青衮,已经成为了高阶游仙,是三大家族里公认的、最有可能晋阶灵仙者之一。

    大汉也不理他,而是走到陈太忠面前,手里的鞭子一指,大喇喇地发问,“你……就是地球界的陈太忠?”

    “别冲我指指点点的,”陈太忠脸一沉,“有话好好说。”

    他一听说是周家,就估计此事不能善了——毕竟在他怀里,还有一个周家的储物袋。

    这储物袋是那个九级游仙抢来塞给他的,不过,就算他肯解释,别人也得信不是?

    “找死,”大汉登时大怒,一个摆摊的小散修,居然敢给自己脸色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随着这一声厉喝,他手里的鞭子刷地抽了下来。

    “混蛋!你敢?”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然后一道破空声响起,只见白芒一闪,那鞭子登时断为两截。

    接着人群散开,一个中年汉子掠了过来,此人身形瘦小,气势却是惊人。

    看一眼拿着鞭子的大汉,他淡淡地发话,“敢在集市上捣乱,跟我走一趟。”

    “陶队长,”一个面白无须的年轻人走出来,似笑非笑地发话,“这是我周家的事情。”

    “周青衮你这小屁孩儿,最好夹着点尾巴,”瘦小汉子一抬手,冷冷地指着对方,“南特子爵授权我代为管理市场,再跟我呲牙,信不信我连你也抓了?”

    青石城三大家,周家、褚家和陶家,这陶队长叫陶秉直,陶家旁系的杰出人物,眼下是游仙八级,由于年纪大了一些,冲击灵仙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依旧是陶家的高端战力之一。

    堕情子南特虽然是青石城主,不过南家根基浅薄人丁不旺,而他又是个懒散之人,所以青石城很多管理部门,都有三大家族的人。

    当然,南特也不是好相与的,他就算用那三家的人,多也是用的旁系——这是必须的。

    因为背靠陶家,又是帮堕情子管理集市,陶秉直并不是很卖周青衮的账,他眼冒凶光,甚至有别的打算。

    周家的五公子再是天才,一旦陨落了,也就只是流星了。

    可周青衮也不是愣头青,他指一指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发话,“这个人……跟血沙侯家的失窃案有关,你确定一定要阻拦?”

    “咝,”陶秉直听得倒吸一口凉气,好半天才迟疑着发问,“北域郑家?”

    “你可以抓我,反正你陶家底蕴深厚,说不定就不怕血沙侯,”周青衮哈地笑一声,洋洋得意地发话,“但就是不知道南特城主,是不是也支持你这么做。”

    “你别胡说八道,我一向很敬仰血沙侯,”陶秉直沉着脸回答,这时他才想到,前一阵,周家跟北域郑家有联姻之议。

    不过陶家也不是没有强力姻亲——抵挡不了血沙侯,但是为难周家绰绰有余,所以他冷笑一声,“怕就怕,你打着郑家的旗号,为你周家牟利。”

    “你若是不信,可以跟我走嘛,”周青衮斜睥着他,不屑地哼一声。

    能找到郑家要找的人,固然令他高兴,同时还能扫一下陶秉直的面子,那就更开心了。

    陶秉直想了想,还是冷哼一声,转身走了,“周小五,你千万不要犯在我手里。”

    他若真的跟过去,遇到郑家人的话,一顿羞辱是免不了,说得极端一点,缺胳膊少腿甚至丢了小命,那也正常。

    “算你陶秉直识相,”周青衮冲着他的背影大喊一声,然后得意地扭头一笑,“把人抓起来……咦,人呢?”

    摆摊的年轻人已经不见了去向。

    陈太忠不跑才是傻瓜,他可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套上了那么一顶帽子——跟血沙侯家的失窃案有关?

    他承认,自己是拿了周家人的一个储物袋,但是那储物袋里,除了一刀一剑,就是一些丸药和日常用品,总共加起来也不值八百灵。

    可这储物袋是别人抢的,怎么能算到他身上?现在居然还扣上一个侯爵家的失窃?

    开什么玩笑,那是侯爵啊,堂堂的青石城城主,也不过是子爵,陈太忠所接触过的最高级的纨绔,也仅仅是一个伯爵的不知道多少代的后裔。

    那人跟他同一天飞升到仙界,可是人家一来就是游仙二级不说,身后还带着书童侍女——连飞升都带着两个下人,这能比吗?

    所以一听说关系到侯爵家的失窃案,陈太忠果断地开溜——他真的是没有做,但是别人会给他解释的机会吗?

    他溜了仅仅十来米,身后的追杀就到了,原本他周围看热闹的人很多,见到周家人掣着兵器和法器追杀而来,周边的人齐齐一让,就让了一条通道出来。

    陈太忠见势不妙,身子斜飞,直接撞塌路边一堵院墙,看到院子里有两个小孩在玩耍,他先是一怔,然后一扬手,几十株草药被他抛向后方空中,“百年灵药大赠送了!”

    身后让出的通道,登时合拢,无数人冲上前疯狂地抢夺。

    他这一手非常毒,周家就算再是强势,面对这种局面,也不能将前面拦路的人全部打杀——必须指出的是,前面参与抢夺的,还有八级甚至九级的游仙。

    陈太忠若抛出的是下品灵石,八级九级的游仙不会稀罕,哪怕是中品灵石,也就那么回事,但是百年的灵药,这**就太大了。

    风黄界里,百年的灵药,说少不算少,但是也绝对不多,有些灵药本身可能不算值钱,但是上百年的很罕见,尤其是有钱的游仙,有时需要定制丹药,但药材未必能凑得齐。

    若是抢到了百年的灵药,就算不是自己想要的,也好跟炼丹师做交换不是?

    周青衮一干人花了差不多五分钟,才将道路清出来,但是陈太忠早就撞破了另一堵院墙,不知去向了。

    “一群酒囊饭袋,”周五公子气得脸色苍白,大喊一声,“给我追!”

    陈太忠在前方左一拐右一拐,没命地奔跑,他没注意到,身后冒起一团焰火来,啪地在空中炸开——这是周家的紧急动员令。

    眼瞅着前面就是南城门了,却见四个士兵在缓缓地关门——他的运气比较糟糕,负责把守南门的,就是周家的人。

    “来人止步!”旁边有人往路中间一站,大声发话,“城中有变,擅出城者死!”

    “滚开!”陈太忠的手中,陡然多出了一杆大枪,枪杆一抖,随手一招“拨草寻蛇”攻了过去。

    (周一首更,这周一定要留在新书榜上,大声召唤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