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二十章 本欲消解
    拦路的人也不过是游仙四级,哪里吃得住这么一枪?堪堪地躲开枪尖,却被枪杆重重扫在腰间,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那正在关门的四个小兵见状,齐齐喊一声,就冲了过来。

    看守城门的小兵,并不是战斗力全无,他们都是游仙三、四级,等到了中阶游仙高段的话,就可以谋个一官半职了。

    不过对上发狂的陈太忠,这点战斗力就不够看了,陈太忠几枪就将几个小兵扫开,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城门。

    约莫五六分钟之后,周青衮带着周家人来到了南门,听说那人已经冲出城去,气得破口大骂,“五个人拦不住一个四级游仙,敢再丢人一点吗?”

    “周老五,南城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旁边有人看不惯了,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我怎么听说,是你先把人追丢了?”

    说话的是褚家的九公子褚行云,二十五岁的游仙六级巅峰,随时可以冲击游仙七级。

    这是三大家里的又一个风云人物,不过六级到七级是个坎,若是三十岁以前冲不上七级,那还真没有周青衮风光。

    “小屁孩你知道个什么?”周五公子不想跟他计较——事实上,南城门虽然由周家把守,但南城却是褚家的地盘,人家这么说也不为过。

    堕情子安排的城防便是这样,周家地盘安插陶家的人守门,陶家的地盘安排褚家的人守门,这样布防,能起到相互监督的作用。

    也正是因为如此,陈太忠才能顺利逃出青石城,若是南城和南城门都是周家的人,他杀人都杀不过来,就别说逃出去了。

    不过,周青衮终究不想呆在这里丢人现眼,于是大喝一声,“周家的人,跟我出城缉拿贼人……留几个人在南城细细搜一搜,不要漏了贼人的同党。”

    “我倒看你敢在南城怎么搜,”褚行云冷笑一声。

    “我帮血沙侯捉拿贼人,有本事你拦着,”周青衮冷笑一声,头也不回地出城了。

    “此人……着实可恶,我必杀之,”褚行云眼睛一眯,咬牙切齿地发话。

    陈太忠跑出城去,也不敢逗留,一溜烟地往城外的树林处奔,树林离城很远,不过还好,跑了两里多地,就是草丛灌木横生了,藏身也不难。

    他蹿进草丛之后,周青衮才由城门出来,想要寻他的踪迹,那就真的不容易了。

    陈太忠却是危机感深重,穿过七八里地的草丛,终于来到了树林,禁不住坐下长出一口气,“我艹……这储物袋真不是我抢的,这是怎么说的?”

    就在此时,远处有隐约的声音传来,“小婉别生气,哥哥早晚给你弄个储物袋,不过几百灵的事儿。”

    这声音似曾相识啊,陈太忠扭头一看,登时就怔住了,“是你?”

    说话的两男一女见到他,也愣住了,其中那胖乎乎的家伙在反应过来之后,就是一声狞笑,“小子,我一直在找你俩呢……说,抢我储物袋的是谁?”

    合着这三位,正是被中年人抢了储物袋的主儿。

    不过两个男人身上,又多了两个储物袋出来,其中一个有“周”的标志,另一个却是那种亚储物袋,差不多一立方米的那种,集市上的售价,是五十灵左右。

    这种亚储物袋,搁在地球上来说,是山寨货,重在实用,空间不是很稳,尤其是储物袋的比重大,袋子里装了一千斤的东西,这个袋子就要有四五百斤重,非常拖累人的行动。

    而真正的储物袋,是空间储存,没有太大的比重。

    陈太忠没有顾得上细看,他只是很恼火地一皱眉头,“别人抢了你的储物袋,关我屁事……有种你去找人家报仇。”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胖乎乎的家伙一拍储物袋,就掣出一根短棒来,咬牙切齿地发话,“区区一个四级游仙,找揍吧?快交代你同伙的姓名来历。”

    他却是忘了,上次两人相见,对方不过是区区的二级游仙。

    “我并不认识他,”陈太忠一边说,一边探手入怀,将那刻了周字的储物袋取出,丢向对方,“离开的时候,他给了我一个储物袋……里面没东西,现在还你。”

    按说他不是个好说话的人,不过他的实力太弱,周家的实力太强,人家甚至不惜搬出一个侯爵的名头,也要找他麻烦,这根本不是他的抵抗得了的。

    陈太忠根本不知道,血沙侯为什么要找他,所以他只能感慨,这仙界的家族,也太输不起了,屁大个事儿,也要整出这么大的动静。

    反正他储物袋多得很,能把话说开了,还一个给对方也无所谓。

    胖子听得却是眼睛一亮,“那厮不在附近?”

    合着他没有仓促出手,是担心那中年人再次出现。

    他身边的壮汉闻言发话,“才哥,必须将这厮捉回去,仔细盘问。”

    “须得要你知道,周家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抢的,”胖子一抬手,指着对方咬牙切齿地发话,“是你乖乖地跟我走,还是让我打折手脚……拖着你走?”

    “适可而止啊,”陈太忠听得也火了,你这还没完没了啦?“根本不是我抢的你,我也不认识抢你的人。”

    “有什么话,去周家的大牢里说去吧,”壮汉狞笑一声,劈头就是一刀砍下。

    陈太忠身子一闪,蹭地蹿出去老远,然后长吸一口气,冷冷地发话,“我好话说尽,你们一定要逼我大打出手?”

    “我们两个游仙五级,凭你也配跟我们大打出手?”壮汉长啸一声。

    下一刻,刀光如霹雳一般,自远处电射而来,树林里回荡着洪亮的声音,“小子,这一界实力为尊,既然你实力低下,我就逼你了……你又奈我何?”

    打就打呗,谁怕谁?陈太忠忍气吞声很久了,对方却是咄咄逼人,待听说对面只是两个游仙五级,他手腕一抖,掣出长枪迎了上去。

    他都不怕跟五级荒兽打,何况是五级游仙?

    “我靠,此人还有储物袋?”一旁观战的胖子眼睛一亮,旋即大喝一声,“阿勇,不要留手,此人有古怪!”

    话音未落,只听得嗵地一声大响,刀枪相jiao,那大汉的身子先是一震,然后猛地倒飞了出去,竟然比方才前冲的速度还要快。

    紧接着,大汉手里的长刀脱手而出,待其落地之后,跟着就是一口鲜血喷出,嘴巴开阖两下,似乎要说什么,然后就晕了过去。

    “还想抢我的储物袋?”陈太忠的眼睛微微一眯,心里动了杀机,“这是你自寻死路……周家虽大,我这亡命却也不怕。”

    “慢着兄弟,”胖子被这一枪吓傻了,“有话好好说,我感受到你的诚意了。”

    同是游仙五级,他实在太清楚自己伴当的实力了,胖子叫周青才,是周家旁系主支,硬生生地用丹药推到五级的。

    而他的伴当周勇是周家的仆役所生,两人岁数相若,但是周勇晋阶游仙五级,基本上全凭实力,没吃过多少丹药。

    两人的战斗力,也是一个天一个地。

    周青才最近出来野外狩猎,是家族提高子弟们战力的试炼,但是他所在的旁系怕他出事,就安排了周勇来做保镖——这两人从小长到大,关系也近。

    那女修名唤单婉,是周少爷在狩猎时结识的,两人很快就打得火热,不过周青才出身旁系,财力原本就有限,本支管得又严,手头没几个活钱,搞得连个储物袋都要打劫。

    “现在才感受到我的诚意?”陈太忠微笑着发问,同时缓缓地蓄力于长枪,打算攻其个不备——左右不能善了,倒不如将这三个欺软怕硬之辈统统留下。

    “我这人天生愚钝,反应比较慢,”周青才倒退了几步,笑眯眯地回答,“其实是场误会,对吧?抢我的又不是你。”

    “你这反射弧,不是一般的长,”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不过还是那句话,周家势大,如果能就此了结,也是不错,“储物袋我还你了。”

    “那是……你反正有的,也不稀罕我这个,”周青才大喇喇地点点头,“我挂的这个储物袋,还是借我妹妹的。”

    “你说的,就此了结,”陈太忠抬手指一指他。

    “我周青才说话,一个萝卜一个坑,”小胖子重重地拍一拍胸口,“你还我储物袋,走,我请你去城里喝酒。”

    陈太忠哪里肯跟这种欺软怕硬之辈喝酒?没地堕了自家的威风,他微微一颔首,身子就向树林里蹿去,空气中只留下一句话,“我还有事……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

    他离开之后,周青才折腾许久,才弄醒了周勇,三人折在一个四级游仙手里,兴致也不是很高,就商量着回城补给一下,然后继续历练——已经出来很久了。

    不成想没走几步,前面刷地蹿出两人来,“站住,有没有见到一个……呃,青才少爷?”

    “咦,家族外卫都出来了?”周青才识得这两人,不过他是旁系的,外卫虽然是家族护卫,却多为嫡系服务,他也不好直接呵斥,于是只能问一句,“出什么事儿了?”

    (月底了,惯例凌晨有加更,大家记得投推荐票哈。)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