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二十三章 时不我待
    “你确定?”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血沙侯,这不是幌子来的吗?

    “我非常确定,”矮壮少年点点头,“我还见过郑家的一个九级游仙。”

    陈太忠默然,好半天才一抬手,抹去脸上的雨水,顺手甩一下,然后淡淡地发话,“你给我提供这么重要的信息,按说我该放了你的。”

    “您还有什么要求,只管提,”矮壮少年飞快地回答,小命重要,他必须尽快地拿出筹码,“我知道北域郑家有子弟在青石历练……”

    “但是你们确实惹怒我了,”陈太忠灿烂地一笑,一抬手,将枪尖送进了少年的心脏。

    这一场遭遇战,让他收获了五个储物袋,不过令他感到失望的是,这几个小家伙身上,总共也才三块中品灵石,以及两百余块下品灵石。

    梁姓少年身上,倒是有一些丸药,以及两张法符,可见梁家还是有点底蕴。

    少年头上顶着的圆盘,也是个低阶法器,但是似乎只能挡一挡雨——真是败家。

    陈太忠大概地盘点了一下收获,一转身就冲向谷地身处,“时不我待……必须晋阶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半个小时左右,那据说是六级的游仙,身子一颤,居然慢慢地有了呼吸——按说此人的心脏都已经戳破,怎么都救不回来的。

    事实上,这也是梁家的不传之秘“悬命术”,在必死无疑之际,保留百会一点真灵,以及丹田一口气,就有获救的希望。

    当然,这个希望也是极其渺茫的,很多时候,梁家用此术传递凶手信息——所谓梁家老祖的天机术,不过是故弄玄虚。

    然而这个术法,矮壮少年这主支嫡系不会用,反倒是家仆会用,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其实也很简单——这是高阶术法,七级以上才能习练。

    没错,这家仆并不是公鸭嗓子说的六级,而是实打实的七级,不过此人等闲很少外出,旁人不知情,梁家也有意隐瞒实力。

    此刻这帮小家伙出来缉拿陈太忠,梁家的大人可是很清楚,那家伙不是很好惹,于是派了他前来保护——能不能捉到人,那是在其次,关键是要保护好未来的家主。

    家仆醒转之后,也就剩下一口气了,说不得咬牙在地上写一行字,“杀人者陈太忠。”

    然而悲催的是,天上在下雨,他写在沙土上的字,没多久就被雨水冲掉了,而他的储物袋,也被别人拿走了。

    家仆想一想,最终是撕下一块衣襟,蘸着心头的鲜血,咬牙写上“陈太忠”三字,然后压在身下。

    又等了一等,周遭依旧无人,他实在无法再等下去了,于是喷出最后一口精血,四肢砰然炸开,爆炸出的血气,有若狼烟一般直冲云霄,在雨中久久不肯散去。

    恰好,十几里地之外,有梁家的人在活动,领队的是梁家长老梁明心,梁家的三个八级游仙之一。

    梁长老出来,也是要拿陈太忠,要说梁家两个游仙九级,三个八级,未必看得上这一千灵石,但是梁家知道,做好此事,能交好周家,甚至能交好北域郑家。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大家都很好奇,陈太忠到底对郑家做了什么?

    郑家不肯解释,别人也没胆子问,但是既然有了好奇心,就少不得要有点小动作,梁家也撒了人出去,想要探知点究竟。

    梁明心看到不远处的“精血狼烟”,想也不想就放出一道焰讯,砰然在雨中炸响。

    然后他大喝一声,“族中子弟遇袭,战斗队形出击!”

    散落在四周的十七八个梁家子弟,闻言登时奔了回来,组成一个队形,直奔赤色谷地。

    事实上,会精血示警的,并不止梁家,但是梁明心知道,未来的家主就在那一块,而且他率队过去,其实……只是需要一个涉足的理由。

    果不其然,等他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三拨人马在那里了,其中一支还是三大家之一的褚家。

    还有一支,是一个小家族祝家,两边正在激烈地交涉——祝家长房的三公子死在了此地。

    一听说祝老三死了,梁明心登时就按捺不住了——这几个小混蛋是在一起玩的,他冷哼一声,“精血示警的,是我梁家吧?”

    “示警的是我褚家死士,”褚家的人傲然回答,他们这一支队伍,恰恰是褚家九公子褚行云带队,想那褚家九公子,虽然是游仙六级,却是连周家五公子周青衮都不怎么放在眼里的。

    对上这种杂牌的家族,褚行云更是这样了,豪强面目一览无遗,他似笑非笑地发问,“梁明心你有异议?”

    “行云少爷说笑了,”梁明心讪笑着回答,“我家这边有气血感应……咱们一起看一看吧。”

    精血示警,不少人都会,但是有气血感应的才是正主,他这句话,是想告诉对面的褚家,示警的真是我家人,你褚家不能太过分。

    褚行云有心不允,但是说话间,又有一支冒险队赶来,带队人的修为,连他都看不透——起码是游仙高阶。

    于是他笑着点点头,“那么,大家资源共享好了。”

    事实上,没什么可以共享的资源,大家只是在梁家示警人身上,找到了一块血染的衣襟,雨水将大部分血渍冲散,只留下两个模糊不清的字——“东心”。

    “谁叫‘东必’呢?”一个冒险团队的老大发话了。

    “没听说过,”梁明心和褚行云对视一眼,齐齐地摇摇头。

    事实上,他两人的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做出这种案子的,十有**是陈太忠,不过因为雨水的冲刷,只留下了“东心”。

    只不过,两人都是很默契地没有再提。

    褚行云甚至都认出了,精血报警只留下躯干的,是梁家一名忠仆,至于此人是五级还是六级,他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未上高阶的游仙,不值得他记住。

    但是……一个小小的四级游仙,居然可以杀死中阶高级的游仙?这令褚家九少爷对那个叫陈太忠的家伙,越发地期待了起来。

    褚家一开始对这件事,并不怎么热衷,毕竟是周家搭上的血沙侯,褚家不想自降身份,也不想让郑家误会。

    也就是后来,周家为了防人悄悄算计陈太忠,才公开了悬赏,而褚行云对周青衮,是相当地不服气,于是也带了一拨人,四下寻找。

    他原本是想拿住人之后,让周家求上门来,可是现在,他更关心这个刚刚飞升上来的游仙了——此人果然有趣。

    陈太忠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还是泄露了,他隐身术敛息术齐开,沿着赤色谷地埋头疾走,谷地的尽头则是山峦,他一直跑出近两百里地,才停下脚步。

    此处已经人迹罕至,大型荒兽不是很多,倒是蛇虫不少,真的很烦人。

    正是因为如此,来这里的人并不是很多,而且这里并不是没有高阶荒兽,陈太忠就亲眼看到一只青色的大鸟,栖息在一棵巨大的树上,慢条斯理地梳理着羽毛。

    这是八级荒兽穿风鸾!

    陈太忠在书籍上见识过这家伙,见到它之后,离着三四里地,他就慢下了脚步,远远地绕了一个大圈子过去。

    但饶是如此,穿风鸾当时也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一眼他的方向,然后又低下头去整理羽毛——这是已经发现他了,只是懒得计较。

    那一刻,陈太忠的心情很难形容,他居然被一只扁毛畜生轻视了!

    然而,他很快就收拾好了心情,说到底,修仙界就是谁拳头大,谁就有理,愤懑之类的话也不用说了,尽快提高修为才是王道。

    他在山岭中找块空地,感受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强大的气息,于是布下聚灵阵,然后盘腿坐下,调整一下气息之后,全力冲关。

    他早就有了晋级的征兆,不过是强行按捺住了,此刻一旦发力,简直是水到渠成。

    就在天擦擦黑的时候,四面八方的灵气,疯狂地向山岭涌来,这动静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所幸的是,陈太忠选择的地方相当贫瘠,高级的荒兽看不上这里。

    而低级的荒兽,却不敢凑得太近——否则光那浓郁的灵气,没准就能撑爆了身体。

    陈太忠原本想着,冲过五级的关口,就可以慢慢地提升修为了,可是他真没想到,这么大的响动,居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应。

    灵气狂飙了整整一个晚上,他连做阵基的下品灵石,都换了两遍,三八二十四块灵石,基本上消耗一空了。

    这不是他吸收了二十四块灵石,要知道,灵石只是帮忙维系阵法,一般不怎么耗费的,他这一晚上吸取的灵气,远远超过二十四块下品灵石。

    这么强大的仙灵之气,不但直接送他晋级成功,更是一夜之间,将他的修为推到了五级游仙的巅峰。

    到了第二天中午,终于有强大的荒兽奔过来,要看这里灵气的变化,是怎么回事。

    荒兽们不是后知后觉,实在是这里不但荒芜,也没什么天材地宝,根本不值得驻留。

    待昨天晚上感觉到灵气变化之后,因为是夜里,它们也保留着一丝谨慎。

    (更新到,召唤推荐票。)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