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二十七章 神识交锋
    这位七级游仙已经知道,同为七级的雷方,不能拿下面前此人,他原本还有点不服气,待看到对方一刀就斩落了剑雕的脑袋,果断地决定——撤!

    五级荒兽,足以和六级的游仙拼杀,而这剑雕会飞,一般七级的灵仙,也仅仅是驱逐对方,一刀斩落的可能,极其渺茫。

    反正他也就是四下探查的,能找到人已经不错,眼见自己不能拿下对方,硬生生地地忍住了心中的怒火,二话不说转身离开。

    陈太忠却是没想到,对方是如此地好说话,他原本还想激得对方打斗一番,也好试验一下自己的战力,同时还能打劫——这么来钱真的很快。

    风黄界流行的,难道不是恃强凌弱吗?他想一想之后,觉得对方肯退去,没准是看出了自己的来历,知道自己战力极强。

    这里有点不**全了,陈太忠身子一闪,消失在了山间。

    不多时,七八个人从远处电射而来,打头的正是刚才那道气息。

    此人一边走,一边跟旁边的人说着什么,不过那几位根本不怎么搭理他,直接来到刚才打斗的地方,四下看一眼,很快就发现了掉落在地面上的鲜血。

    带头的男人三角眼、八字眉,给人阴森森的感觉,此人叫梁志诚,是梁家明面上三个八级的游仙之一。

    他蹲下身子,抓一把带血的泥土,放到鼻子尖嗅一嗅,点点头,“气息极浓,五级荒兽没错……还是巅峰五级。”

    “那货居然能一刀斩杀五级巅峰的剑雕?”有人不可置信地发问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跟陈太忠硬扛一招的雷方,他直视着报信者,“你是不是眼花了?”

    留影石你都看过了,这七级游仙很是无语,不过在领到赏赐之前,他也不想多事,于是待理不待理地回答,“我赶到的时候,正好见到他一刀砍下……此前有什么事情,并不知情。”

    “所以你吓得都不敢上去拿人了?”雷方很不屑地撇一撇嘴。

    他被陈太忠一枪震退的事,已经是整个虎头镇都知道的了,他做梦都想要挽回名声,那么,时时刻刻贬低陈太忠,是他必须做的。

    “我只是怕惊跑了他,”这位皮笑肉不笑地回答,“这人要是一心要走的话,不是连雷、管事也留不住他吗?”

    “你是在耻笑我吗?”雷方的脸登时就涨得通红。

    “都给我闭嘴!”梁志诚轻哼一声,然后看向另一个瘦小汉子,沉声发问,“能捕捉到他的气息吗?”

    那汉子个头虽然小,但却有一个奇大的鼻子,自打来到现场,他的鼻翼一直在急剧地翕动着,不过在来回绕了几圈之后,他还是颓然表示,“气息捕捉得到,但是到了外围,就没有了……这人可能有遮掩气息的宝物。”

    “那就只能指望灵狸跟踪了,”梁志诚气呼呼地跺一下脚,“两只灵狸都在三哥那里……真耽误事。”

    灵狸是三级荒兽,追踪好手,一般人家很少专门喂养,因为它只是用来追踪,胆子小且难喂养,不像狗一样,还会看家护院。

    大鼻子男人的嘴角抽动一下,心里暗哼:我专攻此术,我闻不到,灵狸来也不顶事。

    他这么想,还真是错了,若是灵狸在,极有可能发现:不远处有人潜伏。

    陈太忠绕了一个大圈,又回来了,他想看一看,自己的猜测准不准,待发现真有人追来,而且其中还有雷方那厮,他终于能确定:自己被人惦记上了。

    但是他还想知道,是谁在追踪自己,窃听了好一阵,才听明白,合着是梁家和祝家为了族人的死,发誓要缉拿他雪恨。

    这一下,他的火腾地就上来了:我说,散修的命,也不能这么不值钱吧?

    你们抢我杀我有理,我反杀你们,就是十恶不赦的罪行?

    不过他也知道,面前不但有一个八级游仙,更是有起码四个七级游仙,这样的组合,恐怕不是他能撼得动的——他对自己的实力,从来都没有精确的认识。

    想到还有两个九级游仙正在赶来的路上,陈太忠犹豫一下,终于放弃了搏杀两个七级游仙的念头——杀人倒是不难,陷入缠斗之后,真不好脱身。

    事实上,他也不是特别习惯杀人,否则上次他就会干掉徐建宏,而不是单纯地打劫。

    他绕个圈子,悄然回到他暂住的山洞旁边,在四周隐秘地架设了十几个无线感应摄像头。

    因为外面有人搜查,回了山洞之后,他也没有继续修炼,以免灵气的波动惹来别人的注意,他只是翻出燎原枪法,在脑海中默默地演练着第三层。

    实在没有办法的话,他打算借助燎原枪法强行冲击六级游仙——借助外力并不是一个好习惯,但是外面一群八级的游仙,连九级游仙都有两个,他别无选择。

    演练了两天,他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在第三天深夜,他悄悄地隐身出去,验看一下自己放置的摄像头。

    这时他才发现,情况似乎不怎么好,这里也出现了人迹,而且不止一拨,其中有两拨人,走得很慢而且东张西望,十有**不是猎荒兽来的。

    趁着黑夜脱身呢,还是再回山洞去?陈太忠开始琢磨。

    想了好一阵之后,他将心一横,先离开再说,大不了走得远一点,等自己修为上去了,再回来报仇。

    趁着夜色,他埋头疾走,不成想走了十几里地之后,侧前方一股强大的神识扫了过来。

    因为要跑路,陈太忠基本上没有外放神识,他甚至摸出一副红外夜视头盔戴在头上,以便能看清道路。

    但是他也不能一点神识都不开,荒郊野外,各种荒兽很多,他必须要防范偷袭。

    所以他正正地撞上了这股神识,当撞上的这一瞬间,说什么都晚了。

    该神识很强大,但是陈太忠的神识也远超旁人,他只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撒腿狂奔,那股神识滞了一滞,毫不留情地跟了上来,一次又一次地冲击着他的识海。

    陈太忠能守住自己的识海,但是行动多少要受到点影响,而在这股神识的缠斗下,他无法隐身和敛息,只能一路狂奔。

    “咦?”梁志高轻声嘀咕一句,他就是那个用神识扫描的人,原本是晚上没事,心血来潮,他随便地扫视一下,没存了什么必得之心。

    但是一个弱小的神识,始终能跟他相抗,这就让他感到意外了,再一想,这大半夜的,在野地里行走,遇到自己这么强大的神识,还要挣扎着前行,这会是什么人?

    只可能是陈太忠。

    于是他抬手一指,果断地发话,“那个方向……五里地左右,陈太忠在那里。”

    梁志诚正在打坐,闻言带着人就冲了过去,梁志高却没有着急跟过去,而是不停地用神识捶打着对方。

    他是真不服气了,要说修为,他在梁家排第二,但是要说神识的话,他甚至超过了梁家的老祖宗梁明正。

    梁志高在少年时期,曾经服食一枚异果,由此神识远胜旁人,别说是游仙五级,就算巅峰的游仙九级,也经不起跟他神识对撞。

    当然,神识对撞的后果很严重,对上游仙九级,他就算能赢了别人,自家难免要受损,甚至可能修为大降,这是属于伤人也伤己的争斗。

    但是对上游仙五级,他还真是不信这个邪——就算耗,我也耗死你个小子。

    果不其然,在他强大神识的逼迫下,那小子的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停留在一个地方,神识消失不见了。

    “能坚持到现在,还真是有点意思,”梁志高长身而起,对着那神识消失的地方,疾驰而去,不多时就追上了前面的几个人。

    然而赶到的时候,大家傻眼了,那块地方没有人,众人在四周搜索半天,最后有人惊叫一声,“这里有血迹!”

    照明术亮起,大家看到地上有一片鲜血,梁志高一看,冷哼一声,“此人神识被我摧毁大半,已受重伤,大家搜索一下,肯定就藏身在附近……封锁周围十里方圆。”

    梁志诚赶忙安排,安排妥当之后,才返回身出声发问,“三哥,是不是把这些精血,取回去一些?咱们可以通过精血查人。”

    “两只灵狸给你用,还怕查不到人?”梁志高不耐烦地一摆手。

    “可是明正老祖,非常关心此事啊,”梁志诚苦笑一声,“老祖的嫡孙死了。”

    梁志高也是梁家嫡系,但却是梁明正之弟梁明方的儿子,现下修为是梁家第二人,但是论影响力,还赶不上现任梁家家主、梁明正的儿子、八级游仙梁志禹。

    死去的这位,正是梁志禹的长房次子,出身长房,便是极大的优势,更别说还是修炼天才,所以早早就定下为下一任梁家家主。

    不过梁志高不为所动,他毕竟是梁家唯二的九级游仙,就算老祖晋阶灵仙,他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二人,而且……谁敢说他就一定不能晋阶灵仙?

    所以他只是淡淡地哼一声,“精血寻人,非咱们梁家所长,为此请个灵仙来,太不划算。”

    (第一更到,谁还有推荐票吗?)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