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二十八章 恐怖剑修
    按着精血寻人踪迹,不是游仙的手段,怎么也得是灵仙出手。

    一般只有游仙的小家族,想要请灵仙出手,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而且这也涉及了秘术,不是每一个灵仙都懂的——事实上,大多数灵仙都不懂。

    梁志诚见梁志高决心已定,也就不再多说,撒开了人马四下寻找。

    陈太忠这时确实没有离开周遭十里,其实现在,他离这里,连一里地都不到。

    刚才他被梁志高的神识纠缠,死活摆脱不了,这时候他也顾不得防范荒兽了,只能将神识收回去,死死地护住识海,不做任何的反应。

    这样可以起到一定的效果,对方很可能会认为,他晕倒了。

    事实上,他也几乎晕倒了,因为这种行为是很危险的,收敛神识的时候,他还承受着强大的神识攻击,吐一口血都是轻的。

    摆脱了对方神识的锁定,他就隐身术和敛息术齐用,蹑手蹑脚地离开,也不敢走得太快——毫无疑问,眼前这位,是九级游仙,只从神识上说,就不是八级游仙可以相比的。

    梁志高若是知道,他这可媲美灵仙的神识,居然被认为是九级游仙的招牌,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陈太忠离得虽然很近,但是神识不敢随意探出去,那么对方的对话,他也只能通过口型来辨认,不过还好,他大致读懂了“精血”两字。

    猜到对方想用精血寻人,他心里的恼怒,就实在有点无法克制了:欺负人有瘾吗?

    陈太忠正在腹诽,猛地发现一头灰色的狸猫鼻子在空中抽动两下,竟然将目光转到了他的方向,紧接着,另一只灵狸的头也转了过来。

    这畜牲的鼻子,还真不是一般地灵!陈太忠暗骂一句,他身上并无遮盖气息的宝物,纯粹是因为气道出身,能锁住身上各个毛孔的气息。

    但是封锁气息,也不是那么绝对的,一丝极细弱的气息散发出来,人或者觉察不到,但是荒兽有这个天赋。

    陈太忠微微侧一下头,不再用眼光直视那两只灵狸,而是用眼角的余光去观察——荒兽们的直觉,都是相当惊人的。

    他这一转移目光,两只灵狸就迷茫了起来,抱着荒兽的人赶紧安抚它俩。

    那些人也聚在一起,低声讨论了起来,似乎还有所争吵,大约是有人认为,陈某人已经离开了这里,封住出山的通道才是正理。

    就在他们讨论得正热烈之际,陈太忠没由来地觉得一阵惊悸。

    下一刻,他想也不想地就蹿了出去,紧接着白芒一闪,一道巨大的剑光凌空砍了下来,正中他刚刚离开的位置。

    这道剑光是如此地凌厉,所到之处枝叶横飞摧枯拉朽,连山石都斩出了一米多深的口子。

    而发出剑光的,正是陈太忠上次见到的那个八级游仙。

    原来是梁家人已经有所怀疑了,不过大家没有搜索,只是故意讨论一下,以麻痹对方,然后由梁志诚猛地出手,对那个方向发一道剑气。

    居然是剑修?陈太忠暗暗咋舌,然后蹑手蹑脚地向后退去:一剑就有这么大的威力,果然不愧是八级游仙。

    梁志诚一剑斩空,却也没有在意,他已经感觉到,这个方向有点灵气的波动。

    说不得,他冲着阴暗的树林冷笑一声,“小子,你拦得住这种攻击吗?早早出来,我给你个解释的机会……没准你还能活下去。”

    “这种攻击,你还能发几次?”一个年轻的声音哈哈大笑着,在细碎的拨草声,声音渐去渐远,“你给我机会?我呸……我的机会都是自己挣出来的,自己打出来的。”

    梁志诚登时大怒,身子剑一般地蹿了出去,“小贼休走!”

    “你当我是白痴?一个人打你们这么多?”陈太忠一边大笑,一边在山林中穿行。

    梁志诚好悬被这话气疯,他堂堂的八级游仙,何曾被五级游仙这么奚落过?于是放出飞剑来,左一剑右一剑地杀去。

    怎奈前面那厮狡猾无比,行进之间没有任何规律可言,可偏偏又速度奇快,几剑过去,未曾击中目标,他就越发地恼怒。

    然而有一点,陈太忠没有说错,刚才那有若霹雳雷霆的一剑,梁志诚确实不能随意施为,也正是因为如此,众人才伪装商议一阵,给他时间酝酿这一剑。

    既是为炫耀武力,也是为震慑。

    梁志诚被对方说中心事,又接连几剑不中,就有点心浮气躁了,关键时刻,梁志高跟了上来,“至诚,对方很狡猾……亏你学剑,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废话,走脱了人,梁明正又不会找你麻烦!梁志诚心里暗哼一声,不过经此提醒,他也觉得自己有点浮躁,少不得吸一口气,“不抓这小贼回去,梁家就成了大家眼里的笑话。”

    就在此时,前面的人影丢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出来,“看我法宝!”

    追兵闻言,齐齐祭出防御手段,只有梁志高不以为然,仗着修为够高,直接硬闯。

    然后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眼前一片白光,直炫得人头晕眼花。

    却是陈太忠见势不妙,扔出了一颗闪光弹,他两次用矿灯唬人了,生恐消息传递出去,这次索性丢个闪光弹出来。

    闪光弹不但能产生耀眼的光芒,还有巨大的响声,尤其眼下是在夜里,猝不及防之下,连梁志高都大惊失色,掣出了一张云帕挡在面前。

    短暂的惊恐过后,前面逃窜的人,再次失去了踪迹。

    这一次,连两只灵狸都不顶用了,对方丢出来的一次性爆炸法宝,虽然威力极弱,但是除了炫目的光芒之外,还有非常糟糕的气味。

    梁志高这次可气得不轻,对方的手段可谓不入流,但是偏偏极为管用,尤其是他仓促间掣出的云帕,可防巅峰九级游仙全力一击,是昔年一位异性朋友所赠,他极为珍视。

    如此清逸出尘的法器,竟然被染上了异味,哪怕这异味转瞬间就被驱除,但是这番耻辱,是怎么都不能抹杀的。

    “小贼,我不会让你痛快死去的!”他气得大喊一声。

    “三哥,不要那么浮躁,”梁志诚沉声发话——这正是此前梁志高说他的话。

    “我可能不生气吗?”梁志高气得直跺脚。

    就在此刻,身后传来一声惨呼,然后有人大叫,“不好了,灵狸被杀了。”

    灵狸这东西,胆子是极小的,绝对不会主动追踪,一般只管指明方向,所以这两个小东西,是被游仙抱在怀里的,并且还跟在队伍的后面。

    只有需要辨明方向的时候,两只灵狸才会抱到前方。

    但是就在刚才,一道人影掠过,一只灵狸和抱着它的六级游仙,被人一刀齐齐砍做两段,另一只灵狸哀嚎一声,想要逃走,然后,又是一刀砍来……

    对于梁家人来说,灵狸是比较珍贵的,但是此刻,大家已经顾不得计较这些了,他们在意的是——这怎么可能?

    陈太忠能一刀结果一只灵狸和六级游仙,这没啥可说的,大家认可这厮的战斗力,但是另一只灵狸居然跑不掉,这就真的奇怪了。

    灵狸这东西以胆小著称,对危险最是敏感,而且抱着这只灵狸的,是一个七级游仙。

    七级和六级,那是鸿沟一般的差距,结果陈太忠一刀下去,七级游仙授首,还搭上了一只灵狸。

    用地球上的话来说就是:这实在太不科学了。

    陈太忠却是没管这些,他冒险折回去斩杀灵狸,是因为他觉得,这东西对他的影响太大了,必须杀掉,他为此甚至不惜动用了红尘天罗,网住了第二只灵狸和七级游仙。

    斩杀掉这两人两兽之后,他顺手就取走了储物袋——做这种事,他已经很得心应手了。

    六级和七级的游仙手里,不会有太好的东西,两个储物袋总共不过两百多灵,不过令他感到高兴的是——他从对方的储物袋里,搞到了饲灵丸。

    五百灵一颗的精品饲灵丸,足足有五颗,普通饲灵丸则有十多颗。

    他早就想驯化荒兽袋里的吐香蛇了,但是荒兽驯化容易,饲养却难,没有饲灵丸,吐香蛇就算被他收服,也就是个花架子——使用过后,根本不可能恢复元气。

    他收获不浅,但是这件事,也不可能就此了结,梁家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劫他,打劫不成反被杀之后,还要追杀他,天底下哪里有这种道理?

    梁家人在山里追杀了半夜,结果自家的灵狸反被杀了,一时间也有点心灰意冷,所幸的是,周围陆续又有人赶来,将这十里方圆牢牢地控制住了。

    天亮的时候,祝景云也赶来了,这周遭到处都是搜索的队伍。

    但是这样搜下去,显然是不顶什么用的,尤其是,据说周家的人也知情了,发来传讯,要求梁祝两家最好捉活的——这是血沙侯的要求。

    “这个人,我梁家必须雪耻,”梁志高对祝景云说,“抓活的太危险,死的也行。”

    “我祝家是看上他的功法了,”祝景云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大实话说出来,“飞升两个月,就游仙五级,太可怕了……我祝家搜到功法,两家共享,咱们同进退。”

    (凌晨要冲榜,明天下午的更新,就放在凌晨了,同时预订明天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