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二十九章 反杀
    “这是自然,”梁志高点点头,梁家也是出过灵仙的,此番大张旗鼓捉拿陈太忠,固然是要维持家族威信,事实上,谁不垂涎那功法?

    而且梁家也想知道,这个飞升不久的游仙,怎么就得罪了血沙侯。

    种种心思,都在不言中,大家围了山岭,细细地搜索,不放过一草一木。

    搜索到午间时分,南面方向,又有三十余人赶来,却是周青衮带着周家的人马到了,还带着四五只灰色的灵狸。

    梁志高和祝景云接到消息,只能放弃守护族人,齐齐前去迎接。

    周家五公子只是七级游仙,但是周氏是青石三大家之一,货真价实的家族。

    事实上,周青衮此来,身边也是跟着三个九级游仙,两个周家的,一个郑家的。

    三方见面,周五公子虽然比较倨傲,但是还不算太难说话,正经是周家另一个九级游仙周旺,说话却极其不客气,“你们两家搜了这么久,居然抓不住一个小小的五级游仙,干什么吃的?”

    “祝家后半夜才到的,”祝景云不动声色地回答。

    “我家两只灵狸都被杀了,”梁志高心里有气,却还不敢发作。

    其实以他的修为和天赋,也是极有希望冲击灵仙的,若是生在周家,起码也是周青衮那样的待遇,但是生在小家族,这便是原罪。

    “真是被陈太忠杀的吗?”周旺冷笑着发问。

    “你这话什么意思?”梁志高一时间勃然大怒。

    “你再跟我呲牙试一试?”周旺阴森森地发问,他虽是周家家仆,但是一身修为极高。

    “好了小梁,”祝景云见状,赶忙上前和稀泥。

    周家一向霸道,若是在城里,行事可能还收敛一些,但是眼下三方在荒郊野岭相遇,对方有吃下梁祝两家的实力,这就是危局。

    梁志高想自寻死路,跟祝景云没什么关系,但是他绝对不想让祝家成为池鱼——杀人须灭口,这是小孩都知道的常识。

    梁志高冷冷地看周旺一眼,不再说话。

    “要是得了什么东西,最好主动交出来,否则后悔晚矣,”周旺又阴森森地威胁了一句,然后才看向周青衮,“五公子,现在怎么做?”

    周青衮微微皱一皱眉头,“先去看看陈太忠漏网之地。”

    梁志高铁青着脸,带着人往那处走去,心里真不是滋味。

    “杀掉算了,”周旺低声跟周青衮说道,“这厮修炼得不慢。”

    合着他为难梁志高,也是因为对方的天赋,周家不把梁家放在眼里,但是对族外的修炼天才,各家族都不会小看。

    “不就是小时候有点奇遇……快得过我吗?”周青衮冷笑一声,只要是天才,就有傲气,哪怕低了两级,他也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追上去。

    郑家的那位一直在冷眼旁观,以他的眼界来说,这帮乡下小家族,纯粹是小打小闹。

    但是听到周青衮的话,他还是禁不住哼一声,“陈太忠修炼得可比你快。”

    陈某人的资料,最近被人查了一个底儿掉,飞升两个多月,目前已经冲到五级游仙,听到的人,无一不是倒吸一口凉气。

    以郑家的狂妄,都有心琢磨一下此人修炼的功法了,更有人没命地打听——地球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位面。

    此刻的陈太忠,已经脱离开了众人的搜索范围,大白天的,他不用开神识,也能看清路,再加上隐身术和敛息术,他轻轻松松就穿过了封锁线。

    搜山的人里,并不全是八级和九级的,六级七级的也有,这种级别的游仙,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出了搜索范围之后,他反倒不着急离开了,陈某人并不是个大度量的。

    前一阵,他修为低微,有再多的气也只能忍着,但是现在,他已经是五级巅峰了,既然脱离了包围圈,就要考虑收点利息回来了。

    于是他爬到一棵大树上,摸出军用望远镜来,细细地打量搜山的人,期待谁能有落单的时候,他就上前……好吧,也未必要斩杀,起码是要抢储物袋。

    就在观望之际,他猛地发现,远处又来了一拨人,气势十足,连梁祝两家都要恭恭敬敬,他心里冷哼一声——如此兴师动众,真是令人齿冷。

    然而,当他看到那四五只灵狸的时候,终于不能淡定了,来了这么多小东西?

    此刻他就别无选择了,为了防止灵狸肆无忌惮的追击,他必须震慑一下对方。

    所谓震慑,不但要表现出够强大,而且要够冷血。

    那么,就是你了,陈太忠选好了下手对象,正是昨天晚上御剑攻击他的那厮。

    梁志诚身边,还有一个七级游仙,一个六级游仙,三人组成一组,剑修以攻击凌厉和迅捷著称,有他居中坐镇,这一组的安全是无忧的。

    陈太忠却偏偏不信这个邪,他对此人的怨念极大,而且……这一组离他最近。

    尤为关键的是,他知道这个剑修战斗力很强,若是能灭杀这一组,会给在场众人带去极大的震慑。

    哥们儿本来没决定杀人呢,都是你们逼得啊,他心里暗叹一声,身子一晃,悄无声息地滑下树来,转瞬间消失了。

    此刻的梁志诚,心里并不平衡,周家人高调地赶来,并且怀疑他们可能吞了陈太忠的东西,这让他异常恼火。

    周家强词夺理地表示,你们发现了陈太忠,岂不知道我周家也在悬赏?你们连通报都没有一声,这是……有什么想法呢?

    我们什么想法都没有,梁志诚登时就呛了,你们周家在悬赏,但是我梁家死人了,我们抓杀人凶手不行吗?

    对于他的炸刺,周家没怎么计较,就是表示说,你们要听我们统一调度,遇有紧急情况,马上放警讯。

    梁祝两家倒是不想答应,但是……可能吗?

    梁志诚正心里抱怨,心头猛然一悸,禁不住左右看一看——怎么回事?

    已经潜伏到左近的陈太忠见状,再次将头微微扭转,只用眼角的余光关注对方——这剑修真不是吹的,直觉感很强啊。

    看到那剑修疑惑一下,又恢复了正常,陈太忠脑瓜一转,就暗暗做好了再次飞遁的准备——昨天晚上,可不就是这架势吗?

    不过这次,剑修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依旧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没过多久,他踩到一个小坑,身子登时就是一个栽歪。

    就是此刻!陈太忠想也不想,一道尖锐的神识重重地击了上去,神识之后,就是祭起的红尘天罗,红尘天罗之后,则是一杆矫若游龙的大枪。

    可梁志诚身为剑修,警惕性不是一般地强,反应也极为敏捷,神识才受到冲击,一道剑光亮起,对着陈太忠的方向电射而去,“找死!”

    陈太忠早就存了“这厮可能在诈我”的想法,身子猛地向侧前方欺去,手一扬,“看我法宝!”

    梁志诚眼一眯——他是有点不适应昨天那种强光,当然,也仅仅是不适应。

    待他发现天空中有一道大网落下,忙不迭收飞剑回来的时候,就来不及了,整个人登时被大网缠了一个结结实实。

    说时迟那时快,一番打斗兔起鹘落,瞬间就形成了眼下局面,旁边的两个游仙反应也不慢,一人抬手就扔过来一道绳索,另一人却是拎着一柄长刀,暴烈地冲过来,一刀斩下。

    要说这三人搭档,分工也确实合理,有人负责束缚,有人负责正面冲杀,还有人负责远程大威力进攻,别说游仙五级,就算是游仙九级,也未必能迅速脱离战场。

    可是陈太忠早有准备,他直接祭起了那座小塔,任由两人进攻,自己却是死死地盯住了剑修,枪出如龙,隔着红尘天罗,一枪就刺穿了对方的左胸。

    “这……怎么可能?”梁志诚大睁着双眼,颤巍巍地发话——他完全不能理解,自己怎么会被一个区区的五级游仙的法器困住,更不相信,堂堂的一个八级剑修,会如此窝窝囊囊地死去。

    “不可能的事儿多了,”陈太忠一抬手,收回红尘天罗,然后手一抖,收回长枪,手里又多出把长刀来,一刀就砍掉了梁志诚的脑袋。

    上次消息泄露,就是因为梁家的精血报警,人不能在同一个地方摔倒,哥们儿砍掉你的脑袋,看你还能不能精血报警。

    他这冷血的行为,却是令另两人大惊,那持刀的汉子一刀斩下,被一层若有若无的光芒挡去,心里原本有点吃惊,要知道,这是七级游仙的全力一刀。

    什么样的法器,才能挡住如此一刀?

    但是见此惨状,他顾不得再想许多,大喝一声,又是一刀没命地斩下。

    那祭出缚仙索六级游仙,见缚仙索不能缚住对方,想也不想就猛退两步,抬手放出一朵烟花,待见到梁志诚被枭首,转身就跑。

    陈太忠哪里肯放过这二人?他手中长刀跟对方长刀硬生生碰一下,身子前蹿,同时腰肢一用力,长刀横扫而去,直接将人从腰部砍为两断。

    被腰斩的这厮,上半身尚未落地,陈太忠手腕一翻,长刀回扫,又一颗人头飞了起来。

    (周一冲榜,提前更了,下一章照旧在晚上九点。)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