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三十一章 激斗强九
    罗成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阵盘,一阵灵力波动之后,他才得意地发话,“二当家你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灵仙中阶之下,不要想突破我这个高阶隔音法阵。”

    “陈太忠……上次他把我打劫了,就留下两块买路的灵石,”徐建宏嘴角扯动一下,无可奈何地发话。

    “我就说嘛,白天死的那三个人,加在一起,你未必斗得过,”雷晓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飘絮椅也没了?”罗成愕然地看着二当家。

    “你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好不好?”徐建宏有点恼了。

    “我借你的飘絮椅,钻研飞行阵法,你死活舍不得借,”罗成气呼呼地指着他,“现在可好,直接被人抢走了。”

    “让你借走,等还回来的时候,十有**就不能用了,”徐建宏脸红脖子粗地回答,“我让你跟着我,也是要保护你!”

    “别闹,”雷晓声低吼一声,然后才又发问,“老二,你跟陈太忠斗了多久?”

    “斗了差不多,呃,一个回合,”徐建宏扭扭捏捏地回答,顿了一顿之后,又红着脸补充两个字,“不到。”

    咝,那两位闻言,齐齐倒吸一口凉气,雷晓声思索一下,缓缓点头,“你俩记住了,咱们这次是来帮忙的,灵石再好,比不上小命重要,明白不?”

    “本来嘛,”罗成点点头,他钻研阵法多年,极其痛恨世家和宗门的垄断,“二哥你还是说一说,陈太忠到底有什么底牌。”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徐建宏的脸又是一红,他刚一过山头,就被陈太忠暴风骤雨一般的袭击打晕了,他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怎么中招的。

    想了好一阵,他才不确定地说一句,“那家伙的神识,好像挺强的。”

    “哈哈,”罗成闻言大声笑了起来,“有没有搞错啊,二哥……梁志高说,陈太忠的弱点之一,就是神识不够强。”

    “尼玛,既然不信,你问我干啥?”徐建宏气得眼睛一瞪,手一摆,“我敢说,他的神识远胜于你……”

    “坏了,”雷晓声猛地打断他的话,抬眼看去,“出状况了!”

    果然出状况了,三个人在隔音阵里聊得兴起,没注意外面的动静,现在营地的人都站起身来,纷纷向一个方向跑去。

    收起阵法之后,三人才知道,合着就在刚才,有个警戒哨,被人不声不响地弄走了。

    陈太忠躲在外面,足足观察了三个多小时,才确定了对方的驻扎方式。

    一共七十多个人,核心的营地有四十多人,还有五人一组的小队四个,驻扎在外围,再有就是六个明哨六个暗哨。

    陈太忠是没有用神识,但是他手上有夜视仪,此刻身在外围,他活动起来,真的不要太轻松。

    有个埋伏得相对靠里圈的暗哨,跟其他明哨的距离较远,尤其这货是钻在草丛里,这样的位置,一旦被人发现,那真是唾手可得。

    陈太忠观察了好半天,然后才蹑手蹑脚地上前,为了不引起对方的注意,他都没有直视此人,一直是斜眼瞟着。

    待走上前之后,他果断一个神识刺过去,然后红尘天罗一撒,网了此人,随手一拳将人打晕,转身蹑手蹑脚地走掉了。

    他这一拳,多少还是有点响动,不过旁人也没当真,过了一阵,才有个明哨轻声问一句,“小祝,有啥发现没有……小祝,小祝?”

    待营地乱作一锅粥的时候,陈太忠已经离开有三里地了,这是他来时的路,基本上没什么强大的荒兽,他很轻松地将人带到了二十里地开外。

    被捉的这人,是祝家的一个七级游仙,挨了一顿痛打之后,他就开始交待情势。

    陈太忠听着听着,眉头就拧做了一团,不但梁祝两家来了,周家和郑家也来了,三家加起来,就是五个九级游仙,而红箭盟也来了两个九级游仙。

    整整七个九级游仙,来围堵他一个五级游仙,还有四五只灵狸,这让人……情何以堪?

    想着心烦,他掣出长剑,抖手一剑就扎了过去。

    “我祝家……祝家,”那位噗地吐出一口鲜血,声音逐渐地低了下去,“祝家可以退去的,请放我一马……”

    “我要是被你们抓住,谁会放我一马?”陈太忠心不在焉地哼一声,拔出长剑之后,反手一扫,又是一颗人头落地。

    嗯?下一刻,他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然后拾掇一下衣服,转身一猫腰,蹿进了漆黑的大山中。

    他已经知道哪里不对了,他自己能将气息收敛起来,但是刚才那个俘虏做不到,而对方阵营里还有灵狸若干,循迹追过来,是很正常的。

    果不其然,他离开后不久,一簇簇黑影就围了过来,一个个悄无声息,最后终于有人轻声发话,“人已经走了。”

    陈太忠看不到身后的这些,不过他又向大山深处走了十多里,然后找个石头缝,周边做点警戒标志,钻进去歇息了一晚上。

    待他吐纳完毕之后,一睁眼,天已经是蒙蒙亮了。

    白天就是他的天下了,出去走一遭,他发现周遭没有人到过的迹象,再攀上树拿望远镜看一看,也看不到任何的人踪。

    按说这里就是可以选择突破的地方了,但是陈太忠并不这么想,首先,他没摸过周边的地形,对于荒兽的分布很不了解,其次就是,他相信不远处平静的树林里,潜藏着太多想要他小命的人。

    抬头看看天,有些阴得吓人,他的心情也烦躁了起来。

    于是他走上最近的山头,长啸一声,“梁志高,陈太忠在此,可敢上来一战?”

    山谷传音,是很远的,更别说他还用了仙力。

    梁志高此刻正在十里地外的一处树林里歇脚,一晚上的追踪,让他感觉有些筋疲力尽。

    听到这一声长啸,他登时跳了起来,想也不想就冲着声音的方向蹿了过去,“小贼,我誓杀你!”

    “你着什么急,”周旺从斜刺里冲了出来,抬手一剑,刺向对方的喉咙,“这里是五少做主,你太激动了吧?”

    “滚!”梁志高一抬手,一颗珠子劈面打了过去,“阻我报仇,去死吧!”

    周旺登时大怒,长剑一横,就想将珠子拍走,“如此无礼,我斩杀你……噗~”

    他原本觉着,自己的实力,在九级游仙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才敢想着杀掉梁志高,不成想长剑跟珠子一碰撞,只觉得一股奇大的力道传来,浑身一震,忍不住一口血喷出来。

    “一介家仆,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梁志高冷哼一声,身形电射而去。

    “这梁志高,倒可以笼络一下,”一个声音在后面响起,难得地,郑卫钧发话了——大家都知道,血沙侯的人,一向很少开口。

    周青衮觉得面皮有点燥热,于是干咳一声,“追上去,将此人围住……最好要活的。”

    众人闻言,齐齐拔脚,不过真的开步了,才知道梁志高的修为有多高,一道身影电也似地在前方穿梭,大家只能越追越远。

    “哼,”周家另一个九级游仙眼睛一眯,手中就多出一柄长剑来。

    “十二叔,”周青衮微微摇摇头,他这个叔叔叫周载远,也是剑修,学的是族外的剑术,知道的人不是很多,。

    “我辈剑修,只求快意恩仇,没有那许多瞻前顾后,”周载远哼一声,御剑而起,“周旺,青衮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御剑飞行?”陈太忠看着两道电光激射而来,眼睛一眯,他昨天杀死了一个八级的剑修,此番还敢前来的,应该就是九级的游仙了。

    这个九级的剑修,应当是周家的!他琢磨一下,眼见梁志高已经离得很近了,少不得心一横:哥们儿今天倒是要见识一下,九级游仙到底有多牛叉。

    梁志高状若疯虎一般扑了过来,还隔着老远,冲着陈太忠就是当头一剑斩下。

    “来得好,”陈太忠手中大枪一摆,就迎了上去,只听得“哐”的一声大响,他却是硬生生地挡住了对方这一剑。

    不过九级游仙的力道,那真不是他能相比的,梁志高又是含怒出手,这一剑直接将他震得倒退四五步,气血也一阵翻涌。

    “小贼纳命来,”梁志高在一把长剑上浸淫日久,刷刷刷几剑斩来,有若狂风暴雨一般。

    陈太忠接了几剑之后,心情大定,九级游仙不外如是,这几剑还没有第一剑厉害。

    不过一时三刻,他也没太好的手段收拾对方,红尘天罗可以越阶拿人,是阴人的法宝,他不想当着这么多人展示,那么就必须考虑撤了。

    几招过后,周载远御剑停在不远处,游仙阶段的剑修,并没有蕴养出本命飞剑,自是不能御剑飞行的时候,同时伤人——此刻的飞剑,只相当于法器而已。

    “想跑?没那么容易,”梁志高却是看出了陈太忠的想法,他冷笑一声,一边没命地攻击,一边大声发话,“还请载远兄尽快出手,小贼很狡猾……迟则生变。”

    “有我在,他能变到哪里?”周载远持剑站在不远处,很傲气地回答,所谓剑修,从来都是骄傲的。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