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三十三章 被堵住了
    “我有一友,可破其隐身,”郑卫钧可不是无的放矢,眼见周家人承认了,他面无表情地发话,随即强调一点,“但是收费颇高。”

    “这个好说,梁家不怕花钱的,”周青衮笑着回答,慷他人之慨,他一点压力都没有。

    听到他的话,郑卫钧眉头微微一皱,很不高兴地发话。“我为什么要介绍给梁家?”

    坏了,五公子还是太年轻,周旺听得心里咯噔一声,周青衮只想着给那人报酬,却忘了其间联系人的好处,于是马上笑着开口,“五公子对您自有心意,那跟梁家没什么关系。”

    周青衮听到这话,也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马上笑着表示,“郑叔是何等尊贵之人?梁家那种不入流的家族,他们不配……陈太忠身上那座小塔,我看正合适郑叔使用。”

    “捉到人之后,由我来搜魂,”郑卫钧大喇喇地开出了条件。

    周家几个话事人闻言,彼此交换一下眼神,最后还是周载远冷冷回答,“那这个行动,还是由郑家来指挥吧,我周家做好配合工作。”

    不愧是剑修,话说得明明白白,周家愿意讨好血沙侯,但是陈太忠这种强敌,也是很令人头疼的。

    尤其是,灭杀此人之后,周家什么好处都得不上,这就有点欺人太甚了——你郑卫钧固然是郑家人,不过才是个九级游仙,我周家可也是跟郑家联姻的。

    “除小塔之外,我要他的神识修炼术,”郑卫钧见人家不买帐,也不见如何生气,开出了自己的价码,“家族需要这个。”

    “你不要隐身术?”周青衮愕然发问。

    郑卫钧不以为然地笑一笑,良久之后,才懒洋洋地回答一句,“你们若是愿意,交给我参看一下,倒也无妨。”

    要不说是血沙侯,这底气还真不是一般地足,隐身术都看不在眼里。

    同时,这也是散修的悲哀,陈太忠尚未伏法,大家就商量好了如何瓜分此人的财富。

    众人连夜赶回青石城,然后周家才得知,合着能破隐身术的,是郑家另一个九级游仙郑卫久,此人驻扎在周家,并未前去抓捕。

    不过这也无所谓,能破隐身术即可,周家倒是想问一下,这隐身术如何破,不过郑卫久只是淡淡地一笑,不做任何解释。

    梁家知道之后,倒是很高兴,付出十块上品灵石,邀请对方出手。

    一夜无语,第二天一大早,梁家和周家聚在一起,不过这次,梁家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人了,九级巅峰的梁明正闭了死关,梁志高则是断了一臂,气血损失过大,不得不休整。

    所以梁家出来的顶梁柱,就是两个八级的游仙,梁志高的老爹梁明方,以及一个叫梁明心的,当然,其他摇旗呐喊的梁家子弟并不少。

    至于如何搜索陈太忠,自然有那些接了任务的闲杂人等。

    周青衮算是个心细的,他发现陈太忠曾经在赤色谷地接过任务,猎取雷霆鹿角,而梁家人也是在赤色谷地被诛杀的,就将这里定为了重点。

    来了之后一问,没人见过这么个人,但是周青衮并不意外——那厮是会隐身术的。

    于是大家一路搜索,一路前行。

    陈太忠对赤色谷地的深处有了解,不过他没走那么远,在离穿风鸾还有相当距离的时候,他就停下了,调整一下状态,连夜就开始演练“燎原枪法”第三层。

    演练到次日,接近正午了,就在他觉得瓶颈越来越松动的时候,猛地听到远处有人大喊一声,“就是他,前面那个就是陈太忠。”

    真要来了吗?陈太忠扭头一看,发现那个九级剑修冲在最前面,说不得冷冷一笑,“行,你们这么折腾人……咱们不死不休。”

    说完之后,他一掐法诀隐去身形,同时运起敛息术,此刻他心中的暴戾,简直是无以言表——想要我死?看看谁先死吧。

    所以他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缀上了那个极为烧包的剑修,既然下手了,自然要狠手——杀个八级的剑修,你们不害怕,那么,九级的呢?

    就在他凝聚神识,打算全力一击的时候,那剑修刷地御剑腾空而起,与此同时,他身边仙气一阵异常的波动,猛然间,他发现……自己的身形,居然显现了出来。

    不过他也没有因此而慌张,仙界的功法和手段太多,在他想来,隐身术不可能是无敌的——事实上,他看到的风黄界介绍里,就说隐身术有各种破法。

    剑修飞上天了,但是剑修身边不远处,有个年轻人是他认识的,在他印象中,此人是个七级游仙,地位不低,他想也不想,强大的神识放过去,旋即抖手一枪扎过去,“去死吧!”

    这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周家五公子,周青衮去市场捉拿陈太忠的时候,两人曾经照过面。

    可是周青衮这种天之骄子,周家怎么可能让他轻易涉险?

    感受到他的神识攻击,周五公子想也不想,直接祭起一块小铜镜,那神识撞上去,登时有大半不知道被折射到哪里去了。

    剩下的一点神识,周青衮消化起来,就不是那么的难了。

    我勒个去的,还有这种法器?陈太忠也是有点大开眼界。

    他不知道的是,事实上,防范神识攻击的法器,是极其稀少的,大多数人防范神识攻击,更多的是使用法符。

    但就是防范神识攻击的法符,等闲也难得一见,昂贵不说,基本上是有价无市。

    周家人运气不错,家族多年的积累之下,弄到了这么一件法器——周家的总仓库里,防范神识攻击的法符,也不过五张,这玩意儿真的很罕见。

    周青衮是周家的希望之星,万万陨落不得,所以他今天出来的时候,家族里把这个法器暂时拨付给他使用。

    法符不能给他,用一张少一张,适合家族子弟探险的时候随身携带——万一陨落了,一张法符,也不会太让人心疼。

    陈太忠不明白这个因果,事实上他也无意搞清楚这些,他一枪搠过去,心里冷笑:凭你一个区区的七级游仙,挡得住这一枪吗?

    周青衮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祭出小铜镜之后,他身上又幻化出一副盔甲,硬生生扛住了这一枪,反手祭出一道绳索,捆向陈太忠,“给我躺下吧。”

    神马?陈太忠见状,真是有点吃惊,他可是没想到,自己这全力一击,足以令九级游仙饮恨,居然被一个区区的七级游仙扛下了。

    不过,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仙界吧,修为固然重要,但装备同样关键。

    周家跻身青石城三大家之一,底蕴果然惊人,不是一般小家族可以比拟的。

    吃惊归吃惊,陈太忠的手上可不慢,眼见对方祭起一条缚灵索,他想也不想,一枪冲着缚灵索扫了过去,“来得好!”

    缚灵索跟刀剑不同,属于法器的范畴,不算兵器,不过他这一枪势大力沉,直接将那中阶上品的缚灵索荡开。

    “小贼,还敢猖狂,”梁明方和梁明心见状,大吼一声,掣出兵器就要上前。

    “退下,”周青衮大喊一声,他收回缚灵索,从腰间缓缓拔出长剑,冲陈太忠冷哼一声,“今日就让你这下界之人,看一看我风黄界的天才。”

    “少扯淡了,”陈太忠哈哈一笑,“好像我打赢了你,就能走人似的。”

    “五公子不要意气用事,此事万万不可答应,”周旺闻言,赶忙出声劝阻,“好不容易堵住了这厮,这么多人费了这么大劲儿,似此穷凶极恶之徒,断不能放他走了。”

    “周家养得好忠仆,”郑卫久闻言冷哼一声,周旺此举并不是尊卑不分,恰恰相反,这是在替主人挡灾,郑家是积年的世家,哪里看不出这些调调?

    “你看到了,这并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周青衮看着陈太忠,笑吟吟地回答,“你作恶多端,就不要再有侥幸心理了,今日你我公平一战……你若胜得了我,我让你选个痛快的死法。”

    “这也叫公平?”陈太忠看一看四周围着的几十号人,哈哈大笑了起来,“真不害臊……”

    话音未落,他就强行捏个法诀,试图以隐身术遁出,不过他的身影才一消失,周边一阵波动,一股无名的力量,硬生生逼得他现形出来。

    “不要心存侥幸了,”周青衮轻笑着摇摇头,“血沙侯家为防你走脱,已经布下禁制,这一次,你插翅难逃!”

    “我他妈的就一直不知道,我哪儿得罪血沙侯了,”陈太忠隐身失效,已经无法脱身了,所以他恼羞成怒地大骂了起来,“周青衮你要还是个爷们儿,就给句明白话。”

    这话出口,旁边人的耳朵登时都竖了起来,还有几个不起眼的神秘强者,也小心听着。

    “这个……”周青衮看向郑家那两位,借此机会,他也想听一听理由。

    郑家人倒是无所谓,人已经堵住了,也不怕其他人强行插手,郑卫钧先问一句,“陈太忠,你在飞升通道中,是否斩杀了一只蜘蛛?”

    (下了一整夜的雨,还在下,要出去散散步,盛夏连阴小雨,本来很舒爽的事,如果巴西没有1:7败给德国,那就更爽了。)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