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三十四章 再见中年人
    什么?周遭的人闻言,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看向年轻的五级游仙。

    飞升通道里的蜘蛛,大家都知道是什么——飞升噩梦蛛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

    此人曾经遭遇了飞升噩梦蛛,并且将其斩杀了?那可是五级荒兽啊。

    以仙界中的等级来划分,五级游仙也未必杀得了五级荒兽,而某人刚飞升上界之时,才仅仅是一级游仙。

    一级游仙,就杀掉了五级荒兽,咱能不能不要这么玄幻?

    陈太忠却是不知道飞升噩梦蛛,他曾经买了一些仙界风物志来看,但是这种蜘蛛不在其上——又是战略物资,又可能影响人心,绝迹很多年了,所以大家就尽量少提。

    但是围着他的人,都是有些背景的,见识远非一番散修可比。

    陈太忠闻言冷笑一声,“是,我杀了一只蜘蛛……莫不成这蜘蛛,是血沙侯家养的?”

    “休得胡言!”郑卫钧和郑卫久齐齐色变,异口同声地呵斥他。

    豢养仙界公敌,这罪名可不是开玩笑的,血沙侯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当然,一个五级游仙扣的帽子,郑家消化得了,甚至他们都无须做出反应,但是必须指出的是,风黄界里有些超级宗门或家族,是有豢养飞升噩梦蛛的。

    这个东西虽然危险,但却是大型战役必备的材料,有需求,自然就会有人下辛苦。

    这些饲养者选些废弃的飞升通道,将蜘蛛放进去饲养,逆向打通飞升通道,很耗费能量的,而且想养好蜘蛛,还得有秘法。

    拥有秘法的宗门或者大家族,绝对不乐意看到多出一家竞争对手来。

    郑家坚决否认,是担心这一通胡言乱语,传到这些超级势力耳中,那就是不小的麻烦。

    郑卫钧刻意强调一句,“我们是想收购你手里清洁之蛛的材料。”

    “收购?”陈太忠仰天大笑,笑了好一阵,才出声发问,“我都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一再地通缉我、追杀我……你们管这叫收购?”

    “对我郑家来说,我们打算出钱了,就叫收购,”郑卫钧傲然回答,然后目光四下里扫一扫,“你看谁像是有异议的吗?”

    周围除了围捕的人,还有一些跟来围观的人,他这目光扫过去,竟然无人敢说话。

    他这话说得霸气,但是梁家的两个八级游仙听了,好悬喷出一口血来——尼玛,只是为了一只飞升噩梦蛛,你郑家就如此兴师动众?

    一只飞升噩梦蛛,浑身上下所有的材料加起来,也不过才万把灵,就算五倍溢价,也超不过十万灵。

    可是梁家为请得郑卫久出手,破去陈太忠的隐身术,就花了十块上品灵石,折合下来,差不多是十一万灵。

    更别说梁家在追缉陈太忠的过程中,死伤惨重,这损失根本是无法用灵石来衡量的。

    若是我们早知道,追杀的人,是一级游仙时,就可以杀掉五级荒兽的妖孽天才的话,很可能我们就不会插手——就算插手,也会小心再小心。

    梁家人心里生气,但也不能抱怨,不过梁明方的爱子少了一臂,而且是梁家最年轻的九级游仙,他少不得要艰涩地说一句,“原来,只是为了……一只飞升噩梦蛛。”

    “我郑家为的是功勋,”郑卫久冷哼一声,“这点小钱,我们不看在眼里。”

    功勋……对于在场的很多人来说,都是相当遥远的,哪怕这些都是青石城里相对成功的人。

    倒是周青衮有点明白——他正是奋发向上的年纪,对类似话题很操心,闻言低声问郑卫钧一句,“是为你本支争取功勋吧?”

    这话问得煞是诛心,不过郑卫钧还真没办法否认,郑家不可能为几万灵货物的买卖大动干戈,也不可能为一只噩梦蛛的功勋,就整出这么大动静。

    须知血沙侯本人,就是一方侯爵,他是负责给别人颁发功勋的。

    无非是郑家内部的一些斗争罢了,郑卫钧不能否认,只能撇一撇嘴角,“既然你明白,就知道这不仅仅是功勋那么简单。”

    “好了,”周青衮也不多言,前走两步,剑指对手,“陈太忠,你要的答案有了,你可以瞑目了。”

    “你给我去死吧,”陈太忠祭起宝塔护身,挥着长枪就杀了过来,“燎原枪法”第三层使出,无数枪芒在空中交织着。

    周青衮也着实了得,一套剑法绵绵密密地使出,正是周家绝技“飘雪剑法”,将自身护得水泄不通,偶有反击,也如雪花飘落,虽然轻柔,却是无孔不入,逼得对方不得不防守。

    只冲这一点,就说明周五公子的天才,那不是白给的,仅仅是七级游仙,就能跟五级游仙战个平手——这句话怎么这么别扭?

    当然,这也是陈太忠被对方法宝克制了,不能用神识制胜,对方防御的法器也强,倒不能说,周五的战力,就能超过死去的八级剑修梁志诚。

    陈太忠连使三遍枪法,浑身一震,隐约听到“轰”的一声,只觉得全身通透无比,气势大盛,长啸一声,一枪扫向对手。

    周青衮又祭起小盾牌,不成想这一次力道不同以往,嗵地一声大响之后,盾牌上出现了裂痕,他整个人更是被击得腾空飞起,人尚在空中,一口鲜血噗地就喷了出来。

    “战斗中突破?”在场的明眼人太多了,登时就注意到年轻散修的变化,周旺更是厉喝一声,一道剑光没命地斩了过去,“小贼尔敢。”

    “滚!”陈太忠的神识猛然一击,反手一枪戳进了对方胸膛,然后抽枪一扫,一颗人头飞了起来——果不其然,能防御他神识的,没几个人。

    再然后,他对着周青衮又是一枪刺去,状若疯狂,“想要我死?你先死吧!”

    “住手,”“找死,”“小贼纳命,”无数个声音响起,冲着他击杀过来。

    陈太忠不管不顾,任由那些攻击及身,他似乎是认准了,一定要击杀周青衮。

    “砰”地一声大响,周五公子一边吐血,一边勉强再次祭起护盾,不成想那护盾挡得这一枪之后,登时散裂开来,化作一地的碎片。

    陈太忠受了一轮攻击,也不好受,一口鲜血也喷了出来,不过小塔居然没有破碎,他鼓足气血,冲着周青衮又是一枪刺去。

    “受死吧,”周载远不能旁观了,御起飞剑,一道剑光劈空闪过。

    陈太忠被这一剑劈出十来米远,鲜血不要钱一般从口中喷出,他踉跄几步之后,猛地向前一蹿,居然是对准了郑卫久。

    事实上,他的伤势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他早就发现,扰动他隐身术的,就是这个家伙,那么今天的突破点,也必然在此人身上。

    搞定此人,危机就解了,搞不定此人,杀再多人也没用。

    他心里有盘算,可郑家人也不是傻瓜,郑卫钧一直就没参与围攻,跟自家人站在一起。

    见他踉跄奔来,郑卫钧想也不想,手里长刀直接拦腰斩去,“死吧,小子。”

    长刀腰斩,人不会一时半会儿死去,正好能保证搜魂术的精确。

    陈太忠长枪一抖,硬生生架住此刀,不过此刻他的精血已经大损,虽是已经晋阶六级,但是他根本没有顾得上吸收灵气,稳固境界。

    所以这一刀,直接又逼得他喷出一口血来。

    不过他是越挫越强的性子,根本不理会身边的郑卫钧,对着郑卫久就轰出一道神识,然后再次前抢,就待祭出红尘天罗。

    这是他阴人的法宝,但是值此生死关头,再藏着掖着,那就是找死了。

    就在此刻,一道威压从空而降,有人淡淡地发话,“哎呀,真出息了,十几个高阶游仙,围攻一个中阶?”

    这道威压不是很强,但给人一种延绵不尽的感觉,哪怕周边有三个九级游仙,都被这股气势压得不住后退。

    “噗,”陈太忠被这股气势压得再次吐口血,然后苦笑一声,“我说,你这会儿出来,不是多余吗?我眼瞅着就能抓住那货了。”

    合着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吃过他烧烤的那个中年人,据其说也是九级游仙。

    “少跟我你你我我的,我跟你不熟,”中年人脸一绷,“就吃过你两顿饭,我就问你一句……噩梦蛛的材料,你全收着的吧?”

    “废话,”陈太忠瞪他一眼,你丫知道,哥们儿有须弥戒的,那蜘蛛才多大一点?

    “那行,今天我保下你了,”中年人大喇喇地点点头,四下扫一眼,“听见了吧?都给我滚,不滚的我就杀了。”

    “你算什么东西?”周载远是剑修,性子最是急躁,闻言法诀一掐,抬手一道剑光劈来。

    “你是第一个!”中年人手一抬,一座四方大印迎了上去,撞飞了飞剑,直接将周载远拍成了肉饼。

    陈太忠看得有点傻眼,我擦,这货居然也……才是九级游仙?

    不过他倒是能明白,这货为啥敢抢劫周家了,九级剑仙一下拍死了,这战力,估计遇上灵仙,也有得一斗。

    “没脸的,你一定要挑衅我周家了?”一个声音在空中幽幽响起,然后又是一声长叹。

    “老子没脸的话,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中年人冷笑一声,“好歹也是灵仙了,见了我这九级游仙,藏头藏脑的不敢出来。”

    (更新到,召唤推荐票,嗯,好像还多了梦想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