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三十八章 罚以百倍
    中年妇人忙碌了好一阵,才算出了这堆货物的价值,“六千八百九十七零,好了,我给你个整数——六千九百灵。”

    “那我不卖了,”陈太忠一抬手,直接将货物装回去。

    开什么玩笑,他对行情虽然不能说了如指掌,但是这一批货物,据他的估算,是在一万二千灵左右……一下砍一半,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那你好走,”中年妇人冷笑着回答。

    陈太忠转身就向外走去:我就走了,还怕你不成?

    一转身,他就正正地看到,刚才搞事的瘦干巴,正带着几个人,抱着膀子,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其中有一个七级游仙,还有一个的气息,甚至超过了七级。

    但是看到他的面目之后,那个气息最强大的游仙,眼睛登时就直了,然后倒吸一口凉气,就愣在了那里。

    “小子,你刚才很嚣张的嘛,”瘦干巴没发现自己的靠山出了问题,抱着膀子大喇喇地发话,“七级游仙,在虎头镇真不够看的,你要是肯跪下认错,再出点压惊费,我就放你一马。”

    “我要是不跪呢?”陈太忠笑了,想他在地球横行多年,飞升到仙界之后,一直夹着尾巴做人,现在多少有点修为了,看到这种仗势欺人的蟊贼,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

    “六猴儿,”中年妇人出声了,她匆匆走上前,很严肃地发话,“这是我的客人……谈买卖呢,你不要胡来。”

    “那你们先谈,”六猴儿邪邪地一笑,“老张家的,你这个面子,我要给。”

    陈太忠就算再是弱智,也知道自己是被人算计了,不过还好,他有足够的武力值。

    “我重算了一下,三千九百灵,我买下你的货了,”中年妇人沉声发话。

    “刚才你说的是六千九百灵,”陈太忠不怒反笑。

    “我算错了,”中年妇人沉声回答,然后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低声发话,“你要是卖了,我保证你在虎头镇的安全。”

    “就是那句话,我不卖,”陈太忠哈地笑一声,转身向门外走去,“六千九百灵我都不卖,三千九卖,我不是犯傻吗?”

    “小子你找死!”瘦干巴蹭地蹿上前,胳膊一抬就要动手,不成想那发呆的八级游仙终于动了,一脚就将他踹到了一边。

    “尼玛,这是谁……胡哥?”瘦干巴愕然回望,待看清楚踹自己的是谁,登时就换上了一脸的苦笑,“您这是?”

    胡哥根本顾不上理他,走上前一抱拳,讪笑着发问,“敢问可是地球界的陈哥?”

    他这一问不要紧,周边的人齐齐地倒吸一口冷气。

    虎头镇毕竟是个小镇,人口不多,现在这里讨生活的,哪里会有人没听说过陈太忠?而地球界更是大家热议的对象。

    一介散修,无依无靠,就敢公然叫板好几个家族,这份胆气,是所有散修都佩服的,更有人将其视为偶像。

    “别跟我套近乎,”陈太忠脸一沉,眼睛只盯着那瘦小汉子,“我只问你一句,你是自己了断,还是我送你一程?”

    “陈哥,陈大爷,我错了,”瘦小汉子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对着自己的脸,抬手就是十几个耳光,一点都不敢保留气力,“我眼瞎,您就饶我这一遭。”

    “你不选的话,我就替你选了,”陈太忠微微一笑,眼中却没有半分的笑意。

    “陈爷,”那姓胡的八级游仙赔着笑脸,“您现在是咱散修的偶像,不打不相识,六猴儿做差了,您只管收拾他,多少留他一条小命……别让那些家族和宗派看了咱散修的笑话。”

    “这小子打算坑的,是家族子弟,还是散修?”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

    “这个……”姓胡的登时语塞,六猴儿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怎么敢坑到家族或者宗派子弟身上?

    他们能坑、敢坑的,也只有散修。

    不过姓胡的还是要解说一下,“其实他们开口狠,要的却不多……散修日子不好过,您也是知道的。”

    “既然知道散修苦,你们也忍心下手?”陈太忠轻笑一声,手里多出一把长刀,一刀就将跪在地上磕头的六猴儿砍做两截。

    “杀人了,”有人尖叫了起来。

    陈太忠没理会他们,只是看一眼那姓胡的,“都给我呆着,谁敢跑,杀!”

    然后他扭头看向卖货的中年妇人,妇人早就吓傻了,见他看过来,抬手往柜台上一按,整个杂货铺就升起了一团雾蒙蒙的光芒。

    她却是没命地大喊,“杀人了,有人杀人了……有人挑战虎头镇的规矩!”

    合着这杂货铺,也是有阵法的,不过一般时候不开启而已。

    她这一嚷嚷,看热闹的红箭盟护卫脸上挂不住了,虎头镇的规矩比较松,但是禁止当街杀人——这里是周边一个重要的补给站,若是连这点都保证不了,会影响镇子的人气和收益。

    真有不死不休的大仇,可以向红箭盟申请死斗,获得许可,才能在决斗中杀人。

    不过被挑战的人自认武力值不够的话,可以向红箭盟申请庇护,躲进该盟的驻地,对手不能冲进去杀人——当然,这庇护费是按天算的,不是一般的贵。

    红箭盟的庇护有效吗?有效,跟周家并称青石城三大家的褚家,曾经有灵仙追杀对手到此地,那位逃进了红箭盟,褚家的灵仙犹豫一下,愣是没有再动手。

    “陈前辈,”旁边有人发话了,不是别人,正是跟陈太忠对过一招的雷方,他很恭敬地发话,“镇子里不许随意杀人……您此前不知情,也就算了,不要再杀人了。”

    “你小子还敢出现在我跟前?”陈太忠哼一声,然后冷笑一声,“镇子里有没有规定,不许随意宰客?”

    “这个……还真没有,”雷方硬着头皮回答,这里人流量不算小,但穷山恶水的,在这里做生意,谁不想多捞点外快?

    “这黑了心的规矩,”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等了一等之后,才又发问,“规矩谁定的?”

    “这个……规矩是大家定的,不过现在,是红箭盟帮着维护,”雷方讪讪地回答。

    “错了,规矩是强者定的,”陈太忠慢吞吞地回答,眼皮都不带抬一下。

    下一刻,他将手里的长刀收回去,又从储物袋里取出长枪。

    这些动作,他做得并不快,但是周围一大堆的人围观,竟然没有谁敢上来阻拦。

    准备就绪之后,他又扭腰发力,也不说燎原枪法什么的,就是全力一击。

    “砰”地一声大响,众目睽睽之下,那防御阵陡然一震,灵光随之剧烈一黯——只差一点点,就可以算完全消失了,暗淡到极点的灵光罩,甚至可以看到上面无数的裂纹。

    “乌龟壳挺硬,”陈太忠哈地笑一声,深吸一口气,“再扛得住我三枪,我饶你不死。”

    燎原枪法第三层里,有一招叫凤凰三点头,一枪强胜一枪,破这个小屁阵法,当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他这话一说,不止中年妇人,连围观的人都吓坏了,所有人都看得出,这阵法绝对挡不下他三枪。

    而陈太忠不知道,此种防御阵,基本上是虎头镇店铺的标配,是红箭盟三当家罗成给大家搭建的,号称可以抗击初阶灵仙全力一击。

    他不知道,可是其他在场的人,大多数都知道防御阵的厉害,此人一枪就能击得法阵几近崩溃,真不愧是散修的偶像,传说中的存在。

    “慢着,”又有人出声了,大家扭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红箭盟二当家徐建宏。

    徐当家走上前,苦笑着发话,“陈老大,他们是正常店铺,是受红箭盟保护的,您给个面子,有话好好说成不?”

    “给了你面子,我的面子怎么算?”陈太忠冷笑着发问,“是不是上次的事,你还怀恨在心,想要借故难为我?”

    “这是哪里的话?”徐建宏气得差点哭了,上次你游仙五级,我都打不过你,现在你都游仙七级了好不好?

    不过,他也正是因为自己被抢劫过,所以才壮着胆子站出来说话——真正的强者,不会盯着一个人欺负个没完,“我是想说……这个铺子老板罪不至死的话,还可以有其他办法解决。”

    他想的没错,陈太忠对于这个自己抢过的人来说,提不起多少杀意。

    他想一想之后,点点头,“给你这个八级游仙一点面子,她想昧我七千灵,罚一百倍,拿七十块上灵出来,我就饶她这一次。”

    “八级游仙”四个字出口,徐建宏就觉得脸上一阵燥热,周边的人不敢说什么,但是看向他的眼神,都是各种的奇怪,很多的忍俊不禁,都写在嘴角眉梢。

    “我哪里有七十上灵?”中年妇人在阵中尖叫一声,“你还是杀了我算了!”

    “想死还不好说?”陈太忠冷笑一声,提、枪就待出招,徐建宏忙不迭地拦住他,“陈兄给我这个面子,红箭盟自有心意。”

    “那行,这七十上灵就着落在你身上了,”陈太忠点点头,又看看胡姓八级游仙,“你们,一人一块上灵,不怕死的就不要交。”

    众人都不敢说话,齐齐拿眼看向徐建宏。(停电,提前发了,大家记得投推荐票和梦想票哦。)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