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三十九章 总有恃强的
    面对这些期待的目光,徐建宏却是闭口不言——这帮人是游手好闲之辈,并不是镇子上的商户,他没必要出头。

    而且这些人平日里肆无忌惮地宰客,搞得很有点怨言,也该受点教训了。

    最后还是那胡姓八级游仙,胆战心惊地开口了,“谁也不可能把上品灵石带在身上,您宽容一下,待我去筹措?”

    “你算个长眼的,”陈太忠点点头,对方第一眼认出了自己,所以他网开一面,“储物袋留下,我等你。”

    这位也不敢多说什么,留下储物袋走了,然后又有个六级游仙发话,“您给个面子,让我也去筹措一下,行吗?”

    枪尖一闪,下一刻,那人的脑袋就飞了起来,陈太忠走上前摘下对方的储物袋,然后哈哈一笑,“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也配让我给你面子?”

    然后他笑眯眯地看向其他人,“还有谁觉得自己面子大的?”

    众人皆噤声,然而,他们这帮游手好闲之辈,也只有欺负底层游仙的胆子,谁身上也不富裕,哪里能当场拿得出一块上灵?

    终于有那聪明人的反应过来了,冲着徐建宏喊了起来,“二当家,我是冰虎的弟弟啊,借您一块上灵……保证还您,以我哥哥的名义。”

    “二当家?”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看向某人……尼玛,合着你就是那个九级游仙徐建宏?

    徐建宏此刻,连杀了那货的心都有了,但是他知道,此人确实是冰虎的弟弟,而冰虎却是他的老兄弟,红箭盟的执事,六个八级游仙之一。

    “这个人的灵石,我出了,”他干笑一声回答。

    “原来是九级啊……”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

    “我没说自己是八级游仙,”徐建宏讪讪地回答,“只不过我修为尚浅。”

    他是谦虚的话,陈太忠却大喇喇点点头,“那是……确实浅了一点。”

    徐建宏的脸,刷地又白了不少……

    其他人见这条路子走得通,少不得七嘴八舌要二当家担保或者借钱,不过徐建宏的人情,哪里是那么好做的?交情不深,根本就不认。

    所以又有两名游仙,被陈太忠砍掉了脑袋。

    离这里一里地之外的一个小山包上,两个人正观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一个是红箭盟大当家雷晓声,一个是三当家罗成。

    罗成有点看不惯有人肆意践踏红箭盟的规则,“老大,他这有点过了。”

    “你的防御阵,挡得住他三枪吗?”雷晓声沉着脸发问。

    罗成当然知道自己防御阵的威力,听到这话有点耳热,可他心里也不是很服气,“总部的防御大阵,他累吐血也打不开。”

    他的阵法水平不算差,不过给商铺搭建的,就是一般的防御阵,总部才是他呕心沥血之作,可是造价也极其昂贵——搭设阵法跟炼丹一样,一个组合不妥,材料很可能会被毁掉。

    搭建红箭盟总部的阵法,他足足耗费了十八万灵的材料,而他给街上商户搭建的防御阵,不过三千灵,卖倒是要卖八千灵。

    “就算你的阵法挡得住陈太忠,挡得住庾无颜吗?”雷晓声沉声反问,“我要是有点办法,至于在这里站着看?”

    杂货铺出事,三个当家的一早就知道消息了,但是雷老大不合适去,罗老三是负责搭设阵法的,去了的话,面子就掉得没边儿了,只能让二当家的去。

    “那还是看二当家怎么行事吧,”罗成无奈地叹口气,他自是知道,大当家去了,十有**是压不住陈太忠,老大倒是还有奥援,但是陈太忠身后……起码有庾无颜在支持。

    陈太忠并没有为难徐建宏,将那几个人的钱收完,他跟着徐建宏离开。

    两人走到街角的路边,他轻笑一声,“老徐,你欠我七十三上灵了。”

    三个上灵,是为其他人担保,剩下的七十上灵,是杂货铺的欠款。

    “杂货铺那边,给你七个上灵,十倍就差不多了,”徐建宏不动声色地回答。

    “你觉得我会答应吗?”陈太忠笑着问一句。

    “我给你个消息,”徐建宏压低了声音,“目前有人在找你,两个灵仙带队……是灵仙。”

    “灵仙?不至于这么狠吧?”陈太忠眉头一皱,轻声嘟囔一句,然后才回过神来,“是谁要对付我?”

    须知在青石这样的小城,灵仙可就是顶级的存在了,总共不过十几个,都是各家族的巅峰战力,属于战略性资源,等闲不可能出手,出手的价格也绝对不低。

    可以想像一下,一个只有一两名灵仙的家族,灵仙一旦陨落,整个家族就会被打落尘埃,这种存在,一般是家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才会悍然出手。

    “梁家请的灵仙,”徐建宏左右看一看,一副提心吊胆的样子,然后将声音压得更低一些,“他们做得很隐蔽,这个消息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们红箭盟,也是误打误撞之下听说的。”

    悄悄地找我麻烦?陈太忠想一想,又问一句,“梁家是害怕庾无颜的报复?”

    “不用庾无颜,就是你的报复,他们也承受不起不是?”徐建宏苦笑着一摊双手。

    “你孤家寡人的,没有根脚,还能斩杀九级游仙,梁家势力虽然大,但是整个家族搬不走……他们又怎么敢招惹你?连对你的悬赏任务,梁家都撤了。”

    这世道就是这样,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所以他们就悄悄地请了灵仙来,既能杀我泄愤,又牵扯不到自家?陈太忠冷笑一声,“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容易的算盘?”

    紧接着,他又有一点,“不过……凭他梁家,能请动两个灵仙?”

    这话是随口问的,但是事实上,他还真问到了点儿上。

    徐建宏做为仙界土著,最是明白这种因果了:梁家是连一个灵仙都没有的小家族,想请动灵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只能硬砸着灵石上。

    若是家族里有灵仙,价钱就好商量许多,除了地位对等因素,帮忙的灵仙也会想:有这份人情,若是我将来遇事,就好开口相求。

    徐建宏甚至猜到,周家极有可能也参与了此事,但是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哪里有胆子乱说?毕竟周家拥有三名灵仙,其中还有个灵仙中阶。

    所以他只能干笑一声,“散修里,也有灵仙的……这些人要价就要低一点。”

    陈太忠想一想,也是这个理儿,于是点点头,没再往心里去,“那就这样,你负责给我九块上灵……放出风声去,后天我在镇子上摆摊卖货,好东西很多。”

    你的好东西自然少不了,徐建宏暗暗腹诽,陈某人此刻凶名在外,除了敢跟大家族硬扛,再就是杀人累累不说,还都是直接枭首。

    至于说杀人之后抢储物袋,这就是仙界惯例了。

    当天晚上,陈太忠也没去旅店,就是在街边直接架了一个帐篷,弄出一个木炭烤箱来,串了灵兽肉在火上烤。

    既然知道有灵仙在盯着——还是两个,他就不想进一些公众场所了,餐风露宿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事情。

    凭良心说,陈太忠做饭的水平,仅仅是勉强及格而已,不过因为来自地球上的“大吃货帝国”,他携带的作料极其地丰富,不多时,香味就吸引了不少人。

    他白天在镇子里大开杀戒,有很多人亲眼目睹,可是也有人不知情,镇子口走来四男两女,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咄咄逼人的气势,掩饰不住他们眉宇间的疲惫。

    一个七级女游仙鼻子抽动一下,愕然望来,“居然多了一个帐篷……闻起来味道不错,先去吃一点?”

    六人的为首者,是个包着头巾的魁梧大汉,浑身散发着精悍之气,他看一眼陈太忠,发现这只是个七级游仙,于是一转头就走了过去。

    陈太忠也注意到了这一行人,原因无他,这六个人里,他只能分辨出一个七级游仙,其他五个,他并不能断定等级——也就是说,这五人最起码都是八级的。

    尤其是领头的汉子,头上居然不伦不类地裹着一条头巾,跟地球上陕北的老农民有点相像,但是陈太忠知道,这个毛巾定然有说法的。

    头巾大汉走过来,闷声闷气地发话,“小子,来六十串。”

    陈太忠抬起眼皮,看一眼对方,他有心直接撵人,但是想一想,自己跟庾无颜就是这么认识的,也懒得计较,“我烤给自己吃的,不卖。”

    “你再说一遍?”一个鹰钩鼻的青年向前迈一步,阴森森地发话了。

    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也不说话,垂下眼皮,继续烧烤荒兽肉串。

    那六人只当他吓得不敢说话,笑嘻嘻地站在那里,只等着对面将肉串烤好,就大快朵颐。

    不成想,烤肉的小伙子烤了一阵之后,停下手来,然后手往腰里一摸,掏出一个白底青花的瓷瓶,才一打开,就有酒香四溢。

    陈太忠须弥戒里的酒,都是不差的,但是凡界来的东西,就跟那些方便面什么的类似,不含灵气,实在比不上仙界的酒。

    那几位一闻就明白了:哦,劣质酒水!

    (更新到,召唤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