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四十一章 收取赔偿
    “还有呢?”莫老大思索一下,继续阴着脸发问。

    “还有就是……他后天要摆摊,”老五反正就是捡着自己知道的说,务求躲过此难。

    “青石城一仗,他杀得血流成河,抢了不少储物袋,后来是庾无颜出面,硬生生打退了周家灵仙,在堕情子眼皮下,将人救走了。”

    “三多魔修庾无颜?”莫老大眉头一皱,庾无颜此人,在积州的名气极大,死在他手下的灵仙,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此人性情乖张,喜怒无常,而战力又极其强大,法器众多,跟他交过手的灵仙,一致认为,想要留下此人,起码要两个三、级灵仙。

    狂风小队也杀过灵仙,但那是一个刚进阶的一级灵仙,战斗经验也不足,跟庾无颜没法比。

    “陈太忠在飞升的通道里,斩杀了一只噩梦蛛,”老五真的是有啥说啥。

    “这是……师兄弟?”另一个九级女游仙闻言,禁不住皱一皱眉头。

    任何一个人,听到这俩的战力,都会认为两人有渊源,而不是简单地认识——都是能越级杀人的主儿,而且能越好几级。

    游仙不是不能越级杀人,但是之所以要分为初中高三个阶段,那不是没有原因的。

    同一个阶位内比斗,受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和影响比较大,临场发挥也很重要,还有双方技法是否相克的因素,这种情况下,低级胜了高级的现象,并不是很罕见。

    七级的游仙,若是修习了高级的木系术法,遇到不在状态的土系九级游仙,这胜负就有得一拼,而剑修虽然强大,但是神识强大的修者,能极大地降低剑修的杀伤力。

    但同阶是如此,跨阶取胜却难上百倍,以游仙为例,初阶重精,中阶重气,高阶重神,中阶的游仙,已经是化精为气的境界了,初阶遇到中阶,不靠法器的话,能破防就不错了。

    六级胜七级,那是等闲难得一见,至于陈太忠这五级游仙,能差一点杀掉九级游仙,杀不掉还不是因为能力不行,而是有人救援,这逆天程度,真的跟庾无颜相差仿佛。

    “不是师兄弟,”老五摇摇头,当时现场的人都知道,庾无颜是看上陈太忠手里的噩梦蛛了,他自是不敢信口开河地胡扯,不过,小故事倒可以编一编,“但两人是素识。”

    “你把事情经过,前后细细说一遍,”莫老大的怨气终于小了点,他的怒火已经被好奇心代替,同时还有点忐忑——怎么就惹上这么个猛人?“尤其是青石城……怎么打了一场?”

    “诸位前辈,我的肚子还饿着呢,”老五索性豁出去了,笑眯眯地讹对方一把。

    讹人是假,保命是真——只要找个公众场地吃饭,他这条命就算保住了。

    要不说牛鬼蛇神之流,也不是好干的,眉高眼低,那都要看得清楚。

    “我这里有一支箭,你想要吗?”九级女游仙冷着脸摸出了长弓。

    “绵绵,”莫老大轻唤一声,缓缓摇摇头,“算了……咱们肚子也饿了。”

    他心里很清楚,虎头镇的居民,对自己这帮人并不友好,若不采用极端手段,很难得到大量的信息。

    搁在以前的狂风小队,根本就不会在意虎头镇的观感,但是现在撞上硬茬了,他们急需当地人提供的线索。

    可虎头镇是红箭盟的地盘,狂风虽然不惧,也不想为此招惹太多麻烦。

    而眼下这个老五,有贬低狂风的嫌疑,这便可以很顺利地掏出不少信息,至于饶此人一条小命,那又算多大事儿?

    当天晚上,陈太忠睡得很踏实,中阶灵阵已经暴露出来了,他就不介意在帐篷内使用——灵阵自带防御,这个防御,可是比小店铺的防御高得多。

    一晚上无语,第二天他也没出帐篷,没有人敢过来打扰,直到中午的时候,他才走出帐篷,将一应物事收起来,迈步走进了一家小酒店。

    他的目光四下扫视一眼,酒店里的人登时就止住了喧哗,他也不在意,径自走到一张无人的桌前,坐了下来,淡淡地发话,“点菜。”

    店小二一溜烟地跑过来,点头哈腰地发话,“陈爷您吩咐。”

    “荒兽肉,越高阶越好,口味也要好,”陈太忠来到仙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在酒店吃饭,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点,“还有酒……也上一壶。”

    “有刚到的云雾酒,给您来一壶?”小二笑眯眯地巴结,“这酒每年只进两次,数量有限,这次您是赶巧了。”

    “只要够好,你尽管上,钱不是问题,”陈太忠大喇喇地一摆手,这一刻,他终于找到一点在地球上做大爷的感觉了。

    不多时,酒菜就上来了,一只烤羊腿,一盘卤肉,一盘青菜,那卤肉竟然是七级荒兽短尾貘,此兽在荒兽里战力不强,但肉味相当鲜美。

    陈太忠在意的不是这个,相较而言,他更在意酒,端起那云雾酒轻啜一口,味道并不比地球上的酒好,但是酒里真的有丝丝的灵气,这个不承认不行。

    不过比之庾无颜的酒,似乎还是要差上一些。

    陈太忠边吃边喝,不多时就将一壶差不多一升的云雾酒,喝了一个精光,将菜也吃得七七八八,于是又要了一大碗灵米,风卷残云一般地扫掉,然后一拍桌子,“买单!”

    酒店不知道什么叫买单,但是见他这架势,已经猜到了一二,店小二走过来,赔着笑脸发话,“陈爷能来小店吃饭,那是我们万分荣幸的事,这一顿……算小店请了,一点心意。”

    “你当我花不起这几个钱?”陈太忠不耐烦地哼一声,他可不是吃霸王餐的人。

    “真……真不用了,”店小二结结巴巴地回答,身子也在微微颤抖,“你是咱散修里的好汉,掌柜的说了,送您的。”

    这句话,登时引爆了在场散修的情绪,“是啊,多杀几只家族狗,下顿我请您!”

    “杀几只宗门狗,我陪你睡,”有个面容姣好的女修大声嚷嚷。

    陈太忠真没想到,散修对宗门和家族,是如此地仇恨,见这副模样,他也不好说付钱什么的了,只是随手一摆,“剩下的云雾酒,我包圆了……你还想送?”

    “这个……”店小二傻眼了,犹豫一下才回答,“我去请示掌柜的。”

    云雾酒并不便宜,一壶值十五个灵石,对散修来说,是很高档的酒了,送一壶两壶无所谓,送得多了,谁也受不了。

    酒店上货也不多,才一百壶,小二表示说,只能卖八十壶,就在这时,门口有人发话,“好了,剩下的二十壶,我买了,送给陈道友。”

    “你谁……”店小二不耐烦地回头,然后当场就怔住了,“雷老大?”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红箭盟的大当家雷晓声,他冲陈太忠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发话,“老二差你一点灵石,咱找个地方结算一下。”

    走就走呗,陈太忠也不怕,当场交割了云雾酒之后,他将酒收进储物袋,就跟着雷老大走了。

    两人走进一家院子,这院子跟红箭盟总部,只有一墙之隔,看得出来,红箭盟对某人的戒备心,还是比较大的。

    院子里的树荫下,站着两人,一个是二当家徐建宏,另一个是个衣着朴素的中年人。

    陈太忠一眼看到中年人,就感觉到哪里有点不妥当,说不得又看了一眼,竟然发现,此人身上,竟然没有半点修者的气息。

    可是偏偏地,此人带给他一种威胁很大的感觉,那是来自于直觉的提示,他眉毛挑一下,心里暗暗地戒备。

    徐建宏也很注意他的反应,见他似有警觉,于是笑着打个招呼,“昨天差你九块上灵,今天凑齐了……拿走吧。”

    对于他从储物袋掏东西的动作,陈太忠并没有太多的提防,他的注意力,泰半放在那中年人身上。

    待见到九块黄澄澄的上品灵石,他也是毫不戒备地接过来——起码在外人看来是如此。

    九块灵石往储物袋里一揣,他貌似漫不经心地发问了,“还有事吗?”

    “要是没有别的事,老二直接就给你送灵石去了,”雷晓声笑着回答。

    陈太忠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的话说得平淡,但是骨子里隐隐透出了杀气——好端端没事把我叫过来,最好还是解释一下。

    “你明天要卖东西的事情,我们替你宣传出去了,”徐建宏笑着回答,犹豫一下,他很不好意思地发话,“这个,我红箭盟也有些需求……可是我们财力有限。”

    “要说什么,你直说,”陈太忠不耐烦地回答,他最讨厌这种说话吞吞吐吐的。

    “我们想看一下你的货,有合适的,希望用合理的价格买下,”雷晓声接过话茬,他的态度,比二当家的果决很多。

    然后,他又强调一句,“当然,不会让你吃亏,我们只是希望先睹为快。”

    “好说,”陈太忠很痛快地点点头,从怀里摸出十几个储物袋来,眨眼之间,院子里就堆满了各种的兵器、法器、法符、草药和材料。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