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四十二章 财帛动人
    前文说过,这个位面的人,不习惯把全部身家都放在储物袋里,但是陈太忠手里十几个储物袋,还是有不少好货的——出来厮杀,谁还能不带点压箱底儿的东西?

    其中有几味灵药,释放出浓郁的灵气,外面若是有人有心,当能发现院子里的异常。

    但是红箭盟选择此地交易,自然也考虑到了此种情况,三当家罗成长于阵法,早在院子里布置了一个小阵法,用来遮蔽气息。

    雷晓声和徐建宏挑选了几样,报个价之后,陈太忠很干脆地就答应了,根本没有二话。

    所以他们就要得更多了,不过这次,他们要陈太忠报价。

    陈太忠也没有狮子大张嘴的意思,报的价都是很实在的,到最后,反倒是雷晓声不好意思了,“算了,我们再买就没了……这条高阶缚灵索,明天拍卖吧。”

    “这倒无所谓,”陈太忠笑一笑,对方还算识相,知道缚灵索能拍起来价格。

    束缚类的法器,是风黄界常见的,抓人抓荒兽都很好用,但是这类法器说多也不是很多,高阶游仙用中阶缚灵索,是很常见的事。

    正是因为如此,血沙侯家的子弟当了高阶缚灵环之后,要马上赎回来,然后才发现,某人手里有噩梦蛛的线索。

    “不过我想问一句,怎么不见丹药?”雷晓声笑眯眯地发问。

    “这种东西我收起来了,不卖!”陈太忠很直接地回答,他又不是炼丹师,手上的丹药自然是越多越好。

    “那我再冒昧问一句,”雷晓声这番举措,其实是有一定的目的性的,“据说周载远手里,有极品破障丹,不知是否属实?我愿高价购买。”

    周载远是周家的九级剑修,而破障丹就是冲关的丹药,极品可辅助九级游仙冲击灵仙,雷晓声目前是九级巅峰,正需要这样的丹药。

    “这种东西,人家可能随身携带吗?”陈太忠嗤地笑一声,他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有点弱智,游仙冲灵仙,肯定要找个保险的地方。

    带到野外去,是要在野外冲关吗?拜托,那不是脑残者无药可医吗?

    不过,九级游仙冲灵仙的渴望,他也能理解,于是说一句实在话,“周载远不是我杀的,他的储物袋,并不在我手里。”

    “在庾无颜手里?”雷晓声有点冲动地发问,他没办法不冲动,须知庾无颜是众所周知的九级游仙——此人自也有冲击灵仙的需求。

    “你去问他,”陈太忠手一挥,将地上的货物都收了起来,“既然没有买的了,那今天的交易,就算结束了?”

    “你还是把其他货物,都卖了吧,”那个没有任何修者气息的中年人,终于发话了,“你出现的消息,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了,今天晚上悄悄地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他的话很难听,但似乎没什么恶意,毕竟梁家请了两个灵仙出手。

    陈太忠却没理会这番好意,只是笑眯眯地看他一眼,突兀地问一句,“灵仙?”

    “嗯,”中年男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

    “哦,”陈太忠也跟着点点头,转身向院门走去。

    看着他拉开大门,施施然离开,徐建宏面无表情地走上前,将门重新关住,才扭头看向那中年人,眼中放出疑惑的目光。

    “二先生,这人实力怎么样?”红箭盟大当家的也低声发问。

    这二先生叫刘远,跟雷晓声的大哥同为黑水门子弟,算得上刎颈之交。

    后来雷晓声的大哥死了,刘远对雷晓声照顾颇多,也正是因为有此前因,红箭盟才组建得起来,而且青石城的几个家族多少也知道点。

    否则虎头镇这么一块肥肉,未必轮得上散修的占领。

    “这个人,有点危险,”刘远点点头,眼中精芒一闪而过,想一想之后,他才又说一句,“败此人,我有九成九的把握,但是杀人……最多只有八成把握。”

    “八成把握?”徐建宏听得倒吸一口凉气,他可是很清楚,这位二先生,是灵仙二级,一个灵仙二级,想要杀一个游仙七级,居然不是稳拿稳的,这要传出去,谁信啊。

    不过下一刻,他就意识到,自己这话说得有点不合适,于是讪讪地笑一笑,“其实八成就足够了,二先生没打算动他,算他运气好。”

    这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若是刘远感觉陈太忠徒有虚名,少不得要小小“警告”那厮一下——虎头镇的规矩,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破的。

    “我若想杀他,自己肯定也要受伤……哪怕有你们三个的帮助,”刘远淡淡地发话,“这个人不是你们能打主意的,算了吧。”

    “他若是敢伤二先生,我定将他千刀万剐,”一个人影缓缓地浮现出来,却是红箭盟三当家罗成,他靠着阵法,一直埋伏在左近,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的意外。

    “老三你不懂,二先生还身负着家族的责任,”雷晓声摇摇头“一个小小的陈太忠,怎及得上二先生家族的重要?”

    “族内子弟,修炼很刻苦,但是再出灵仙,起码还要十年,”刘远沉着脸发话,整个阳珠刘家,只有他一个灵仙。

    他没事还好,一旦出事,对刘家来说,就是灭顶之灾,当然,他是黑水门的内门弟子,若是被人无缘无故害了,黑水门定然不肯干休,肯定要报仇。

    但是就算能报了仇,又怎么样呢?黑水门的颜面是保住了,可刘家,也不再是刘家了。

    大多数灵仙稀少的家族,错非不得已,家里的老祖宗都很少出手——真的是输不起。

    “二先生无须介怀,”雷晓声笑着发话,努力消除对方的感慨,“族中有您细心指导,出现灵仙是早晚的事。”

    “那是,”徐建宏跟着接话,“陈太忠不听您良言相劝,也蹦跶不了几天了。”

    “我看未必,”刘远缓缓地摇摇头,脸上的表情有点怪异,“我有一种感觉……他似乎并不把两个灵仙放在眼里。”

    “不可能吧?”雷晓声听到这话,讶异到无以复加,“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庾无颜不成?”

    “他知道我是灵仙,还敢背对着我离开,”刘远笑一笑,又看一眼罗成,“也许他已经发现你的存在了。”

    罗成脸上五颜六色地变幻着,好半天才点点头,“我也隐约有这种感觉。”

    “咝,”雷晓声和徐建宏交换个眼神,齐齐地倒吸一口凉气。

    陈太忠心里也明白,他这么搞,十有**要把那个追杀组引来——他在虎头镇人缘并不算好,虽然不少散修,很崇拜他敢同大势力作对的胆气,可是他在镇子上的仇家也不少。

    以两个灵仙为主要力量的追杀组,一般的游仙,怕早是有多远跑多远了,可陈某人一向是不信邪的,眼下有点自保能力了,少不得要碰一碰。

    刚才在院子里,交易的金额达到了三万五千灵,红箭盟知道他急需上灵,很厚道地给了他三块上品灵石和二十块中品灵石,不过好东西也卖得七七八八了。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他在街口摆摊,不过来看货物的人并不多,大约七八十人。

    不少人甚至不是看货物来的,而是远远地冲着陈太忠指指点点——对于这个奇迹般猛然崛起的年轻人,他们非常好奇。

    除了红箭盟的二当家徐建宏,二先生也到现场了,腰间还挂着黑水门的腰牌,这是代为维护秩序的意思——不是为了讨好陈太忠,只是强调一下:虎头镇是有规矩的。

    陈太忠也一直警醒着,时刻准备大打出手,眼下鱼龙混杂,很难说是否夹杂了什么人物,至于摊子上的这点货,他倒是无所谓,了不得都不要了,反正是抢来的。

    遗憾的是,他摆摊的过程中风平浪静波澜不惊,因为开得价钱不高,交易非常顺利。

    短短的半个来小时,他就卖完了手里的一百多样货物,其中高阶缚灵索他开价两千灵,结果几个人竞相抬价,居然卖到了七千灵,一个面带杀气的少妇买了下来。

    卖完货物之后,他将十几个储物袋也拿出来卖,最后剩下一个储物袋,想买的人早就买了,没买的人也买不起。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呆呆地站在那里,从头看到尾,最终鼓起勇气上前,“陈前辈,您这个储物袋……能便宜一点卖吗?”

    “给你了,”陈太忠将储物袋随手扔过去,站起身来,转身施施然离开。

    上午这番拍卖,他又卖了两万九千灵,不过因为是零散着卖,没有收到上品灵石,统统是中灵和下灵。

    不过这已经是意外之喜了,陈太忠都已经做好被人搅黄的心理准备了,他拎着那张能储物的小弓,快步走出了虎头镇。

    出了镇子一里多地之后,他猛然加速,箭一般地冲向了一片树林——刚才他即将走出镇子的时候,就觉得有一股气息落在了自己身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气。

    该来的,早晚是要来的,陈太忠有这个心理准备,甚至他提前宣布要拍卖自己的货物,本来就有这么一层意思——与其让对方暗地里埋伏自己,不如把对方引过来。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他比较喜欢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所以他对红箭盟那个灵仙的建议,并不是很在意。

    (求票太腼腆,被人骂了,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明天下午的一章,凌晨会提前更,新的一周,预定周一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