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四十三章 都是隐身
    陈太忠箭也似地消失在树林里,他身后却是一片寂静。

    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半里地外的一块石头后,两个人显出了身形,一个是瘦小的男子,还有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子。

    “这家伙还真警觉,”红衣女子舔一舔嘴唇,脸上露出了一丝不甘,“二指,你这隐身符,是不是有问题?”

    “这符一千五百灵一张,这价钱你能买到更好的,我跟你姓,”瘦小的男子不服气地回答。

    “问题是,他好像发现咱们了,”红衣女人皱着眉头发话。

    “这不应该啊,”瘦小男子苦恼地挠一挠头,他原本就是鸡鸣狗盗之徒,最擅隐匿、跟踪和盗窃,人送外号二指,就是说他哪怕只有两个指头,也能让人中招。

    “但是他确实发现咱们了,”红衣女人刷地拔出剑来,声音也变得冷了,“你最好能解释清楚,否则别怪我剑下无情。”

    “他可能是身怀巨额灵石,怕人抢劫,下意识的避险行为!”二指大声辩解。

    “你确定是这样吗?”女人沉声发话,眼神愈发地不善。

    二指只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毛贼而已,此番行事,也不过是被人强捉了来,事实上,他从职业的敏感角度上,也知道追踪的那货,应该已经发现己方了。

    但是他绝对不会承认——这帮胁迫他的人,实在太不讲道理了,动辄杀人,他若是敢说被发现了,等待他的,十有**就是绝命一刀。

    所以他苦笑一声,“绫仙子你九级游仙,都不能确定,我这六级游仙,又能知道什么?”

    绫仙子很吃这一套,想一想之后,她点点头,“定然是你的级别太低,不懂收敛气息,被他感受到一点点。”

    去尼玛的,二指气得想大骂,别看你九级了,比收敛气息,你差得太多。

    然而,人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他紧绷着面皮点点头,“也许是吧。”

    “要追进去吗?”红衣女人看着远处的树林,有点跃跃欲试。

    “您饶了我吧,”二指吓得连连作揖。

    这女人是灵仙费球的相好,自认很不含糊,但是她那点修为,在九级游仙里都接近垫底,偏偏不自知,“绫仙子您身娇肉贵的,费大人知道我让您进去,那还不得撕了我?”

    绫仙子想一想,最终幽幽地叹口气,“女人还是要靠自己啊。”

    “什么人?”二指警惕地冲着某个方向——其实他是不敢听这样的话题。

    哈,隐身的陈太忠好悬笑出声,你就算蒙,也不能完全蒙个相反的方向吧?

    他在觉出不妥之后,冲进树林里,第一时间就隐着身出来,蹑手蹑脚地到处寻找线索,为了不被对方觉察,他连神识都没有放出来。

    找了好一阵,而对方的警惕也高,直到刚才,他才找到了两人的藏身之处。

    要不要拿下这俩人呢?陈太忠考虑了一下,徐建宏对两名灵仙的情况不甚了解,他很急于知道,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对手。

    可是眼下出手,擒住这俩倒是问题不大,但对方若是发现有人失踪,冲突就公开化了,他就失去了突然暗算的机会。

    陈某人不怕正面接战,但是对方是两个灵仙带队,都要悄无声地暗算自己了,他自然也不会觉得,偷袭是什么小人行径。

    他正纠结出手不出手,只见那红衣女人刷地祭起一张法符,下一刻,那俩人就不见了踪影。

    亏大了!陈太忠恨得直想跺脚——就算惊动了对方,也比把人放走强不是?

    不过紧接着,他又松一口气,合着那两位隐身是隐身了,但却不是很注意掩饰行踪,其中一人在行走时,脚下隐约能看到草叶的倒伏——虽然很轻。

    这么做的,自然就是绫仙子,二指见到这种情况,很想说她两句,但是他真的不敢——绫仙子的脾气一向不是很好,而且她最听不得的,就是别人说她缺乏经验。

    估计陈太忠也不在左近,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两人走了约莫十来里地,就在进入一个小山沟之际,二指的身子微微一颤,全身汗毛也竖了起来:坏了,陈太忠还真的缀上来了。

    因为他闻到了吐香蛇的香气。

    吐香蛇用于追踪的时候,喷出的腺液是很淡的,跟它用来制作香料的涎液截然不同。

    不过二指常年混迹在这个领域,不但听觉和视觉好,嗅觉也极佳,只不过一般人不知道他有这个本事,他也不会主动泄露,多一点秘密,关键时候就能保住一条小命。

    比如说现在,他就能发现,陈太忠已经缀上了自己两人。

    但是他不敢说出来,一旦说出来,绫仙子的怒火,不是他能抵挡的。

    还有一点更为关键:陈太忠既然发现了自己两人,为什么不直接出手,而是要暗暗尾随呢?

    答案很简单:陈某人看不上他俩,想借着他俩指引,直接找到主事人。

    这个猜测很符合情理,某人五级游仙的时候,就差点杀了九级游仙,待升到七级,会在意一个小小的、九加六的二人组?

    念及此处,二指浑身的汗毛根根直立:姓陈的若是知道我发现了他,必然会下杀手——我俩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倒不如在灭口之前,强行搜魂。

    所以他的选择,就是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恐惧,继续伪作不知——至于说绫仙子?告诉这个弱智女人的话,两人只可能死得更快。

    等到了营地,那里有两位大人坐镇,陈太忠的注意力会被转移,至于说双方角力,哪个会更厉害,那就不关他这个小人物的事儿了。

    陈太忠也没想到,他的小动作,居然被那个中阶游仙发现了。

    事实上,他认为自己已经比较有耐心了,通过地上草叶的细微变化,他跟了这两人很久,中间还有两次差点跟丢。

    这种跟踪,实在太辛苦了,随便来一阵风,草叶乱动,或者路过一段石头,他就要费尽眼力去寻觅。

    跟了十余里之后,他大致能掌握此人的速度和步伐了,还有一些习惯也了然于胸——这人能走直路,就绝对不会拐弯。

    于是,就在此人进入山沟之前,他已经提前卡位,并且在对方进入的那一刹那,抬手打出一滴吐香蛇液,他没有让吐香蛇去喷吐——三、级的荒兽,太容易被九级游仙发现了。

    感受到虚悬在空中的小水滴,终于被快速行进的某人撞到,陈太忠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追得真不容易啊。

    两拨隐身的人,相互在默默算计,可笑的是,最明白事的,是修为最低的。

    陈太忠终于可以远远地缀着了,又跟了半个多小时的光景,眼见对方脚步加快,他反倒是放慢下来——这是快到地方了吧?

    果不其然,穿过一片小树林,就出现了一个营地,四五个帐篷,炊烟袅袅,还有五六个冒险者打扮的人,在营地忙碌着。

    绫仙子和二指显出身形来,施施然走进营地,不成想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精瘦汉子眉头一皱,走上前拦住了两人——他的怀里,赫然也抱着一只灵狸。

    灵狸没命地抽动着鼻子,异常兴奋的样子,那汉子冲绫仙子一皱眉,“你身上……有吐香蛇的蛇涎。”

    “吐香蛇?”绫仙子一皱眉,她也知道,这个东西意味着什么,于是扭头怒视自己的同伴,“混蛋,你怎么不早说?”

    二指听得大怒,心说我要是早说了,以你的智商,咱俩现在已经是尸骨无存了。

    不过这时候,硬扛是找虐,他只能干笑一声,“我哪里可能闻得到吐香蛇的蛇涎?绫仙子您九级的女仙、爱美之人,都闻不到,何况我这小人物?”

    他原本还在纠结,要不要把细节跟两位大人汇报一下,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

    就在这一片喧哗中,一个魁梧的中年人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威严地发话,“怎么回事?”

    此人正是费球,一个刚刚跨入二级灵仙的散修,身为散修能晋阶灵仙,也是散修里的佼佼者了。

    他正在询问事情,又一个老妪走了过来,狞声发话,“追人反倒被人下了吐香蛇涎,费小子……这样的人活着也是浪费资源,不如杀了。”

    “关你屁事!”费球很不客气地回答,以他的性子,小绫办差事,原本是要惩戒一番,但是老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说,他反倒是不能答应。

    这老妪便是另一个灵仙,唤作明特白,两人很久以前就认识,私交其实很不错,

    明特白本没有希望冲击灵仙的,但是她有一次被人围攻,中毒受伤落水,阴差阳错得了一个传承,五年之后,她以灵仙一级的身份回转,将围杀她的一个小帮会连根诛除。

    她得了传承,也伤了根本,相貌不能调整了,在她回转之后不久,老朋友费球晋阶灵仙,很多人说,费球是得了她的好处。

    这次明特白接了活儿,也邀请他来一起围杀陈太忠。

    (周一凌晨,求推荐票啊~!~~~~~~~~~~~~~)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