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四十四章 陈太忠来了
    “有老姐姐在,还怕什么陈太忠?”费球也不想太过招惹明特白,只是淡淡地奉承一句,“而且这吐香蛇……保不准是野生的,咱别自己吓唬自己成不?”

    “保不准人家已经跟来了,”老姐姐冷笑一声。

    “跟来了正好,”费球不冷不热地回答,“不用咱们四处找他了,直接在这里结束战斗。”

    梁家人找上明特白的时候,大致强调了一下陈太忠的战力,也仅仅是一些众所周知的情节——他们不可能过分夸张,否则就不是现在的价钱了。

    费球和明特白对陈太忠,也有足够的重视,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对上六级游仙,摆出这双灵仙的豪华阵容——两人都是散修出身,深知对敌人多一点重视,就是对自己多一份负责。

    但重视归重视,那只是惜命而已,有些根深蒂固的观念,不是那么好扭转的。

    哪怕那厮现在是七级了,依旧是那么回事,灵仙和游仙,原本就是一个巨大的鸿沟,大家需要小心的,不过是不要在阴沟里翻船。

    陈太忠并不知道这些细节,他只看到,那红衣女子被一个家伙拦住了,而那家伙手里,居然抱着一只……灵狸?

    对于灵狸,他真是深恶痛绝了,于是暗暗地记下精瘦汉子的长相,至于说这场景,估计是吐香蛇被发现了,他却没有在意——已经发现了对方的老巢,就足够了。

    至于那魁梧汉子和老妪,他也记住了,对方是不是灵仙,他判断不出来,但是从周围人的态度上,可以猜得到,这俩绝对是boss级的人物。

    没过多久,营地的气氛有点变化,从其他人的脸色上,就能看出一些紧张。

    两个灵仙是不在意陈太忠,但是其他游仙怎么可能不在意?那是传说中刚突破六级,就能面对九级游仙围攻的主儿,现在人家已经是七级了。

    不过这份紧张,大家还不敢明白说出来,要不然两位大人难免要恼怒。

    那些领了营地巡逻任务的游仙,则是愁眉苦脸地暗自祈祷,不要撞上那个煞星。

    然而,这世道从来不缺不信邪的主儿,一个八级的剑修罗林,自告奋勇地表示,他愿意跟随大家一起巡逻。

    营地里的人,基本都来自于锦旸山,罗林的战力大家也知晓,确实相当惊人,他击败过不止一个九级游仙。

    多一个高手陪同,大家自然高兴,所以三人的巡逻小队,就变成四个人了。

    陈太忠则是抱着望远镜,远远地观察着这里,巡逻队之类的,他不是很放在心上,找出潜伏的暗哨,才是他的目的。

    不过现在是白天,他只需要关注对方即可,要动手的话,最好还是选择在入夜,到那时,他的红外夜视仪就可以起作用了。

    陈某人的耐心,比一般人强出太多了,待到天色大黑,他都不着急靠近营地。

    营地上已经点起了篝火,冒险者们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还有人拿出酒菜来吃喝,若是有外人闯入的话,大约会以为,这里是个临时的聚居地。

    费球和明特白原本就是这么计划的,他们认为,陈太忠不可能在任何一个城镇多待,那么野外的临时聚居地,对陈太忠的**,应该不算小。

    这种地方,不但可以歇脚,还可以交换物资和信息,散修们都比较喜欢。

    当然,若是没有一定实力的游仙,未必敢贸然闯进来,不过陈太忠显然是有实力的,而且那厮还很狂妄。

    说白了,这个营地,就是要引诱陈太忠自投罗网的,毕竟青石城管辖的范围太大了,这茫茫山野中,找一个会隐身的游仙出来,那难度,可以跟大海捞针相媲美。

    为此,两位灵仙大人等闲不肯露面,让营地的人穿了三种不同样式的制服——一看就是三股势力,而且还让一些人只做平常散修的打扮。

    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散修路过,估计都有胆子进入营地:有三股大小类似的势力,还有一些散修的苦哈哈,进入营地只要不捣乱,相信不会有太大问题。

    事实上,还真有不少散修,进入过这个营地。

    红箭盟能知道这个消息,也是因为某个散修认出了来自锦旸山的两个灵仙,再加上营地的人,对陈太忠的消息很感兴趣,其中因果实在不难猜。

    这名散修知道那两位的心狠手辣,第二天离开营地之后,就不顾朋友的挽留,执意要离开青石,临走时对朋友说,那是俩灵仙,你最好也躲一躲。

    费球和明特白打好主意,要守株待兔,同时也派出去人寻找陈太忠的消息。

    待知道陈太忠在虎头镇出现,他们赶忙把营地从赤色谷地迁过来,还派了人去盯梢。

    不成想,盯梢的把人跟丢了,回来身上还沾上了吐香蛇的气息。

    两位灵仙大人都很不高兴,可营地的样子还得摆,为此,费球勒令绫仙子和二指不许出帐篷——希望陈太忠察觉不到太多,还能一头撞进来吧。

    事实上,没有谁能证明,这吐香蛇涎,是陈太忠干的,更没有人能证明,陈太忠能看透隐身术,记住这两人的脸。

    但是保险起见,他俩必须回避——如果营地还想引陈太忠来的话。

    然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正主儿没引来,天擦擦黑的时候,却来了一支四人小团队。

    对于这种小团队,往日里营地会不动声色地接纳,但是今天却不行了,费球正在帐篷里喝酒,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不耐烦地发话,“扣住,不许他们走。”

    “就是,万一是陈太忠派来的奸细呢?”绫仙子在一边接话,她温情脉脉地剥一颗灵果,塞进费球的嘴里,“球球,要不要逼问他们的口供?”

    “要是有游仙九级的,先下了禁制吧,就说征用了,”费球一边咀嚼灵果,一边含含糊糊地发话,大手还在绫仙子的身上肆意游走。

    “最高的就是两个七级,”下属毕恭毕敬地回答。

    “那就交给明特白搜魂吧,”费球很无所谓地一摆手,低级游仙的命,就是这么不值钱——若是搁在前两天,那倒没必要计较,今天则不同。

    区区两个游仙七级,就敢大晚上进别人的营地,当你是陈太忠?

    “呃……”汇报的这位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地看一眼绫仙子。

    “是有女人吗?”绫仙子笑眯眯地发问,眼中却有隐藏得极深的寒芒一闪。

    汇报的人为难了,他不想得罪费大人的女人,但是他更不敢得罪费大人。

    犹豫一下,他才咬牙回答,“有个五级的游仙,似乎还是处、子。”

    “那你还等什么?”绫仙子冷哼一声,“费大人心情不好的时候,正需处、子……莫非以为我会嫉妒?”

    “小的不敢,小的马上去办,”那位一转身,逃也似地跑了。

    陈太忠晃悠到子夜时分,才悄悄摸近营地,不过令他感到奇怪的是,除了两个站在树梢的明哨,营地居然没有埋伏暗哨。

    这防卫,简直跟筛子一样,他暗暗嘀咕,能轻易地摸进去。

    他并不知道,人家摆出这么松懈的防守姿态,就是要让他以为,此处只是一个聚集地,两个明哨,不过是防兽群突然进袭。

    要不要悄悄地潜进去,抓住那个魁梧汉子之后遁走呢?陈太忠开始纠结。

    那魁梧汉子和老妪,起码有一个是灵仙——或者两个都是,但是不管怎么看,魁梧汉子都要比老妪好对付一点。

    陈某人看过一些话本小说,尤其钟爱网络小说,就觉得江湖上行走,老弱妇孺之流,绝对是需要重视的。

    就在他沉吟之际,远处的巡逻队走了过来,一行四人,有个家伙深恐别人不知道他是剑修似的,有个风吹草动,就直接御剑飞起来。

    要不就弄掉这个剑修吧,陈太忠盘算着。

    事实上,他认为自己在瞬间干掉这个巡逻队,也不是太大问题。

    然而,到现在为止,他并不能断定,这个营地里的人,就是要追杀他的人,能不杀人的时候,他还是不愿意随便杀人——这是从地球界带来的习惯。

    就在他盘算,如何能打昏这四人,而又不引起响动的时候,营地里猛地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一阵骚乱,还有人的怒骂声。

    原来,营地要抓那四个人,孰料两个七级游仙虽然级别不高,但是警惕心实在强,其中还有人带了一颗霹雳弹,这可是能伤害到九级游仙的大杀器。

    巡逻的这四位登时就是一愣,其中的三人想也不想,直接扭头就冲了回去。

    罗林却是呆了一呆,他是一心想跟陈太忠拼一拼的,身为散修,他深明出名要趁早的道理,陈太忠现在名声鹊起,罗某人却只差个一步登天的机会。

    他也曾有奇遇,手上有三招剑法,专攻防御的剑法,对强调剑出无回的剑修来说,这剑法有点耻辱,但是应对这种局面,是再合适不过。

    就这一犹豫的功夫,那三人已经去得远了,他轻叹一声,才待跟去,只觉得脑袋重重地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一时间头痛欲裂。

    神识攻击!罗林马上就判断出自己遭受了什么袭击,陈太忠来了!

    (更新到,召唤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