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四十五章 来自锦旸山
    罗林并不是特别怕神识攻击,只要给他一个缓口气的机会,他就能短期内重整神识,继续战斗,然而遗憾的是,他的同伴已经离开。

    下一刻,他只觉得全身气力一滞,感觉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了……

    陈太忠用神识加红尘天罗,将人擒下之后,一拳打昏,转身就跑。

    老妪明特白身在帐篷里,却是觉出了不远处的灵气和神识的波动,说不得走出帐篷,强悍的神识扫了过去。

    可是陈太忠已经将神识收敛,整个人也运起了敛息术,这种情况下,哪里探查得到?

    “是谁在那里?”明特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对这种异常最是敏感,她看向异动的方向,沉声发问。

    “我马上去问,”身边的男侍从不敢怠慢,立刻跑向费球一方。

    自打费球晋阶二级灵仙之后,行情就高于明特白这老妪了,初阶灵仙虽然都是差不多的,但是大多情况下,二级总要强于一级。

    而且以费球九十八岁就晋阶灵仙二级,突破灵仙中阶的可能极大,若是机缘巧合,再往上走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明特白在被围攻中,伤了根本,这辈子最多也就是灵仙中阶——那还得是运气好。

    所以这次的活儿,虽然是她接的,但是费球却是主事人。

    不多时,男侍跑了过来,“大人,那边是巡逻队,刚才营地里暴乱,巡逻队的人从外面跑回来……大致就是这个样子。”

    “这个球球,”明特白眉头微微皱一下,不耐烦地嘀咕,她对营地里发生的事情,也都是知情的,清洗散修她赞成,但是整出这么大动静,实在有点没意思。

    然而不多时,营地里就传来新的消息——罗林失踪了。

    罗林虽然只是八级游仙,但是在锦旸山,大家公认,他的实力可以媲美九级游仙,也是营地里一个主要战力。

    “一群废物!”明特白气得破口大骂,她艺高人胆大,径自来到罗林失踪的地点,仔细探查了一番。

    “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气息,”抱着灵狸的汉子皱着眉头发话了。

    下一刻,明特白走向费球的帐篷,“球球,你给我出来。”

    “真是麻烦,”费球嘀咕一句,一边系着裤子,一边走了出来,不耐烦地发话,“什么事儿。”

    四个游仙已经被制住,他正在享用那女游仙,被人打断,情绪自然不是很好。

    “罗林失踪了,”明特白皱着眉头发话,“我说你管住点裤裆,会死吗?”

    “管住裤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费球不以为意地回答,然后就是一愣,“什么……罗小子失踪了?”

    陈太忠将剑修掠走之后,没命地蹿出了十多里地,在山地上找个坑,将二人掩饰着藏了起来,然后他将人放出,一抬手,长枪刺穿了对方的大腿,将对方硬生生地钉在地上。

    “别装死了,要不然我不介意杀了你,”他冷冷地发话。

    我哪里有装死?罗林气得话都快说不出来了,你根本没给我说话的机会!

    但是人在矮檐下,谁敢不低头?他深吸一口气,用带一点惶惑的语气发话,“这位朋友……请问是哪条道上的?我曾经得罪过你吗?”

    “你看一看我是谁,”陈太忠拿出矿灯,在自己脸上照一下,然后又关掉矿灯,不耐烦地发话,“有种你说个不认识……我保证你这一世都不会有说第二句话的机会。”

    罗林原本心里还有点侥幸,见到这个熟悉的面孔之后,一颗心终于彻底沉了下去。

    “你是……陈太忠?”他可不敢说自己不认识对方,在这段时间的青石城,陈太忠的名头不是一般的响亮,周家通缉、北域郑家插手、青石城除名、梁家通缉……

    哪怕他不是来追杀此人的,也能看到此人的画像。

    “说吧,我要听有用的,”陈太忠抽出长枪,也不管对方疼得满地打滚,抬手将枪尖指向了对方的喉咙,冷冷地发话,“只要有一句没用的,死!”

    这话他说得杀气腾腾,并没有半分作假,他不愿意随便杀人,但是面前这个剑修,特别令他讨厌,一整天里,这货就随着巡逻队走来走去,动不动就御剑腾空——真当自己是鸟人?

    罗林也能体会到他身上的杀气,只得苦笑一声,“说了,我就能活吗?”

    下一刻,锋利的枪尖割破了他脖颈上的肌肤,陈太忠冷哼一声,“说了不一定死,不说一定会死,你要再挑衅我的耐心……我不介意再去抓个人。”

    “我说我说,”罗林听说自己还有活的机会,再也顾不了那么多,“我们是来自锦旸山的,我在费大人手下办事……”

    锦旸山离着青石城不远,是个散修聚集的地方,秩序比较混乱,跟虎头镇类似,三十年前,那里冒出一个高阶灵仙,自称锦旸山主,要给锦旸山立规矩。

    有些散修不听话,被他直接灭掉了,有些家族不服气,被他强势反击。

    打来打去,他还真就打出了名头,后来又有两个灵仙依附过来,锦旸山就成了散修的天下,世家和宗门弟子来这里历练,也尽量不生事端。

    再后来,这里就成了散修们比较信赖的集市,很多人手里有好东西,也愿意多走一段路,来这里卖,久而久之,这里人气越来越高,连灵仙都达到了两位数。

    散修里出灵仙不容易,而成了灵仙的散修,也未必就能随心所欲,对于这种高端战力,那些世家一向的主张就是——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若是拒绝了所有势力的招揽,那这个灵仙必然会被这些势力联手打压,甚至绞杀。

    锦旸山既然是散修的乐土,灵仙散修前来扎根,倒也是种必然了。

    然后,就互为因果了,锦旸山散修的势力越强大,世家和宗门也就越不好轻举妄动。

    因为是散修,锦旸山的灵仙,雇佣起来价格相对低,否则以梁家的家底儿和声望,还真请不到俩灵仙。

    陈太忠听到最后,才意识到,自己打算悄悄掳走的那魁梧汉子,居然是修为最高的二级灵仙,嘴巴禁不住扯动一下——话本小说,真的不能全信啊。

    就在他一走神的功夫,罗林一张嘴,一道乌光从他嘴里喷了出来,只不过现在正值深夜,不是特别细心的话,根本看不到。

    陈太忠的气机的敏感,远超旁人,感觉到一股绝大的危机涌来,他想也不想,侧身就是一跳,先祭出红尘天罗,然后才又祭起小塔。

    他下意识地认为,对方伤人的决心不是很大,更有可能的是想借机逃跑,至于说祭起小塔,那也是保证万无一失。

    果不其然,那乌光射偏之后,在空中一个转弯,又冲陈太忠射来,重重撞上小塔的光晕,才掉到地上,然后化作了一团烟雾。

    不过陈太忠却没关心这个,他看到罗林被枪扎在地上的左腿,“砰”地一声炸开,一时间血雾弥漫,此人却是箭一般地电射而出。

    “我勒个去的,血遁?”陈太忠愣在了那里,好半天之后,才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到最后,居然蹲下身子,用力地捶地——那货的血遁,是带着红尘天罗一起跑的。

    红尘天罗是他祭炼过的,对方想要抢夺,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的,尤其是,那货是被红尘天罗裹着的,不脱开身子,简直无法使用仙力。

    陈太忠唯一要考虑的是,血遁的威力太大的话,会不会撑破红尘天罗。

    不过,想来也不太可能吧?

    这血遁的威力,还真的不小,陈太忠顺着冥冥中的那一丝感应,直跑出去七八里,才找到了落在灌木丛中的红尘天罗。

    有了刚才的教训,他不会轻易上前,而是先仔细观察一番,由于天太黑,他看不到红尘天罗下面是什么,倒是隐隐地能闻到一丝血腥气。

    他感受一下,体会不到任何的仙气波动,神识扫了一下,也是无用,他又不想拿出矿灯来照——万一人家已经躲起来了,自己可就暴露在对方眼皮下了。

    说不得他弯弓搭箭,对着那里就是两箭,然后才听到一声低低的闷哼。

    有这一声,他打开矿灯一看,合着罗林被大网缠了个紧又紧,连个指头都动不了。

    见到灯光射来,断腿的剑修冷笑一声,有气无力地发话,“卑鄙无耻之徒……若非偷袭,你不是我的对手。”

    “两个灵仙对上我这个七级游仙,都要藏在暗地里,你觉得哪个更卑鄙一点,”陈太忠哈地笑一声,然后幽幽地叹口气,“其实你不用跑的……我没打算杀你。”

    “你……真没打算杀我?”罗林愕然发问,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血色。

    “那是,”陈太忠点点头,感触颇深地发话,“都是苦逼散修,你只是个跑腿的,又不是主事人,我何必难为你?”

    “哎,”罗林无奈地叹口气,他这血遁,也是极伤元气的,尤其是爆掉了一条大腿,以后想再有寸进,都不可能了——除非他有明特白的运气,能得到什么极大的传承。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他又赔着笑脸发问,“想必你还有要问我的?我知无不言。”

    (第一更,召唤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