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四十八章 营地杀戮
    明特白冷哼一声,踩上那片毯子,顺着断崖直泄了下去,不多时,下面传来“乒乒乓乓”的声响。

    “好激烈的战斗,”费球禁不住咋舌,明特白的战斗力,他还是很清楚的,终究得了天仙法门的,是明特白而不是他,“陈太忠这厮,果然不容低估。”

    就在这时,山崖下飞上来一只传讯纸鹤,只听得明特白气急败坏地发话,“球球你快给我下来,拿一支长剑在山崖上戳,怎么也下来了。”

    “陈太忠真有那么厉害?”费球骇然了。

    “我他妈根本没找见人,”明特白气得破口大骂,“这厮用的根本不是飞行法器。”

    两人一直认为,那缓缓下降的是飞行法器,殊不知,那是陈太忠从须弥戒里拿出了一个降落伞。

    陈太忠有飞行法器,那就是从徐建宏那里抢来的飘絮椅,但是既然要驱动法器,人就得在上面,有敛息术都没用——法器在飞呢。

    他并不认为,两个灵仙,会连一个飞行法器都没有。

    所以他也不指望靠着飘絮椅摆脱追杀,于是找出个降落伞来,还挂了袋五十斤重的大米在上面——须弥戒里乱七八糟的东西,真的很多。

    就在降落伞打开的一瞬间,他直接跳向山崖,手里的长剑狠狠一扎,下滑了三四米之后,就挂在了悬崖上,然后隐身加敛息,就那么蹑手蹑脚离开了。

    说白了,他选这处悬崖,主要是想给自己找个发动隐身术的机会。

    事实上,他也有不止一套方案,来争取脱身,但是听说对方要抓活口,这个方案就是最合适的。

    花了约莫一个半小时,他终于重新攀上了崖顶,而崖下两个灵仙却还在疯狂地发泄着,务求要找出藏在附近的陈太忠。

    看到两个人发誓要找出自己的架势,陈太忠心头的戾气再起,既然你们这么死缠烂打,那就别怪哥们儿端你们老窝了。

    这次他也不隐藏身形了,祭起飘絮椅,直接奔着营地而去,这种飞行法器,夜间并非不能使用,只不过要有很好的方向感,而且神识也要不住地外放。

    否则别说荒兽夜袭,坐着飞行法器撞山的例子,也真的不要太多——毕竟坐了飞行法器,是要赶路的。

    陈太忠没用了几分钟,就赶到了营地,就在大家抬头张望这从天而降的椅子时,他大喇喇地走下来,“营地的人……集合了!”

    “陈太忠,”马上就不止一个人认出了他,然后就是刀剑出鞘的“铮铮”响声,还有人大声地发话,“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混蛋!”陈太忠脸一绷,厉喝一声,“我已经跟费大人和明大人谈好了,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区区一个梁家,能指使咱锦旸山的好汉吗?这里面的因果,你们不懂!”

    “费大人哪里去了?”绫仙子走上前来,笑吟吟地发问。

    “我们的合作,涉及其他方,”陈太忠信口胡言,然后脸色一整,“两位大人马上就回来,现在……集合了!”

    在场的人完全不能理解这种场景变幻,不过里面有几个人猜到了,两位大人此来,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功法。

    而这些猜到的人,却无一例外地是明费的心腹,于是就默默地整理队伍,还去帐篷里,叫里面的人也出来。

    倒不是没人怀疑,陈太忠是不是陷了那俩灵仙,然后来找营地的茬子,但是再想一想,这实在是不可能的,姓陈的再厉害,费大人和明大人打不过,还能跑不了?

    只有一个家伙,眼神有点不对,不动声色地向营地边缘慢慢躲去。

    陈太忠的神识,肆无忌惮地全开着,眼见这货似乎有问题,说不得抬手一指,“你……过来!”

    那位见自己被点名,想也不想,拔腿就往外跑。

    “跑得了?”陈太忠冷哼一声,一道神识击过去,然后身子猛地蹿过去,抬手一枪,就了结了此人,枪尖一扫,一颗头颅滚落到地上。

    他并不认识此人,不过,这并不妨碍他随手一顶帽子扣过去,“梁家的奸细,该死!”

    杀掉一人后,他又一指那抱着灵狸的精瘦汉子,“我怀疑你也是梁家的奸细。”

    “你开什么玩笑?”精瘦汉子眼睛一瞪,似乎是想骂人来的,最后还是强行忍住了,“我是明大人的左卫。”

    他在明特白身边,还是很受信赖的,甚至可以呵斥绫仙子,不过明大人不在现场,他必须忍住这口气,对方可是敢随意杀人的主。

    他不认为自己被杀之后,明大人会因此找对方的麻烦——死去的人,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他如此忍气吞声,陈太忠却是不管那么多,一定要寻对方晦气。

    他沉着脸发话,“左卫就不能向梁家通风报信了?我跟梁家不死不休……你过不过来?”

    “你随便杀人,我哪儿敢过去?”精瘦汉子也火了,然后又求救似的看向一个中年胖子,“赵老兄,你可是费大人的总管。”

    “陈老兄,你不用这么着急,”中年胖子冲陈太忠一拱手,略带一点警惕地发话,“待两位大人回来,自有公断!”

    “你是想找事?”陈太忠眼睛一眯,阴森森地发话。

    他召集众人,只是想趁着那俩灵仙没回来的时候,先大杀一气,杀个血流成河。

    对这帮滥杀无辜之辈,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以杀止杀。

    “我不是那个意思,”中年胖子向后退一步,躲到了同行的两个游仙身后。

    就在这时,一只纸鹤从天而降,直奔中年胖子。

    “大人来讯了,”他欣喜地跳起来,伸手去拿纸鹤,一时间竟然忘了戒备。

    于是在下一刻,一道枪影凌空掠过,直接在他胸口上戳出一个碗大的窟窿。

    既然那俩灵仙知道发信息了,陈太忠就知道,自己杀不光这帮人了,那么,就能杀多少杀多少好了。

    一枪干掉胖子之后,接着两枪又挑飞两人,然后他冲着精壮汉子就冲了过去——灵狸这个玩意儿,实在是太讨厌了。

    那精壮汉子脸色一沉,知道自己跑不开,索性将手中的灵狸一抛,摸出两把短匕,猱身冲了上来,竟然冲破了长枪的圈子。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他想要逃跑,只会被长枪杀死,倒不如贴身搏斗,还有一丝侥幸的可能。

    不成想,陈太忠在瞬间就枪交左手,右手陡然多出一把刀来,一刀就将那灵狸砍做两截。

    精瘦汉子见对方没有抵挡自己,心里就生出了点不好的猜测,但是有这样的机会,他又怎么可能错过?说不得右手匕首狠狠扎过去,左手随时准备补刀。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匕首被一层淡淡的光膜挡住,再也不能前进一分一毫。

    怎么可能?他正待变招,却陡然看到,一具无头的尸身,脖颈里正喷着鲜血——慢着,这身体上的衣服,怎么这么眼熟呢。

    难道,这就是死亡吗?下一刻,他就失去了知觉……

    陈太忠在营地一阵砍杀,最少杀死了十余人,灵仙不在场,没谁挡得住他随手一枪。

    剩下的人都被吓坏了,纷纷藏进周围的山林。

    陈太忠有强大的神识,但这深更半夜的,去树林里一一找人来杀,也太没效率了。

    于是他随手拎出一人来,刀往对方脖子上一架,“今天你们抓的那四个人……都在哪儿?”

    “都都……都已经死了,”被抓的这位哆哆嗦嗦地回答,“费大人去追人的时候,赵总管说,那四个人没用了。”

    费球捉那四个人,就是为了防止营地的消息泄露,既然陈太忠现身了,这四个人留着,就没啥意思了。

    尤其是捉拿这四个人时,营地里死了一个八级游仙,陈太忠又潜进来杀了一个,剩下两个,就果断处理掉——已经杀了,自然要杀个彻底。

    “那你也可以死了,”陈太忠铁青着脸,长刀一伸。

    “我是青石本地人,”这位着急地大叫,“他们逼我来,我不敢不来!”

    “那留下一条胳膊吧,”陈太忠手腕一转,硬生生砍下对方的左臂,然后身形一闪,也窜入了树林中。

    传讯鹤飞过来,他就知道,费球和明特白会很快回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果不其然,他消失了不到五分钟,远处就传来一声怒吼,“混蛋,陈太忠……有种的冲着我来,欺负游仙算什么本事?”

    陈太忠很明白,这货是想激自己回话,以锁定自己的位置。

    但是对于这么无耻的话,他实在不能忍住不回,于是气运丹田,直震得山林中回声不断,“身为灵仙,滥杀无辜游仙,真不知道谁更不要脸。”

    “小子我看你再跑,”费球箭一般地冲了过来。

    陈太忠默然不语,只是默运隐身术和敛息术,同时手里抓着玲珑小塔和红尘天罗,只待对方松懈的时候,来个雷霆一击。

    可费球赶过来之后,并没有盲目地出手,只是用强大的神识扫视了一下,眉头微皱,立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整天停电,小产权房真是住得难受,召唤推荐票,已经快十五万字了,在新书榜待不了几天了。)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