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四十九章 斩灵仙
    过不多时,明特白也赶了来,她的脚力不慢,只是在营地里看过了损失,才过来的。

    见到费球站在那里不动,她就有点不高兴了,“怎么,又让人跑了?”

    “我不敢乱动,提防着他趁机逃跑,”费球沉声回答,“老姐姐你来了,咱们就可以合作,把这里过一遍……营地怎么样了?”

    “这家伙手很辣,杀了十二个人,”明特白闷声闷气地回答,听起来情绪不是很好,“营地里有点人心惶惶。”

    你们既然在这儿守着我,那我再回营地走一圈,陈太忠暗暗地做出了决定,他刚才杀得爽了,也抢了十来个储物袋,却是没有进帐篷细细搜一搜。

    他才蹑手蹑脚走了几步,就听到明特白发话,“那我在这儿守着,你回营地坐镇,等天大亮了,你再过来。”

    “为什么要回去呢?”费球有点不乐意,想到陈太忠身上的功法,他总有一点点担心,担心老姐姐学了以后,不告诉他。

    “总不能让人心散了,”明特白气得哼一声,他俩虽然是灵仙,但是灵仙也是需要人帮衬的,没有自己的势力,光杆司令的日子并不好过。

    当然,她也知道费球在想什么,说不得叹口气,“那我回去坐镇,总可以吧?”

    “得了,老姐姐,我错了还不成吗?”费球知道这话有道理,他虽是二级灵仙了,终是不敢招惹她太狠,说不得苦笑一声,转身就走,“我回去把防御阵布置一下,等天亮了过来。”

    营地可以布置简单的防御阵,但是有俩灵仙在,这阵势就没人张罗,若是刚才就布了阵法,陈太忠也不可能杀人杀得如此干脆。

    营地离这里,只有两里地左右,两个灵仙分开行事,相互之间,照应也很方便。

    可对陈太忠来说,这个机会就很宝贵,他做梦都想把这俩分开。

    用红外夜视仪看着费球离开,他才说过一阵就发动,却听得明特白冷冷发话。

    “陈太忠,明人不做暗事,我俩只求共享你的功法和隐身术……你若是肯答应,我必在锦旸山大摆香案,你、我和费球义结金兰,同生共死,谁要动你,就是动咱们三个!”

    “你这种冷血之辈,也要跟我义结金兰?”陈太忠轻笑一声,从林中电射而出,手中长枪刷地刺出。

    对方说的话,很有**力,但是他怎么也忘不掉,那个女修绝望的眼神,他原本就是执拗之人,矢志为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修报仇——不能顺遂本心,修的什么仙?

    明特白冷冷一笑,祭起一只形似烟灰缸的物体,这是她的灵器日月觞,可攻可守,攻击的时候,还能散放出淡淡的酒气。

    尼玛,什么时候,烟灰缸也能用来打仗了?陈太忠看得有点目瞪口呆。

    不过,他原本就不是想跟对方硬拼,几枪过去之后,情知占不到什么便宜,直接一个神识攻击发了过去。

    神识攻击不是很管用,明特白调动体内和体外的灵气,硬生生地分散了这一击,不过同时,她有个小小的迟滞。

    迟滞就是机会,陈太忠顺手就祭起了红尘天罗——希望真的能困住灵仙。

    他对红尘天罗,一直寄予厚望,甚至他刚才集合营地的人,都是想试一试,红尘天罗是不是可以缚住所有的人。

    但是灵仙又哪里是那么好困住的?明特白一阵恍惚之后,就指挥着她的灵器日月觞,没命地抵挡红尘天罗。

    从功能上讲,红尘天罗是束缚型的法器,它罩住了对方,对方就逃不脱了,但是罩住的是一个灵仙,这灵仙手里还有灵器,这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了结的。

    营地那边,又传来了一些喧哗,显然是发现,这里出了状况。

    明特白抵挡得很厉害,陈太忠都觉得有些吃力,但是他不会放弃尝试,哪怕接下来,他可能面对两大灵仙的夹击。

    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有些事情,必须要直面,他只认定,两个灵仙不在一起,这是难得的机会,他必须抓住。

    真的逃不脱的话,那么……就身陨吧,有什么呢?瞻前顾后的,何必修仙?

    当然,他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逃脱的,无非是要付出惨重代价。

    费球也发现了,这边有剧烈的灵气的异动,不过他只当是明特白在搜索陈太忠,心中虽然痒痒的,但是他对自己说——要相信老姐姐。

    陈太忠和明特白的拉锯,直持续了有两分钟之久,陈太忠终于将此人束缚在红尘天罗里,不过那个烟灰缸法器,兀自在跳动着,随时打算冲出罗网的样子。

    就在此时,费球也觉出那边有点不对了,但是他还在犹豫是否过来,于是大声问一句,“明姐,要帮忙吗?”

    混蛋,你不会过来自己看吗?明特白却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她被大网罩着,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根本不能分心说话。

    大网应该也是束缚类法器,但不同的是,能隔绝对外界灵气的吸取,她一开始凭着灵仙的修为,想强行破去大网,尝试了几次,待到发现力有不逮的时候,体内的仙力已经有些匮乏了。

    最令她感到惊恐的,是她并不能吸取周边的天地灵气,身为灵仙最大的优势,就此没有了。

    而那陈太忠还时不时地用神识攻击她一下,迟滞她的脱身——一个灵仙,居然在神识上被游仙攻击,这是何等的悲哀?

    如是纠缠一阵之后,看到大网缓缓收紧,明特白甚至生出了自爆的念头,她不缺这个血性。

    非常遗憾的是,她仅剩的仙气,只能支持她完成一次不那么圆满的自爆——自杀是足够了,但是想伤到对方,非常地不现实。

    就在这个时候,明特白听到了费球的发问,心里的恼火不问可知。

    不过下一刻,她就做出了决定,哪怕放弃抵抗,也要把消息传出去。

    然而,不等她张嘴,陈太忠的神识攻击又到了,而且是连续不间断的三次攻击。

    陈太忠当然也知道,眼下到了紧要关头,连续地使用神识,让他脸色发白头疼欲裂,嘴唇都咬出了鲜血,不过他硬生生地挺了下来。

    对这种困难,他早有心理准备——七级游仙想杀灵仙,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

    就在这拉锯战中,最终还是明特白撑不住了,她大声喊出一个“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陈太忠收紧红尘天罗,想也不想,一枪就戳破了她的喉管,然后又一枪点破她的丹田,将人放出罗网之后,又一枪扫掉了她的脑袋。

    接着他捡起储物袋,以及那个烟灰缸,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丛林中。

    半分钟之后,费球赶了过来,看到被砍掉脑袋的明特白,再也无法遏制心头的愤怒,他运起仙力,大声地宣告,“陈太忠,我跟你不死不休!”

    营地的人也听到了这声宣告,甚至有人感觉得到费大人因为愤怒,声音甚至有些颤抖。

    事实上,怒吼的费球更清楚,他的这一丝颤抖,并不仅仅来自于愤怒,更多的是来自于恐惧——没错,就是恐惧。

    对于老姐姐明特白的战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别说他是一级灵仙的时候,就算是二级灵仙,短期内也不可能奈何得了对方。

    两人若是找个隐秘地方,底牌尽出,来一场不死不休的大战的话,费球相信,自己有六成可能会输,因为明姐毕竟得了传承,他从来都不摸她的底牌。

    就这么强大的一个人,被陈太忠迅速地干掉,而两个灵仙之间的距离,仅仅两里地开外,救援瞬息可至,姓陈的凭什么就敢这么武断地出手?

    说白了,无非四个字:实力使然!

    再想一想,从打斗开始到身亡,明特白居然始终没有能发出求救,在最后关头,也才喊出一个字,这个现实,让费球不寒而栗。

    喊出声之后,他带了明特白的尸身,转身向营地纵去,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承认,一个人呆在这里,真的是有点对自己不负责任。

    接下来,整个营地都陷入了严重的惶恐不安中,谁也想不到,明大人这堂堂的灵仙,居然就这么没了。

    费球冷着脸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明特白的尸身,也不言语。

    周围的人也不敢说话,生恐一个不小心,被费大人迁怒。

    直到天色大亮,费球才站起身,抬手打出一个大坑,将她的尸身埋进去,然后跪在地上磕三个头,咬牙切齿地发话,“老姐姐你被奸人暗算,球球我一定请来高手,誓报此仇!”

    然后他吩咐人收拾营帐,准备撤离。

    绫仙子听说要回锦旸山,就仗恃着费球的宠爱,叫了起来,“球球,陈太忠只会偷袭,咱们这么一离开,他跑了怎么办?”

    “就你话多,”费大人眼一瞪,直接一记耳光抽了过去,他的心情真的很烦躁——再不离开,老子没准都要交待在这里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强行按捺下这份不快,皱着眉头发话,“我倒是不怕留下,谁来保护你们?”

    也是啊,众人暗暗点头,昨天营地里那通狠杀,大家想起来都后怕。

    “哈,你有种就留下,”一个声音在远处响起,“先说有没有这个胆子吧。”

    (十五万字了,还有四万多字就要出榜了,求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