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五十章 变生肘腋
    “陈太忠!”费球听到这个声音,登时就跳了起来,箭一般地蹿了出去,“有种别跑。”

    王八好当气难忍,他就算心里再害怕,被人这么**裸地讥讽,也咽不下这口气。

    更别说现在是白天,他相信自己若是小心点,不中了对方暗算,赢面还是很大的。

    陈太忠却是不想正面搏杀,他凌晨杀明特白,也是用尽了手段,**和神识方面,都透支了太多,就算使用了中阶的聚灵灵阵,一时半会儿也恢复不过来。

    而费球是灵仙二级,想必比灵仙一级难斗很多,不调整到巅峰状态,真的没法硬撼。

    但是,陈太忠也不会坐视这些人离开——双手沾满鲜血的主犯要杀,帮凶同样要杀。

    事实上,若没有这三十多个游仙存在,他也不怕硬扛费球,就算打不过,总还能跑得了,但正因为这些帮凶的存在,他不可能正面接敌。

    费球冲得虽然猛,但是快到地方的时候,就放慢了速度,尤其是陈太忠直接隐去了气息,他就越发地小心了——意味着对方要玩阴的了。

    费某人自打晋阶灵仙之后,何曾被游仙这么小看过?在我神识范围内敛息——真当我是摆设?

    他正小心翼翼地摸索前进,猛地听到身后传来隐约的惨叫,登时暗道一声“不好”,随即转身向队伍奔去——又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昨天营地的惨象,还历历在目,他不能容忍自己再丢掉这些帮手。

    同理,他也很清楚,失去了这些人,别说将来在锦旸山会被动,只说眼下,都未必走得出这片大山了。

    等他赶到的时候,发现队伍里又死了两人,多亏是绫仙子及时祭起了高阶法器“碧玉罗带”,才裹住了那支长枪,为大家争得了喘息之机。

    “看看,我说什么了,”费球气得脸色发青,冲着众人怒吼,“没了你们,我照样能离开,没了我,你们就死定了!”

    “陈太忠也确实只会偷袭,”绫仙子自觉建功了,得意洋洋地发话。

    当然,她不会忘记维护自己的靠山,“费大人一来,小贼就吓跑了,诸位,费大人为了保护我们,宁肯被那小贼污蔑……大家要懂得心存感激。”

    “好了,快点走吧,”费球不耐烦地发话,“争取天黑之前,抵达虎头镇。”

    虎头镇距这里才一百多里,不过山区里的距离,不能按直线算的,这些人哪怕是修者,一路警戒一路走过去,到达的时候,估计天也就快黑了。

    然而,走不多远,路边一支箭矢无声无息地射来,亏得是大家够警觉,那被瞄准的对象反应也灵敏,只是被射中了肩头。

    “冲上去围住!”费球大手一挥——小子,你张狂到贴近我们的队伍,可不是自寻死路?

    众人听得头皮有点发麻,却又不能不冲,于是纷纷使出防御手段,一窝蜂冲过去。

    “这么多防御法器,”绫仙子看得眼睛有点发亮——她目前使用的防御法器,还是中阶的。

    “现在不要说这个,”费球不耐烦地打断了她,陈太忠是他前所未见的强敌,此时此刻,他怎能强夺下面人的法器?

    众人围堵一番,耗费了许久,并无所获,费球也一直随时准备出击,神经高度紧张中,得知结果后,他吩咐一声,“前方要派出两个斥候小队,尽量避免损伤……两九两八。”

    这话一出口,就有太多人不肯答应了,一个九级游仙公然表示,“我是来赚灵石的,送死的事,我不干!”

    “那你不用送死,直接死吧,”费球禁锢了对方,一锏砸下去,将人打得稀烂。

    众人见状,登时噤声——这九级游仙的身后,有个资深二级灵仙的叔叔,也是锦旸山的一号人物,费大人连这一层面皮都撕破了,谁还敢再硬顶着?

    就在此刻,队尾传来一阵喧闹,不多时,消息传过来,合着就在大家搜索陈太忠的时候,队尾的一个九级游仙失踪了。

    费球只觉得万念俱灰,但是面对大家的提问,他还不能说,咱们就此散了,于是只能表示,“小丁这是跑了,陈太忠不可能有分身术……不过他这么一跑,反而是危险了。”

    不过经这么一闹,派出斥候的想法,也只能取消了——谁不怕死?谁都想跑!

    放出去容易,收不回来怎么办?

    行不多时,面前的山路上,就横了一具尸身在那里,不是别人,正是失踪的九级游仙丁某,他身首分离,储物袋不见了。

    “不是想跑吗?你们跑啊,”费球见状,不屑地冷哼一声。

    “冤有头债有主,只杀锦旸山的人,”远处的树林中,又有人高声发话,“青石城的,谁手上没人命,抱着头乖乖蹲下,我饶你们一命!”

    “陈太忠,有种你跟我单挑!”费球真的是抓狂了。

    “单挑,我一个人跟你们一群人单挑吗?”陈太忠冷笑一声,“姓费的你别狂,早晚要把你剁成肉酱……你随便杀路过的青石城游仙,我肯定帮你宣传。”

    昨天杀掉四个游仙的事,营地里的人都知道,青石城的人闻言,心里难免要生出愧疚之心,本乡本土的,传出去真没办法见人了。

    “有种的你别走,”费球难以压制心头的恼怒,再次扑了过去。

    “有种的你跟过来,”陈太忠的声音,明显地在远离。

    “球球,你何必跟他一般见识?”绫仙子高声尖叫着,“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费球在瞬间就倒飞了回来,睚眦欲裂地发话,“差一点上了这厮的当。”

    话虽这么说,但是队伍里四个青石城的人,死活是不肯再走了,其中就有那个断了一支膀子的,“费大人你自去,我们是死是活,不用你管了。”

    费球很想把这些人全部砸死,但是显然,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四个青石城人留下来,结果又带动了三个非锦旸山的游仙,他们也留了下来——手上没有人命,就不怕说道理。

    大部队一走,陈太忠就出现在了这七个人面前,细细问询一番后,他记下这些人的身份,大手一抬,直接放走了。

    而费球接下来的路程,也是走得磕磕绊绊,他原本想着,当天晚上抵达虎头镇,不想天都要黑了,才走了一多半路。

    此刻他身边,连上他只剩下八个人了,其他人或逃或死,甚至连阵法师都被杀了。

    八人在荒野露宿,这个安全感是不用再说了,费球有个随身携带的聚灵加防御阵,是游仙高阶的,他想一想,把大家都招呼过来,“这个阵法,只容四个人,我和小绫肯定在里面,你们六个人排一下,两个人轮休,四个人值守。”

    在他看来,这就是莫大的恩惠了,毕竟这是他的私人阵法,不过别人不这么认为,所以在轮换的时候,他才发现,又有两个游仙不见了。

    大家都很清楚,陈太忠是盯上费大人了,离开的话,不一定会死,但是不离开费大人,那一定会死。

    见到此情景,费球真的是欲哭无泪,想到自己来时四十多人的队伍,意气风发兵强马壮,现在只剩下区区六人,老姐姐明特白也陨落了,这大山……我走得出去吗?

    受到这种心情的影响,他忍不住要抓狂,“陈太忠你有种的就出来!”

    “如你所愿,”陈太忠哈地笑一声,出现在了两百米外的一棵树旁,手里还拎着两个储物袋,冲着这一行人晃一晃,“老费,那俩逃兵,我帮你干掉了。”

    他有红外夜视仪,夜里就是他的天下。

    看到陈太忠真的出现了,费球反倒是镇定了下来,“你真的要跟我死磕了?”

    “多稀罕呢,”陈太忠笑一声,“是你找上我来的,你敢再不讲道理一点吗?”

    “我宣布,从现在起……放弃对你的任务了,”费球正色回答。

    “晚了,”陈太忠淡淡地发话。

    费球深吸一口气,“那我跟你公平一战,放他们离开,如何?”

    “没有帮凶的话,你觉得你一个人,跳腾得起来吗?”陈太忠微笑着反问。

    “你们都离开吧,我帮你们拦住这厮,”费球深吸一口气,缓缓发话,这一刻,他的血性终于被激发了出来。

    “球球你保重,”绫仙子第一个开溜,其他四人相互看一眼,两人拔脚就跑,剩下两个八级游仙,却是不敢离开——他俩根本挡不住陈太忠一招。

    “你们怎么不走?”费球眉头一皱,厉声发问。

    “我们誓与大人共进退!”两个游仙慷慨激昂地回答。

    “既然不想走,那就……”费球将锏祭起,眯着眼厉声发话,“不要走了!”

    说时迟那时快,两个游仙的脑袋,被他一锏就砸得稀烂。

    陈太忠原本是淡淡地看着这三位,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剧情会发生如此的神转折,一时间嘴巴都微微张开了——有没有搞错?

    “我修有魔门秘术,”费球狞笑着一伸手,一股淡淡的血气,笼罩在那俩游仙的尸身上,尸体以奇快的速度枯萎着。

    他一边吸取精血,一边发话,“知道吗?其实我不想跟你生死搏杀。”

    (更新到,召唤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