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五十一章 各出底牌
    不想跟我搏杀?陈太忠冷笑一声,抬手招出长枪,慢吞吞走过来,“倒是要见识一下,魔门秘术有多么了不起。”

    “这秘术我可以转让给你,”费球任由对方靠近,并没有表现出迎战的意愿。

    事实上,他杀这俩人,还有封锁消息的意思,“我的秘术,换取你修习的功法……我还可以出二十上灵。”

    陈太忠微微一笑,咂巴一下嘴巴,心里越发对其不耻,“啧啧……你在明特白墓前,许下了宏愿,就这么不算数了?”

    “你的强大,获得了我的认可,”费球正色回答,这时,两具尸体已经被他吸干,化为了一堆粉末。

    他微微点一下头,似乎很满意这种效果,“我无意同你为敌,想必明姐也跟你说过,要参看一下你的功法。”

    “我答应了别人,要取你性命,”陈太忠冷笑一声,身子往前一蹿,抬手就是一枪刺了过去。

    他跟明特白的一战,因为要防着别人围攻,打得不是很尽兴,眼下他精气神都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就要看一看,灵仙二级有什么了不起。

    费球祭起锏来,很轻松地抵挡着他的进攻,嘴里还在说,“我不想杀你,杀了你,我也得不到功法……你确定不考虑一下?”

    “没什么可考虑的,”陈太忠冷笑着回答,手上再加上三分力道,长枪狂风暴雨一般攻去,“使出你的魔门秘术来吧,我给你充分发挥的机会……”

    话音未落,他就连着三个神识刺放了过去,对方强大的防御,直反震得他头晕眼花,动作都有点变形了——神识攻击,绝对是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类型。

    不过他对此也早有准备,跟明特白一战,他已经理解了灵仙的恐怖,纵然是头痛欲呕,他还是咬牙祭起了红尘天罗。

    “小贼尔敢!”费球登时就被激怒了,他的神识强度,比明特白还强一些,不过饶是如此,他也被突然的袭击震得头晕眼花。

    尤其可恨的是,对面这厮根本没有一点成名人物的风范,嘴上说得冠冕堂皇,出手却是阴损狠辣,“果然是靠偷袭,才能侥幸得手的小人!”

    他是如此地愤怒,以至于都忘了索要功法的初衷,他祭起锏来,冲着那片罗网迎去,同时大喝一声,“咄……血修真身现!”

    随着这一声吼,他的身体陡然膨胀了起来,眨眼间就撑破了身上的衣物,一直膨胀到成为两丈高的巨人,才慢慢停了下来。

    “小子,吃我一拳!”费球狞笑着,抬手一拳,重重地击出。

    这个功法唤作《血灵功》,是他偶然间得到的,因为是魔修法门,要用修士的精血修炼,他也不敢让人知晓,与人的打斗中,从来没有用过。

    不过,他能在没有合适功法的时候,突破灵仙二级,就是仗了这个法门。

    “找死!”陈太忠见他空手来迎,说不得长枪一抖,狠狠地刺了过去。

    他手上这支长枪,据庾无颜说,还是属于凡兵,不过此枪下亡魂无数,连明特白这种灵仙都饮恨了,他还真不信,对方的拳头,能吃得住自己一枪。

    “嗵”地一声大响,陈太忠的身子登时倒飞出去五六米,一口鲜血“噗”地就喷了出来。

    好强!这是他第一个反应,不过他原本就是愈挫愈强的性子,双脚一蹬地,再次冲了上去。

    然而,就在他抖手出枪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软绵绵的,不但冲出去的速度慢,出枪的动作,都走形了。

    明明有着很强的战斗**,身体却不由自主,这一刻,陈太忠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力不从心”——二级灵仙的战斗力,真是他望尘莫及的。

    他不知道的是,运起血灵功的费球,甚至可以战败状态不好的中阶灵仙。

    眼见对方歪歪扭扭一枪扎来,不成个体统,费球禁不住哈哈大笑一声,抬手又是一拳砸去,陈太忠的长枪登时脱手飞出。

    接着他向前一个跨步——这可是三米多长的大长腿,哪怕没有黑丝,都摄人魂魄。

    只一脚,陈太忠就又凌空飞出去十多米远,鲜血在空中就不要钱似的洒落下来。

    没等他落地,费球冲上,又是狠狠地一拳,直接将他砸进了地里,只听得几声噼啪,却是连骨头都断了好几根。

    “我本来诚心实意跟你交换的,”费灵仙一边狞笑着,一边再次出拳,“但是……你欠揍不是?我只能选择搜魂了,都是你自己找的。”

    “噗”地一声,陈太忠这次,嘴里都吐出碎块了,那是内脏破损了,但是他脸上,却是极为灿烂的笑容,“你真的确定,自己赢了?”

    “那当然,你还能翻盘吗?”费球收起拳头,才待继续出拳,下一刻,他猛地回过头去,目视着天空,“怎么回事?”

    他所祭炼的随心锏,是高阶法器的胚子,目前正在搜集材料,打算升级到初阶灵器,这么一件准灵器,怎么抵挡不住一件束缚型法器呢?

    下一刻,他的神识猛地又是一震,他知道,身后的那厮又在偷袭了。

    但是此刻,他已经顾不得这些了,感觉自己的随心锏一点一点失去了联系,他着急了,直接强行召了回来。

    然后……就悲剧了,那大网呼地一下就罩了下来。

    费球也不着急,血灵功在身,他不怎么介意束缚型法器,于是扭头看向陈太忠,狞笑着发问,“就这么一点手段吗?”

    “手段多得很,但是……你配吗?”陈太忠哈哈大笑。

    费球闻言大怒,又是狠狠两拳砸了下去。

    但是陈太忠得此空档,已经祭起了小塔,还祭出了一张金刚法符,若不是担心聚灵阵会影响对红尘天罗的操控,他就直接丢出中阶聚灵阵了,不信挡不住对方的攻势。

    以往对方人手众多的时候,陈太忠不会考虑摆出聚灵加防御阵,因为那样的话,对方可以在阵外做出针对性的布置,只等瓮中捉鳖。

    除非他一直待在聚灵阵里,否则的话,他一旦出阵,都没地方跑了。

    费球几拳下去,见轰不开对方的防御,就有点着急了,他这血灵功虽说能硬生生拔高修为,但是就跟地球界的网游设置一样,技能冷却之后,有衰弱期。

    事实上,他这是第一次将血灵功运用于战斗中,为此他特地遣散了队伍——至于一定要留下的那俩,那就活该补充他的精血了。

    眼见一时半会儿不能破防,他就要调动天地灵气,来一记狠的,怎奈一动作,就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这个……怎么回事?”

    “这个是你最后的晚餐了,”陈太忠哈地笑一声,“追杀我的过程,很享受吧?”

    “结果了你,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费球冷笑一声,他已经发现,自己不能调动天地灵气了,这应该是那张大网在作怪。

    但是,那又如何呢?法器再好,终究需要人来驱使,他能结果了陈太忠,那再强的法器,也不过是他的战利品。

    于是他抬手,奋力向陈太忠击去,不过遗憾的是,任他狂轰滥炸,陈太忠的防护,总是能堪堪地躲过。

    “哪里有什么不对了,”费球终于检点一下自身。

    检点的结果,非常可怕,他的仙力耗费得惊人,偏偏是没什么补充,虽说用血灵功吞噬了两个八级游仙,但是他化出血修真身,对灵力的要求也很多。

    不等他反应过来,随心锏已经灵气全失,而红尘天罗更是罩住了他的全身,他忍不住大喝一声,“陈太忠,你卑鄙!”

    两个灵仙追杀我的时候,觉得自己卑鄙吗?陈太忠对这种言论嗤之以鼻,他甚至连辩解的兴趣都没有,只是躺在那里,没命地催动红尘天罗。

    同时他又招出飘絮椅,勉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费了好半天劲儿,才艰难地躺上去。

    费球的攻击力惊人,让他的肉、体受到了巨大的损伤,气血也乱了,不过陈太忠终究是修气道出身,已经理顺了一些气血。

    费球在最初的惊讶过后,缓慢地抵挡着红尘天罗,他身体里还有一些精血储存,倒也不是特别慌张,“我跟你交易的条件,现在依旧算数,你别以为……这是什么?”

    看到陈太忠坐着飘絮椅,拿出一个圆乎乎、头上呈圆锥型的物体,小心翼翼地放到地下,他直觉地感到有点不妙,却又想不起,这是什么样的法宝。

    “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陈太忠哈地一声,却又是喷出一口血来,然后一边继续指挥着红尘天罗攻击,一边驱动飘絮椅,缓缓地离开。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费球有点慌乱了,看着对方郑重的样子,他可以想像得到,这玩意儿绝对不是善碴。

    一时间,他戾气大起,拼着喷出心口一点精血,双臂暴涨三尺,抬手抓向头顶的红尘天罗,怒喝一声,“给我开!”

    费球倒不相信了,一个游仙御使的法器,就算再逆天,能经得住血灵功的全力一撕——这一击,可以媲美巅峰三、级灵仙全力出手。

    下一刻,他就怒骂起来,“我艹,这是什么玩意儿……会粘手?”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