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五十四章 忍无可忍
    陈太忠听到这话,真是老大的奇怪了——哥们儿连二级的灵仙费球都干得掉,一个新晋的灵仙,也敢咋咋呼呼?

    于是他眉头微微一皱,“灵仙了啊,很厉害,但是……凭啥又通缉我呢?”

    雷方嘴巴动一动,最终却是没有说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还想跟我过两招?”陈太忠脸一沉,很不满意地发问。

    “他们通缉的是您,以及可能杀死您的人,”雷方吓得赶紧回答,开什么玩笑?此人五级游仙的时候,就能硬扛自己,更别说还有两个灵仙被杀了。

    “因为我的功法?”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

    他原本没意识到,自己的功法有多奇特,但是费球和明特白两个灵仙,宁可放他离开,也要得到功法,这足以说明问题了。

    能引起灵仙的觊觎,对小家族来说,自然也是不可抗拒的**。

    对这种认识,他有些淡淡的不满,哪里有那么多逆天的功法,明明是哥们儿的天赋惊人好不好?

    “不知道……也许吧,”雷方刚想摇头,见到对方似笑非笑的样子,赶忙点点头。

    这种因果,他也猜得到——都是散修,谁能不明白?但是这话题水太深了,他哪里敢涉足?只求做个不明真相的游仙。

    然而,陈太忠将话说得这么明白,他就不敢回避了,否则的话,难免有心虚的嫌疑,容易惹祸上身,倒不如明说,“大家一致认定,你已经陨落了,有人杀了你以后,没有通知梁家,反而悄悄溜了……梁家强调,他们只想知道真相,没有别的意思。”

    还有这么一说?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将温泉两人的尸身带走,只是不想让其他追踪者分析出太多的信息,不成想,又引发了这种猜测。

    “只是想知道真相?”他嗤地冷笑一声,这话哄小孩子吧,能弃了十上灵的暗花,失踪者只可能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以至于不敢来领暗花。

    “梁明正突破灵仙之后,梁家很高调,”雷方不置可否地回答,“大约是前段时间,他家损失惨重,急于挽回形象。”

    “惨重……那可不是自找的?”陈太忠看一眼虎头镇,“为啥不让我进去。”

    “你想要啥,红箭盟帮你买行不?”雷方苦笑着连连作揖,“我们就这点家当,实在折腾不起,虎头镇的今天,来之不易啊。”

    “一百壶云雾酒,”陈太忠见状,也懒得难为他,“你可以往里面加点料。”

    “我哪儿敢?”雷方听得汗都快冒出来了,“您有什么要卖的,我们也收购。”

    “这你就别想了,”陈太忠果断拒绝,对方有苦衷,他能理解,但心里终究不是很舒服,既是如此,何必让对方如愿了?

    雷方也不敢多计较,进了镇子里不多时,红箭盟二当家徐建宏跟着他走了出来。

    二当家递过一个储物袋,陈太忠接过来一看,里面是满满的云雾酒,怕不有两百壶,于是奇怪地问一句,“那酒店不是每次上货一百壶吗?”

    “这不是……最近过境的大人物多吗?”徐建宏苦笑一声,“红箭盟只是一个小小的帮派,希望和气生财,就储备了一些酒水。”

    “公款吃喝?”陈太忠先是一愣,然后点点头,“也有道理……知道梁家在青石城什么地方吗?”

    “你这是要找上门去?”徐建宏听得吓一大跳。

    “你以为呢?”陈太忠淡淡地反问一句,也不做解释。

    他跟梁家结仇,一开始就是梁家的小子抢他,抢了一次两次不算完,第三次还要捉他去领赏,终于导致他一怒杀人,结果杀了小的引出老的。

    接下来也就不用再回忆了,陈太忠最难以忍受的,就是四个无辜游仙被杀,再加上,梁家表面上撤回通缉,除了聘请灵仙对付他,还偷偷地发出暗花,导致他差点栽了。

    他从没有如此地生气过,报复是必然的。

    “这可万万使不得,”徐建宏听到这话,登时连连摆手。

    “你跟梁家有亲?”陈太忠眼睛一眯,笑着发问。

    “没有,”徐建宏马上摇头,然后很认真对回答,“可是青石城,你进去容易出来难,就算不被门卫认出来,一旦动起手,城里起码有九个灵仙在。”

    “都会帮梁家对付我?”陈太忠有点疑惑地发问,一个两个灵仙,他或者不害怕,九个的话……想想也头疼。

    不过,起点的那些修仙小说,不是都说,哪个家族都会有对头吗?

    “九个灵仙不是家族和宗派的,就是他们请的供奉,”徐建宏呲牙一笑,“对上一个没根脚的散修,还是冒犯了家族的这种,你算挑战他们的根基,你觉得他们会怎么选择?”

    陈太忠想一想,不情不愿地咂一下嘴巴,“你告诉我梁家在哪儿就行了。”

    “你想隐身进去?”徐建宏直接说破他的算盘,然后摇摇头,“不要想了,那是城市,有子爵镇守的城市,正式在册的,城墙上有防止潜入的预警阵,子爵战争级别的。”

    子爵战争级别,其实就是灵仙级别的团战,大多数九级灵仙或者九级灵兽,都不可能偷偷潜入。

    对陈太忠而言,就是想从城内冲出来很难,想偷偷溜进去……更难!

    陈太忠听到这话,眨巴一下眼睛,神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二当家说的是实话,”雷方见他有暴走的趋势,马上出声证实,想一想,他又补充一句,“其实梁家在城内,无非一些住宅和店铺……任何一个大家族,青石城都容纳不下,就算能容纳下,他们也不敢全搬进来,太容易被人一网打尽了。”

    仙界的家族,格外重视血脉和传承的延续,血浓于水这话不用说了,家族的级别,也涉及到了每个家族成员修炼资源的多少。

    “你是说……梁家的根基在城外?”陈太忠听明白了。

    “我是潢州人,对这事儿不是很清楚,”雷方斜睥徐建宏一眼。

    “你看我这一眼什么意思?”徐建宏有点恼了,你想讨好陈太忠,不要拉我下水。

    “您不是早就想跟陈兄说了吗?”雷方正色回答,“我也帮您试探了,二当家,咱俩一人说了一半……我也不能全说。”

    “我早晚被你小子害死!”徐建宏狠狠瞪他一眼,才看向对方,“陈兄,消息我可以给你,但是你不能跟别人说,是从哪儿得到的。”

    “你要不想说,我不介意杀了你俩搜魂,”陈太忠哈哈一笑。

    这是一个很低级的玩笑,事实上,他根本就不会搜魂术,然而,这代表了他的态度。

    “我就知道是这样,”徐建宏轻声嘟囔一句,“梁家……自然是城东南的梁家峪。”

    “谢了,”陈太忠从小弓的储物空间里,拿出四十块中品灵石,递给对方,“这是两百壶云雾酒的价钱,好了,你们走吧。”

    “云雾酒不过十五灵一壶,”徐建宏推一推,也不敢说不要——谁知道这小爷发疯的话,会惹出多大的麻烦。

    于是他实话实说,“一百九十五壶,要不了这么多灵。”

    “懒得数了,剩下的算赏你的,”陈太忠将灵石强行塞进对方手里,转身就走,“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就算消息费好了。”

    看着他快步离去,身后的两人愕然,好半天之后,雷方才叹口气,“我擦,真想一人诛一族……他以为自己是闫血手?”

    闫血手是积州散修的骄傲,曾经以一级灵仙的身份,单挑某个拥有六个灵仙的家族,运用一件强大的灵器,将这个家族彻底抹杀。

    这是一个属于散修的传说,不过后来没过多久,他失踪了。

    一切的表象都说明,他是被世家派出的人,联手暗杀了,但是,没有证据。

    “闫血手,未必及得上他,”徐建宏若有所思地摇摇头,下一刻面皮一沉,“尼玛……这种事,你非要拉上我干什么?”

    “他们两败俱伤,总好过虎头镇遭殃,”雷方讪笑着回答,“都是为盟里的事,您是当家的啊,我才是个执事。”

    “两败俱伤?我看未必可能,”徐建宏也懒得跟这货算小心思了,只是长叹一声,不再说话。

    “陈太忠会输?这不可能,”雷方很干脆地摇摇头。

    “他会赢,但是……惨胜,”徐建宏又叹口气,“这是又一个闫血手的雏形,或者会更狠一点……那些家族狗会怎么对付他?”

    “唉,”雷方叹口气,又摇摇头,“那你该提醒他一句。”

    “老子都帮你说出地址了,还让我提醒?”徐建宏狠狠地瞪他一眼。

    事实上,陈太忠没他俩想的那么莽撞,路上直接拦了几拨游仙,打听梁家峪的状况——当然,也有人不服气,不过显然是徒劳的。

    顺着这些人的指引,他用了差不多半天时间,来到了一家杂货店铺前——这里距离梁家峪还有几十里地,但是这个铺子,是梁家开的。

    “客人你要买点什么,”掌柜的倒还算热情,出门在外挣钱不容易啊。

    “都是我的了,”陈太忠轻笑一声,长刀出鞘,直接削去了对方的头颅——不过是六级游仙而已,守得住店铺吗?

    (看《重生之围棋梦》,看得忘了时间,更得晚了,抱歉,不过那本书真的挺好看,对我这种只知道几个定式的一级游仙来说,是这样的。)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