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五十五章 打上门去
    店铺里不止掌柜的,还有个十四五岁的小伙计。

    见到掌柜脑袋掉了,小伙计魂儿都要吓飞了,拔脚就跑,嘴里没命地喊着,“杀人啦,杀人啦……有人打劫,六爷被杀了。”

    陈太忠身子一晃,就将此人堵住,长刀架到对方脖颈上,面无表情地发问,“叫什么名字?”

    如非不得已,他并不想滥杀无辜——梁家的人该死,帮工未必该死。

    “杀人啦,杀人啦……”小伙计早就吓得不知所措了,连对方的问题都没听清,只不过,感受到脖子上凛冽的刀锋,声音也越来越低。

    陈太忠眉头一皱,将此人一脚踢晕,拿出一个储物袋,开始横扫店铺里的各种货物。

    “谁敢来梁家的店铺撒野?”一声怒吼从后堂传出,然后就冲出两个汉子来,彪悍异常。

    其中一个六级游仙见状,想也不想就祭起一条缚灵索,“小子你找死!”

    陈太忠抬手一刀劈过去,直接缚灵索斩做两段。

    那汉子吓了一大跳,迅疾地后退几步——他的缚灵索可是中阶中品,能一刀斩断这样的法器,对方起码是九级游仙,他禁不住扭头怒斥同伴,“李客卿,你动手啊。”

    李客卿是七级游仙,不过他脸上的愤怒,此刻已经被惊讶所代替,他颤抖着发问,“陈太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你才死了,”陈太忠身子前欺,抬手一刀斜劈,势大力沉,威压更是如山岳版压下。

    “我只是梁家的客卿!”李客卿尖叫一声,身子迅疾向后退去——他本是以身法见长的。

    但是在对方气势的压迫之下,他平日里引以为豪的轻身功法,有若陷进了泥淖一般,他没命地发力,才堪堪地躲过了一刀两断的下场。

    可饶是如此,他胸前的衣衫也被长刀划开,刀气甚至在他的胸腹间划出一道重重的红痕。

    陈太忠一刀落空,顺势斜撩,直接将那六级游仙砍做两段,再翻腕回手,一颗人头跌落。

    说来他这砍头的习惯,还是因为梁家引发的——据说梁家老祖梁明正,会精血追踪秘术。

    下一刻,他扭头看向那李客卿,七级游仙扭身没命地飞奔,嘴里还大叫着,“从现在起,我辞去在梁家所有职司,陈兄饶我一遭。”

    “晚了,”陈太忠冷哼一声,运起神识重重一击。

    那李客卿连哼都没哼一声,身子一抖,直接顺着惯性摔了出去——能让灵仙二级都吃瘪的神识攻击,哪里是一个小小的七级游仙所能抵挡的?

    陈太忠走上前,一刀就斩下了对方的头,李姓游仙不是梁家族人,但客卿是什么?是一个家族的武力支撑,是打手是走狗。

    杀掉这样的人,绝对不算滥杀无辜,没有帮凶,就没有元凶。

    他慢条斯理地捡起对方的储物袋,回到店铺里,继续搜刮货物。

    店铺所在的地方,是一个三岔路口,除了杂货铺,还有茶摊、小吃摊,以及一个歇脚的车队,陈太忠的所作所为,登时就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不过在这种荒郊野地,大家首先想的,还是自身的安全,所以虽然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一幕,但一个个目不斜视,生恐引火烧身——杀人灭口四个字,大家都懂的。

    看到他走进店铺,那车队先放出一只通讯的纸鹤,然后开始起身,同时暗暗戒备,随时准备拼命。

    不过,能不能拼过传说中的陈太忠,那就另当别论了——此人现身,那么那个二级灵仙,肯定也是葬送在此人手里了。

    然而陈太忠似乎没有灭口的兴趣,进了店铺之后,就没再见人出来,车队一行人,在提心吊胆中,慢慢地远离。

    陈太忠何止是没兴趣灭口?他根本恨不得别人都知道,自己灭了梁家一个店铺。

    店铺里的东西不是很多,粗粗一算,总共不过一个上灵左右。

    好在里面有六壶好酒,闻着比云雾酒还要强,甚至不输于庾无颜的酒,已经值了。

    念及此处,他忍不住要想起那个背负着血海深仇的中年男人:你丫灵仙了没有?

    收拾情怀,他弄出一块荒兽肉来,慢慢地在店铺里烧烤着,一边喝着新弄来的酒,一边琢磨着:这么一个小店,居然要六级的掌柜坐镇,再加一个七级的供奉?

    荒郊野外,一个普通三岔路口,客流量有限得很,梁家的杂货铺,就是这里的中心地带,其他几个铺子,都是为梁家的杂货铺做配套服务的。

    但就算这样,这里的规模,也不该太大,七级游仙不是不可以,可有一个七级,就足够应付意外事件了,剩下的事儿,三、级四级的够用。

    心里有这么个猜测,他一边吃喝,一边神识扫一下,静待对方的援手到来。

    不过吃喝一阵,他心里又生出了点猜测来:这种人员配备的商铺,不该穷困若斯。

    于是他就用神识细细地扫描几遍,结果还真让他发现了一处:这个地方有隔绝神识的设施,一般很容易被人忽略。

    然后他就放下酒壶过去了,结果真的发现了一个密窖,里面也没藏了别的什么东西,就是灵石,三块上品灵石,以及七八百块中品灵石。

    少吗?确实不多,不过这个小店,其实不是梁家嫡系在搞,只是一个旁支的买卖,这旁支财力有限,连七级游仙都算供奉。

    真要是本支嫡系的话,能称得上客卿的,得要八级游仙。

    陈太忠吃喝一阵,没等到梁家来人,于是将那小伙计弄醒,搞明白此人是梁家的家生子,说不得一刀断头——家奴的后代,肯定算梁家人。

    眼瞅着天要黑了,还没等到人,陈太忠点一把火,直接店铺烧了。

    在熊熊的火光中,他一步步消失在暮色里。

    周遭还有几个看热闹的,有人赞一声,“好汉子。”

    却也有人轻叹,“可惜了。”

    当天夜里,距梁家峪不远的大路上,有十几个人相伴而行,这是梁家子弟外出试炼回来了。

    其中一个少年高大健壮,正是梁家的小天才梁壮直,年仅十四岁,已经是五级巅峰,妖孽程度跟周青衮有得一拼。

    不过此刻的他,正讨好地看向身边两人,“蒙兄,这些天日夜兼程,辛苦二位了。”

    “以我们师兄弟的修为,不算什么,”唤作蒙兄的,是个白衫少年,剑眉朗目,只是嘴唇微微地薄了一点,他很随意地一摆手,“我只是有点好奇那隐身术。”

    “若是家族收到,必然会誊抄一份送李兄,”梁壮直笑着回答,他出去试炼了三个月,结识了身边二人,此两人一个叫李毅,一个叫蒙勇,均是龙门派外门弟子。

    门派弟子,比一般的小家族子弟,强出太多了,更别说梁家这种连家族都算不上的。

    蒙勇和李毅也都是十四岁,蒙勇五级巅峰,李毅却已经是六级游仙,只因梁壮直也是五级巅峰,还是在小家族里修炼的,两人觉得,此人可以一交。

    梁壮直等一干梁家子弟试炼,跟家族有消息沟通,对最近的事情了解得不少。

    按说以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少年,根本做不了隐身术的主,不过梁家和陈太忠的恩怨,已经弄得天下皆知,而陈太忠所擅长的几样,也都被人熟知。

    这种情况下,梁家若是得了隐身术,绝对会引来太多的垂涎,誊抄给龙门派一份,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旁人若是想再进行威逼,也要考虑庞大的龙门派。

    “若真是我派中没有的功法,又实用的话,我答应你梁家一个外门弟子,绝对算数,”李毅不动声色地回答。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李毅虽然出身龙门派,但也不可能白拿别人家的东西,更别说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

    “功法好像不在梁家吧?”就在此刻,前方一个声音响起,懒洋洋的。

    紧接着,一堆篝火被点燃,火堆旁坐着一人,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行十几人。

    “陈太忠!”梁壮直见到此人的相貌,登时倒吸一口凉气。

    队伍旁一个七级游仙硬着头皮向前迈一步,这是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大叔,是梁家试炼的保护者,“你……陈太忠你也是成名人物了,想做什么?”

    “来杀人啊,”陈太忠轻笑一声,站起身子来,缓缓抽出长刀,“带了求救焰火的,可以放了……我给你们这个机会。”

    “陈太忠你这是以大欺小!”中年大叔怒吼一声,手中陡然多出一柄大锤来,猛地砸下,“快放示警焰火!”

    “都说让你放了,这么着急求死,是赶着投胎吗?”陈太忠长笑一声,抬手荡开大锤,再一刀,直接就砍去了中年人的脑袋,“以大欺小……你梁家都找灵仙来杀我了,也配说这样的话?我呸!”

    同级秒杀!这一幕,登时震惊了所有在场的人,口口相传的神奇,哪里有近在眼前的事实令人震撼?

    陈太忠无视了这些人,先弯腰捡起储物袋,直起身子来,看着一帮面无人色的少年,才轻笑一声,“我等你们发信号。”

    众多少年的眼光,齐齐看向李毅。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