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五十六章 辣手
    李毅见状,头皮也有些微微的发麻,他是宗派弟子,阅历可能不是很足,但是眼力非一般人可比,一眼就看出,陈太忠眼下的战力,已经接近九级巅峰。

    但他手里有底牌,并不是特别害怕,而且身为宗派弟子,他的身份,也不容他退缩。

    “陈太忠,休得猖狂,”李毅踏前一步,面无表情地发话,“我是龙门派弟子李毅,你这么拦截……是打算与我龙门派为敌吗?”

    “龙门派?”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我擦,居然宗派弟子也牵扯了进来?

    对于宗派,他还是相当清楚的,这是仙界的基本常识,能称之为“派”的,必然有玉仙,那是比灵仙还要高的存在,而家族的话,有个灵仙,就可以称之为家族。

    而他虽然进境奇快,但终究不过是个八级游仙。

    不过他正值快意恩仇之际,不会因此而束手束脚,说不得冷笑一声,“一个小小的六级,滚远一点,私人恩怨,不要给你自家招灾。”

    “区区散修,吃我一刀,”李毅脸一沉,直接取出长刀,冲上来就是一刀。

    这法度……似乎真是有点不一样,陈太忠最近整天跟人厮杀,对方一出手,他就感觉到了,刀势中有一丝堂皇大气的味道,这种感觉很难形容,但是真实存在。

    而以往他碰到的,不是散修就是小家族子弟,战斗手段阴损狠辣,无所不用其极。

    正是因为如此,陈太忠反倒不着急下狠手,提刀迎了上来,两人登时战成了一团。。

    他有意观察一下,宗派弟子的路数,对粉嫩的新人来说,如果没有人专门指点,没有什么比真实的战斗,更能深刻地领会其间奥妙。

    两人激战四五个回合,梁壮直持剑走了过来,“李兄,这厮心狠手辣杀人无算,实在是穷凶极恶,我当助你一臂之力。”

    “退下!”李毅气得大喊一声,他倒不是反感以多欺少,实在是宗派弟子的优越感使然,他的身份摆在那里,跟几个小家族的子弟合伙欺负人,那还真不够丢人的。

    他看得出,陈太忠尚未使出全力,但是他的底牌也没有使用,这种情况下,他何须人帮忙?

    陈太忠在对了几招之后,心里就大致明白了:对方出招,都是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带有一点碾压的味道,更平添了招式的威力,若是在比武场上较技,想必赢面极大。

    但是若说这人不懂小动作,那也是大错特错了,对方在打斗之中,收刀回去的时候,刀柄处居然射出三根细针来,弄得他有点手忙脚乱。

    大致摸清对方的路数之后,陈太忠刀势一紧,狂风暴雨般攻了过去,直逼得对方连连后退,左支右绌败象初现。

    “李兄,”梁壮直高叫一声。

    “混蛋,你去死吧!”李毅也被连连的后退激怒了,祭起一颗碗大的珠子,“看我雷珠!”

    陈太忠逼迫对方,也是想见识一下对方的底牌,眼见有怪异,直接取出防雷神器——大铁锅和铁链。

    关于雷电的法器,是最难防的,一个是攻击速度快,第二个就是雷电会造成人的僵直,就算陈某人对自己的修为很自信,但是那一瞬间的僵直,足以让他被眼前众人分尸了。

    那雷珠上电弧环绕,噼里啪啦作响,似乎随时能发出雷霆一击,声势煞是惊人,众人的注意力登时全被吸引住了,梁壮直禁不住感慨一句,“门派气象,果然不同凡响。”

    下一刻,李毅手中红芒一闪,却是一道法符被他偷偷地激发,他狞笑一声,“死吧!”

    合着雷珠是幌子,法符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此符为龙门派的内门弟子所制,价格昂贵,且只在派内流通,外人想买都买不到,要不说加入宗派的好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李毅出来历练时,特意兑换了一张法符做杀手锏——此符激发,相当于一级灵仙全力一击。

    然而这道红芒打在陈太忠身上,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李毅见状,登时暗叫一声苦——内门师兄太缺德了,这种法符居然也作假!

    陈太忠却是气得笑了,亏得他足够小心,大锅下面藏着小塔,才避过这一击,“原来堂堂的龙门派弟子,也是玩这种花样。”

    “胜者为王,谁会在意失败者的嘲笑?”李毅冷笑一声,杀手锏失败,他也没有多懊恼,因为他身上,还有更强的保命手段。

    他的伯父是龙门派执法堂的副堂主,四级灵仙,赠了他一块护身玉牌,能承受二级灵仙半个小时的狂轰滥炸,三、级灵仙的一击,也挡得下来。

    所以他有恃无恐——有这时间,足够他遁离了。

    他甚至隐约希望,陈太忠能发出更狂野的攻击——一定要让你扫兴而归!

    下一刻,他只觉得脑子里猛地一炸,整个人软绵绵地向地上倒去,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是,“尼玛,你说得冠冕堂皇,合着也会偷袭啊。”

    他一倒地,另一个龙门派弟子蒙勇急了,“休伤我师兄!”

    他刷刷地激发两道法符,又祭出缚灵索,手持两把匕首冲了上来,

    “你也歇着吧,”陈太忠又是一道神识攻击,直接将此人放翻——龙门派是有天仙存在的,如非必要,他还不想贸然招惹。

    “休伤我师兄,”又是一个人冲了过来,手持一把长剑。

    此人是梁家子弟,看到陈太忠并没有像斩杀七级游仙一般,杀掉两个龙门派子弟,他就直觉地感受到了——原来姓陈的,也是忌惮宗派弟子。

    陈太忠忌惮宗派弟子,但是对上梁家人,那真没什么好说的,双方是不死不休的仇恨——这一点,人家拦路的时候就说了:是来杀人的。

    这位脑子活络,心说为了活命,我得冒充龙门派弟子,被神识击昏不算什么,只要撑得家族援兵到来,那就好说了。

    梁家子弟都知道,陈太忠擅长神识攻击,但是龙门派的那俩就悲催了,没人会告诉他们这个——有些东西,说了不如不说。

    非常遗憾的是,迎接这位的,不是神识的攻击,而是雪亮的刀光,下一刻,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长剑被劈做两断,上半身脱离了下半身。

    被腰斩的人,通常都不会立刻死去,他咬着牙问一句,“你敢杀我?”

    问这话的时候,他的内脏缓缓地流出躯壳。

    “杀你,龙门派会找我吗?”陈太忠不屑地笑一声,提刀扑向其他人。

    他已经从气场上,感受到了门派的那股味道——虽然李毅后来的行为,说明宗派弟子也不是那么循规蹈矩,但是门派里出身的,还是不一样。

    这位冲上来的时候,陈太忠隔着老远,就能感受到,此人基础打得不牢,应该跟宗派无关,而且来仙界这些日子,他见到的各种奇葩也多了,直接一刀送其上路——就算你是龙门派的,那又怎么样?

    “你会……后悔的,”这位一蹬腿,挂了。

    尼玛,要死的人了,临走还不忘记恶心我一下?陈太忠心里的火气,越发地大了,出刀如电,刷刷杀个不停,有人趁夜钻进山林,可是……他有夜视仪。

    他最后斩杀的,一个稚气未脱的少女,那女孩儿有土性天赋,隐藏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刀光及体,她才凄惨地叫一声,“我……我没有惹过你!”

    “我也没惹过你梁家,”陈太忠冷哼一声,一刀将她的头颅砍去。

    “贼子尔敢!”远处传来一声怒吼,却是梁家的支援到了。

    这个支援的队伍里,有两个九级游仙,三个八级——梁家人接到示警的焰火,却根本不知道,袭击者到底是谁,求救者又是谁,所以才派出这么个队伍。

    陈太忠复出的消息,其实已经传到了梁家,梁家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二级灵仙费球,果然栽在了此人手里。

    至于说梁家有一个店铺被抢,人被杀,这都是小事。

    关键是现在的梁家,根本不知道派出去谁,才能将陈太忠捉拿回来。

    大家一致认定,明特白和费球两个灵仙,是受了此人的偷袭,才不小心身陨,但是同时……能偷袭灵仙成功的,在梁家也找不出什么人来。

    刚刚晋阶灵仙的梁明正,倒是算一个,但是他现在事务繁忙,应酬众多,再大的事情,也比不上拓展梁家的人脉更重要。

    不过梁家的门口,居然有人放示警焰火,梁家无论如何不可能坐视,于是商量一阵之后,派出这么一支队伍来——这个队伍的组成,相信遇见陈太忠,也能抵挡片刻。

    而且这一行人里,带了特殊的传讯纸鹤,若是遇到陈太忠,第一时间就能发出求救。

    陈太忠见这一拨人来势汹汹,直接隐身而走,他并不知道来的是些什么人——事实上,他没有判断来人等级的能力,他只能判断出谁是八级游仙或者八级以下。

    至于说八级以上的游仙,他无法鉴定出来。

    梁家人很快就发现,遇袭的居然是试炼的子弟,一时间真是愤慨莫名,“我艹,只会欺负小孩子,敢更不要脸一点吗?”

    幸存者也很快地被发现,那是梁家都不认识的两个少年,他们很快被救醒。

    “陈太忠,有种不要偷袭,”李毅才一睁眼,就大叫了起来,然后摸一下自己的脖颈,整个人登时就跳了起来,完全顾不得身体虚弱,“我艹……我的玉佩呢?”

    (更新到,三江封推荐,凌晨加更一章,顺便预定周一推荐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