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五十七章 敌我难辨
    李毅相当在意他的玉佩,那是防身的至宝,他试炼的期间,多次遇险,都没舍得使用。

    没有开过苞的宝贝,猛然间消失不见,这怎么得了?

    “你的储物袋也不见了,”梁家的一个八级游仙冷冷地回答。

    李毅先是一愣,伸手往腰间一摸,登时就抓狂了,大声怒吼着,“陈太忠,我必杀你!”

    “嗤,”远处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冷哼。

    “此人尚在,”梁家几个人听到这声音,齐齐地抽出兵器祭起法器,警惕地东看西看,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只有一个九级游仙例外,正是断臂的梁志高,听到这声音,他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暴躁,大声厉喝,“小贼你有种滚出来!”

    树林里寂静无声,仿佛刚才那一声冷哼,只是幻觉一般。

    “真是陈太忠啊,”大家搜索一下四周,确定了元凶——把每个人的脑袋都砍下来,这是陈太忠惯用的手段,也只有那厮,跟梁家有这么大的仇。

    梁志高大喊大叫一阵,发现没什么反应,说不得走到李毅面前,冷冷地发话,“你,把事情经过完完整整地说一遍。”

    李毅一听恼了,对方的修为是高过他,但他是谁?是龙门派的外门弟子,于是脸一沉,“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龙门弟子李毅,梁壮直没有跟你们说吗?”

    “壮直死了,你俩还活着,”梁志高阴森森一笑,“最后问你一遍……你说不说?”

    “梁家想被夷族吗?”李毅登时就要跳脚,不成想他身边的蒙勇拽他一下。

    “这位前辈,”蒙勇淡淡地看着对方,抬手拱一拱,“我的储物袋也被陈贼抢走了,大敌当前,我们不能内讧……对了,我的储物袋里,有留影石。”

    “留影石……”梁志高眼睛一眯,想一想,终究冷哼一声,转身走到一旁。

    他真是有拿这俩少年泄愤的意思,至于说龙门派会震怒,这也不是问题……拜托,谁看见是梁家杀了龙门派的两位高足?

    正经是可以推到陈太忠身上,如此一来,梁家反而能又得奥援。

    梁志高心里有怨气,又欺两少年年幼,就有假借冲动,杀人嫁祸的打算,不成想这宗门弟子中,居然也有心思灵巧之辈,不动声色地用“留影石”来暗示。

    “内讧,凭他一个小家族,也要跟宗派内讧?”李毅却不知道这番对白的深意,闻言禁不住冷哼一声。

    不过,他也不缺小聪明,想到现在己方只有两个中阶游仙,不能吃了眼前亏,就又傲然地补充一句,“咱们来之前,可是跟派里打过招呼的……”

    蒙勇面无表情地听着,也不多说。

    在场的梁家之人,也不乏心思缜密之辈,“留影石”三个字太过刺耳,谁还能想不到一些别的?禁不住心里要暗叹一声:真是明白的不说,不明白的乱说。

    “我们当然没胆子捋龙门派的虎须,”一个八级游仙走过来,对李毅很和气地发话。

    “不过贼子藏在暗处,此地极不安全,两位龙门高足一路远来辛苦,还请进庄休息一夜,我们必将热诚以待,顺便,也想了解一下事情经过。”

    “壮直跟我相处甚得,”李毅点点头,“此事我龙门派必然不会置之不理。”

    他想借此机会,冠冕堂皇地干预此事,至于说替龙门派表态,他这个小小的外门弟子,还真没这个权力。

    李毅是利令智昏了,可是蒙勇脑瓜绝对够用,断然开口发话,“师兄,你还是跟我回派吧。”

    “有我在,轮得到你拿主意?”李毅有点恼了,他有个副堂主的叔父,修为也高出蒙勇,颐指气使惯了。

    “你想去就去,我是不会去的,”蒙勇身子猛地往后一蹿,一头扎进了黑漆漆的树林里。

    然后,树林里传来他的喊声,“姓梁的家伙们听着,陈太忠并未对我师兄弟下毒手,若是我师兄不幸亡故,定然是你梁家所为!”

    李毅听到这话,脸登时就变得刷白,他跋扈惯了,一般很少考虑这些,但是他并不傻,再想一想先前的“留影石”,他彻底地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抬起头来,他恶狠狠地看着对面的八级游仙,“打算让我师兄弟横死在这里,然后嫁祸?”

    “小贼你居然敢如此乱说!”梁志高抬脚就要往树林方向冲。

    “志高切勿冲动,中了贼子的埋伏,”那八级游仙大声喊一句——树林里可是有陈太忠。

    然后,他又转头看向李毅,苦笑着一摊双手,“你跟壮直交称莫逆,我们怎么会有这种心思?不过……你的师弟警惕性很高,倒也是难得的少年老成之辈。”

    既然事情没有发生,他可以很轻松地否认这一猜测。

    李毅却是切切实实地心寒了,他细细咀嚼一番前因后果,断然转身离开,“那我不去了。”

    “不去,怕是由不得你,”梁志高身子一晃,拦住了他,狞笑一声发话,“我梁家子弟都死了,凭什么你俩可以独活?”

    “独臂老贼,要不是我的宝物被抢,哪里轮得到你来嚣张?”李毅气得一抬手,破口大骂,“我师弟已经跑了,有种的你就杀了我,我叔父是执法堂副堂主,中阶灵仙……你梁家就等着被灭门吧。”

    两人登时就僵在了那里,那八级游仙又过来相劝,最终还是一拍两散,各走各的。

    “不入宗派,便是蝼蚁,”梁志高气得脸色发青,“小家族太没有尊严了。”

    “散修的尊严又何在?”路边一声长笑,一道人影闪过,一枪就将他的喉咙刺穿。

    然后来人抽枪反扫,一颗头颅咕噜噜滚落在地,枪尖挑断储物袋的带子,向空中一挑,人影跃空一接,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兔起鹘落一般,异常迅捷。

    陈太忠腾身向远处跑去,后面的六个人头脑一发热,下意识地拔腿就追,还有人祭起法器,重重地轰了过来。

    可陈太忠又哪里是那么好追的,跑着跑着,他一个返身,电射而回,抬手一枪,直奔那个八级游仙。

    这八级游仙也是老朋友了,梁家的梁明心,上次青石城外围攻,此人曾经参与。

    梁明心见一道雪亮的光芒刺来,直接祭出了一个小盾牌,同时大叫一声,“缠住他……发警讯,请灵仙!”

    盾牌是他私藏的灵器,等闲不肯示人,连他的哥哥、梁家的老祖宗、这次晋升灵仙的梁明正,都不知道他有这东西。

    这次也是情势紧急,他才随身携带,豁出去用掉五年的寿数,全力祭起,倒不信对方真能破开防御。

    下一刻,枪尖重重地撞上盾牌,先是嗵的一声大响,在一瞬间,盾牌剧烈地抖动了上百下,最后砰然炸开。

    “这不可能,我用的是……”梁明心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这可是灵器啊,就这么被破了?

    然而,不等他说完,雪亮的枪尖就刺进了他的喉咙,他只觉得脖颈处一滞,然后气血止不住地向外涌去。

    他勉力抬起手,指着对方,还想说些什么,最终只听到喉咙处传来咯咯的声响。

    “在地球界,这叫回马枪,很厉害的一招,”陈太忠扫落对方的头颅之后,冲着那双兀自张得老大的眼睛,微微笑一笑,“我不能给地球人丢脸,你说对吧?”

    最后一句话,他用了极低的声音,语气中也充满了惆怅、追思之类的感觉。

    没有人能理解他这一刻的心情,他自己都不能很明白地表述。

    下一刻,他收拾心情,抬枪一指那个自己唯一看不出等级的家伙,“你……上来接战。”

    可惜的是,这位也只是一个九级游仙,梁家的供奉,真实的战力,甚至还赶不上梁志高,他哆里哆嗦地发话,“我们已经发了警示焰火,马上庄里灵仙赶来……欺负我们游仙,你算什么好汉?”

    “游仙?”陈太忠愕然,他还真没想到,这位也才是游仙,早知道是这样,他就直接出面,拦住这个团队了——无非是两个九级游仙而已。

    然后他就不屑地一笑,“那你也是九级游仙,嫌我这八级游仙欺负你?”

    “你跟我们功法不同,”这位理直气壮地回答,一点愧色都没有,“庄里灵仙马上就到了,你跟他们说话吧。”

    “庄子里有灵仙吗?”陈太忠冷笑一声,一抖手,长枪刺出,“你不过是想拖延时间……真有灵仙,你会告诉我?”

    他一向是个不喜欢动脑筋的主儿,就是用实力说话,但是他在仙界这么久,遇到的都是口不应心的家伙,就算有明显的级别压制,都是尽量用偷袭取胜。

    他直觉地认为,庄里有灵仙,那是胡说八道。

    事实上,他猜得还真不错,庄里确实没有灵仙,现在只有两个九级游仙,刚晋阶灵仙的梁明正,正在青石城里应酬。

    对梁家来说,今夜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先是有普通示警,待救援队出去之后,不久又升起一道紧急示警——救援队也遇到了搞不定的危险。

    “明礼叔,咱们要拼一把了,”梁家议事厅内,一个年轻人着急地建议。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今天还有两更,这一更是为了庆贺三江封。)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