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六十章 入水牢
    梁明礼已经猜到,太上长老做出了什么样的决定。

    但是他明白,别人却不清楚,一个年轻子弟不服气地发话,“可是,老奶奶……”

    “啪”地一声脆响,梁明礼直接一个耳光,将此人抽出了三米远,厉声发话,“你们今天能侥幸活下去,是太上长老都豁出去了……明白吗?”

    身后的事情不表,陈太忠就认准了前方的侏儒,一路就跟了过去。

    老妪虽然年纪不小,却着实灵活,左右扭动着身躯,鱼一般的灵活。

    两人走街串巷好一阵,前方的侏儒来到庄子边缘的小树林,跑到一座假山旁,抬手一按,只见假山就多了一个大门出来。

    她刷地蹿进去,陈太忠也毫不犹豫直接跟了进去——就算有埋伏,他也不怕。

    一进门口,还果真有埋伏,两个中年人就站在门口,见他进来,二话不说就提刀斩了过来。

    可惜的是,只是两个五级游仙,陈太忠刷刷两刀,两人登时身首异处。

    向前扫一眼,发现侏儒还在跑,他又迈步追了上去。

    追了没几步,老妪就停下身,转头手一挥,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小子,现在你后悔也晚了。”

    陈太忠一进来,就发现有些不妙,小门之后,有一段宽敞的空间,但是再后方,个狭窄的通道,非常压抑的样子,不像传说中的藏宝室。

    当然,他也并不是很在意,“我陈某人的字典里,还真没后悔两个字。”

    “是吗?”老妪嘎嘎地笑着,身后的小门处,传来一声大响,“这里就是我给你准备的墓地……断龙石……喜欢吗?”

    断龙石,陈太忠不知道是什么,不过他真不是喜欢后悔的主儿,眼见对方状若癫狂,他就知道机会来了,刷刷放出三个神识刺去。

    他才待提刀冲上前,就见那青色丝带猛地亮了起来,同时天地灵气狂暴地涌向丝带。

    合着老妪也知道,单打独斗不是对方对手,索性要毁掉手里的丝带,不让对方拿走。

    “我擦,灵器自爆,”他这一点眼光还是有的,忙不迭祭出玲珑小塔。

    “砰”地一声大响,丝带爆炸了开来,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威力可想而知。

    侏儒的上半个身子,被炸得稀烂,陈太忠虽然有玲珑小塔护身,也被剧烈的爆炸推得倒退七八步,胸口一闷,好悬吐出一口血来。

    “我去,这些人也太疯了吧?”看着血肉模糊的侏儒,他下意识地摇摇头,这次哥们儿又冲动了,好像被人骗进了绝地?

    不过,绝地又怎么样?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先看一看,这里到底有什么蹊跷吧。

    祭起玲珑小塔,他小心翼翼地前行,走到一个拐角,一转弯,他登时倒吸一口凉气,“这是……牢房?”

    他的面前是个栏杆门,门后是个硕大的水池,池子里摆了二十几个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一个人,而池水的水面距离笼子顶部,也就是一个头颅那么远。

    二十几颗脑袋浮在水面上,大口大口地吸着气,猛地听到声响,大家齐齐地将头扭了过来。

    “啊,是你,”借助水牢微弱的光线,一个年轻人认出了来人,他大声咒骂着,“陈太忠,梁家人的血,不会白流的。”

    这位就是刚才说什么战阵,被梁明礼直接发配到水牢来的主儿。

    “你是梁家子弟?”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不带一点感情地发问。

    “我是你爷爷,”年轻人破口大骂。

    “梁家庄的人,都该死,”陈太忠一个神识刺发过去,看到那厮登时就掉到水下,冒出几个气泡之后,再也不见上来。

    “我的血也不是白流的,”确定这厮已死,陈太忠扫一眼其他人,淡淡地发问,“你们也全是梁家子弟?”

    “我不是,我们大部分都不是,”一个瞎了一只眼的中年人大声地嚷嚷着,那只仅存的眼中,有希冀的光芒在闪动,“这是梁家的水牢,好汉救命!”

    私设牢房,这梁家还真是胆大妄为,陈太忠猛地发现,自己还真是小看了这些家族的无法无天。

    不过,这又关他什么事儿呢?

    他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一下对方,“你做了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好汉,我们这些本分小民,哪儿敢做那些事啊,”独眼中年人叫了起来。

    原来这里关着的,多是跟梁家有冲突的散修,像这独眼中年,只是跟梁家的子弟玩了一晚上钱,大赢特赢,然后就被捉了过来。

    当然,赢钱并不是唯一的因素,他赢钱之后,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他有上古秘术《赌经》在手,打遍积州无敌手。

    所以他一觉醒来,就身在梁家水牢了,然后梁家人告诉他,梁家若干年前,丢失了祖传的《赌经》,希望他能老实交出来。

    当然,若是此《赌经》非彼《赌经》的话,梁家会赔偿他的损失。

    最后这句,纯粹是扯淡的话,就算用屁股想,也知道梁家丢失的赌经,绝对是独眼交出来的赌经,道歉啥的不用说,小命也会不保——有根脚的对上没根脚的,就是这么不讲理。

    更别说这独眼男人,他……哪里来的赌经?

    “一句玩笑话,蹲了三个月的水牢,更兼一只眼睛,”独眼说到此处,用戴着仙铐的手,指一指自己的血肉模糊的眼,流露出无限的哀伤来,“这是新伤……好汉你看得出来吧?”

    “你那是自己吹牛,也是作死之道,我才真正是无辜的,”旁边一个老翁有气无力地发话,“不知梁家从哪里听说,我祖上有极品灵石传下来,硬要九十上灵强买。”

    说到这里,老翁放声大哭,“我去哪儿偷极品灵石卖于他?一大家人……死得就剩下我一个了。”

    陈太忠问了一阵,才发现这梁家行事,真不愧豪强两字,整个水牢里,关着的都是被掠夺的对象。

    水牢里也有梁家被惩罚的子弟,牢友们第一时间就指了出来,除了今天才被关进来的那位,还有两人,被陈太忠直接神识刺抹杀。

    他本来不是嗜杀之人,但他也不怕杀人,尤其是见到水牢里这帮人犯的惨象,心里更生出不尽的怨气来——散修,真的就是原罪吗?

    这些事说来话长,其实是很短的,陈太忠拎起长刀,两刀就将牢门斩开,“你们先别乱,我自会放你们出去,现在你们告诉我,这里还有什么出口?”

    “出口就是你进来的那地方啊,”独眼汉子的精力,比旁人要旺盛一点,他的嗓门不小,“这是水牢,周围都是禁制,谁家牢房也不可能有后门啊。”

    你都成这样了,还说俏皮话,怪不得人家跟你要赌经!陈太忠狠狠地瞪这货一眼,又淡淡地说一句,“门口放下断龙石了。”

    “我艹,那完了,”一个看不出年纪的女人发话,她的脸上遍布刀痕,而且痕迹都是不久前的,这让她的面孔看起来,异常恐怖。

    可是偏偏地,从她的眼中,能看出一丝怜悯来,“小哥你是被诳进来的?”

    “嗯,那个侏儒女人说……反正我追杀她,”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

    “侏儒女人……梁西门?”那疑似有极品灵石的老翁倒吸一口凉气,他就是附近的人,对梁家的情况比较知情。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陈太忠很实在地回答。

    众人听得,心里就有点说不出的滋味,既是欣喜,又是担忧,不过下一刻,外来年轻人的话,就让他们长出一口气。

    “我是来灭梁家一族的,打破了防护大阵,结果这个女人偷袭我……她用一根青色的丝带法器,丝带的自爆威力很大。”

    “那就是梁西门了,曾经的灵仙,”老翁很干脆地点点头,然后倒吸一口凉气,“那丝带是她的灵器……丝带自爆,都伤不了你?”

    原来这梁西门,本姓西门,是梁家老祖梁明正的二妈,曾经的灵仙二级,因为要救助丈夫,持续使出禁招,不但修为跌落,精血也大损,缩成了一个小侏儒。

    此人对夫家非常维护,修为也强悍,据说十年前就已经陨落了,但周家等家族对梁家不敢过分逼迫,也是担心她还活着。

    “这个断龙石……到底怎么回事啊?”陈太忠一开始还装逼,不想发问,见众人都不说,只得主动提起。

    “你都打进大阵了,怪不得人家把你困在这里,”独眼汉子苦笑一声,“断龙石一旦放下,你根本出不去……这是牢房啊。”

    合着这断龙石,也是牢房禁制的一部分,一旦遇到犯人暴动,只要守卫及时放下断龙石,那就只能靠外力打开了。

    断龙石放下,就算挟持守卫都没用了,犯人了不得杀了守卫泄愤——到这个时候,守卫就算懦弱了,但是想翻悔都没能力。

    总之,这种靠牺牲守卫来禁锢犯人的行为,不算很罕见。

    “完了,还是要死在这里了,”老翁放声哭了起来。

    “有个人,或者有点办法,”丑陋女人冲着一个方向努一努嘴。

    陈太忠顺着她示意的方向看去,那里的水面空空荡荡,但是……水面下似乎有些什么。

    “啧,竖子害我,”水面下,传来一声长叹。

    随着这一声长叹,水面下缓缓升起一个牢笼来,接着露出水面的,居然是……一个羊头?

    (更新到,求推荐票、三江票和梦想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