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六十三章 城中来援
    不光陈太忠傻眼了,其他的人也傻眼了,听到祖祠里传来的噼里啪啦的响声,大家站在那里,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羊头人抬手拍一拍陈太忠的肩膀,“八百六十七人,没有一个幸免……满意吗?”

    “这是……怎么做到的?”陈太忠好戏没看成,心里难免恼怒,但是对于这种自己完全不能理解的现象,他还是禁不住出声发问。

    “等你晋阶玉仙,知道神通是怎么回事,就理解了,”羊头人淡淡地回答。

    “玉仙!”旁边几个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刀疤女人更是大声发话,“这不可能,你要真是玉仙,怎么会被关进水牢呢?”

    玉仙……这不是开玩笑的,须知灵仙之上是天仙,天仙之上才是玉仙。

    要是按爵位划分的话,子爵得是灵仙,伯爵得是天仙,侯爵才是玉仙这一档。

    想一想,侯爵啊,北域郑家凭什么能跑到积州来耀武扬威?因为他们是侯爵的家族——哪怕仅仅是家族的分支,也敢在外地耀武扬威。

    血沙侯如此强大,也不过是个玉仙罢了。

    “我只是天仙,侥幸得了点神通,”羊头人淡淡地回答,“至于我进水牢,只是一时不察……水牢这个地方,其实很适合我修炼,只不过这么一折腾,我就待得不稳了,只能走。”

    “那你不会自己做个水牢?”陈太忠冷笑一声。

    其实他已经相信对方的话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就是心里不爽。

    羊头人也被这句话噎得不轻,不过已经是这样了,他也懒得多说,直接腾空而起,“还有疑问吗?”

    **凌空,这便是天仙的标识,与御剑飞行和御器飞行不同,天仙之所以被称之为天仙,就是能无视地面的束缚,沟通天地灵气,不借助任何物体直接凌空。

    在战斗中,这种能力,就是陆军和空军的差别,再强悍的灵仙,也不能对天仙造成太大的威胁——就像坦克对飞机造不成太大的威胁一样。

    “梁家的灵仙,什么时候能到?”陈太忠觉得这货有点装逼太过,不是很欣赏他。

    “我是天仙,又不是上界仙,哪里算得出来?”羊头人笑一声,然后他看一眼其他人,心里有点明白了,“这些人帮不上你忙……我顺便帮你带走?”

    “谢谢天仙大人,”老翁登时表示感激。

    其他人见到梁家根基被灭,心里的仇恨也消失得差不多了,想到梁家的灵仙马上要回来报复,也不想多呆。

    而且游仙级别的修者,能攀上天仙,真是说不出的大造化。

    只有那刀疤女修很干脆地表示,“我认陈……陈太忠是吧?我认你为主,自当不离不弃。”

    陈太忠本来见不得别人认主,可是眼见自己救出的人,听说羊头人是天仙,就上杆子各种巴结,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

    这时候有个不离不弃的,就很好了,于是他点头,“你带这些人走吧。”

    羊头人干脆得很,直接祭出一只小船,将其他人载上船,眨眼就消失在夜空里。

    陈太忠看一眼刀疤女人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谈起。

    倒是这刀疤女有点眼色,直接发话,“小婢王艳艳,参见主人,请主人示下,咱们应该留在梁家庄,还是直接退去庄外?”

    最稳妥之计,是直接远走,但是主人说了,要尽灭梁家,她就不会多嘴。

    “你叫什么,真的跟我没太大关系,”陈太忠也不是诚心收部下,所以真不是很在意,“我觉得你叫刀疤就不错……灭个家族影响太大,最好不要用真名。”

    王艳艳先是一怔——这名字矬得,你确定这是一个女人的绰号?

    待听到最后一句之后,她才笑着点点头,“那我就叫刀疤了,咱们在镇子里守着吗?”

    “你是几级游仙?”陈太忠又问一句,“我看你这气息,在三级到八级之间徘徊……到底是几级呢?”

    王艳艳也知道,自家才从水牢里出来,状态不稳定,所以到是没嘲笑主人的眼光,“就是八级,不过恢复巅峰状态,起码要两个月。”

    “那你帮不上忙了,就老实在梁家峪周边埋伏着,等消息好了,”陈太忠摇摇头,随手丢个储物袋过去,“里面有点灵石和丹药,该够你修炼用了。”

    “我要跟您并肩作战,”刀疤的眼中,有愤怒的火焰在燃烧。

    “你只能成为我的累赘!”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答,想一想之后,他取出吐香蛇,冲着对方喷一口蛇涎,“你只需要藏好,我找得到你,明白不?”

    王艳艳犹豫好一阵,最终一跺脚,转身离开了——事实上她也清楚,对新认的主人来说,她确实是累赘。

    陈太忠见她离开,扭头打量一下黑黢黢的梁家庄,他原本有心放一把火,可惜现在雨有点大,他还想去阵法中心看一看,不过想到羊头人已经去过了,他再去,估计也没啥意思了。

    藏宝室……倒是可以找一找。

    非常遗憾的是,他找到天蒙蒙亮,也没找到什么藏宝室,只是在那些死去的人身上,搜到了六十余块上品灵石,以及五十多个储物袋。

    他收获的储物袋,实在太多了,以至于不得不到庄外找个僻静处,将储物袋埋起来。

    就在他埋赃的时候,只听得庄里一声长啸,接着又是一声怒吼,“陈太忠,我梁家跟你势不两立……血仇世代!”

    救兵赶回来得不慢啊,陈太忠撇一撇嘴,对方的愤怒,他直接就无视了,虽然也承认,那一地的血肉碎块,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恶心……

    梁明正此刻都要气得疯了,在后半夜的时候,他就失去了庄子的消息,这让他有一种极其不安的感觉,少不得将城里的梁家战力集合起来,枕戈待旦。

    梁家在城里的战力也不少,差不多有八十人,待天微亮城门开启,一行人快速出城,祭起一条船型法器,风驰电掣一般赶路。

    见到庄里的情况,梁明正开始还能强压怒火,可是见到祖祠内的惨象,他就实在忍无可忍了——族人在祖祠内被击中屠杀,还惨被分尸,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

    “此事颇有蹊跷,”一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蹲下身子,缓缓发话,“这好像是自内而外的爆炸……明正,你知道这是什么功法吗?”

    “对于这些,我不是很了解,”梁明正一脸的铁青,冲着对方一拱手,“贝兄……这次就有劳了,如能报此大仇,我梁某人无条件帮你三次忙。”

    “我周家预定的东西,姓贝的你就不要想了,”蓦地一个声音响起,循声望去,却是不见人影。

    “再跟我装,小心我收拾你,”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冷哼一声,“别以为跟北域郑家搭上亲,我就怕你。”

    他们在这里说话,陈太忠却是悄然地攀到一个山包上,摸出望远镜,打量了起来。

    雨太大,远处的人影看得不是很分明,不过饶是如此,也能看出来,梁家庄里,多了百十号人出来。

    过不久,人群里分出两队,向庄外行去,一看就是要搜索的样子。

    剩下的人站成一条线,呈拉网状,在庄里搜索了起来。

    陈太忠盯住了其中的一支,隐起身形,缓缓地摸了过去。

    按说一个灵仙带着一堆杂鱼,他没必要这么小心,然而量变会引起质变,他孤家寡人的,失败不起,更别说,他很怀疑梁明正还找了帮手来。

    事实证明,他小心得还是不够。

    这支队伍里,主事的正是那个贝姓中年人,这支队伍走走停停,不多时,陈太忠就凑近了,可是他不敢随便发起攻击——队伍中有三人的气息,他感受不到。

    就是说这支队伍里,起码三个九级以上的,没准还有灵仙,尤其是那个面白无须的家伙,给他一种很强的威胁感。

    梁家也真是土豪了,他暗暗轻叹一声,各种大人物请了这么多……算了,凑得近一点,听一听这小白脸是不是灵仙。

    他自忖有隐身术和敛息术,小心一点,就不会被察觉,不过遗憾的是,这一行队伍一般很少说话,通常就是用动作来表示。

    比如说有人发现线索了,就是一个手势,而过来帮忙鉴定的,看后也只会点头或者摇头,抑或者再找人来鉴定,基本上不会发出声音。

    再加上沙沙的细雨声,以及有限的能见度,被搜索的人若是警觉低一点,都未必能发现了这支队伍。

    陈太忠跟随了这些人差不多两个小时,也没了解到准确信息,他才说要不管不顾地掳走一人,好打听消息,就听得白面男子发话,“前方空地休息片刻……一大早赶来,要歇一歇了。”

    这一队十个人,便聚拢起来休息,由于要在林中仔细搜索,这些人并未做防雨措施,一旦歇下,就搭起个雨棚,还有人就地打坐,恢复气力。

    好一阵之后,那白面男子看向隐身的陈太忠,轻笑一声,“你打算跟到什么时候?”

    你小子不至于这么牛掰吧?陈太忠先是一愣,随后反应了过来:这该死的雨。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