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仙 第六十六章 初闻密库
    “你……”王艳艳对陈太忠这个问题,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总算是她及时想起,此人是飞升上来的,于是笑一笑回答,“这可能是密库门环。”

    密库门环?陈太忠听得吃了一惊,密库他听说过,基本等同于“藏宝室”的概念,仙界里很多家族和宗派,都建有类似的藏宝库。

    这种藏宝库,跟地球上的海盗藏宝有些类似,但还不尽相同,这个仙界异常注重传承,那么,在宗派或家族强盛的时候,多建几个藏宝库,是未雨绸缪。

    “这乌龟知道,密库在哪儿吗?”他禁不住问一句。

    王艳艳走到烈焰龟身前,将手搭在龟甲上,闭目沉吟片刻,方始发话,“小龟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密库,不过门环是它父辈所传,言明就在左近。”

    “这倒是神奇了,”陈太忠做梦也没有想到,附近有个密库,在等着他去开启,一时间好奇心大起,“它能帮着探查吗?”

    王艳艳继续双目紧闭,好半天才苦笑一声,“它说要百颗极品饲灵丸,必须是水属性的,还要一套能化去横骨的功法。”

    极品饲灵丸,市场价一千灵一颗,百颗的话,相当于十块上灵。

    陈太忠杀人越货,手里不缺灵石,用地球上的话,钱能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但是能化去横骨的功法,就是要荒兽学会人言,还能说出来,这属于天仙都要争抢的功法。

    就算能弄得到手,这么一只小乌龟,能不能保得住,也是个问题。

    “功法我哪儿能答应它?”陈太忠一摆手,“饲灵丸也没有,它不是会寻宝吗?自己去买。”

    “它会寻宝,但是灵石它绝对不会吐出来,”王艳艳苦笑着回答,“荒兽对灵石的感觉,绝对比咱们敏锐多了……是不是啊,小乌龟?”

    烈焰龟的龟壳再次抖动两下,却绝对不肯露头出来。

    “那你跟它继续沟通吧,”陈太忠也懒得再计较此事,至于说捡到宝库的事情——他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没有希望,也就没有失望。

    小龟吐出的储物袋是空的,陈太忠的注意力,其实还是在那个小石块上,“这是什么?”

    王艳艳跟烈焰龟沟通一下,表示不知道这是什么,小乌龟也是在成长的旅途中,不小心捡到这么个东西——这东西很硬,差点硌了小乌龟的牙。

    “这才是好东西,”陈太忠低声嘟囔一句,然后看一眼王艳艳,“走吧?”

    他确实是需要离开此地了,哪怕这里是晨风堡,陈某人这三个半月的静养,已经让他时刻都能冲进游仙九级了——没错,时刻都能。

    陈太忠心知肚明,他冲破游仙九级的时候,动静绝对不会小了,所以现在,他是强压着的,要不然直接就在河边冲九级了。

    “小乌龟你好好呆着,”王艳艳指一指烈焰龟,才冲陈太忠一笑,“主人,咱们去哪儿?”

    “附近随便找个地方,”陈太忠沉声回答,“我要晋阶。”

    “九级游仙吗?”王艳艳一捂嘴,眼中满是惊骇,“动静大不大?”

    八级游仙冲九级游仙,动静怎么可能小了?不过她没想到,陈太忠冲九级,动静会远超旁人——不是一般地超。

    陈太忠心里是有数,所以他带着王艳艳翻山越岭,直走了七八十里地,才找到一块相对满意的地方。

    这是一个小山包,视线很好,方圆几十里都能收入眼底,而远处又有大山遮蔽,不用担心别人从很远就看到异象。

    陈太忠心里也很放松,自从他知道离开了青石城的地面,心里紧绷着的弦儿,就松了下来。

    他在青石城,过得太不愉快了,自打飞升上来之后,就没过了几天舒心日子,一开始是因为修为低,四处受人欺负,后来修为高了点,又陷入了无止境的追杀和被追杀的循环。

    细算起来,他也只是在二级晋阶三、级的时候,安心在客栈里修炼了二十天左右。

    说实话,陈太忠对修炼的条件没啥要求,城里、城外甚至深山老林,这都无所谓,他也不是擅长跟人交际的性子,能埋头修炼是最好的。

    但是修炼的时候,还要担心比自己级别高很多的人打上门来,这种感觉就太让人不舒服了,想一劳永逸地解决对方吧,还暂时没那个能力。

    也就是因为一口气不顺,所以他从没考虑要离开青石城地界,眼下离开了那里,他就可以认真地考虑一下,先安心修炼一阵。

    从须弥戒里放出帐篷等物,他开始着手搭建,王艳艳见状也来帮忙。

    陈太忠已经独来独去习惯了,眼下有人帮忙,还真感觉便利不少。

    旅行帐篷很好搭,不过这帐篷也小得很,搭建好之后,王艳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中居然有一点点异样。

    陈太忠没管那些,又拎出一个睡袋递给她,“晚上不想修炼的话,你钻进去就可以睡,。”

    王艳艳看一看个人帐篷,再看一看递过来的睡袋,嘴巴翕动一下,最终还是默默地接了过去。

    看什么看?陈太忠嘴角撇一下,他的须弥戒里还有帐篷,不过再架一个帐篷,那聚灵阵就不能有效笼罩了。

    然而这种因果,他懒得多解释,主人和仆人,本来就该有差别的,大家都一样的话,还分什么主仆?

    当然,有了仆人之后,便利的地方也不少,他才一往外拿锅灶,王艳艳就接了过来,在他的指导下,很快就学会了使用液化气灶。

    陈太忠招出一套衣服,将自己的衣服脱下,用清洁术大致清洗一下自己,又换上新衣服,放出个躺椅,端上一壶云雾酒,一边轻啜,一边摇头晃脑。

    王艳艳收拾的是她自己猎到的一只短尾貘,此兽味美无比,不过她才是八级游仙,能猎到这七级荒兽,想来也殊为不易。

    陈太忠也才是第二次吃这种肉,吃着吃着,他问一句,“这东西在哪儿捉的?”

    “好吃吗?”王艳艳笑吟吟地看他一眼,虽然她的样貌很恐怖,但也遮不住那满脸的得意。

    “是我的调料好,”陈太忠强调一下,然后才又问,“短尾貘到底在哪儿捉?”

    “水边,尤其是石头多的地方,”王艳艳的答案,张嘴就来,不愧是仙界土著。

    她不但知道短尾貘的习性,还知道一系列的捕捉技巧,这些东西,陈太忠买的那些玉简里,根本就没有介绍。

    收个仆人,倒也不见得是坏事,不过,你真的很能说啊。

    陈太忠默默地听她说完,才又问一句,“我发现……仙界认主的现象很常见?”

    “是啊,”王艳艳点点头,然后奇怪地看他一眼,“地球界不是这样?”

    “难道不怕失去自由?”陈太忠不答反问。

    “没有实力,自由有用吗?”王艳艳轻叹一口气,“水牢里的自由,你看到了。”

    陈太忠嘿然无语,好半天之后才点点头,“原来你是想依附我这个强者。”

    “主人你还不够强,”王艳艳耷拉下眼皮,看着地上的睡袋发呆,好半天才又开口,“艳艳只要不死,定会侍奉您到称雄此界。”

    这话,陈太忠爱听,不过他还要假惺惺矫情一下,“几十年以后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

    “几十年?”王艳艳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她知道自己的主人很狂,但是几十年就要称霸此界,这根本不可能。

    “你这什么表情?”陈太忠有点恼了,“觉得我做不到?”

    “是艳艳唐突了,”王艳艳马上低头认错,“还请主人原谅我这一次。”

    “你叫刀疤!”陈太忠强调一遍,顿了一顿之后,他又说,“你的身份玉牌,想必也被梁家收了,被人盯上了……咱俩现在就是没有身份的人,你非要招惹来别人的注意?”

    “我的身份玉牌在被抓的时候,就被梁家毁了,”王艳艳闻言,抬起头来,“申报一个遗失就行,梁家不会知道的。”

    “咦?这倒是好事,”陈太忠点点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就算这样,你也叫刀疤!”

    王艳艳心里,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一个女孩子家,你管我叫刀疤?

    可是她还不敢反对,只得恭恭敬敬地回答,“谢主人赐名。”

    然而下一刻,她就猛地意识到一点,“你要低调……这是不想再回青石了?”

    “青石,我早晚是要回去的,”陈太忠冷冷一笑,“不过,我还是想先提升一下修为。”

    “是啊,”王艳艳感触颇深地点点头,“您八级游仙,就能在六个灵仙围攻之下逃脱,还杀死了一个灵仙,这事在青石城都轰动了,等您成就灵仙回去,还有谁能拦得住您快意恩仇?”

    众灵仙梁家庄围捕陈太忠,在青石城也是很大的一件事,不过大家都知道的是,才晋阶灵仙的梁明正身陨,梁家也因此再度跌到准家族的位置,百年期盼功亏一篑。

    更惨的是,梁家有希望的后起之秀,也被人屠戮一空。

    不过始作俑者陈太忠的下场,大家都已经知道了——被镇压至陨落。

    “有没有搞错?”陈太忠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纠结于一个细节,“我明明是杀了俩灵仙,连储物袋都没来得及抢……难道有一个没死?”

    c

狂仙书友推荐阅读: